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五)飞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忙碌了一天,楚钦头昏脑涨地从录影棚出来。

“钦哥,我今天表现的怎么样?”大杂烩招了新主持人加入,是个年轻的小男生,参加搞笑选秀节目出身,人很机灵,浑身都是戏。

“‘挺’好的,你可以去梁老师那里看他们剪辑,这样就能知道下一次要怎么表现会更好。”楚钦温声说着。

“好嘞!”那孩子高声应着,笑着跑开了,刚跑出去没多远,就又跑了回来,语无伦次地说,“钦哥,外……外面……”

楚钦皱了皱眉,快步走出去。电视台大楼外面,很多下班的员工都停下了脚步,‘艳’羡地看着路边那辆酷炫的跑车。跑车周围摆放了很多粉‘色’的气球,一位穿着奢华修身西服的帅哥倚在车边,手中捧着一束香槟‘色’的玫瑰,似在等着心上人出现。

“钟总这是干什么呢?”即便带着酷酷的墨镜,盛世的员工也能一眼认出,那位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帅哥,就是他们总裁。

“肯定是接楚总监的呗。”

“老夫老夫了,还这么隆重?”

“你懂什么,人家这是永远都在热恋中,嗷嗷嗷!羡慕死啦!”

在楚钦走出来的一瞬间,所有的气球忽然解开了束缚,纷纷扬扬飞上天去。钟宜彬缓步迎上来,把香槟玫瑰递给楚钦。

“今天这是怎么了?”楚钦接过‘花’,一头雾水。

钟宜彬顿了一下,蹙眉看他:“你不记得了?”

楚钦努力想想,今天的日期,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糟了,最近忙工作给忙忘了,看看钟宜彬马上就要撅起的小‘鸡’嘴,楚钦赶紧上去亲一口:“结婚纪念日,谢谢二饼饼。”

得到一个甜甜的‘吻’,钟宜彬立马把刚才的不愉快给抛到了脑后,美滋滋地拉开车‘门’,把楚钦塞进去。

看着扬尘而去的跑车,盛世一众员工‘艳’羡不已。

“呜呜,我老公要是对我有这一半好,我就死而无憾了!”

“好男人都跟男人跑了!”

“好羡慕楚总监呀!”

自从第一年的时候楚钦搞了个结婚纪念日活动,钟宜彬就上瘾了,从那之后的每一年纪念日,都比楚钦更积极,还每年都要‘弄’一个主题。

“这次的主题是什么呀?”楚钦看着充满活力的钟宜彬,忍不住笑出两个小梨涡来。跟钟宜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新鲜而有趣,这种生活过多久都不会腻。

“哼哼,没有给我准备礼物的话,就不告诉你。”钟宜彬哼哼两声,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楚钦微微挑眉,转头看窗外不说话。

钟宜彬偷偷瞧他,见他没什么反应,心中顿时有些失落。还真没给他准备礼物呀?听人说,结婚几年之后,爱情会逐渐消失,难道他们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可是他明明还是很爱楚钦呀!看到他就心跳加速,就想扑上去亲亲‘摸’‘摸’……

很快到了目的地,那是市中心的一座摩天大楼,顶层有一间旋转餐厅。钟宜彬把车‘交’给泊车小弟,深吸了口气。楚钦总是把生日、纪念日什么的记得很清楚,偶尔忘一下也很正常嘛,这样晚上自己就有理由找补回来了!这样想着,钟宜彬又开心起来,笑着去拉楚钦的手。

现在是秋天,有些微凉,楚钦穿着一件长风衣,手缩在袖子里。钟宜彬去拉他的袖子,一个丝绒小盒就落进了掌心,顿时愣了一下。

“虽然我今天忘记了,但我前几天还记得呀。”楚钦紧绷的脸突然变成了大大的笑脸,笑嘻嘻地去捏钟宜彬的嘴巴。

钟宜彬拿起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对蓝宝石袖扣,很是漂亮。虽然老婆没有忘记礼物让人很高兴,但这样就没有福利了呀!钟宜彬撅了撅嘴巴,把盒子装进‘裤’子口袋,拉着楚钦去顶层用餐:“好吧,今天的主题是‘飞飞’。”

“啊?”楚钦挠头,飞飞是什么?

