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九十七章 选择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昆仑界外,分布有诸多墟界和星球。

十万年前,这些墟界和星球上的生灵,皆是依附于昆仑界。同时也是昆仑界护界阵法的枢纽,与地狱界交战的战争堡垒。

可惜,昆仑界被须弥圣僧的神力封闭之后,进出皆是极难,这些墟界和星球也就变成荒芜之境,或者混乱之地。

直到千年前,须弥圣僧的神力大幅度减弱,要进出昆仑界才变得容易了许多。

正是如此,五百年前,第一中央帝国成立之后,池瑶女皇在界外,开辟了混沌万界山,率领昆仑界修士,对各个墟界和星球,展开了统一之战。

一是,为了磨砺昆仑界新生代的修士。

二是,剿灭十万年前残留在这些墟界和星球上的地狱界后裔。

第三点最为重要,为昆仑界肃清周边,为重启护界大阵和中古神纹做准备。毕竟,很多阵法的阵基,都在这些墟界和星球上。

此刻,龙主和张若尘便是飞落到了混沌万界山。

混沌万界山是一条悬浮在宇宙空间中的山岭,长达一千多里。

来到这里,看着满地的瓦砾、残墙、断柱,张若尘不禁有些触景生情。

当年,他第一次去墟界战场,来到混沌万界山的时候,这里何等热闹。一座座军营,一辆辆战车,来自各域的武者,有正也有邪,有俗也有僧。

黑市一品堂、武市钱庄、朝廷……,各路年轻俊秀汇聚,朝气磅礴,青春热血,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

那时,所有人都是年轻的,都充满斗志。

但是现在,曾经立在此处的八百七十四米高的池瑶女皇的石像已经崩塌,化为碎石,填满小半个广场。

代表《天榜》的白色石碑,也断成两截。

张若尘站在断碑前,看着上面一个个名字,心绪颇为复杂。

曾几何时,他的名字,也在这上面。

当时《天榜》的器灵,是他需要仰望的强者,如今早已随石碑一起湮灭。

张若尘转而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来到一座巨大的废墟边上,看着废墟中心的那座战台,眼前浮现出了很多修士的身影。

有那时的黄烟尘,有还是端木星灵的木灵希,有永远都纯洁无瑕的洛水寒,有黑市一品堂的帝一。有还是橙月星使的慕容月,还有被他亲手杀死在战台上的《天榜》第一黄神异……

那里,仿佛有好多好多的人,热闹无比,一切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般。

可惜眼前的人影都散去了,只剩一片破败。

有的人彻底死去,有的人已经不是曾经的模样。

或许他真的是一个念旧的人。

千骨女帝的声音,在张若尘身后响起:“在想什么?”

张若尘没有转身,却也从万千思绪中清醒过来,道:“女帝,你说逝去了的时间,都去了哪里?一切真的无法回到曾经的样子?”

说话间,张若尘已转过身,凝视对面的千骨女帝。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看清女帝的真容,不再像以前那么虚幻,比他想象中更加惊艳美丽,可是他的内心去波澜不惊。

“你掌握着时间奥义,你告诉我,可以回到过去吗?回到不需要做选择的那个年龄。”张若尘道。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似乎也充满了缅怀和追忆,道:“至少你们现在还有选择,我们那个时候,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

殒神岛主站在混沌万界山的一处悬崖峭壁上,眺望远处星空中的昆仑界,身姿没有在无定神海上的时候那么挺拔,那么神采奕奕,反而显得颇为蹉跎,颇为老态龙钟,时时还轻轻的咳嗽。

张若尘自然能够猜到那个老者的身份,昆仑界最为传奇的强者,与十劫问天君、须弥圣僧、龙主他们齐名的人物。

女帝、明帝、璇玑剑圣他们付出所有,也要营救出来拯救昆仑界的人。

但,他就是一个如此平平无奇的老人,垂垂老朽,长发斑白,身上没有一丝绝代强者的威势。

张若尘本以为见到太上,自己应该心绪激动,热泪盈眶,可是真正见到,心境却前所未有的平静。

他向四方看了看,没有见到明帝的身影,收起思绪,走了过去,躬身一拜:“拜见太上。”

“你就是张陵的那个孩子吧?”

“嗯。”

殒神岛主转过身,一双深邃无比的眼睛,落在张若尘身上,轻轻点了点头,道:“其实,你父亲算得上是我的弟子,你可以叫我一声太师父。咳咳!”

张若尘不清楚,父皇为何会是殒神岛主的弟子,想来应该是在命运神殿中发生的事。一个在命运神殿修炼,一个被关押在命运神殿,有所接触,不算太奇怪。

“太师父,我父皇呢?”张若尘问道。

殒神岛主的目光,变得黯然了许多。

千骨女帝一言不发。

张若尘的心绪终于出现了波动,再次问道:“太师父,我父皇呢?”

