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古文明的邀请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舒庸越战越精神,满脸红光,气势滂湃,一招招圣术酣畅淋漓的施展出,只感觉如有神助,轻松就能引来天地之力的加持。

如同化身天命之子。

反观公羊牧,却是狼狈至极。

他调动超过十万亿道的圣道规则,释放出天理纹路,撑起了道域,却挡不住舒庸的攻伐,身上伤痕累累,只得急速游退,寻找反击的机会。

“哪里逃?公羊牧与我堂堂正正一战,逃是逃不掉的。”舒庸脚踩一条正气长河,如同踏龙飞天,意气风发,亿万文字在河中沉浮,紧追公羊牧。

“怎么会这么强?难道舒庸一直都有隐藏,实际上,是一个能够跨境界撼天战地的绝代人物?”公羊牧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立即摇散。

怎么可能?

他认识舒庸又不是一天两天,打了近万年的交道,舒庸真要是那么强大,早就已经翻天,怎么可能等到现在才爆发?

“公羊牧,看我君子剑!君子约仁义,一剑斩奸邪。”

舒庸手中紫毫笔,散发璀璨神光,一笔勾出,化为君子剑,引来浩荡天地之力,一剑横天斩了下去。

……

红尘海市中,无数修士目瞪口呆。

公羊牧可是加入半神计划的人物,号称儒界第一强者,最近几年,在天庭名声大震,居然被不以战法闻名的舒庸打得如此狼狈?

难道舒庸竟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

天下第一书法大家,战法居然如此了得。难道不是半神的他,竟是要凭绝顶的战力,跻身《红尘绝世榜》?

《红尘绝世榜》录入了天庭和地狱神境之下战力最顶尖的一批修士,代表俗世最强,神境不出,天下无敌。

只有半神中的强者,才有机会进入榜单。

比如石皇、剑皇。

公羊牧虽是半神,却没有资格列入其上。

《红尘绝世榜》分为上卷和下卷。

上卷以“绝世”为名,下卷以“红尘”为名。

下卷的名额恒定,一共录入一千零八十个名字。从红尘第一,列到红尘第一千零八十。

想要跳出红尘,进入上卷,列入绝世名单,战力必须达到半神巅峰层次才行。境界达到半神巅峰,或是击败过半神巅峰的强者,都可入榜。

正是因为《红尘绝世榜》的要求极高,名额有限,所以,天庭绝大多数大世界的第一强者,都无法进入榜单。

而进入榜单的人物,在俗世中,是至尊,可呼风唤雨,笑傲天下。抬手间,横扫一界。一踏足,千百诸圣灰飞烟灭。一个人,可以决定一场功德战的走向。

若是舒庸真的列入《红尘绝世榜》,整个书界在天庭的地位,都会急剧攀升。

但,了解舒庸的修士,却并不认为,他有如此实力。

比如,鱼晨静。

舒庸的战力高低,她是十分清楚,突然间变得这么强,实在太古怪。

千星文明的一位老辈俗世霸主,惊叹道:“看来我们之前,还是太低估了书界。单是舒庸一人,便值得我们全力以赴拉拢。”

“是啊,这种级别的强者,一人可以镇守一片星域。一旦大战爆发,万千圣军对垒,他一人可以横扫一大片,给地狱界造成巨大威慑。”另一位无上境大圣,激动的说道。

“千星文明若能找到十位这种级数的强者支持,加上我们自己俗世的实力,足以在大战中自保。”

鱼晨静的目光,落在张若尘身上,笑道:“我倒觉得,这个书千痴更有意思。连舒庸自己都没有信心取胜的战斗,他却信心十足。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天女殿下指的是什么?”

千星文明的一种老辈大圣,皆是惊异。

“难道殿下认为,舒庸变得这么强,是书千痴在暗助?这不可能,一尊神灵就站在上空,怎么可能允许他耍这样的小手段?”

“红尘海市中,大圣强者多不胜数,他若真的暗助了舒庸,就算我们没有发现,也必然有人能够察觉。”

鱼晨静双眸中星光闪闪,本源光华绕体流转,道:“正是看不出端倪,才有意思。”

……

商子烆背负双手,站在一座木楼上,身体四周形成隐秘的阵法纹路,可以蒙蔽修士的视觉。虽身在闹市,却无人看得见他。

木楼上,十多位大圣境至强,一字排开,个个神异绝伦。

商子烆道:“你们看出什么端倪没有?”

所有修士,皆摇头。

商子烆道:“去查一查那个书姓的儒修,看他是不是昆仑界中古时期的某位天骄?”

