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一章 我要做十界之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十界之战,是十万年来天庭和地狱最大的盛事,双方俗世最顶尖的强者齐聚,可谓群龙会首。

今日,迎来最后一战,更是万众瞩目。

缺和殷元辰都是元会级天才,他们这一战,必会传颂千古。

何为元会级天才?

便是一个元会十二万九千六百年都只能出一个,或者一个都出不了的人物,才能被称为元会级天才。

不过,这个时代风云聚会,传奇辈出,元会级天才竟是冒出了数位之多。

伴随着数位元会级天才的出世,又有大批元会级代表人物群雄并起,逐鹿天下,如同满天星辰般闪耀,江山如画,美人多娇,热血如歌的大时代尽在眼前。

能在这个大时代翻云覆雨的人物,踩着一具具英雄骨,成为这个大时代最终赢家的强者,必会被后世大书特书。

后世修士,想听的是英雄美人的传说,天下无双的传奇,古往今来的神话。

显然,十界之战,必是记录这个大时代最璀璨的一页篇章。今日缺和殷元辰的一战,将是这一篇章,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归墟海面的上空,出现了一颗颗火炉般的神阳。

它们光芒灼热,照耀天地。

有一尊尊神灵,站在神阳上,俯看下方的血色海洋。海面如琥珀般晶莹,正有一艘艘战舰,从各方行驶而来。

“哗啦!”

海面巨浪翻滚,命运神殿的圣境诸强,驾驭一艘宝蓝色的古舰行来。

古舰上,命运神女冷若冰霜,裁决司第一强者卓雨农煞气冲天,死亡神尊的弟子血屠霸气外露,缺依旧神秘,如一道暗影。

除了他们之外,命运神殿还有数位大祭司现身,又有一支圣军跟在古舰后方,如十万阴兵鬼将,脚踩黑色阴云。

……

一只长达数百里的赤龟,驮着一座宏伟的神殿,从另一方向游动而来。

死神殿的代表人物南圣,站在神殿的大门外。

在他左右两侧,站有近百位死族无上境大圣。既有源姝真皇这样的绝代美人,也有形如枯骨的垂暮老者,个个都气息强横。

……

婪婴独自一人踩着一座尸骨堆砌而成的魔山,站在山岳之巅,独领风骚,目光睥睨,飞落下来。魔山压入水中,海面震荡。

当水面平静,魔山已是化为一座白骨森森的大岛。

青鹿神殿的修士,从后方追上来,站在魔山四方,如同众星捧月。

……

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罗刹族七大神国,修罗族二十四神殿,骨族十二骨海,鬼族九大鬼城……地狱十族的各大势力,皆有代表人物前来,个个都是威震一方的巨头。

他们聚集在各族的旗帜人物身边,比如鬼族的“鸢”,修罗族的“婪婴”,罗刹族的“姑射静”,阎罗族的“阎无神”和“阎昱”……

天庭一方,也有一座座仙山、古城、琼殿飞来,各界大人物齐至。不过,古文明派系的修士,大多都没有来到无定神海。

大战尚未开启,双方的一些大圣修士,已是隔海叫骂了起来。

其中有修士冲了出去,在辽阔的海面上战斗厮杀,留下了一具具尸骨。

但,都是小打小闹。

真正的圣境巨头,皆没有出手,他们很清楚今天的主角是谁。

项楚南骑着一头形如羚羊的奇兽,站在一座仙山的崖边,一双千里眼,在地狱界的阵营中寻觅。

“不用找了,没有他的身影。”青丝雪站在一旁,如此说道。

项楚南收回目光,道:“我还是难以相信,书兄就是大哥。如果他真是大哥,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他连我都不信任?”

青丝雪冷峭的道:“如果我是他,也不会将身份告诉你,就你那性格,太容易暴露破绽。你要知道,他当时的对手,乃是商子烆和殷元辰,哪一个是易于之辈?稍有破绽,必死无疑。”

项楚南抓了抓头,无法反驳。

“目前还不能确定书千痴就是张若尘,毕竟,一切都是天堂界的修士在传,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青丝雪道。

项楚南道:“我倒希望,这一切是真的。无论是与大哥并肩作战,还是与书兄一起战斗,都是人生快事。”

天龙界的修士,站在一艘神龙尸骸炼制的神船上,敖乙、敖虚空、玲珑仙子都在其列。

敖虚空目光中露出兴奋的光芒,已是激动起来,道:“也不知同为元会级代表人物,缺和殷元辰,谁会更加强大一些。据说,缺的剑道和虚无之道,可谓天下无双。”

“我更好奇,元会级天才的战力,到底能达到什么层次?比阎昱能够高出多少?”敖乙道。

前些时日,敖乙代表天庭出战,可惜败给了地狱界的元会级代表人物阎昱。

玲珑仙子身上没有他们那样强的战意和激动情绪,一双秀目,在地狱界阵营中寻觅。她同样很好奇,书千痴是否就是张若尘?

在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喧嚣声中,在各方修士期待的眼神下,殷元辰率先长啸一声,驾驭一片灰暗的古巫神云,降落到海域的中心。

他身姿卓然,神丰俊逸,目光凝视命运神殿一众修士所在的那艘古舰,扬声道:“缺,还不现身吗?今日这一战,便让我见识见识虚无之道,到底有多么了不得?”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殷元辰体内数之不尽的圣道规则涌了出去,覆盖方圆万里的海域。海水随之沸腾起来,冒出一个个脸盆大小的气泡。

这是焚天诸天的力量!

