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章 杀气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红尘海市位于空来岛的西海岸,奇石林立,海风徐徐,往来的修士繁多,其中有不少都是大圣级的人物,来自各大世界。

真理天域的天都圣市也算一等一的大型互市,可是,因为在真理天域修炼的修士修为都不算太高,出现在市面上的宝物品级,反而是不如红尘海市。

舒庸倒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真就在红尘海市的一块空地上,立起一张长幡,上面龙飞凤舞的书写:“行走天下需自保,一张战贴天下行。”

长幡旁边,搭起一张桌案。

取出神狐紫毫笔、神木白云纸、神晶龙纹砚、麒麟黑血墨。

张若尘站在旁边,看他拿出的一样一样好东西,以质疑的眼神,道:“你这几样东西,可都不是圣石买得到。”

“所有家底都在这里了!”

舒庸笑了笑,提起神狐紫毫笔,霎时间,整个人的气质大变,犹如儒祖附体,笔尖与天地规则契合,手指间圣光流动。

笔尖触及纸张的一瞬间,四周的规则,皆是汇聚而来。

“唰唰。”

顷刻间,第一幅战贴,已是书写完成。

张若尘伸出双手托起纸张,发现这张纸,竟是变得足有八千斤重。投目望去,一股浩然正气扑面而来,蕴含滂湃战意。

“天地有正气。”张若尘念道。

五个字。

每一个字,重一千六百斤。

舒庸颇为自得的道:“书兄看我这字如何?”

“字,是好字。战贴的威力,也是不凡,一旦激活,打出去,爆发出来的浩然正气,对不朽境大圣都能造成不小的威胁。如此战贴,若能有个几万贴,如同千军万马在手。”张若尘不停的点头。

舒庸见对方只是一个劲的称赞战贴的威力,却像浑然看不见书法的美感,文字的造诣,字形蕴含的神韵。

他暗暗猜测,或许是书兄书法造诣太高,远胜于他,才忽略了这一点,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难道他天下第一书法大家的称号,竟是徒有其名,只是别人的抬举?

舒庸道:“哪里能书写几万贴?首先,每一贴,所用的材料都十分珍贵,价值高昂。其次,书写一贴,也是要将自己的精神力和浩然正气都凝聚到文字里面。别说几万贴,一天写个几十上百贴,都能累得够呛。”

“可惜啊,纯粹的书法,没有几个修士购买。只有这种战贴,买的修士才多。”

“书兄,你觉得这一贴,定价一枚神石如何?会不会太高了?”

“一枚神石?你堂堂书界第一强者,写的战贴,就卖一枚神石,太掉身价了!”张若尘连连摇头。

舒庸一惊,一枚神石还低啊?

一枚神石,可是相当于十亿枚圣石,可以用来购买一颗一级生命行星了。

张若尘再次看向战贴,摇了摇头,道:“正气十足,可惜战意不足,卖一枚神石,倒也合理。不如,我在上面,再写一句?”

舒庸听完后,大喜:“太好了,终于可以见识书兄的书法造诣。”

听到他这话,张若尘略显尴尬,有些后悔说出刚才的话。

万一暴露了身份怎么办?

以张若尘的精神力,即便没有勤练书法,写出来的文字,也肯定是大师级别。

可是,经历过纳兰丹青对他琴道造诣的打击后,张若尘已是明白,在真正的大师面前,自己的水平还远远不够。

在舒庸面前写字,肯定是将所有破绽,都会暴露出来。

看了看舒庸期待的眼神,张若尘倒是不好改口,只得硬着头皮道:“我得用另一种墨。”

张若尘的手指,探向空间戒指。

在戒指中,将跗骨的大圣血液分离出来一部分,凝练成精血墨块,取出放到桌案上。

“好强的杀气,这是什么墨?”

舒庸伸手要去取,张若尘连忙制止了他,道:“别动,这东西邪气和杀气都是极浓,小心侵污了你的浩然正气。”

张若尘研墨之后,提起神狐紫毫笔,悬在白纸上方,停顿了半晌。

舒庸刚才写下“天地有正气”的时候,引动天地规则,自然是让不少修士都感应到,随之聚集了过来。

有大圣认出舒庸的身份,低声告诉了身边的修士。

庸书圣的墨宝,还是有不少大圣感兴趣。更何况,还是一张战贴,买回去,送给后生晚辈,也是不错的礼物。

“与庸书圣站在一起的那位儒修是谁?”

“能与庸书圣站在一起,必然不是凡俗。”

“怎么迟迟不下笔?”

“庸书圣号称天下第一书法大家,想要在他的战贴上再写一句,谈何容易?首先得破掉战贴上已有的势,然后融入自己的势,书写完后,还得让两股势融为一体。难!难啊!”

