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九十六章 天尊之子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轩辕裂空双手捧着木匣,恭恭敬敬的递到张若尘面前。

反正看一看也不吃亏。

张若尘打开木匣一看,瞳孔猛然一缩。

里面,躺着一枚龟甲。

“此乃《先天道法》的缺页,为道门至宝,相信黄牛道友认得出来吧?这份医礼,可还算有诚意?”车中的声音响起。

张若尘眼神不断变换,心中波澜起伏,想到了许多。

缓缓合上木匣,抵还了回去。

张若尘道:“我很好奇,阁下应该是出生万墟界吧?轩辕族与狐族也没有什么联系吧?为何前来邀请贫道的人,不是妖族神灵,而是你?”

“天狐姥姥修为绝顶,在星空战场上立下了无数战功,本公子极为钦佩,不希望她被三煞尸毒折磨,乃至于将来渡不过元会劫难,更不希望为众人抱薪者冻毙于风雪。”车中那道声音,如此说道。

张若尘岂会相信这种鬼话,道:“既然公子如此热心,应该去找佛门神僧出手才对。”

轩辕裂空道:“我家公子此前已经出面,请动了一位佛门大神出手,帮天狐姥姥净化了大量三煞尸毒,只是一直无法彻底清除。”

这下张若尘是真有几分诧异了!

他可是听说,天狐姥姥将佛门得罪得极深,是托了大关系,才请动一位佛门大神,为她解尸毒。

莫非这个“大关系”,就是车中那位神秘人?

如此看来,这黄金车架出现到这里拦截他,应该不是某人的阴谋诡计,也不是故意想要对付他。

可是,车架中的这人到底是谁?

与天狐姥姥不可能没有深厚的关系。

张若尘道:“我很想知道,是谁告诉公子,贫道可以解三煞尸毒?”

“不可说也。”车中那人道。

“既然如此,贫道不去也。走,这边!”

张若尘拍了老黄牛屁股一下,绕过黄金车架,扬长而去。

站在黄金车架下方的轩辕族大圣,一个个都眼神冷冽,杀气冲天,即便对方是神灵,但敢对车中的公子如此不敬,他们也无所畏惧,要与其生死一战,虽死无悔。

他们已可称得上是大圣级的死士。

片刻后,车轮转动声追上来。

黄金车架中那道声音,道:“本公子对天初文明还是有一些影响力,如果昆仑界愿意接纳天初文明的火种,我认为,这的确是一个极好的去处。太上老人家是真的尊重生命,热爱大道自然,肯定可以善待天初文明的修士。”

“所以,这也可以成为条件?”张若尘道。

那道声音,道:“本公子真的只是想要救人,也真的认为昆仑界是天初文明火种最好的去出之一。”

张若尘委婉拒绝,道:“不是贫道不想帮天狐前辈化解尸毒,只是修为低微,没有那个能力。”

“难道试都不愿尝试一下?”车中的声音道。

张若尘道:“不敢试。”

“好!本公主尊重道友的选择,不强迫。但,这两个条件会一直保留,就算道友真的解不了尸毒,只要愿意尽力一试,也算数。”

“轰隆隆!”

九尊骨族神灵,拉着黄金车架,急速行驶了出去。

张若尘凝目窥望,心中摸不清头绪,暗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渐渐的,张若尘的眼神逐渐转冷。

女人的话,是越来越不能信。

最开始,张若尘以为这又是凤七耍的手段。

但,当对方拿出《先天道法》残卷的时候,张若尘开始怀疑风兮。

等到对方直接点破他昆仑界修士身份的时候,张若尘已是可以肯定,自己被风兮出卖了!只有风兮知道他来自昆仑界。

清空心中杂念,张若尘不多时来到了洛神府。

站在府外,都能看见府中耸立有一座座神殿,高大巍峨,与群山相伴,神气浓厚,有各种异兽在半空飞行。

但,即便是神目,也无法看全里面的景象。

守护阵法是沿府墙建立,府墙跟城墙一般高大,上面刻画有道家卦印。

还未前去拜访,张若尘先在洛神府的对面,看见了风兮,顿时,皱巴巴的脸上,露出愠怒之色。

这怒意,是半真半假。

风兮如风中细雨,飘然走了过来,美眸中,流转着浓浓的歉意神色,道:“我知黄牛道友肯定会来拜访洛叔,已在这里等候多时。”

张若尘仰着下巴,道:“阁下今后还是别再贫道面前提道友二字。”

风兮神情苦涩,道:“道友这是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给兮了吗?”