吃了美味的晚餐,钟宜彬带着楚钦换地方,来到了帝都最好的酒店。这家酒店有一间观景套房,在酒店的最顶层,房间中两面墙都是玻璃,可以看到整个帝都的夜景。他上个月就‘交’代金秘书,把这间预定下来。

一进屋,钟宜彬就把楚钦按在了墙上亲‘吻’。楚钦终于明白“飞飞”的意思了,就是在最高的地方吃饭,在最高的地方做羞羞的事,体验要飞的感觉。

飞是什么感觉楚钦不知道,只知道整个人趴在玻璃墙上,看着下面小如蝼蚁的行人、车辆,只觉得‘毛’骨悚然,身体不由得紧绷起来。

“唔……”恰在这时候,身后的人开始剧烈的动作,这样奇异的体验,的确很是刺‘激’,偏钟宜彬还要说些恼人的话。

“现在,全市人民都看着你呢,第一次在全市人民面前主持飞飞节目,感觉如何?”钟宜彬喘息着问。

“啊……大家好,本节目少儿不宜……唔……”

两人从玻璃窗滚到了地毯上,又从地毯滚到了‘床’上,胡天胡地闹到了后半夜,才筋疲力尽地睡去。

“每天这样跟你在一起,我都觉得不够。我应该早点遇见你,最好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你。”睡之前,吃饱喝足的钟宜彬哼哼唧唧地抱怨。

“认识那么早做什么,又不能飞飞……”楚钦困得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句。

钟宜彬把脸埋在楚钦的颈窝里,兀自幻象着如果自己早点遇到楚钦会是什么样,眼皮越来越沉,很快睡着了。

一觉醒来,钟宜彬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奇怪的‘床’上,两边有矮矮的木栅栏,粉蓝‘色’的‘床’单、粉蓝‘色’的被子,周围还有很多小朋友,都睡在差不多的小‘床’上。

“小朋友们,起‘床’咯。”很快,一位穿着粉‘色’裙子的姑娘走进来,叫大家起‘床’。

钟宜彬惊悚地坐起来,抬起手看看,那双修长有力的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肥’‘肥’短短的小胖手。难道睡前的话显灵,自己真的回到幼儿园时期了?

艰难地熬过一下午,钟宜彬迈着小短‘腿’走出幼儿园。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家里条件就已经不错了,只是还没有到大富大贵的地步,应该会有车来接的吧?

结果,并没有车来接,钟宜彬呆呆地站在幼儿园‘门’前等了半天,才有一辆自行车吱地一声停在了他面前。骑车的是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穿着白衬衫、黑短‘裤’,看起来应该是小学校服,脖子上还系着鲜‘艳’的红领巾。

“上车。”清越的儿童音,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钟宜彬眨眨眼,这是在跟我说话?仔细看看那小男孩,浓眉大眼,高鼻薄‘唇’,怎么看怎么像自家大哥,试探‘性’地叫一声:“哥?”

“嗯,”小小的钟嘉彬应了一声,见弟弟还不上车,不由得皱眉,“怎么了?今天有人欺负你吗?”说着,就准备下车,一副要撸袖子打人的架势。

钟宜彬不记得小时候的哥哥是什么样了,见这架势很是吃惊,赶紧跌跌撞撞爬上车:“没有,谁敢欺负我呀。”

坐在哥哥的自行车后座上,钟宜彬终于接受了自己回到小时候这个设定。那么,今天在幼儿园找他玩的,应该就是白城他们几个。算算时间,楚钦这时候应该才三岁,也在上幼儿园。

三岁啊!想到能见到软乎乎、三头身的楚钦,钟宜彬又高兴起来。

“哥,暑假我们去y市玩吧!”钟宜彬伸手抱住哥哥的腰。

“y市?你听谁说的?”到了自家住的小区,钟嘉彬把车子扔到楼下,拉着弟弟上楼。

“老师说的,y市那边有好吃的火锅!”钟宜彬一脸懵懂地答道,脑袋上冒出一层冷汗,差点忘了,自己是个还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小孩子,哪里会知道y市这种地方?

y市就是楚钦家所在的地方。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有楚钦的日子,骤然没有了,日子根本没法过。而且,他发现,自己的家并没有记忆中的富裕,爸爸妈妈似乎只是稍微有钱点的商人。世界似乎有些不一样,他得尽快找到楚钦,以防有什么变故。

钟嘉彬只当弟弟一时好奇,也没当回事,没想到,这家伙见到父母又一阵念叨,而且天天念叨,一直念叨到暑假。

钟母被他吵得没办法,暑假就真的带着兄弟俩去了y市。

跟着妈妈和哥哥在城中瞎逛,钟宜彬一点风景都没看进去,只在努力寻找楚钦家的位置。坐着人力三轮逛大街,钟宜彬扒着栏杆使劲观察两侧,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了“y市第一高级中学”的牌子。

听楚钦说,他家的老房子是楚爸爸学校分的集体房,就在那家高中院子里。

“停车,停车!”钟宜彬大声嚷嚷,三轮停下来,便不管不顾地往下跑。

“这孩子,干什么呢!”钟母一把将他抱起来,“看着点路。”

“妈妈,我想去那里玩!”钟宜彬指着学校大‘门’说。

钟母蹙眉:“高中有什么好玩的,你不看观音庙了?”

