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四)日常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将沙发上叠睡成一团的两人晃醒。

楚钦皱了皱眉,往身边那温暖的怀里钻了钻。钟宜彬闭着眼,自发自觉地把楚钦搂得紧了些。昨天晚上两人在沙发上亲热,一闹腾就停不下来,最后太累了,就直接在沙发上睡过去。

好在这沙发当初选的是宽阔的方形,方楞四正的硬海绵厚垫,睡在上面跟睡床一样舒服,就这么紧紧挨着睡一晚也不会腰酸背疼。

一条黑白相间的哈士奇,就睡在沙发脚下的地毯上,因为睡得太惬意,肚皮上翻、四脚朝天,粉色的大舌头从半张的嘴巴里漏出来,看起来蠢透了。

客厅中央铺的是原木纹的实木地板,在这干燥的清晨,发出了轻微的“嘎吱嘎吱”声,随之而来的,是一只身形矫健的银虎斑猫,迈着优雅的步子慢慢靠近这三个懒蛋。这位大人便是最后加入这个小家庭的成员——二五八万。

作为一家之主,二五八万首先走到地毯上,凑到哈士奇鼻子旁边嗅了嗅,确认这蠢狗还活着,没有睡死过去。歪头看了看,实在不堪入目,转身用屁屁对着狗头晃了晃,表达对这难看睡相的鄙夷。

而后,轻盈地跳上沙发,凑到那两个搂抱在一起的人类脸上嗅了嗅,确认这两个交配到半夜的家伙没有精尽人亡。

猫确认了所有家庭成员的安全,便去巡视领地确认水源与食物。

楚钦为了家里两只小动物能喝到干净的水,买了一个高级饮水器,呈瀑布状从天然石材雕刻的“蘑菇”上流出,全天提供最新鲜的水。饮水器还在哗哗地流水,旁边的两个饭碗却是空的,印着猫爪的那个里面还有猫粮三两颗,印着狗头那个什么都没有,这怎么可以呢?

二五八万迅速蹿到沙发上,甩甩尾巴,抬爪,照着钟宜彬的脑袋“啪啪”就是两巴掌。奴才,起来给朕准备早膳!

“唔……二五八万,你做什么?”钟宜彬勉强睁开眼,对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猫眼。

“喵!”猫咪应了一声,开始咔嚓咔嚓用沙发磨爪子。

“不许挠!”楚钦闭着眼睛,抬手把猫赶下去。

猫跳下沙发,生气地呲了呲牙,看了看楚钦露出来的半边光溜溜的屁屁,踩着二条的肚子立起来,照着那圆滚滚的屁屁就是一口。

“啊……”楚钦惊得一缩,爬起来要去揍猫。猫一点也不害怕,三两下跳到沙发靠背上,又“咚”地一下蹦到钟宜彬的胸口。

“咳咳……”钟宜彬被砸得咳嗽,不得不爬起来,任劳任怨地去给猫狗喂食。

二五八万仰着小脑袋,蹲在饭盆边,看着钟宜彬诚惶诚恐地供上猫粮,满意地甩甩尾巴。先走到大号的狗盆边,尝了一口狗粮。

听到粮食落入碗中的清脆声响,二条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看到猫霸占了自己的碗,急得在周围打转,却不敢打扰猫大爷进食。

钟宜彬看着已经长成大狗的二条,被那两个巴掌大的猫欺负得转圈圈,就气不打一处来:“二条,你有没有点出息啊!那么大个子都白长了!”

“嗷呜呜——”二条害怕猫,却一点也不怕钟宜彬,见他说自己,立时对着跟他吵起来。

猫吃了两口狗粮,觉得不好吃,便又挪回自己的碗里去吃猫粮。二条就像得到了帝王大赦的贱民一样,欢呼雀跃地冲过去吃自己的饭。

楚钦无力地趴在沙发上,用靠枕蒙住头。

“宝贝,起来洗澡,要上班了,”钟宜彬走过来,拍了拍那挺翘浑圆的屁屁,白皙的山丘上,有两排红红的小牙印,显然是刚才二五八万留下的,“这小混球,竟敢咬这里。”

楚钦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拉过一边的薄毯想盖住,却被钟宜彬捏住了手腕,与此同时,一枚火热的吻印了上去。

“早安,可爱的小屁屁。”钟宜彬美滋滋地又亲了一口。

楚钦的脸顿时红得冒烟,爬起来推了钟宜彬一把,赤着脚往浴室走去。

洗过澡,两人一起去做早饭。钟宜彬煎蛋,楚钦拌小菜,然后煮上两杯牛奶,烤一盘面包片,再倒两杯柠檬水。

阳光照在原木制的长餐桌上,将花瓶里的白色小花映成了透明状。钟宜彬低头给面包片抹上酱料,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出一小片阴影。

楚钦慢慢喝了一口柠檬水,看着对面的男人,忍不住微微地笑:“当初你刚失忆,我们也是这么坐着,吃的早餐也是这样。”一瞬间,觉得过去的场景与现在重合了。

钟宜彬抬头看他,笑了笑:“那不一样,我现在可不会把蛋煎糊了。”

“嗯,你现在的厨艺已经登峰造极了,”楚钦抿唇笑,“家里也比以前热闹了。”

“……嗯。”钟宜彬把一片煎蛋塞进嘴里,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转头,就见桌角蹲着一只虎斑猫,桌边扒着一只哈士奇,四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滚蛋,你俩都吃过了!”

