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零九章 时间不等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尘,你真不与我一起回地狱界?”宫南风很是失望的道。

毕竟等待了千年。

张若尘心乱如麻,心绪早已不在此处,轻轻摇头,道:“我现在是千问的境界,需要回昆仑界,回天庭,去弥补心境上的一些缺失。等我心境圆满之日,就是返回地狱界之时。”

宫南风倒是能够理解,毕竟张若尘从小是在昆仑界长大。

要过千问这一关,是必然要回去走一遭。

“要不要我帮你给血绝家族带信,毕竟,这一千年,你音信全无,又被隔绝在须弥庙中,想要推算你的生死都做不到。他们说不一定,以为你已经死在了千年之前,怕是非常担忧。”宫南风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多谢。”

“尘,我们二人的关系,谢什么谢?”

宫南风现在是万死一生境的修为,实力强大,倒也不再怕神器被抢,敢独自一人上路,自信天地间已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

“我回昆仑界的消息,只能告诉我母后一人。否则,你会害死我。”张若尘慎重的道。

宫南风拍了拍胸口,道:“明白!我口风紧,绝不会将你去了昆仑界和天庭的消息传出去。”

做为地狱界的修士,潜入昆仑界和天庭,本就冒有巨大风险。

若是,消息泄露,天下修士都知道张若尘还活着,而且去了昆仑界和天庭,后果将不堪设想。

与宫南风分开后,张若尘立即赶去昆仑界。

张若尘已经想通很多东西,虽然的确返回了原来的时空,可是,时间不会在原地等他,一直在流动。

时间不等人,自古如此。

去往过去,必然会错失现在。

人,不可能永远只有得到,而不失去。

得到和失去,一直都是一个平衡。

千年时间,对神灵而言不过弹指一瞬间,闭关一次有时都不止千年。

对大圣而言,千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追求神灵大道的大圣而言,有时候在百枷境和万死一生境,打磨圣意和积累圣道规则,都得分别花费上千年时间。

比如白卿儿、阎昱,在百枷境花费的时间,都超过千年。

想要凝聚越强的圣意,花费的时间越多。

想要将来在神境,有足够高的成就,在圣境之下花费的时间都不会少。强如白卿儿,修炼成神花费的时间,接近三千年。

池瑶能够八百年达到神境,是因为有时空宝物“天轮印”相助,实际修炼的时间,不会比三千年少多少。

大司空和二司空,能够在千年内,修炼到半神层次。第一是因为,他们修佛,所以千问境不需要花费太长时间,就能突破。

第二,这两个和尚,在本源神殿中,实在是采摘了太多蕴含精纯本源力量的元会级圣药,直接靠圣药堆积,轻松完成万死一生境的圣道规则积累。

只有百枷境凝聚圣意的时候,他们花费了数百年时间,融合出了品级颇高的圣意。

但是,千年时间,对圣者境的修士而言,却意味着一生。

绝大多数人族圣者,都活不到一千年。

至于,凡人……

张若尘不敢想下去,因为他知道,有的人,可以等他一千年。

有的人,却等不了!

正是如此,他才迫不及待的,向昆仑界赶去。

昆仑界功德战早在千年前结束,如今整座大世界的世界孔洞都被修复,并且,在界外,以各个星球、墟界、星空堡垒、古圣城为阵基,布置出了护界大阵,想要随意进入昆仑界,已是不可能的事。

好在有大司空和二司空这两个昆仑界的佛道半神在,张若尘才跟着穿过护界大阵,悄然回到昆仑界。

张若尘没有立即去拜见殒神岛主,毕竟他并不知晓太师父在不在昆仑界,而是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中域的天台州。

昆仑界已彻底复苏,地域变得更加广阔。

山川大岳生机勃勃,各大州府繁荣昌盛。

盛世如须弥圣僧所愿。

血神教,是中古后昆仑界的七大古教之一,总坛位于天台州“州万圣地”的北部,临近绝古雪山。

张若尘没有去血神教拜会血灵仙与曾经的故人,径直进了绝古雪山,踏过千里冰雪,来到无尽深渊的边缘。

无尽深渊,昆仑界最神秘的地方之一。

站在这里,张若尘抬头望天,天空的厚厚乌云,距离头顶只有数十米,给人分外压抑的感觉。

举目远眺,是无尽虚空。

这座悬崖,犹如世界尽头。

张若尘不禁回想起第一次站在这里的感受,那个时候,总感觉天要塌下来一般,云层实在太低,太暗,似能吞人。

当时是因为要寻找失踪的圣书才女,才会来到这里。

往事不堪回首。

张若尘的心紧张起来,带有一丝惶恐,纵身跳了下去。

不多时,他穿过第一梯度,来到第二梯度。

眼前,有一座血红色的山岳,山上宫阙繁多,楼台林立。血红色的水,化为瀑布从山顶飞流而下,壮观无比。

“哗啦啦。”