龙主走了过来,道:“营救计划比我们想象中更加艰难,你父亲没能逃出命运神殿,即便是我,也无法带他活着离开。”

说着这话,龙主解开身上的衣袍,露出胸膛。

衣袍内部,整个胸膛竟然鲜血淋漓,全是破碎的脏腑,边缘处,裂痕一道道,凭借强大的神力,才能维持神躯不破碎。

殒神岛主道:“你父亲他希望你能够回昆仑界。”

张若尘心中难受至极,可是却没有要责怪龙主和殒神岛主他们,在命运神殿救人,岂是儿戏,即便神王、神尊级别人物前去,都是大概率陨落。

明帝很有可能早就去过关押殒神岛主的地方,甚至有可能曾经看守过那里,应该十分清楚营救成功也会付出什么代价,所以才会去百族王城见他最后一面。

这是明帝自己早就做出的选择!

又能怪谁呢?

可是,心真的很难受,根本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张若尘艰难的问道:“父皇已经陨落?”

“没有。但是,一个昆仑界的神灵,陷在了命运神殿中,乃是比死更痛苦的事。这样的滋味,我已经尝了十万年……咳咳……”殒神岛主道。

千骨女帝上前,搀扶住颤巍巍的殒神岛主。

张若尘以剑道圣意,斩去心中低落的情绪,目光尖锐无比,道:“既然如此,我不回昆仑界了!”

“你想回地狱界,救你父亲?”千骨女帝道。

张若尘不言。

千骨女帝道:“你要清楚,命运神殿必会查出张陵的身份,更会知晓你是他的子嗣。你回地狱界,处境会非常艰难。”

殒神岛主再次开口,道:“若尘,你可以相信太师父,只要你父皇还活着,太师父必定会想办法将他救出来。但是,现在却需要等待和忍耐。”

张若尘问道:“若是太师父和龙主出手,擒拿地狱界的神灵,可以与命运神殿交换出父皇吗?”

千骨女帝摇头,道:“绝无可能。命运神殿要号令地狱界,也就绝对不可能向天庭万界的任何一方妥协,十万年前不可能,十万年后的现在地狱界如此强势,也就更加不可能妥协。”

“若是擒拿了地狱界的神灵,只有一个后果,命运神殿会再次向昆仑界宣战,彻底将昆仑界毁灭。”

张若尘又问道:“太师父陷在命运神殿十万年,精神力被磨灭了多少?受的伤势,需要多少年才会恢复?若是伤势完全恢复,能闯入命运神殿救出父皇吗?”

殒神岛主缓缓闭上双目,道:“若尘,你问出的每一个问题,都让我难以解答。十万年前,昆仑界何等强盛,尚且被命运神殿率领的地狱界摧毁。想要再次闯入命运神殿救人,就算须弥在世,碧落复生,合我们几人之力,怕是都艰难无比。”

“我答应了你父亲,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可是你执意要回地狱界,我就算今日拦你,你明日依旧会去。我若强行带你回去,你反会恨我。若尘,你说,我该怎么办?”

若是命运神殿都能随便闯入,来去自如,地狱界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此次龙主他们能够救出殒神岛主,乃是无数因素叠加在一起,才成功。

这样的机会,十万年才等到了一次。

确切的说,这一次机会,不是等来的,是十万年无数修士的努力和付出,争取来的。

千骨女帝道:“张若尘,你得考虑清楚,你若是现在与我们一起回去,可以洗清你曾经的一切。爷爷会告诉天庭万界的修士,你和你父皇是营救的最大功臣,你加入地狱界是忍辱负重,你甚至可以成为昆仑界俗世的帝皇。可是,错过这个机会,今后再想回去,再想以众人能够接受的身份回去,将非常难。”

张若尘相继向殒神岛主、龙主、千骨女帝躬身行礼,道:“三位都是绝代神灵,却为张若尘一个小小大圣聚集在此,若尘心中能感受到你们的这份情。”

“可是,我母亲在地狱界,我不能做这个功臣。”

“我父亲还陷在命运神殿,我亦不能做这个功臣。”

“我的儿子,我的女儿,都在地狱界,我更不能做这个功臣。”

“我得回去,我早已不在乎世人如何看我,巨奸也好,叛徒也罢,生在死气沉沉的地狱界,可是我渴望生命。走在黑暗中,可我一直心向光明。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哪怕这条路再艰险,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这番话,张若尘平静而又深刻的说着。

即便是以龙主和千骨女帝眼界,看向张若尘的目光中,也是露出欣赏之色,无法开口继续劝他。

殒神岛主久久的沉默,道:“须弥没有看错人,你的确有资格做他的传人。你能如此平静和理智,我不拦你了!这样吧,我带你去须弥的圆寂之地,助你凝聚出一品圣意。你只有足够优秀,回地狱界活下来的机会才更大。自己的路,终究还是要自己选择,走起来才更加坚定。”

以殒神岛主的精神力强度,自然是可以一眼看透张若尘修行上的所有奥秘。

……

今晚还有一章,再次求月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