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三十三章 雨中广寒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跗骨隐藏气息的手段极其高明,速度亦是奇快无比,说不一定,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下,真有从伪神手中逃命的机会。

可惜,他遇到了张若尘。

再厉害的隐匿手段,也变得形同虚设。

在短距离内,张若尘动用空间力量爆发出来的速度,更在伪神之上。因为,他掌握有空间奥义,伪神却没有。

长距离追逐,肯定伪神更厉害,毕竟张若尘只是一个大圣,体内圣气有限,支撑不了太久。

不多时,张若尘提着已经魂飞魄散的跗骨,从半空飞落下来,出现在墨洋的尸体旁边。

跗骨是被张若尘使用魄剑,连斩了七剑,魂魄湮灭而死。

万沧澜和仙妃子这两位姿容绝丽的玄女,站在不远处,已等了多时。

她们一位凤焰铠甲常年穿在身上,玉//腿修长,胸臀饱满,隐隐有火焰光纹在身周流动,赤红色的长发披散,双目如电,红唇鲜艳。

一位身上白雾茫茫,充满神秘气息,身姿婉约动人,似仙灵精灵。

她们的目光,却都惊诧的看着对面那个男子,显然已经猜出他的身份。只不过,太让她们难以相信,消失了一千年的他,竟然又出现了!

“我早该猜到才对,能够让丹青倾心,能够和凌飞羽亲近,除了你这个一个元会一出的巨奸,还能有谁?”

万沧澜面露不屑,一双丹凤眼中,却带有欣喜的笑意,并不是真的视他为巨奸。

当年,在仙机山中,张若尘便是救过她的性命。

在昆仑界功德战场开启后,各界修士都掠夺昆仑界的资源,将昆仑界的修士当作奴仆看待,是张若尘颁布圣旨,力压万界修士,何等令人倾慕的风采。

天堂界派系向昆仑界发难,进攻第一中央帝国的紫微宫时,张若尘更是及时赶到救援,大展神威,将包括九天玄女在内的皇宫修士尽数救下。

一场场大战,包括张若尘的所作所为,其实,早已得到九天玄女的欣赏和认可,甚至是钦佩。

后来,张若尘虽然去了地狱界,可是不少修士都知晓其中原因。

特别是张若尘为了救池孔乐,独自一人杀入地狱界大军之中的背影,格外震撼人心,格外悲壮和感动,深深的烙印在万沧澜他们这些知情者心中。

“我以为你早就猜到了我的身份,所以才会跟踪我。”张若尘道。

对于万家人,张若尘没有恶感。

这个家族的修士,颇有血性。

“谁猜得到是你这死家伙?已经一千年了,本武圣以为你一千年前就已经死了!”

万沧澜英姿飒爽,将手中战剑甩手插在地上,大步向张若尘走了过去,展开双臂将他抱住,道:“欢迎回来!”

她胸口太挺拔,而且穿的是铠甲,顶得张若尘胸疼。

“男女有别,这样不太好……”

张若尘话音卡主,因为脸上多了一道唇印。

抱也抱了,亲也亲了,他有一种被万沧澜占了便宜的感觉。有必要这么激动吗,这女人也太不矜持了!大家关系有那么亲密吗?

老实说,万沧澜这一口,的确出乎张若尘的预料。

触不及防。

万沧澜转身而去,道:“当年紫微宫巨变,我们所有人都被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逼得躲在元初神殿中,只能在绝望中等待死亡来临。当时,我就在心中暗暗发誓,谁若能突然从天而降,救下我的几位姐妹,狠狠的教训那群飞扬跋扈的入侵者,我便将我最珍贵的东西给他。现在,算是兑现的当年的誓言。”

张若尘搓了搓被她亲过的地方,道:“感情你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你的这个吻?”

“初吻,还不够珍贵?我可是为你保留了一千年。你想更进一步,也是可以的,当年我们九天玄女便是私下谈论过,如果这一生真的需要有那么一个男人,谁能得到我们九人的一致认可?最后,谈来谈去,却发现只有你一个人,有那个资格。”万沧澜道。

旁边的仙妃子,脸上已是浮现出红晕,羞涩无比,暗暗扯了扯万沧澜,提醒她闭嘴。这位武圣姐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拿出来说。

这种闺中戏言,怎么当得了真?

就连张若尘都汗颜,略显尴尬,说的太直接了吧?真当都是自己人,可以全无顾忌?

接不上话,完全接不上话。

万沧澜十分认真,挥舞修长玉臂,颇为爽快的道:“当然,得等到我们都踏入神境才行,否则让女皇知晓了,恐怕会有大麻烦。”

张若尘不敢听她继续说下去,连忙释放出精神力,抹去她和仙妃子的记忆,随后,席卷起墨洋和跗骨的尸骸,横渡虚空而去。

荒漠上,只剩神情茫然的两位玄女,完全忘记刚才发生的事。

远离金树圣域,飞出这片荒漠,张若尘才是落到地上。

他再次搓了搓脸,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洞察力还是不够,警惕之心存在破绽,否则也不会被万沧澜“袭击”成功。

“不对!抹去了她的记忆,万一下次见面,再次将我认出,岂不是又有吻一次?”