一位大圣级至强,消失在木楼上。

“子烆难道认为,是他在搞鬼?”米迦勒道。

商子烆道:“跗骨和墨洋,是受雇于我们,去追查那个神秘人。现在,跗骨和墨洋死了,那个神秘人失踪了,却莫名其妙冒出一个儒道修士。”

“所以,这个儒道修士,就是那位在金树圣域出现过的神秘人。”米迦勒道。

商子烆手指,敲击木栏,道:“此人不简单,说不一定,会成为我们在红尘大会上的一大阻碍。红尘大会之前,不管使用什么方法,都得将他查得明明白白才行。”

……

公羊牧败了,即便最后时刻施展出禁术,燃烧体内圣血,也没能挽回颓势,被舒庸一笔击穿胸膛,飞出了空间气泡。

大量圣血,洒在海上,染红海域。

舒庸意气风发的飞出空间气泡,降落到红尘海市中,道:“公羊牧,你败了,该将画卷还回来了吧?”

公羊牧胸口依旧血流如注,身上袍衫破碎,盯向潋曦。

华春秋道:“潋曦大宫主,你代表的可是光明神殿,不会做出出尔反尔的事吧?”

潋曦的目光,始终盯着舒庸,随后移向张若尘,道:“阁下手段高明,本宫主败得心服口服。拿去吧!”

她之所以说“败”字,是因为知晓,自己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之中。

潋曦手中画卷燃烧起来,化为一团急速飞行的火球,直向张若尘飞去。

不能硬接。

一旦硬接,画卷必然爆碎。

也不能耽搁。

一旦耽搁,画卷中的碧海四秀,将会被烧死。

要接住画卷,比硬接潋曦一击更难。

张若尘从容探出一只手,抓住画卷。

画卷上的火焰湮灭,强大的冲击力也随之消失,显得轻而易举的样子。

潋曦神色略微一变,但,瞬间后又恢复过来,飞落到独角兽的背上,径直离去,骑行了一段后,转过身,道:“你叫什么名字?”

“书千痴。”张若尘道。

“本宫主期待你在红尘大会上展现出真正的实力。”

潋曦和审判宫的大圣,迅速远去。

公羊牧本想与审判宫的大圣一起离开,却被华春秋和舒庸拦截下来。

华春秋取出一支散发着玉光的笔,嘻嘻一笑:“你急着走什么?可还记得,你先前答应了什么?赶紧跪下磕头,我好画下来。”

“想要本座下跪,你们是在做梦。”

公羊牧青筋暴凸,双手浮现出青色火焰,战威瞬间攀升到顶点,欲要强行闯关,逃离此地。

张若尘手指隔空一划。

“噗嗤!”

公羊牧双腿被斩断,倒在了地上,膝盖处血流如泉,嘴里发出惨闷的声音。

张若尘走过去,蹲下身,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公羊牧,道:“要你下跪,太难为你了,毕竟儒道修士是要脸面的。我是一个仁慈的人,留下你一双腿,做我们货物。你没有意见吧?”

公羊牧怒视张若尘,欲要起身,却被张若尘一把按住了头,重新按了过去。

“再仔细想想,我是为你好。”张若尘道。

再次抬起头,公羊牧露出笑容,道:“多谢阁下饶恕,留下一双腿是应该的。”

“这么说,是你自愿的,没有人强迫你?”张若尘道。

公羊牧道:“没错,自愿的。”

“走吧!”

张若尘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被斩断一条腿算什么,以他的修为,瞬间就能重新长出来,只不过血气和修为会下降一些而已,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公羊牧心中如此暗想着,眼神却冰冷如毒蛇。

张若尘四人目送公羊牧飘飞着离开,皆是发出轰然笑声。

华春秋叹道:“可惜啊,可惜,没有看到公羊牧下跪的样子。”

“得饶人处且饶人,一位儒道半神,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下跪,必定滋生出心魔。斩他一双腿,也算是为他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为我们书界和画界,曾经死在他手中的弟子报了仇。”舒庸道。

华春秋还是不够畅快,只得寻来一块牌子,在上面写道:“半神腿一双,可炼制神行秘宝,售价两百枚神石。”

张若尘悄悄的,在那双血淋淋的断腿中,取出一滴血液,收了起来。

“哗啦啦。”

一辆华贵的圣车,行驶而来。

圣车上,走出一位锦衣华袍的苍老大圣,来到尸摊边上,笑道:“老夫乃是巫神文明的夏酒,代表天子殿下,邀请四位参加今晚的巫神圣宴。不知四位能否赏光?”

紧接着,北斗文明、巨灵文明、藏墟文明、艳阳文明……,一连十多个古文明的使者,相继赶来,向他们四人发起邀请。

红尘大会对古文明派系而言,乃是结交和拉拢各界顶尖人物的绝妙机会,大战在即,他们必须得寻求支持。

对他们而言,这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昔日亲密无间的古文明派系,现在却不得不竞争起来。

……

求月票支持。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