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8 勾陈大帝像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花想容简单直接地道:“于是我就把整个南魔庭魔宫拆了,掘地三尺,终于在魔王神座之下,发现了一尊被淹没在土石中的雕塑,破开雕塑,在其脑补岩石中,发现了这张画像。”

李牧:“……”

暴力拆家啊。

花儿果然是……温柔啊。

他将这张画像,拿在手中,仔细观察。

一缕若有若无的亲切之感,从画像中流转出来。

这让李牧有一种错觉,对着画像,好像是在照镜子一样。

这个东西里面,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奥秘?

就在李牧沉思的时候,远处传来孙飞的哇哇大叫之声:“喂,木头,现在不是交换信物谈情说爱的时候,再这样下去,我们三个要吐血了,快来帮忙。”

却见战圈中,孙飞三个家伙,被玉皇暴打,都挂了彩。

没有四象之力,三绝世联手,也不是大师兄的对手啊。

“就来。”

李牧头也不回地道。

他仔细琢磨,开启天眼,观察这画像,想要参悟其中的奥秘。

但一时之间,竟是并无头绪。

“木头,哇哇哇……你再不来,明年就给我烧纸了。”

孙飞的哇哇大叫声又响起。

“我去帮忙。”

花想容身形一闪,化作紫光,冲入战圈中。

“小心。”

这一下子,李牧阻拦不及,当下也顾不上再去研究这勾陈大帝画像,连忙将其收起,也化作流光,加入到了战团之中。

“哇……”

孙飞愤怒地大叫道:“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他吐血大叫了两三次,都爱答不理,结果自己的女人加入战圈,立刻就舔狗一样跟进来助战,真的是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木头。

李牧没有辩解。

孙飞三人,乃是四象之体,有气运加身,又是玉皇的师弟,不会陨落。

但花想容不一样。

没有气运在身,亦无昔日的恩怨。

万一玉皇下杀手怎么办?

不过,这个想法,好像也是重色轻友的表现?

李牧紧随在花想容的身边,合力大战。

不过,花想容的实力,已经极强,再与李牧配合,效果竟是出奇的好。

五人联手,终于将玉皇彻底压制。

不过,想要彻底将其击败,依旧在短时间之内,无法做到。

李牧传音,将西王母所言之事,对三人说了一遍,并将花想容在南魔庭中的发现,简单说了一遍。

“有这样的事情?”

“以前留下的东西?”

“兵解转世身?”

丁浩、叶青羽和孙飞三人,发出了一连串的问号。

这些东西,他们之前并不是很了解啊。

真的假的?

李牧继续传音,道:“我和花儿且先将玉皇拖住,你们速去寻找,最后的胜机,也许就真的在那三件‘东西’里面了,再拖下去,万一魔祖也觉醒了,到时候,我们几个都得被打爆。”

仅仅是一个玉皇,就强势到让四大联手都无法击败。

如果再加上一个理论上绝对更强的魔祖,如何以对?

继续这样下去,胜机渺茫。

只有相信身份同样神秘莫测的西王母一次了。

“好。”

“你自己小心。”

“别硬撑着,打不过就跑。”

三人各自传音之后,找到机会,纷纷遁离战场。

玉皇数次拦截,都被李牧和花想容缠住。

“呵呵呵,给你们公平一战的机会,却不知道珍惜,”玉皇道:“勾陈师弟,就请你先上路吧。”

恐怖的压力,朝着李牧袭来。

李牧和花想容配合,苦苦支撑。

还好两人心意相通,一加一大于二,合击之力,依旧不至于短时间之内溃败。

李牧的脑海之中,还在不断地闪烁那张勾陈大帝画像。

直觉告诉他,这幅画中,藏有大奥秘。

但他却找不到这奥义的破解之法。

他之前甚至尝试过,如催动道尊遗蜕一样,催动这幅画中的力量。

但也失败了。

因为得不到画像的反馈。

到底奥秘在哪里呢?

李牧总觉得,好像哪里差了什么。

玉皇的攻势,越发强横。

轰!

剑意所向,虚空破碎。

花想容被击飞出去,鲜血洒落长空。

李牧扭转时间,解除了花想容体内的伤势。

平衡之态逐渐失去。

噗!

李牧被长枪刺穿身躯。

鲜血飞扬。

时间再度扭转。

轰轰轰!

李牧埋在玉皇身形周围的时间炸弹,轰然爆发。

时间逆流将玉皇淹没。

但下一瞬间,空间切割,时间炸弹区域都被移到了李牧和花想容的身前,玉皇毫发无伤。

李牧再度扭转时间。

“我看你能扭转时间到什么程度……”

玉皇冷笑。

下一瞬间,整个战场,方圆数百里的空间,直接被封印,与外界其他地方的空间,完全隔绝。

而且,大片大片的空间,仿佛是被冻结了的玄冰一样,不断地凝实。

李牧两人所在的空间,不断地缩小。

空间越小,山壁的空间就越小。

时间扭转的范围也变小。

时间,就是一条线。

李牧的时间法则,通过不断地扭转这条线,使得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作用于自己的身上,但如果这条线上,很长的范围内,都布满了玉皇的杀意手段之后,不管你再如何扭转这条线,得到的结果,都是被杀意覆盖。

时间,将变得没有意义。

早晚,都是死。

这显然是玉皇早就想好的针对李牧法则神通的手段。

李牧的面色,凝重了起来。

战斗的天平,再度被扭转。

转眼,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

李牧和花想容两个人的身上,不断崩出血花,伤势在不断地加剧着。

“这三个家伙,不会跑路了吧,竟然还没有找到‘东西’吗?”

李牧咬牙苦撑,在心中腹诽。

“一切,都改结束了。”

玉皇的眼眸之中,流露出冷酷的杀意:“纵然是万载轮回,你们也注定是枯骨一具,无法逆天,勾陈,去吧。”

轰!

空间一瞬间,彻底凝固。

然后,轰然破碎。

不只是眼前的空间破碎。

前后一个时辰之内的时间线上,所有的空间,皆尽破碎。

不管李牧如何扭转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得到的都将是死亡的结局。

而这个时间段,则是玉皇在战斗之中,观察出来的李牧扭转时间轴的上限。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