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一十五章 明宗小聚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明宗只有千年历史,却雄踞东域,独占洛水和玄荒境,甚至还有玄荒境以东的东海。

宗内诸圣并起,强者如雨,势力之强大,足以与东域拥有大量苏醒者的老牌大势力两仪宗、黑市、武市钱庄叫板。

虽然护宗阵法没有全部开启,可是,如此轻易被外来修士撞入山门,的确是丢了巨大脸面。

“哗!”

“哗!”

……

一道又一道圣光,降落到山门处,将张若尘、孔兰攸、孔宣包围。

皆是圣境强者,一个个怒目视之。

“嗷!”

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响起!

随之,一股青色的圣雾,从天外蔓延而来。雾中探出一颗比宫殿还要庞大的狰狞龙头,一对龙目,如星辰一般明亮,向外释放大圣威势。

张颜言露出喜色,向那头巨龙躬身行礼,道:“护宗圣龙现身,你们死定了!”

张若尘抬头看了一眼,眼中浮现出一丝异样。

这不是他当初从宙宇那里夺取来的坐骑青天圣龙?

修为倒是不弱,居然达到了百枷境大圆满的层次,而且气息不弱于一些千问境大圣。

如今张若尘的气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青天圣龙没能将他认出。

“撞宗者,死。”

一只散发青芒的龙爪,从天外探下,掀起阵阵罡风。

孔兰攸轻哼一声,一指点出,七彩色光波从玉白的指尖飞出,击在龙爪的中心,打得青天圣龙爪上血光飞溅,发出一声悲鸣。

明宗诸圣脸色大变,护宗圣龙居然都被击伤,前来挑事之敌也太可怕。

一位明宗女圣王,使用如丝如雾的圣气,包裹吓得脸色惨白的张八百九十四和张颜言,将他们拖到身后庇护了起来。随后,她冷声道:“立即去请宗主大人和各位太上长老,将护宗大阵尽数开启。”

这位女圣王,身穿月白色圣袍,凹凸的身材白雾缭绕,姿容极为美艳,肌肤如玉一般白皙,即便与《九仙美人图》上的那些仙子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是九步圣王的境界。

“雨彤,是我。”

孔宣从孔兰攸的身后走出,出现到那位女圣王对面。

秦羽彤当然认识孔宣,当初孔宣和林妃在明宗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但,关系不深,加上八百年不见,一时之间,才没能将她认出。

“孔宣?”

秦雨彤露出诧异的神色,随即目光落到孔兰攸身上,心中猛然一震。即便千年不见,可是,昔日明堂圣祖孔兰攸的名号,她却是记忆犹新。

如今,明堂圣祖的修为,也不知强到了何等地步。

“拜见圣祖。”她拱手行礼。

张若尘打量着那些明宗的圣境修士,皆是最近数百年成长起来的年轻才俊,没有熟面孔。

“雨彤现在在明宗,担任什么职位?”张若尘问道。

秦雨彤昔日乃是张若尘十二皇叔“明江王”座下的修士,更是千年前,圣明城的第一美女,曾与张若尘一起,参加过多次大战。

算得上是明宗的核心人物。

秦雨彤看不清张若尘的容貌,被对方如此询问,不禁在心中思考,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与孔兰攸一起前来,应该不是明宗的敌人才对。

秦雨彤道:“回禀前辈,雨彤现在乃是明宗外门的门主。”

“外门的门主,却没有大圣的境界,不太合适吧?”张若尘道。

秦雨彤其实资质不弱,在昆仑界没有复苏之前,就能达到圣境。

被一位深不可测的大圣强者如此点评,秦雨彤略显尴尬。其实,她距离大圣境界,已只有一步之遥,两百年内,多半就能突破,负责低境界的外门弟子,已是绰绰有余。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张若尘调动一品圣意的力量,探出一只手,隔空向秦雨彤按了过去。

顿时,天地间的灵气、圣气、神气,包括天地规则,尽被调动而来,犹如一条条溪流一般,冲入她的眉心。

秦雨彤的娇躯,宛若一盏圣灯被点亮,散发出璀璨的白光。

……

明宗深处,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赶到山门处,个个圣威浩荡,释放着大圣威势。

慕容叶枫、慕容月、明江王、豹烈,皆在其中。

如今,明宗宗主是明江王。

“拜见宗主。”

“拜见大圣。”

宗主驾临,明宗圣境之下的弟子,尽数单膝跪地。

他们见到孔兰攸之后,自然是知晓来者是友非敌,因此,没有出手,而是盯向正在为秦雨彤提升境界的张若尘。

纵然他们现在已经达到大圣境界,却依旧感觉到心惊。

因为,他们不仅发现秦雨彤的修为在快速提升,而且还在融道,亦在凝聚不朽圣躯,这是要直接造出一位大圣。

如此手段,莫非来者是神?

半晌后,张若尘收回手掌,道:“你的不朽圣躯已经凝聚了九成以上,各种圣道也已帮你融合,渡融道劫,应该轻而易举。去吧,渡劫归来,参加今晚的除夕大宴。”

秦雨彤一双美眸,紧紧盯着对面那个如同神灵一般的男子,看到了熟悉的轮廓,心中生出惊人的猜测,问道:“敢问前辈大名?”

