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四十九章 咒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居然可以在红尘绝世楼的地盘上,杀死一界的顶梁之柱,并且脱身而去,天杀组织还真是可怕。”

“出手的是桃花,天杀组织排名第一的杀手帝皇。”

“能怪谁?谁叫庸书圣昨日的所作所为太过狂荡,既是激怒了天杀组织,又得罪光明神殿。如此若还能活到第二日,天下谁还会惧怕天杀组织和光明神殿?”

旁边一人,低声提醒:“切莫要同时提天杀组织和光明神殿。”

……

青梨馆外,聚集了那批修士,来自各界。

舒庸的死,造成的震动太大。

张若尘走进青梨馆,便是遇到急匆匆冲出来的项楚南,一把将他按住,道:“你要去哪里?”

“杀人。”

项楚南眼神冷厉,怒火冲天。

“杀谁?”

“杀该杀之人。”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别冲动,先带我去看看。”

项楚南很想现在便是闯入天杀组织,杀了行凶之人,可是,想到没有人知晓天杀组织的总坛在什么地方,一时颇为气馁。

青梨馆中,满地桃花。

花瓣绯红,是舒庸的大圣血液凝成。

舒庸倒在花瓣中,身体化为骷髅,骷髅身上只剩一层皮,除此之外,身上没有任何创伤,显得诡异无比。

华春秋看见张若尘,于是,走了过来,道:“是桃花的杀人秘术,桃花劫。中此秘术,全身血液化为桃花花瓣飞出身体,圣魂则是烟消云散。”

“秘术,人人都可修炼,杀人者,未必一定是桃花。”张若尘抱有质疑的态度。

因为,杀手杀人,皆是为了圣石。

从下单,到接单,到杀人,需要一个过程。

除非桃花刚好就在红尘群岛,并且,有人可以直接对她下命令,否则舒庸绝不会死得这么快。能命令桃花的,只能是天杀组织的神灵。

张若尘不信,天杀组织的神灵敢来红尘群岛。

杀手是无情的,桃花会因为跗骨和墨洋的死,单纯为他们报仇,可能性很低。

书界的修士,一共只有五位前来参加红尘大会,加上昨日从公羊牧手中救下的碧海四秀,也不超过十人。此刻,他们全部站在院中,一个个神情凄然而又愤懑。

别说和天堂界叫板,即便只是与天杀组织,或者和儒界比起来,他们都太弱势。

如今庸书圣惨死,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弱,是原罪。

书界的修士,齐齐向敖虚空单膝下跪,哀声道:“请三太子为书界做主,为庸书圣报仇。”

他们只能求助天龙界。

敖虚空和玲珑仙子,与天龙界的数位顶尖大圣,皆在青梨园中。

说到底,书界是受天龙界的庇护,他们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

“都起来吧,庸书圣的死,我们也很悲痛。天龙界一定会追查到底,给你们一个交代。”敖虚空眼中满是冷色,酝酿杀意。

玲珑仙子立于敖虚空身侧,纤腰系青带,周身龙纹密布,霞光灼灼,道:“不如请楼主出手,以楼主的能耐,肯定可以将桃花找出来。庸书圣是死在红尘群岛,红尘绝世楼也该负责人。”

敖虚空摇头:“红尘大会在即,十界之战更是不能有失,楼主必定有诸多事宜,怎么可能将精力耗在一件圣境俗世上?但,你说的没错,此事还是应该让红尘绝世楼出面,他们毕竟是这里的主人。”

一位天龙界的顶尖大圣道:“红尘绝世楼已经知晓此事,并且禀告给了诡案神将。诡案神将十分重视这件事,亲自在查,可是,桃花并非一般的杀手,隐藏手段堪称神境之下第一,即便是神灵想要将她找出来,也不是易事。”

玲珑仙子道:“桃花杀人,必是因为有人在天杀组织下单。下单之人,会是谁呢?公羊牧?”

“或许根本没有下单之人,天杀组织只是为了报复。”敖虚空说出这话时,注意到正在检查尸体的书千痴。

张若尘蹲下身,检查舒庸的尸身,手指放到他的眉心,没敢调动命运奥义推算,而是以无极圣意细细感应。

脑海中,出现舒庸昨夜返回青梨馆的画面,跨过大门,走入院中……

下一刻,浑身血液外溢,如泉水般喷溅,化为一片片桃花花瓣,洒落满地,又如枯柴一般倒在地上。

可是,出手之人,却推算不出,看之不见。

张若尘眉头深皱,按理说,以无极圣意的玄妙,多少都能有所察觉,怎么会完全感应不到?

只有一种可能,有绝顶神灵,掩盖了对方的天机。

绝顶神灵很少会关注圣境俗世,会亲自帮忙掩盖天机,更是少之又少。这让张若尘更加相信,真正出手杀死舒庸的,未必就是桃花。

“书兄,有发现什么吗?”敖虚空问道。

张若尘摇了摇头。

敖虚空道:“桃花既然现身,此事非同小可,已不是我能处理,我得立即禀告二哥。对了,书兄,你们得小心,桃花既然对庸书圣下手,就有可能也对你们下手。红尘大会之前,你们要不去天龙界的别院暂避?”