虽还没有出手,可是如此威势,已是让在场的圣境强者都心惊胆颤。

“唰!唰!唰……”

海面上,出现一道黑色残影,不断变换身形,拉进与殷元辰的距离。

包括不少无上境大圣,在场巨大多数修士,根本看不见黑影在闪烁。

直到缺停在了殷元辰对面,他们才发现,两位元会级天才已是在气势对垒。

“终于可以亲眼目睹元会级天才争锋。”很多修士都心跳加速,似比两位参战者更加激动和热血。

在场那些元会级代表人物,或者是准元会级代表人物,更是屏息观望,一眼不眨。他们也想见识元会级天才的风采,对比自己还有的差距。

就是这时,一件突兀的事发生。

只见,一艘次神级战舰,急速航行,冲入进殷元辰和缺的战圈之内。

须知方圆万里的战圈,覆盖有殷元辰和缺的圣道规则,岂是谁都闯得进去?一旦闯进去,必会引动二人的契机,从而招来杀身之祸。

“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十界之战都敢前来捣乱?不想活了吗?”各方修士哗然。

但,也有修士,看见了站在次神级战舰上的张若尘,一个个都变得不平静。

这一次,张若尘没有使用精神力,可以掩盖容貌。

“轰!”

无论是天庭的修士,还得地狱界的鬼刹,全部都炸开了锅。

张若尘还活着的消息,一直都只是传言,真正见过他现身的修士少之又少。此刻,他公然露面,可想而知造成的影响何等巨大。

“这人谁啊?大家好像都很吃惊的样子?”一位年龄只有数百岁的年轻大圣,如此问道。

他身旁一位长者,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感叹道:“你不认识他,但,一定听过他的名字。他曾经击败过缺,杀死过阎无神,是千年前那个时代最惊艳的人物。”

“爷爷说的是张若尘?这人不是已经死了吗?他来十界之战的战场干什么?”

“谁知道呢?或许接下来,有更精彩的好戏看了!”

……

次神级战舰闯入战场,引动了缺和殷元辰的圣道规则,将二人身上微妙的契机平衡打破。

要知道,顶尖强者交锋,不能有任何失误,精神需要保持高度集中。

契机一破,二人紧绷的神经立即做出反应,几乎是同一时间出手。

但,不是攻向对方,而是攻向契机被打破的位置,也就是张若尘所在的那艘次神级战舰。

“哧哧!”

虚空中,无数圣道规则相互缠绕,吸引来天地之力,凝成殷元辰和缺的两道身影。这两道身影,爆发出急速,攻向次神级战舰,在天空划出两道光路。

张若尘站在战舰上,静立不动,头顶上方亦是凝聚出一道身影,如流星一般激射出去,双掌拍出。

“轰隆!”

殷元辰和缺的身影,与张若尘打出的两掌,对碰在一起。

海水下沉,形成一座盆地。

“嘭!”

僵持了一瞬,三道身影全部崩碎,令得无定神海稳固的空间都剧烈震荡,出现大量发丝大小的空间裂缝。

破去二人的契机后,张若尘才是笑道:“我看你们二人对峙了许久都不出手,实在是等不及了!我想,你们可能是对三生界,不感兴趣。”

“但,我感兴趣。”

“不如这一战,由我来做擂主?你们若是实力尔尔,修为不济,败给了我,三生界就归我如何?”

缺和殷元辰的目光,皆是凝视张若尘,如刀似剑,锐利无比。

南圣心中大喜,有意挑起缺和殷元辰的杀意,借他们之力收拾掉张若尘,于是,大笑一声:“张若尘,你口气太大了,狂得没边,居然敢说他们二人实力尔尔,修为不济。他们乃是元会级天才,代表神境之下无敌,岂是你可以评说?”

张若尘目光笑看四方,道:“你误会了!我并不是针对他们二人,我是针对在场的所有人。其实你们都实力尔尔,修为不济,尚未被我放在眼里,打你们全部也不是什么难事。”

张若尘一一指向阎无神、南圣、鸢、婪婴、血屠、姑射静、阎昱、青丝雪、商子烆、敖乙……凡是参加了十界之战的修士,似都被他无声点名。

他道:“我前来归墟,前来十界战场,可不只是想要一座三生界那么简单。我要十界!我的,都是我的。我要做十界之主!”

“这是我的十界战书,尔等谁敢应战?不敢应战者,就别再这里丢人现眼,立即给我滚,今后听到我的名字当退避十万里,见到我本尊当跪地求饶。”

说出这话时,张若尘将一张卷袖扔了出去,正式向在场所有天骄人杰下战书。

张若尘并非真的狂妄自大,而是有意为之,更是不得不为之。

其一,他必须要以这种方式,逼一逼自己,或许才能冲破两个元会数的关卡,从而破入无上境。

失去今日的机会,哪里还有下一次?

昔日白卿儿,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境界,以一己之力营造一个乱世,做出了多少布置?张若尘还不想那么麻烦。

其二,张若尘必须夺取十界,成为十界之主,从而不断积累与天庭和地狱博弈的资本。

十界之战,当时他张若尘的十界之战。

……

今天还有一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