张若尘在山中,感应到了数道强横的气息,但是,没有惊动他们,径直去了山腰处,一座庭院。

脚步沉重,心情更加惶恐。

似远方游子归家一般。

本来还在想象,庭院中会是什么样的景象的张若尘,还没有推开那扇门,甚至还没有走到庭院近处,整个人便是如同石化了一般。

他站在悬崖峭壁边,距离庭院尚有数十米,双目紧紧盯着庭院外那棵光秃秃血枫树下的孤坟,整个人直接泪崩,重重的跪了下去,声音悲呛而又呜咽:“娘亲,我回来迟了,尘儿……回来迟了!”

孤坟苍凉,遍地都是血色枫叶。

孤坟前,石碑上,刻有“林兰之墓”四个字。

林兰正是张若尘生母“林妃”的名字。

当初,是血后派人将她接到无尽深渊,就住在这座庭院中。张若尘去地狱界之前,在这里,与她见了最后一面。

张若尘在知晓已经千年过去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可是,却始终抱有一丝幻想。

幻想娘亲还在这座庭院中,他推门走进去,娘亲肯定会惊喜交加,然后拉着他的手,给他讲述很多重复而又温馨的话,叮嘱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做太过冒险的事。

然后,娘亲做了好多好多的菜肴,不断的往他碗里夹,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也不吃饭,只是盯着他看,就像永远都看不够,充满了溺爱。

但是,当看到墓碑和孤坟之时,张若尘脑海中的幻想全部都破灭。

张若尘本来以为,自己经历过无数生死,见过了无数修士化为尸骨,甚至去过了太初,走过了漫漫时间长河,内心早已坚强无比,不会被任何东西打倒。

可是,一座小小的孤坟,却瞬间击溃他的心境防御。

此刻的他,脆弱得像个孩子,完全收不住自己的泪水。

张若尘几乎是爬到林妃的墓前,哭天抢地,道:“娘……娘亲……尘儿回来迟了……对不起……对不起……”

“都是尘儿的错,我错了,我错了,我该陪着你的,对不起,对不起……啊……”

张若尘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仰天长啸一声。

“吱呀!”

旁边,庭院的门被推开,孔宣快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她看见跪在孤坟前哭得不成人样的张若尘,先是略微怔住了一瞬间,随后,才像是确认了张若尘的身份,试探性的道:“公子……公子是你吗?”

张若尘现在的模样,与曾经云武郡国九王子的模样有一些差别,而且去过太初之后,就连身上的气息也都与以前不同。

千年不见,孔宣一时之间,真的有些不敢认眼前这个男子。

毕竟,天下修士都以为张若尘死在了千年前,陨落在了剑南界的本源神殿,据说,很有可能是被天堂界神灵或者修辰天神杀死。

“唰唰。”

数道人影破风而来,落到山道上,站在崖边,望着张若尘。

有血后的弟子,邱怡池和蚩临渊。

还有孔兰攸。

孔兰攸看到跪在坟前的那道身影,顿时双眼一红,也泪如雨下,颤声道:“表哥,你终于回来了!”

邱怡池和蚩临渊震惊无比,面面相觑。

张若尘没有理会任何人,完全沉浸在悲痛里面,瘫坐在血枫落叶中,连站起身来的力气都没有,嘴里低声述说着什么。

不知多久过去,等到张若尘情绪颇为稳定后,孔兰攸才走到他的身旁,低声道:“表哥节哀吧,林姑姑终究只是一个凡人,逃不过生老病死。”

“她一个凡人待在无尽深渊,那些年一定很孤独吧?”张若尘道。

孔兰攸道:“我曾让孔宣,送林姑姑去了东域王山,在那里,有林家的人,也有云武郡国的四王子和九郡主他们,有亲人陪伴,林姑姑倒也不算孤单。”

“晚年的时候,林姑姑坚持要回无尽深渊,说要在这里等你回来,想要看你最后一眼。你那位林家的表妹,也曾来到无尽深渊,陪她渡过了最后的时光。”

“我曾为林姑姑续命,想要满足她的愿望,可是,一直到她二百三十岁的时候,也没能等到你。那时,她已油尽灯枯,生命之火熄灭,大圣也续不了她的命。”

“那些年,她每天都会杵着木杖,在孔宣和林泠姗的陪伴下,在这崖边,这棵血枫树下,望着远处,嘴里常常念叨,我的尘儿,怎么还没回来啊!我的尘儿,怎么还没回来啊!我怕是等不到他了……”