……

舒庸当然也知道这很难,可是他相信书千痴的修为造诣,心中无比期待,屏息的,盯着笔尖。

《正气歌》,在“天地有正气”之后,乃是“杂然赋流形”。

他在心中反复琢磨,书千痴会如何写这五个字?会是什么字体?每一笔,每一划,又能表达出何等神韵?

终于,张若尘动笔了!

张若尘笔锋一点,将无极圣意融入其中,瞬间整个人都与天道相契合,天地规则、天地圣气疯狂向笔尖涌去。

所有围观的修士,包括舒庸,皆是感觉斗转星移,眼前景象大变,如同站在星空中,而张若尘正站在星空中心。

群星围绕他而转动,星光洒落在纸张上。

下一瞬,张若尘将本源奥义也调动起来,手腕一转,一横拖了出去。

顿时,星空中响起刺耳的厮杀声,又有剑鸣破空,刀光斩月。

有修为较低的修士,被杀声惊慑了灵魂,晕倒在地,双耳淌血。

一连写出四个字,一气呵成。

所有异象消失,全部藏入文字之中。

舒庸看着帖子上的四个字,目瞪口呆,久久失神。

那些围观的修士,全部都冲了上来,仔细观看这张战贴。

“我有杀气。”

四个血淋淋的字。

只是看一眼,都像是被拉扯进了鲜血染红的战场,令人背脊生寒,圣魂颤栗。但,很快旁边的“天地有正气”,爆发出来的气息,又冲散了这股杀气,使人心神宁静,灵魂归位。

“怎么会是这四个字?怎么会……啧啧,我有杀气……”舒庸嘴里不停念着。

张若尘虽然不是精研书法的大家,可是,这四个字,乃是调动了无极圣意和本源奥义书写而成,契合天道,沟通本源,自然是不差。

“这张杀气贴,三枚神石卖给我吧!”一位万死一生境的大圣,主动开价。

舒庸心中杂念尽去,露出喜色,盯向张若尘。

居然有人开价三枚神石,怎能不喜?

张若尘摇头,道:“低于一百枚神石不卖。”

那位万死一生境大圣怔住,以为他是疯了!

一张战贴,能够卖到一枚神石,已经是因为庸书圣的名气。

之所以,花费三枚神石购买,乃是因为这张战贴实在太特别,正气和杀气并存,有很高的观悟价值。

张若尘想的却是,在地狱界卖大圣的圣血,都能卖十枚神石。三枚神石就想买他人生的第一份墨宝,在想什么?

“一百枚神石,我买。”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一道站在五彩圣光中的身影走了过来,没有人看得清他的容貌,只能看见他身穿道袍。

舒庸看清了那人的容貌,神色为凝,自言自语的道:“是他。”

张若尘自然也认出走上来的这位道袍男子,却脸色不变。

道袍男子捻起战贴,仔细凝看,不停点头,道:“好字,真的是好字,庸书圣的字,比千年前更加神妙,怕是今后要以书法进入神境。”

“这个杀字,也很妙,是真的能杀人。”

道袍男子的目光投向张若尘,眼神似具有穿透力,道:“阁下来红尘大会,目的是杀人?”

张若尘笑着点了点头,不否认,道:“对啊!是想杀几个。”

“杀人,终究是不好的,或许还有别的方式解决。”

“杀人终究是最直接的方式。”

道袍男子不再多言,直道:“这张战贴本是不值一百枚神石,可是,由你们二位联手写出,就不一样了,怕是再难有第二张。如此绝贴,谁知以后能卖出什么价格?”

他卷起战贴,放下一百枚神石,便是洒脱的离开。

围观者皆是感觉到不真实,如在梦中,随后轰然散去,将这一奇闻,传遍红尘海市。

“谁说难有第二张?我们现在就写第二张。”舒庸道。

张若尘盯着镇元离开的方向,不太确定他是否从字中看出了什么门道,总不会认出了他的身份吧?

镇元乃是道家一脉的不世奇才,千年后再见,并没有泯然众人,反而更显非凡,有一种“潜龙出海,飞龙在天”的感觉。

这匆匆一面,张若尘在不调动真理之心的力量的情况下,竟是很难将他看透。

非常了不得。

“书兄,你先写,还是我先写?”舒庸问道。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写了!”

“为何?”舒庸不解。

镇元刚才的话,似有提醒的意味,让张若尘心生警惕,不敢再轻易动笔,更不敢让字流传了出去。

张若尘道:“卖字,赚得太慢了!”

“可是,我们已经赚了一百枚神石,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舒庸道。

张若尘道:“的确是个小数目。”

舒庸纠正道:“我说的是,不是一个小数目。”

“我有更好的东西卖,或许可以卖出天价。”张若尘道。

“怎么不早说?早说呢!你怎么不早说?”

舒庸连忙收起笔墨纸砚,若是有更好的门路赚取神石,谁愿意卖书法?

书法可不能被神石这种俗物玷污了!

……

晚上还有一章,继续求月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