“还需要解释吗?”

张若尘从老黄牛背上跃下,眼神冷漠。

风兮走到他面前,道:“在道友心中,兮是那种会出卖朋友的人?若真出卖了,又怎么会亲自等在这里,只为与道友见一面,把前后因果解释清楚。”

张若尘终究是一个心软的人,与风兮一起走进洛神府对面的一座茶居。

能开在洛神府对面的茶居,自然非同一般,里面圣茶的品类多达千种,来自各界。

可惜,如今这个年月,还有闲情饮茶的,已经不多了!

风兮显然与茶居的老板认识,点上来了店里最珍贵的茶,一双柔荑玉手,亲自将热腾腾的黄泥茶杯,递到张若尘面前。

“这是神椿树的春芽,三万二千年才能采摘到一次,道友尝尝?”她道。

张若尘不去端茶杯,道:“这是一杯茶就能赔罪揭过的事吗?”

风兮幽然一叹:“兮是真的欣赏道友的品行和道法,不愿失去你这个朋友。道友可知,之前找上你的那人是谁?”

“是谁?”

这张若尘是真的很感兴趣。

风兮道:“天尊之子,轩辕涟。”

张若尘倒吸一口冷气,随即目光凝固,道:“难怪!”

“涟公子一直很神秘,少有人见过他的真身。但,十万年来,他却一直游走各大世界,化解各大世界神灵之间的矛盾,使得天庭减少了无数争端。他代表的是天尊,大家也都会卖他的面子。”

风兮继续道:“现在道友应该明白,他为何要帮助天狐姥姥了吧?”

张若尘道:“可是我不明白,就算他是天尊之子,你也没必要因此就出卖贫道吧?”

风兮道:“兮没有出卖道友,道友的来历,是被他猜出来的。以他的身份,查不出道友,但却查得出风族、天初文明和五行观,只要逐一排查,自然也就有答案了!至于是谁告诉涟公子,道友有解三煞尸毒的能力,相信不用兮细说,道友也能猜到。”

“凤七?九尾心狐?”张若尘道。

风兮道:“凤七。”

回想刚才,自己不问清楚,便怒脸相向的模样,张若尘感到羞愧。

再看风兮,别人出生风族,贵为神灵,为了向他解释,独自一人等在这里,可谓是卑微而又真诚。

张若尘端起桌上的茶杯,道:“兮道友,贫道误会你了!这杯算是赔罪!”

说完,饮了一口。

“好茶!”张若尘赞叹道。

风兮那双灵动而清澈的妙目中,露出迷人至极的笑容,双手端起茶杯,道:“能与道友冰释前嫌,兮总算不用再患得患失。”

“真正的友谊,不都需要经历这些考验?”张若尘道。

风兮的笑容如春风拂面,道:“这也让兮看到了道友坦荡的一面!能向比自己修为低的修士道歉,这更是难能可贵的品质。不像那些心境不成熟的年轻修士,明知误会了自己在意的人,却偏要嘴硬,连一句讲和的话都不肯说。”

这是在暗指谁?

风岩?

张若尘感觉风兮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了,什么意思啊,难道风岩这位姐姐,竟喜欢黄牛道人这种成熟的类型?

也不对啊!

风兮和黄牛道人也就见过几面而已。

张若尘其实只是当局者迷而已,无论是他出手帮风族修士化解阴殇尸毒,还是在海域禁区帮助天初文明守护神椿树,都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事。

反观当时凤七等人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他身上难能可贵的优点。

更何况,风兮在得知风族是被凤七、九尾心狐、犰余神君算计了的时候,处在她的位置,其实是极其危险的境地,随时可能会被杀了灭口。

这段时间,是张若尘和她一起走过来,潜移默化中给了她足够的信心和安全感。

更何况,张若尘当初直接取出青萍剑,给她看。在她看来,这是对方对她的最大信任。

正是如此,在极短时间内,她便将张若尘视为了道友。

道友二字,既是同道中人,也是挚友。

这两者,得其一,已是不容易。

得其二,才能称“道友”。

真正的“道友”,不是嘴上说说的那么简单。

当然,这一切,也只是让风兮对其貌不扬的黄牛道人产生足够的好感,如果让这份好感持续不断发酵下去,不排除有可能真的上升到男女情爱的层面。

但现在,还远远不够。

张若尘起身,道:“我还有重要的事,需要拜访洛道友,就此告辞。”

“洛叔不在洛神府,去了神王府。”风兮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