“顾临风。”张若尘道。

听到这个名字,秦雨彤红尘轻颤,胸口起伏,喜得难以平复心绪,单膝跪地:“殿下等我。”

秦雨彤飞出山门,去渡劫了。

“顾临风?”

明江王自言自语的念了一句,忽的,想到了什么,双眼猛然盯向张若尘,随即下出一道命令:“吩咐下去,今晚全宗上下摆除夕大宴,以最高规格。另外,刚才的事,任何弟子不得外传,违令者以叛宗罪论处。”

张若尘在慕容叶枫、豹烈、慕容月的陪同下,向山门深处飞去。

山门处。

张八百九十四和张颜言,依旧还处于震惊的状态,脑海中,满是疑问。

刚才那男子是谁?居然可以帮秦门主提升修为到大圣境。

居然让宗主都如此重视。

难道真是神灵造访明宗?

张少初坐着一辆圣车,从天空飞落下来。

两位姿容貌美的女修士,搀扶着白发苍苍的他,走下圣车。

车中,还有更多的女修士的身影。

如今的张少初,看上去八、九十岁的样子,丝毫都不再像以前那么肥胖,反而瘦骨嶙峋,满脸皱纹,头发都掉了大半。

“老爹!”

“父亲!”

张八百九十四和张颜言立即迎了上去。

张少初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闯宗,实力很强大的样子。”

张颜言瞪大一双美眸,绘声绘色的将刚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张少初那双老眼昏花的眼睛,忽然明亮了起来,问道:“你刚才说,那个男子叫什么名字?”

“顾临风。”张颜言小心翼翼的道。

张少初精神大振,身上爆发出圣气,整个人都站直了,急忙再次问道:“他去哪里了?”

“和慕容太上长老他们一起,进宗门了!”张颜言道。

张少初三步并作两步,重新登上圣车,道:“走,走,去慕容太上长老那里。”

……

明宗就建在王山中,而王山占地数千里,地底蕴有一条神脉,不仅圣气浓郁,而且还有神气弥漫。

慕容叶枫现在是明宗的太上长老,大圣强者之一,独占一座圣峰。

圣峰半山腰处的悬崖边,修建有朱楼圣阁。

张若尘站在其中一座悬空阁楼上,背负双手,眺望山下灯火通明的夜景。只见,远处有一缕缕神霞,从地底涌出,与天空相连,诡奇绚烂。

慕容叶枫将一盏青铜三脚杯,递给了张若尘,道:“一千年就这么过去了,殿下今后有什么打算?”

张若尘接过酒杯,饮了一口,笑道:“是啊,千年就这么过去了,时间杀了多少人。我们却还能一起站在这里饮酒,真好!”

与这位儿时的玩伴,哪怕千年不见,依旧不显生疏。

豹烈沉声道:“小师弟既然回来了,我们便改宗为国,重建圣明中央帝国。师尊为了营救太上,身陷命运神殿,付出何等巨大,我相信昆仑界的那些神灵,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豹烈是明帝的第五弟子。

张若尘问道:“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六师兄,他们怎么不在明宗?”

“大师兄、二师兄、六师兄修炼散圣之道,一直坐镇圣坛,我已传讯给他们,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赶来。三师兄和四师兄,在天庭修炼,要坐镇各自的圣域领地。”

豹烈又道:“我是觉得,明宗的修炼环境,并不比天庭差,所以常年留守宗门。”

明江王站起身来,道:“若尘既然归来,这明宗宗主的位置,还是由你来做吧!”

张若尘见明江王的脸色颇为惆怅的样子,于是问道:“一个宗主的位置而已,有那么难吗?”

“难啊!天下修士都在非议我,骂我者不计其数,甚至跟着一起污蔑明宗。”明江王垂头丧气,与先前在一众弟子面前的强势模样,判若两人。

张若尘诧异,道:“十二皇叔乃是大圣,难道还做不得一个宗主?”

“天下修士都说,我这个宗主实力太弱,连一只护宗圣兽都比不过,明宗内部胜我者大有人在。”

明江王很是气愤,指向慕容叶枫、慕容月、豹烈,道:“可是他们一个个都不做宗主,声称必须张家人才能做。做这个宗主,我是被逼的。”

“还有修士骂我,说我娶了两千多个妻子,是个烂人,因此连着诽谤明宗。我有怒不能发,想解释却说不出口。我也不想娶那么多妻子,都是被逼的。宗主做到我这个份上,真的人生一点乐趣都没有,很多次我都想逃离。”

张若尘露出愕然之色,道:“两千多个妻子?这孩子得是有多少了?”

明江王低头长叹,无法启齿,只是用手,颤抖着比了一个“八”。

“八百?”张若尘道。

“八……八千多,我也记不清具体的数量了!无所谓了,反正也已经麻木。”

明江王眼神黯然,咬了咬牙,虽然神情一松,道:“现在好了,若尘你回来了,我有一种得救了的感觉,终于看到曙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张若尘本以为张少初已经是一个狠人,没想到,这位十二皇叔更厉害。有他们二人在,张家这是要发展成为昆仑界第一大家族?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