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九章 千年叹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空的火云,一直在燃烧,入夜后,也只是变得暗沉了一些。

站在季炆岛上,随处可见天空飘浮各种古怪的星体、船舰、殿宇。

张若尘走出神谷,远远的看见,一道柔美秀丽的身影,站在一株结满血梨的宝树下,宁静似水,却又散发一股冰冷且不近人情的韵味。

他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当年在武市学宫西院武场中第一次见到黄烟尘和端木星灵的画面。

昔日种种,一闪而逝。

“神女殿下!”张若尘唤了一声。

血梨树下,般若不知在想什么,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盯向张若尘。

盯了很久,她的眼神不断变化,总是充满复杂难明的味道,最终却只是平淡的道:“张若尘?应该是你,不会有错。你变化了好多,都快认不出来了!”

张若尘不知道她这是真话,还是假话,感叹道:“往往数年时间,人都有巨大的变化,更何况已经千年过去。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年少的样子,面孔已经沧桑,内心已经浑浊,变了好多,再也变不回去了!”

“是啊!不邀请我进谷中?还是说,不方便?”般若一双深邃的眼眸,凝视张若尘。

“当然可以,请!”

张若尘和般若并肩而行,走进神谷。

这座神谷,已与血后的神境世界融为一体。

远处那些窥探和观望的修士,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也什么都听不到。

“见过神女殿下。”夏瑜向般若微微拱手。

般若像是心事重重,没有看她。

夏瑜盯着走在谷中的二人,心中很是疑惑,总觉得,这二人不像是泛泛之交,反而像是一对有着极深故事的老情人。

但,这个念头,她只是浮现出来一瞬间,便是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

般若神女与张若尘交集太少。

唯一的交集,只有狩天之战,二人却还是竞争对手,曾你死我活。

二人走了很久,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般若的目光,看到远处池孔乐的身影,那些冰冷无情的眼睛中,终是浮现出一抹苦涩,叹道:“若非当年那件事,我们应该也会有一个女儿或者儿子,多半也她这么大了!”

张若尘猛然一怔,直视向她。

这些话,是可以随便说出来的吗?

命运神殿必定是有神尊级别的人物,来到归墟,万一这话被其听到,必会给她惹来杀身之祸。

当然,神尊级别的人物,还不至于偷听两个圣境修士的对话。而且在血后的神境世界中,即便是神尊想要偷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这终究,有着巨大风险。

况且,血后并不知晓他们二人的关系,突然听到这样的话,她得作何感想?

一千年的思念,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

一千年的担忧,何等折磨人心。

一千年的孤独,能与谁言?

一千年后的再见,内心必有十分欢喜,百分回味,千分感慨,万分无奈和悲叹。

女人终究是感性的,在内心情感爆发的时候,理智很难压制住那股情绪波动。

般若盯着池孔乐看了很久,眼中有羡慕,有痴迷,有困惑,有伤心。此刻她再也不是那个威风凛凛的神女,只是一个女子,一个渴望有自己的家和家人的弱女子。

可惜她已没有家人,更没有家。

张若尘并不冷血,反而是一个极念旧情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往往都多情,而且很难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通俗一点,就是渣。

张若尘也并非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只要不是深仇大恨,往往可以原谅他们。比如,血屠、七手老人、阎无神、白卿儿、池万岁、万兆亿、林泠姗、紫茜……最后,都可以达到内心上的和解。

他看着般若此刻的模样,心中触动极深,一次次叩问自己,眼前这个女人,是他昔日的妻子,自己可以完全原谅她吗?当年的事,她应该也是有苦衷的。

他很想将般若拥入怀中,两人彼此坦白心事,从而和解。

他知道,此刻是般若内心最脆弱的时候,只要他开口,两人一定会和解,般若也肯定会将所有一切都告诉他。或许还会靠在他的怀中,诉说心中的思念,与昔日的歉疚。

但,就是张若尘犹豫的这片刻,般若情绪已是恢复过来,脸上再也看不到一丝苦楚,声音清冷的道:“来找你,没有别的事,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过来与你说几句话。我走了,保重。”

张若尘盯着般若的背影,几欲开口。

却最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并非是不爱了!

若是不爱,怎会记得如此深刻?

恨意,也早已淡去。

他知,般若必有苦衷。

可是为什么却再也说不出“爱”字?再也无法张开双臂,将她涌出怀中?