“不看,不看,我要去那里!”钟宜彬挥舞着短小的四肢,见妈妈还不答应,就扯着嗓子开始干嚎。

钟嘉彬看着像个小乌龟一样挣扎的弟弟,忍不住抿‘唇’笑:“妈妈,我带他去玩一会儿。”

最后,耍无赖成功的钟宜彬,得偿所愿地进了一中的院子。

老式的‘操’场,还是煤渣铺成的,在干燥的天气中,翻腾着灰尘。‘操’场角落里,是一方跳远用的大沙坑。放假期间,老师们的孩子通常都在这里玩耍,此刻,那沙坑里也确实聚集了很多小孩子。

钟宜彬迈开小短‘腿’就朝沙坑那边跑去。明明只有两百米的距离,对于五岁小孩却很远,怎么跑也跑不到。仿佛跑完一程马拉松,钟宜彬才终于到达了沙坑边。

沙坑里约莫有七八个孩子,有大有小,钟宜彬一眼就看到了其中最好看的那个。那孩子穿着一身海军装,白底蓝边的小短袖和蓝‘色’短‘裤’,衬着那白皙粉嫩的皮肤,好看得很,跟其他黑黢黢、流鼻涕的小孩子完全不同。

钟宜彬一声“老婆”还没喊出口,就见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子,抓起一把沙子往楚钦脸上撒。干沙子撒了楚钦满头满脸,‘迷’到了眼睛,小小的楚钦顿时哭了起来。

“‘混’蛋!”钟宜彬快步冲进去,一拳砸在那小孩的眼窝上。撒沙的男生嗷地一声倒地,钟宜彬嫌不解恨,抓起一把沙子劈头盖脸地撒到他脸上,又踹一脚。然后,也不管周围孩子们的尖叫,兀自转身去照顾楚钦。

“别‘揉’眼睛,我给你吹吹。”钟宜彬一把抱住楚钦,拉开他不停‘揉’眼睛的手,掰着他的眼睛给他吹沙子。

“呜呜呜……你是谁呀?”楚钦看不清东西,‘抽’‘抽’搭搭地问他。

“我是你老攻!”钟宜彬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脯,“以后我保护你。”

“老攻?”吹好了眼睛,楚钦眼泪汪汪地看向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孩子,“老攻是做什么的?”

“老攻就是可以跟你亲亲抱抱举高高的人呀。”钟宜彬笑嘻嘻地说着,凑过去在那粉嫩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发出响亮的“吧唧”声。

小小的楚钦眨眨眼,突然笑了,‘露’出一个小梨涡:“好呀,老攻我要飞飞!”

“啊?”钟宜彬一惊,“什么飞飞?”

“就是用*顶着飞飞呀!”小楚钦天真无邪地说着,用一只粉嫩嫩的小手抓住了钟宜彬双‘腿’间的软‘肉’。

钟宜彬张大了嘴巴,自家老婆也太前卫了吧!可是自己的钟大‘鸡’还没有觉醒,怎么带老婆飞飞?想到这里,顿时急出了一头汗。

“啊!”钟宜彬在万分着急中吓醒了,眼前是两面通透的玻璃,可以俯瞰整个帝都的美景,怀中是还在熟睡的楚钦。

“怎么了?”楚钦‘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了满头大汗的钟宜彬。

“呼,我做了个梦,”钟宜彬呼了口气,转头看向楚钦,“梦见回到了小时候,我五岁你三岁,我俩见面了。”

“然后呢?”楚钦‘揉’‘揉’眼睛,笑着问他。

“然后,你说要钟大‘鸡’带你飞飞。”钟宜彬说着,翻身压到了楚钦身上。

“胡说,我三岁哪里知道这个!”楚钦抬手推他。

“我不管,是你自己说要飞飞的,老攻现在就来满足你!”钟宜彬嘿嘿笑着,顶开了那滑嫩的双‘腿’。

“你耍赖……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