1653 玉皇大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中央魔庭,仿佛一片沉寂的阴间世界一样。

死寂。

安静。

周围的建筑雄阔,精美,大气磅礴。

琼楼玉宇,不似人间。

然则在无所不至的暗淡黑潮的印衬之下,却又平添了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阴森,好像是黄泉九幽一样的。

没有魔军。

没有魔尊驻守。

没有任何生灵。

就好像是一片永恒的沉睡之地。

而在最中央,那一道中天而起的黑色魔气光柱,喷射无尽能量,似是要将整个宇宙,都完全撕裂一样。

李牧清晰地感觉到,上三天的封印壁障,在被撼动。

“不能再等了。”

李牧身形化虹,冲天而起,紫金长刀在手,直接一刀斩出。

趁着中央昊天玉皇大帝还未完全苏醒,将其斩杀。

否则,上三天的封印界壁一旦被撼动,那不等掐灭魔源,中三天和凡间,就要彻底毁灭了。

嗤!

庞大刀意,斩破虚空,绵延出去数百里,直接站在了黑色魔气光柱之上。

当场将光柱一分为二。

更是将魔气光柱所在的巍巍神殿,一刀剖开。

一声怒吼,从神殿之中传出。

黑潮沸腾翻滚。

一刀身影,冲天而起,屹立苍穹。

帝王一般,长袖高冠,无尽威严。

“勾陈,又是你?”

帝王身影开口,声音之中,有无尽威严。

黑潮激荡,怒气腾腾。

李牧踏着刀光而行。

相距百米停下。

“玉帝,我们又见面了。”

李牧的声音中,蕴含无尽刀意,割裂天地,将周遭天得的黑潮,直接驱散。

他如今的修为,已经彻彻底底的来到了帝境巅峰。

屹立绝巅。

刀道已成,境界臻致极巅。

足以与玉帝这种人物对抗。

黑潮散开,玉帝的真面目露出。

白面黑须,目如璨星,眉如飞剑,高额悬鼻,双颊丰盈,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是极为周正、王道和威严的长相,一看之下,就知道此人的命格气质,贵不可言。

唯最为引人瞩目的,则是眉心间一抹嫣红。

仿佛是开了一道眼睛,肌肉微微破开,仔细看,却像是被什么利刃斩过留下的疤痕,看起来很诡异,又给这张脸,增加了一些杀气。

果然是他。

李牧一看就认出来,此人正是在时光逆旅之中,被自己一刀斩中眉间的那个帝王身影。

“当年你在朕眉间留下的刀疤,如今依旧在。”

玉皇看着李牧,眸光犀利,道:“跨越无数岁月,今日,大势已至,这一刀之恩,却是该了结了。”

李牧淡淡一笑,道:“是该了结了。不过,却不是为了当年的恩怨。当年的勾陈已经不存在,如今在你面前的人,叫做李牧。”

“无所谓。”

玉帝道:“你能够走到的面前,并不让我意外,如果外围那些废物,能够拦住你,那当年的你,也不配与我平起平坐了,就让我看看,这些年流浪在外,像是一条野狗一样的你,到底有什么样的改变吧。”

话音落下。

天地之间,虚空中凝结出一道道的虚空之剑,悬浮在玉帝周围。

他随手一推。

万剑无声,虚空刺杀。

李牧站在原地不动,虚空之间穿身而过,似是穿过虚影。

同时,八道金色刀光,骤然出现在了玉帝身边,八方斩下。

玉帝也是原地不动。

李牧的八道刀光,斩中他的身体,如同泥牛入海,瞬间消失,被吞噬进入到了身体之中。

下一瞬间,李牧心生警兆。

那八道金色刀光,骤然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如同之前的布局一样,带着灭神之威,犀利斩下。

“嗯?空间之力?”

李牧念头一起,八道刀光湮灭消散。

这是他的力量,一念之间,可以完全控制,如何斩得伤他自己?

不过这让他发现了,玉帝掌握的大道,竟然是空间。

空间之力,很多的仙道强者,都曾涉及过。

虚空挪移,虚空飞升,虚空传送……

但能够将空间练成本源,操控到如此程度,李牧所见者,只有玉帝一人。

对上这种敌人,其他仙道空间之术,皆尽无用。

便是当初花想容给他的那张【破界符】,怕也失去了效力。

任何人,如果想要从玉帝的手中逃走,都将是虚妄。

不过,李牧今日前来,是为战而来。

不是为了逃走。

所以……

“战吧。”

李牧身形一动,持刀已至玉帝身形近前。

刀光漫天。

玉帝身形不动,法则开启。

刀光袭至其身形一米之内,尽数消失,被空间之术,送到了十里之外,已经

错乱,相互碰撞,化作漫天璀璨的金色光流。

李牧的身形一闪,直接被输送到了这乱流之中,被暴乱的刀意所席卷。

空间的手段,当真是神鬼莫测。

玉帝只要一念之间,便可以将任何人,任何事,都传送到想要的地方。

而他自己,也可以随意的空间穿梭。

简直是一种无敌的神通。

然则李牧的身形,才刚刚被自己的混乱刀光湮灭,下一瞬间,竟是又突然出现在了玉帝的面前,而那无所不在的刀光,同时又重新出现,无情斩下。

时间之力。

李牧扭转了时间,抵消了之前的一切。

让战斗,重新回到起点。

仓促。

突然。

玉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旋即身形消失在了原来的地方。

空间转移。

遁离了危险之地。

轰!

刀光斩中虚空。

李牧身形后撤,拉开距离。

两人都没有了再出手的意思。

时空。

时间之力,空间之力。

这是两种最纯粹的力量的交锋。

没有高下之别,只有掌握和运用高低之分。

李牧也意识到,自己遇到了最强之敌。

一个很难战胜,很难分出高下的敌人。

要怎么战胜?

除非……

窥破对方的神通。

眉心之间,天眼开启。

玉帝屹立虚空,身前浮现出层层空间氤氲,李牧看时,只觉得天眼观察之下,犹如隔雾观花,竟是根本看不清楚什么,想要窥视到对方的神通,千难万难。

李牧也不如何意外失望。

如果这么轻易就窥破一尊天帝的神通,那也太简单了。

刀意铺开。

战斗重新开启。

两人的身形,在中央魔庭,不断地转换。

刀意,剑意。

时间,空间。

不断地扭曲,碰撞。

一个奇异的战斗力场,形成,蔓延,辐射。

同一时间。

一头黑色的巨鸦,以步行的姿态,蹑手蹑脚,鬼鬼祟祟,钻进了中央魔庭的核心大殿大殿之中。

“在哪呢?魔源在哪呢?”

它口吐人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