为什么?

般若走得很慢,每一步似都在等待,可是,山谷中的路太短,走得再慢,也会有尽头。

走出了山谷,她腾飞而去。

不知何时,血后出现在张若尘身旁,笑道:“这位神女,还是很不错!多久的事?”

张若尘收拾起情绪,道:“我和她不可能的。”

张若尘心绪纷乱,不想说太多,径直离去。

“谁说不可能?我儿英姿俊朗,天赋异禀,将来必成神中尊王,要娶区区一个神女,岂是难事?般若就要退位了!”血后对般若很感兴趣,如此说了一句。

张若尘没有回应。

……

婪婴是修罗族的不世奇才,号称“宇宙神胎”,继承了阿修罗剑,在剑道上有卓绝的造诣。若非这个时代,遇到缺、阎无神这样的传奇,他必是地狱界的领袖人物。

千年修炼,他并没有掉队,反而精进速度迅速,成为地狱界的十大元会级代表人物之一。

此刻,婪婴迎来了一位客人。

婪婴孩童般的容貌,千年未变,看到前来拜访的南圣,便知道他的目的,声音尖细的笑道:“你不会也是因为张若尘而来吧?谣言还没被证实呢,你们至于这么紧张吗?”

南圣面带笑意,道:“还有谁,来找过你了?”

婪婴的手指一指。

南圣向殿中看去,在黑暗中,看到了一团幽蓝色的鬼火。

鬼火的形态,似鹰。

可是鬼火中,却坐有一位年轻女子。

南圣道:“原来地煞鬼城比我们死神殿还要紧张,鸢姑娘居然先到了一步。”

鸢,是鬼主第二子,也是鬼主九子中天资最高的一位。

鸢道:“张若尘毕竟是杀过阎无神,击败过缺的人物,他若真的回来了,别人可以不重视,我们却不能。”

南圣道:“不用若是了,也不用再怀疑,就是他,这一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

婪婴嘻嘻一笑:“就算真是他又如何?根据天堂界对外传出的消息,张若尘现在不过是万死一生境的修为。”

“但,他杀死了审判神使,重创了殷元辰,却也是事实。”鸢道。

南圣背负双手,气定神闲,道:“此事我知晓详细过程,听说,张若尘是掌握了某种秘术,夺取了审判神使的星魂神座,利用星魂神座的力量,才重创了殷元辰。”

“我六师伯,亲自推演过,圣境修士或许有机会,短暂切断审判神使和星魂神座的联系。可是,想要直接夺取星魂神座为己用,却是绝不可能的事。”

“六师伯猜测,应该是殒神岛主利用强大的精神力,在暗中搞鬼。”

“张若尘的真实战力,其实可以分析。他和天堂界的古娜仙子交过手,虽然隐藏了不少实力,却也能够看出一二。他比古娜仙子强,但强得有限,应该达到了准元会级代表人物的层次。”

天南生死墟六大人做出的推演,婪婴和鸢自然是深信不疑。

鸢道:“我有所耳闻,张若尘的圣道规则才修炼出了十万亿道。如果,以这样的境界,就能爆发出准元会级代表人物的战力,此人着实可怕。”

婪婴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张若尘修炼速度这么慢吗?不应该啊!看来他这一千年,是遇到了修炼上的大麻烦。否则,以他时空传人的身份,早该破境成神了才对。”

“张若尘当初在《神储卷》上的排名不高,能够闯过百枷境和千问境这两关,已经很不可思议。”鸢道。

婪婴道:“如此说来,倒也是不用惧他?”

“不!决不可轻视敌人。”

南圣眼神锐利,道:“我认为,张若尘是我们的大敌,必须尽快除掉,绝不能让他突破到无上境。无定神海是杀他的绝佳之地,不能让他回到地狱界。”

鸢道:“我赞同!三日后,殷元辰和缺一战之后,大家肯定会立即返回地狱界。那时,就是我们出手的最佳时机。至于血后,得请一位分量足够重的神灵,将她引开才行。最好,再联合命运神殿,那时就算我们杀死了张若尘,血后怕是也只能咽下这口气。呵呵!”

南圣道:“可行!我收到消息,命运神女已经去见过张若尘,但是,商谈得并不顺利。有修士看见,命运神女是沉着脸走出山谷,神情难看得吓人,多半已经动了杀张若尘之心。”

……

晚上还有一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