自从有了这两只,每天早晨都是这么热闹。

吃过早饭,穿上西装,对着穿衣镜打上帅气的领带,梳一个标准的经营总裁头,钟宜彬冲镜子里的人挑了挑眉:“帅吧。”

“帅得不要不要的。”楚钦把帅总裁抓过来,拿着个大滚轮清理他身上的猫毛、狗毛。

帅总裁:“……”

楚钦现在是盛世TV和盛世娱乐的股东,不过在台里并没有兼任太多的职务。他明白自己的长处在于做娱乐节目,更多的杂事却不怎么想管。见楚钦没有揽权的意思,台里的人也都松了口气。

“楚钦,这周日的演唱会场馆已经准备好了,您下午要不要去看看?”以前的小助理侯川已经上升为楚总监的秘书,做事非常用心。

“明天再看吧,下午有个商务酒会。”楚钦果断道,早上送他上班的时候,钟宜彬说起下午有个酒会,让他一起去参加。

“好的,”侯川立时在行程表上改了改,“酒会的地点在哪里,需要安排车吗?”

“不用了,钟宜彬会来接我。”楚钦笑了笑。

侯川捂心口,这俩人,结婚都两三年了,还天天跟热恋期一样,作为一个每天都被虐狗一千遍的私人秘书,侯川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买一袋狗粮。

“哦,对了,二条的狗粮快吃完了,你今天得空去买一袋回来。”楚钦忽然想起来,便交代了一句。

“……好。”默默把涌到喉头的鲜血咽下去,侯川点头应下。

说是商务酒会,就是有公司要发布新的项目,邀请合作伙伴来热闹一下,地点在一家五星酒店的宴会厅。厅中摆放着自助的点心水果,演奏着舒缓的音乐,让大家尽情享受下午茶。

武芊芊被自家姐姐扔进家中企业干活已经有两年了,今天也跟着来凑热闹,顺道把自家颓废的哥哥也抓出来。

“今天二饼哥也来,不知道会不会带钦哥。”武芊芊有些期待地看向宴会厅大门。

“肯定会。”武万百无聊赖地说,先前把钟宜彬得罪了,后来帮着录了那个小视频证明钟宜彬的清白,倒是缓和了一点关系,但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关系。而越来越有出息的钟宜彬,也跟他们这些二世祖没什么话聊了。现在钟宜彬只喜欢跟虞棠那种人玩,完全就是另一个钟嘉彬,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武芊芊看看自家哥哥的模样就来气,但自己是个妹妹,也管不了,索性丢开他,自己去找合作伙伴说话。忽而,在人群中发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周子蒙?”

周子蒙因为策划绑架楚钦,被判了三年,后来她爸想办法花钱,蹲了两年监狱就出来了。不过据说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家休养,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武芊芊不喜欢周子蒙,本不想理会,却不料那人径直朝她走了过来:“芊芊,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武芊芊笑着回了一句,“我有点害怕那种地方,前两年没敢去看你,你可别怪我。”

周子蒙没想到她一见面就提监狱的事,气得脸色青了青:“哪……哪能怪你呢。”

这种见面就戳人痛处的事,以前周子蒙可没少干,武芊芊过去碍着面子没搭理她,现在想想她做的那些事,就忍不住把她以前的招数都还回去。

“钟宜彬还跟楚钦在一起吗?”周子蒙出狱之后,已经在网上看到了两人结婚的状况,她怎么也不相信,两个男人会长长久久。

“你自己看咯。”武芊芊伸手,指了指宴会厅大门。

楚钦跟钟宜彬穿着款式相似的西装,相携而来,一群人上去跟两人打招呼。招呼过后,钟宜彬就拉着楚钦去拿吃的,仔细挑了楚钦喜欢的东西给他,而楚钦则去拿了两人份的酒水。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那么的登对。

“二条的狗粮没了,一会儿回去提醒我买。”钟宜彬喝了一口水,忽而想起来。

“我叫侯川去买了,下班就能带回去。”楚钦笑了笑。

没人知道,神仙眷侣其实在谈论狗粮的问题。

周子蒙站在角落里,看着那两人恩爱如初,把裙子攥得起了皱,内心被剧烈的嫉妒与悔恨腐蚀着,让她痛不可遏。早该看明白的,钟宜彬只喜欢楚钦,根本不屑于其他男女,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呢?

钟宜彬看到了角落中的周子蒙,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仿佛那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他现在太幸福,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酒会结束,钟宜彬开车带着楚钦,先去盛世TV把狗粮带上,然后到市中心吃一顿美味的晚餐,最后晃晃悠悠地回家。

家里,还有两只毛茸茸的大爷等着伺候,伺候完还要早点睡,明天将又是忙忙碌碌的一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