张若尘暗暗提醒自己,下次一定小心防范。

张若尘在跗骨和墨洋身上搜索了一番,找到不少好东西。

墨洋的皮肤被反复祭炼过,已经变成了黑色,散发金属光泽,并且刻满高明的幻道铭纹,一旦催动,就能显化出一片无边无际的黑色海洋幻境。

这幻境,的确厉害,张若尘若是没有真理之心,要对付墨洋,哪有如此轻松?

他的皮,就是一件顶级至宝。

跗骨的追光神针,一共三千根,细若牛毛,犹如是光明神物炼制而成,是一套杀人利器。一旦沾身,哪怕是无上境大圣的无上法体,都会出现局部解体。

至于没有达到无上境的大圣的不朽圣体,自然是更加无法抵挡。

这套杀人利器如果运用得好,可以对伪神的神体,造成威胁。

墨洋和跗骨身上,最珍贵的宝物,就是这两样。

当然也有别的宝物,每一件对普通大圣而言都是珍品,张若尘打算拿去卖掉,换取神石。

最近,颇穷。

……

千年前,广寒界便是从沙陀天域,迁到了紫罗天域。

紫罗天域虽然也是地处边陲的下等天域,可是,圣气却比沙陀天域要浓郁得多,修炼环境更佳。

长达三百里的月神山,宛如一轮神辉万丈的月牙,皎洁盈盈,悬浮在紫罗天域上空。

张若尘隐藏了气息,跟在一位月神山的女圣侍女身后,进入山中,随后,轻车熟路的向广寒神宫行去。

月神山中神雾茫茫,灵泉流动,玉树开花,犹如婆娑世界中的无垢净土。

广寒神宫外,神纹密布,结界繁多。

但,张若尘却一路畅行无阻,登上玉石阶梯,推开神宫大门。

“轰隆!”

正此时,天空一道明亮至极的闪电划过,随即响起一道惊雷。

张若尘迈步走了进去,看见,一身雪白长衫的月神,站在神宫的另一头,背对着他,正望着窗外的天色。

月神冰清而灵秀,肌肤晶莹如神玉,气质神秘而不食烟火。

不久前,渡过了第四次元会劫难后,她身上那股幽邃不可测的朦胧美感,变得更加令人惊叹,望之而窒息。

窗外的天色,乌云沉沉,雷电穿梭,一派风雨欲来的气象。

她清灵悦耳的声音,在神宫中响起,似自言自语,道:“天庭乃是万界之心,常年都是风和日丽,在没有神灵强制干预的情况下,很少出现这种恶劣的天气。”

“天庭的自然气象出现变化,往往预示着整个宇宙,将有大的变故。暴风雨要来了!”

随后,月神转过身,居高临下的,凝视站在神宫中心的那道白衣身影。

“哗!”

一道虚淡的魂影,从月神身上飞出。

顷刻间,魂影到达张若尘身前,一掌拍击出去。

张若尘处变不惊,体内爆发出阴阳印记,五行之光,混沌之气,双手画出一个圆圈,随后结印在一起,与月神残影对碰了一掌。

“轰隆。”

张若尘飞出广寒神宫,坠落到外面的玉石广场上,单膝跪地,掌按地面。

又有闪电划过。

暴雨,随之降下。

月神迈步走出宫门,站在屋檐下,隔着水幕,道:“失踪一千年,你就长进了这么一点?就这样的修为,居然敢闯广寒神宫?”

张若尘站起身来,活动疼痛欲裂的双臂,道:“不是我要闯广寒神宫,是月神主动放我进去的,否则以我的修为,怎么可能到得了这里?”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回天庭,还敢出现到本神面前。不怕本神杀了你吗?”

“月神若要杀我,刚才那一掌,我就已经死了!”

月神转身,走进广寒神宫,道:“进来吧!”

张若尘重新回到广寒神宫。

月神道:“有人抹去了你身上的所有天机,千年来,包括地狱界的神灵和本神,都以为你已经死在了本源神殿。”

“月神岂不是很开心?我死了,你就不用还欠下的巨债,也不用被我这个元会级巨奸,连累了一世清名。”张若尘道。

月神冷目盯了过去,语气平淡,道:“实际上,本神从未想过要还你的债,所以谈不上多么开心。但是,看你回来,心情却是颇为糟糕,就如此刻的天象,乌云沉沉,或藏有惊雷之怒。”

张若尘心中无语,第一次遇到一位神灵因为想要赖账,反而声称“见到要债的人,心情沉闷,很想动怒”。

这难道不是要债的人该有的心情?

而且,你堂堂一位古神,为什么可以把“从未想过要还债”这样的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