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7 四象之力不足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特么的……

越打越强。

这还怎么打。

咻!

长箭破空。

骤时漫天箭雨。

这不是普通的箭矢。

而是道箭。

中央昊天玉皇大帝的每一样神通,都臻致巅峰,丝毫不逊色于他的刀道。

丁浩三人,一时之间,根本抽不得身。

场面僵住了。

四象之中,李牧的实力,此时处于最强状态。

成为了硬抗玉皇攻击的主力。

丁浩三人为辅,相互配合。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场面竟是被玉皇牢牢镇住。

李牧四人的心中,越发惊讶。

本以为四象合璧,如老神棍所说的那样,可以所向披靡。

谁知道……

别说是那个传说之中的道祖了。

竟然连中央昊天玉皇大帝都拿不下。

这就很尴尬了啊。

轰!

孙飞化身的巨熊被击飞出去,击破了法相。

他怒吼着:“谁也别拦我,我现在就是奶妈了……”

他切换到圣骑士模式,直接丢出一道道的祝福光环,疯狂地给李牧、丁浩和叶青羽三人套BUFF,一串串乳白色的圣光,像是不要钱的呼啦圈一样,把三个人都快套没淹没了。

同时,他立刻又切换到亡灵法师模式。

“诅咒!”

一连串的诅咒光环丢出去。

疯狂地给玉皇大帝套虚弱DEBUFF。

一连串的绿色光环,在玉皇的头顶和周身闪烁。

“嘿嘿,想要人生过得去,头顶总得有点绿。”

孙飞大笑着。

“老子也会射。”

他切换到了亚马逊战士模式,弯弓搭箭,一张青色长弓出现,嘣嘣嘣的弓弦震颤之声,不绝于耳,一道道冰箭、火箭、电箭朝着玉皇大帝席卷而去。

他的箭术,也早就入道。

不得不说,这一连串的骚操作,还真的是对战局产生了影响。

李牧、丁浩和叶青羽三人,只觉得战力再度暴增,仿佛是拥有着无情无尽的力量一般,且三人之间的配合,似是开了心灵感应,越来越娴熟。

而玉皇大帝被这一连串虚弱诅咒光环附身之后,攻势果然是削减了不少。

“六道轮回。”

丁浩大喝。

刀剑之意,配合轮回之力,席卷向玉皇。

“无极神道……苍生剑。”

丁浩化枪为剑,饮血剑出手,进入了暴走状态。

轰轰轰!

虚空中,诸多恐怖能量的碰撞,使得整个天庭都动摇了起来。

这样的联手之下,如牧云仙主、麒麟圣祖等巨擘,瞬间也得灰飞烟灭。

但玉皇却是大笑,浑身闪烁白芒,瞬间就将全身的各种诅咒之力祛除,然后手中的刀、剑和枪极道之招同时施展,迎上袭来的力量,选择了硬碰硬的战斗方式。

轰隆隆!

灭世一般的爆裂声之中,六道轮回的刀剑之力,饮血剑的苍生之力,还有李牧的刀意,竟是被直接撼破封挡。

而漫天席卷的火箭、冰箭、电箭,更是被玉皇以空间之道转移,变成了攻击孙飞,

然则孙飞的身形,下一瞬间,却出现在了玉皇的身后,直接一个背刺。

刺客模式。

孙飞的刺客模式,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刺杀的巅峰,远超冥府的【十界灭杀】,神出鬼没,然而玉皇却瞬间察觉,手中的刀剑反击,看起来好像是孙飞自己凑上去送死一样。

“妈的……四个脑袋果然不好暗算。”

孙飞怪叫一声,瞬间切换到了野蛮人模式,手中两柄大斧幻现,直接轮起来乱砍:“真以为我打不了近战是吧?”

李牧三人,也连续围攻而上。

“哈哈哈,比起昔日,你们的配合,实在是太生疏了,进步太慢啊,我亲爱的四位师弟。”

玉皇大笑。

他再度发力。

压着李牧四人打。

时间流逝。

转眼又一个时辰过去。

李牧、丁浩、叶青羽和孙飞四人,逐渐找到了配合的感觉。

相互之间的配合衔接,越来越娴熟。

一种奇异的配合之力,正在逐渐产生。

这种力量,不独属于某个人,而是在四人的合力之中产生。

它可以威胁到玉皇。

虽然时有时无,但却可以真实激发出来。

凭借着这股像是段誉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的力量,四人逐渐开始扭转局势,不再是被玉皇大帝按着打。

“难道这就是四象之力?”

李牧心中有所明悟。

但为何如此飘忽不定,难以完全控制?

四人在战斗之中,有意地配合,不断地尝试。

但这股力量,始终无法完全为他们掌控。

“难道是如西王母所说,丁浩三人,并未继承当年兵解转世之前,留下的东西,所以还无法完全激发这种力量?而我是因为击成了太始道尊的纯净无业力力量,所以具备了一些四象气息,但也不稳定,所以四人联合,才能激发出这样不稳定的力量?”

李牧的心中,渐渐有了一些清晰的猜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必须想办法,让丁浩三人,回到各自的曾经镇守的天庭,去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

否则,这是一场永远都无法分出胜负的战斗。

拖不起。

可是,如何摆脱玉皇的纠缠压制呢?

李牧头疼。

这时,战圈之外,南魔庭的方向,一道紫色流光,破空而来。

强大。

并不逊色与丁浩三人。

是花想容。

“有了。”

李牧心中大喜。

“你们先帮我顶一下。”

李牧对三人道。

他直接抽身退出了战圈,迎向花想容。

“可找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他问道。

之前,让花想容前往南魔庭,就是为了扫荡魔宫,尝试寻找西王母口中的那件兵解转世之前留下的‘东西’,按照西王母的说法,这东西对于最终的战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花想容道:“除了一副画之外,别无其他特殊之物。”

画?

李牧一怔,若有所思。

花想容将这幅画拿出来。

是一副长三十厘米,宽而是厘米,未知古老材质的画卷。

质地为淡黄色。

祥云为背景。

一个身着红黄相见之色的仙衣帝袍,脑后有大日光环流转的威武人像,屹立其上。

不用仔细观察,就可以辨别,这威武人像的面目,与李牧有三分相似。

构成大帝像!

道韵流转其间。

“必定是此物。”

李牧心中,一下子就有了判断。

南魔庭被魔道占据这么多年,按理来说,这种画像早就该毁灭才是,却保留到了今日,其中必定有蹊跷。

“花儿,你是在何处发现此物?”

李牧补充问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