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五章 血皇神魔营的营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无定神海太广阔,即便拥有次神级战舰,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横渡。

船舰上,池孔乐卓然而立,不苟言笑,双瞳中流动着丝丝血雾,给人不近人情之感,气息冰冷如霜。

夏瑜告诉张若尘,池孔乐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受了修辰天神神魂的影响。

当初,池孔乐太弱小,遭修辰天神的夺舍,虽然救了下来,可是,依旧有大量修辰天神的神魂,与池孔乐的圣魂融合在了一起。

修辰天神何等强大的存在?

哪怕只是一缕神魂,也比审判神使那样的伪神强大。

更关键的,修辰天神乃是修罗族的神灵。

修罗族以杀戮为信仰,修炼战意和战气,行的都是极端之事。修辰天神残留在神魂中的杀戮意志和战意,自然是对池孔乐造成严重影响。

池孔乐被救后,便是送到血绝家族的始祖潭休养,沉睡了多年,又有真神帮助她炼化修辰天神的意志,这才苏醒过来。

修辰天神的意志,对她的影响,已经降至最低,可是依旧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与其说,她是一个人类,不如说已经是一位修罗族修士。

拥有强大的神魂,却失去本性。

张若尘目光幽邃,道:“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如果有办法,师尊早就已经做了!你要知道,你失踪的这些年,大家都以为你已经陨落,师尊将所有对你的爱,都转嫁到了孔乐的身上。”

说到此处,夏瑜终于问出心中的疑惑,道:“这些年,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何连命运神殿,都推算不出你的生死?”

张若尘那张写满愁容的脸上,浮现出一道僵硬的笑容:“说我干什么?说说你吧!你不是去了不死神殿修炼,怎么又拜了母后为师?”

夏瑜的一双秀目,凝望前方,轻描淡写的说道:“在不死神殿,我杀了刀狱皇,是师尊出面,收我为弟子,力保我的性命。所以,我只是被关进血狱了百年,就被放了出来。算是很轻的处罚了!”

张若尘失神了一瞬,道:“你杀刀狱皇干什么?”

“他出卖了你,自然是该死。”夏瑜咬着一口雪白的贝齿,沉冷的道。

张若尘道:“可是那个时候,天下人都以为我已经死去。你何必还要这么做?”

“刀狱皇可是齐天部族的真神种子,更是神子,你一个要背景没背景,要后台没后台的女子,杀了他,很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你图什么呀?”

夏瑜那双明亮的美眸,怒瞪他一眼,道:“你怎么这么多问题?杀他,我乐意。不图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

“瑜姨喜欢你。”身后,传来池孔乐的声音。

张若尘和夏瑜回头,向她看去,神情各有不同。

夏瑜颇为恼怒,眼底却又藏有一丝羞涩和尴尬,两只玉手不知该如何放置,最后,所幸背到身后,装出一副强硬的模样。

张若尘却是露出喜色,面带微笑。

先前,池孔乐主动拥抱他,张若尘便是知晓她并非是失去了所有的本性,心中依旧有感情,不是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冷血修罗。

此刻,她能说出这样一句话,显然心中明白一切,只是冷眼旁观,不轻易开口而已。

看来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池孔乐继续道:“瑜姨杀刀狱皇的时候,父亲已失踪百年,所有修士都以为父亲葬身在了本源神殿,刀狱皇也是如此认为。因此,他在不死神殿说出了一些,对父亲很不尊敬的话,惹怒了瑜姨,所以才惨死在瑜姨手中。”

张若尘瞥了夏瑜一眼,倒是能够想象,当时的场景。池孔乐所说的“很不尊敬的话”,估计都很难听,否则瑜皇也不会不顾一切代价,都要将他杀死。

这倒是让张若尘颇为触动!

他活着的时候,有人肯为他做事,很正常。

但是,他都已经死去,还有修士,会因为维护他的名誉而杀人,才显得太难能可贵。

夏瑜看着池昆仑,有些诧异。

因为,从她认识池孔乐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她说出这么多话。显然都是张若尘的原因,是张若尘这个父亲,千年后复生,让她感到欣喜。是张若尘这个父亲,在她心中有很重的分量。

夏瑜盯向张若尘,翻了翻眼皮,轻飘飘的道:“别听她胡说,我只是承受了你的恩情,而且整个地狱界的修士都知道你对我有恩,对我极其照顾。如果刀狱皇辱骂你,而我听见了,却不出手,不死血族的修士岂不都会觉得我忘恩负义?”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是这个道理。”