张若尘道:“桃花若要杀人,必是无孔不入,去哪里躲避都一样,除非神灵寸步不离的守护。”

敖虚空叹息一声,心知对方说得有理。

天龙界虽有敖乙那样的绝代强者坐镇,可是,即便是敖乙自己,恐怕都不敢保证能够抵挡住桃花的刺杀。

红尘绝世楼的一位修士,赶了过来,奉了神灵之命,让华春秋、项楚南、书千痴,先去诡案神宫躲避。

华春秋苦笑连连,黯然道:“看来诡案神将也将桃花找不出来,舒庸的仇,是报不了了!”

项楚南道:“华兄,你先去诡案神宫,有神灵庇护,桃花必定奈何不了你。”

“未必。”

张若尘道:“诡案神将只是一尊伪神,或许他自己不怕桃花的刺杀,可是,未必能在桃花的刺杀下,护住我们。”

听到这话,那位红尘绝世楼的修士露出怒色,觉得张若尘是侮辱神灵,于是,挥袖而去,留下一句:“诡案神宫的门一直开着,三位若是不想死,最好还是过去躲避。”

张若尘盯着那位离去的红尘绝世楼修士,低声道:“我有一个更好的去处。”

“哪里?”

“彩霞别院。”

“千星天女虽然带来神纹图录守护彩霞别院,可是,彩霞别院未必就比诡案神宫安全,毕竟图录是死的,桃花却神出鬼没。”华春秋道。

张若尘道:“你们若想活,得信我。”

华春秋见书千痴如此自信,顿时了然,看来对方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秘密,心中不禁有些羡慕,仅仅一天时间而已,居然可以和千星天女亲近到如此地步。

“我不怕桃花,她要来杀,正好收拾了她。”项楚南怒目圆瞪,又道:“我得去找几个帮手,先走一步。”

张若尘倒也不怕项楚南被刺杀,毕竟,在天庭,敢针对他的势力太少,谁也不想将真理殿主惹了出来。

将华春秋送去彩霞别院后,张若尘便是收敛气息,变化容貌,来到距离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居住之地不远的地方。

舒庸的死,张若尘心有愧疚。

因为他知道,必然和昨天当街贩尸的事有关,是他将舒庸牵扯了进来。当时是一时畅快了,可是,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

所以,这一次,他要下狠手,与天堂界派系斗个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既然是你们先选择开战,那我便与你们斗一斗。”

张若尘盘膝坐下,取出公羊牧的血液。

这滴血液,是从公羊牧的双腿中取出。

同时,张若尘又将万咒天珠取出来,放在地上,将血液滴了上去。紧接着,他围绕万咒天珠,刻画出一道道血纹。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噬血咒。”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居住之地中,忽的,响起一道凄厉的惨叫声。

惨叫声持续了半晌,又迅速平息。

一道道破风声响起,都向惨叫声传出的地方飞去。

商子烆坐在大堂中,眼神阴晴不定。

米迦勒则是在堂中来回踱步,身上光明力量爆射而出,使得周围空间为之沸腾,冷声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报复来得太快了,庸书圣刚死,公羊牧便是遭遇不测。一尊半神,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连自己的盟友都庇护不了,天下修士该如何看我们天堂界?”

“项楚南、华春秋,还有那个书千痴,全部都得死。”

商子烆道:“你先冷静冷静,一尊半神而已。公羊牧到底是怎么死的,都还没有查清呢!”

脚步声响起。

审判宫大宫主潋曦,身穿光明圣铠,腰悬审判之剑,走入进大堂,手掌一挥,地上出现一大堆东西,有神石、丹瓶、画卷、纸笔……等等。

“公羊牧的遗物全在这里了,一样不少,没有查出任何有用的东西。”她道。

商子烆问道:“他的这种死法,有些像桃花劫。”

“其实,更像冥族的噬血咒。”潋曦道。

商子烆眼睛猛然一缩,露出凝思之色。

潋曦道:“当然,除了噬血咒,还有别的一些秘术,也能造成这样的死状。比如,不死血族的无空吸血术,魂界的血亡秘,盘古界的炼干尸法。不过最为诡异,且能够让一位半神这么快血尽而亡,还是噬血咒的可能性最大。或许,有冥族的强者来了红尘群岛,欲要扰乱红尘大会。”

“知道了,辛苦大宫主了!”商子烆笑道。

“本宫主继续去查。”

潋曦退下去后,商子烆从座位上起身,来到公羊牧的遗物旁边,正要伸手将一幅画卷捡起,可是,手伸了一半,眼中却露出一道厌恶的神色,脸上肌肉抽动。

他取出一块锦缎,垫在手上,才是重新去捡。

米迦勒看到他这副模样,摇头一叹,道:“都一千年过去了,那人都已经死了,况且大宫主并没有错,你为何还是过不了心中的坎?”

“有些东西脏了,就是让人一辈子都感到恶心。”

商子烆抓着手中的画卷,眼神一厉,将其捏得粉碎,化为纸屑。

“无论是不是噬血咒,无论是不是冥族的强者出的手,这场斗法已经开始。”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