“林姑姑死前,林泠姗想要带她的遗体回王山,与郡王安葬在一起。可是,她却坚持要待在这里,一定要等你回来。她说,她要一直在这崖边等,在你回到的第一时间,就能看到你。”

张若尘泪水再次涌出,心中的愧疚和自责,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脑海中,回想起曾经的种种。

回想起,刚来到八百年后,他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梦见被池瑶杀死,是林妃将他抱在怀中,安抚他的情绪。

回想起,为了给他求修炼功法,林妃在林府,给自己的兄长下跪。

回想起,他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林妃偷偷卖掉了自己的金钗,给他购买血丹。

……

对于林妃而言,张若尘是她的全部。

但是,张若尘陪伴她的时间,却太少太少,反而一失踪就是很久,总是让她提心吊胆。

当初他被第一中央帝国抓捕,在璇玑剑圣的帮助下假死,只能改名换姓,变沛流离,是黄烟尘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

后来,去了天庭,又是四王子张少初、九郡主张羽熙、林泠姗他们,在照顾林妃。

随血后一起去地狱界,张若尘本以为很快就能救回孔乐和昆仑,可是谁知再次回来,已是千年之后,娘亲终究没能等到他,没能看到他最后一眼。

张若尘不禁在反思,就算没有在须弥庙陷落千年,自己又能陪林妃多少?

陪伴的时间,怕是黄烟尘都不如。

总是有太多的无奈,总是在修炼的路上,总是在生死边缘徘徊。

可是,不努力修炼,不去拼搏,连自己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又谈什么陪伴?

到底陪伴重要,还是守护更重要?

张若尘已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心中想的却是,娘亲晚年时每天站在这里等他的样子。等到最后,也没能见到他,那是何等的绝望?

“招魂。”

张若尘双目怒瞪,双掌按到地上,强大的精神力爆发出来。

一道道精神力念头,凝聚成半透明的身影,在地上快速刻画招魂法阵,密密麻麻的纹路随之显化出来。

孔兰攸知道张若尘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连忙劝道:“没用的,表哥,林姑姑只是凡人,魂魄脆弱无比,早已消散于天地间。”

孔兰攸曾想过保存林妃的灵魂,可是没用,凡人一旦死去,灵魂中的意识很快就会消失,化为无意识的鬼魂。

这样保存下来,有什么意义?

不如让林妃安静的逝去。

况且,林妃去世的时候,灵魂都已经枯竭。

邱怡池道:“殿下,林夫人已经逝去了数百年,所有灵魂都已经消失。就算招回来,也只是一团魂影而已,早已没有了意识。招魂,除了让你遭受反噬之苦,没有任何意义。”

任何人的话,张若尘都不听,一意孤行。

很快,招魂法阵刻画完成,在张若尘精神力的催动下,天空风云变幻,雷鸣电闪,大雨飘飘,一座幽深的招魂通道,缓缓被打通。

“娘亲,你在哪里?归来!”

张若尘拼尽全力控制招魂通道,在天地间收集林妃的灵魂碎片。

不知多久过去,以张若尘的强大精神力都已开始不支,眼中涌出血泪,招魂通道随之崩塌,天地间的异象消失。

只有雨还在下,淋湿了他的头发和衣袍。

“再来。”

张若尘一掌按在胸口,嘴里吐出一口血液。

以血液激发招魂法阵。

孔兰攸、邱怡池、蚩临渊、孔宣实在看不下去了,纷纷出手,无论能力大小,无论有没有用,都将自己的精神力,全部注入招魂法阵。

这一次,张若尘终于透过招魂法阵,在无尽遥远的深处,看到了一道时散时聚的苍老身影。

“娘亲!”

张若尘调动全身力量大吼。

那道苍老身影,向前走着,听不见他的声音。

招魂法阵再次支撑不住,孔兰攸、邱怡池、蚩临渊、孔宣,全部都消耗巨大,倒在了地上。

张若尘没有理会他们,眼神疯狂,割破自己的双腕,以自己和林妃已经很淡薄的血脉联系为引,再次施展招魂大法。

这一次,张若尘花费很长时间,再一次在幽幽天地的深处,看到了那道缓缓前行而去的苍老身影。

“娘亲,回来,我是你的尘儿!”

“娘亲!”

“娘亲!”

……

张若尘不管不顾,只是发出一道道唤声,似撕心裂肺一般。

就在他快要彻底坚持不住的时候,遥远的天地深处,招魂通道的尽头,那道苍老的身影,也不知是不是听见了他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脸上似乎露出了一道微笑,随后,影子彻底消散。

张若尘眼前一黑,精神力消耗殆尽,跪倒在了雨中。

……

现在就不特别说晚上还有没有更新,总之,只要不是特别没有状态,实在写不好,晚上都会有一章。最后,求月票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