夏瑜暗暗咬牙,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只得闭口不言。

去往归墟,并非一直乘坐次神级战舰,中途也有穿越空间虫洞,跨越了千亿里。

终于,在第四天,他们到达归墟的附近海域。

刚刚靠近这片海域,张若尘便是察觉到天地规则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天空赤红如火,海水呈血红色。

海面上的一些岛屿,形态诡异,很像是远古巨兽的尸骸与泥石混合在一起。

半空中,不时能够看到,一条条河流流淌过去。或者,空间出现一个无法愈合的窟窿,从窟窿中,流淌出黑色的液体,化为万丈悬空瀑布。

“不愧是九级禁区,天下知名,此地非同一般。”张若尘道。

按照星图上的标注,归墟是无定神海中唯一的一座九级禁区,在整个宇宙中,都是极度危险的地方,真神深入进去,都是九死一生。

夏瑜道:“只有在这样的禁区,天地规则混乱,天庭和地狱的神灵才能放心举办十界之战,双方都不会轻举妄动。当然,十界之战的战场,并不是在归墟的内部,只是在边缘海域。”

受天地规则的影响,次神级战舰的速度,越来越缓慢。

前方,左右两侧,皆有一个个散发着圣芒的光点,快速飞来。

离近后,才看清,是天庭和地狱的一尊尊大圣强者。他们都身穿统一的圣甲,数量过百,气息相互牵引,可以连成一片。

右侧一方的大圣强者,来自天庭的元界,使用精神力查探了一遍次神级战舰,便是快速退去。

天庭和地狱的大战,随时可能爆发。

双方自然很谨慎,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提防。

左侧一方的大圣强者,身穿血色铠甲,个个背上都长着血翼,手持血红色晶体状的长矛,个个都如九天魔神一般。

“这就是血皇神魔营的大圣?”张若尘道。

夏瑜点了点头。

张若尘道:“你贵为副营主,他们难道不应该过来行礼拜见,怎么还拦截我们?”

夏瑜翻了一个白眼,道:“他们是齐鳞子的座下,个个都骄傲得很,才没有将我这个副营主放在眼里。血皇神魔营的副营主,可是有十位之多。”

张若尘对什么齐鳞子不感兴趣,道:“那就别理会他们,闯过去吧!”

夏瑜点了点头,重新催动次神级战舰。

就是这时,三道血光急速向此处飞来,脚下踩着血云,悬空拦截在了次神级战舰的前方。三片血云上,爆发出来的大圣气息都强大无比。

随着他们的呼吸,下方的海面猛烈震荡。

“拜见营主大人。”

“拜见青寻云副营主。”

“拜见霍曦副营主。”

血皇神魔营的大圣,向驾临而来的三位不死血族大人物,躬身行礼。

齐麟子是血皇神魔营的营主,背生十二只血翼,身高三丈有余,体内血气浓厚,怒然道:“夏瑜,修罗星柱界和古文明派系的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你为何舍弃旗下的大圣军士,来到无定神海?本营主的军令,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吗?”

张若尘看出这个齐麟子倒是非同小可,修为远胜夏瑜和三大天使皇,体内修炼出来的圣道规则达到了二十九万亿道,称得上是准元会级代表人物。

别看圣道规则数量只有两三万亿道的差距,可是,能够将圣道规则修炼到接近三十万亿道的人物,个个都不简单,都有冲击元会级代表的可能性,拥有与元会级代表一战的实力。

半神巅峰和准元会级代表的战力差距,已经大到即便夏瑜掌握了至尊圣器,也无法战胜齐麟子的地步。

夏瑜并不畏惧齐麟子,道:“营主不必拿军令来压本皇,大战爆发之前,本皇必然赶回去。”

齐麟子的声音更冷:“违抗了军令,你还如此理直气壮,真当本营主不知道你来无定神海干什么?你是以为张若尘还活着吧?想来找他。你都找了一年多了,可有结果?一切都是天庭的传言罢了,你居然信了!堂堂一位副营主,到底明不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

“战争爆发前,我一定会赶回去,不劳营主费心。”夏瑜再次强调一句。

关于书千痴就是张若尘的消息,是从天堂界修士中传出,有一些相信,更多的修士却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相比于天堂界的圣境修士,大家更愿意相信命运神殿的推算。

张若尘若不是真的已经死去,当年血绝家族的神灵,怎么会闹得天翻地覆?

很多势力都觉得,这是天堂界修士,为失败找的借口。

……

今天五月最后一天,求月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