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二章 真我为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战局恶化,顷刻间,就要分生死。

众人看得出,这一次,张若尘怕是真的要陨落,因为殷元辰、商子烆、婪婴、鸢都掌握有磨灭他所有生机的力量。

四大高手杀他的意志,非常坚定。

不过,在场那些踏入无上境的大圣,与天空上的诸神,却脸色凝肃,始终在关注张若尘的圣道规则数量。

距离两个元会极数的极数,只差千道,异常接近。

与万亿的数量比起来,千道圣道规则显得非常渺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此刻的张若尘而言,千道之差,便是天上和地下的差别。

这是与天地在博弈!

天地之力,在压制他。

闯过去,便是胜过了天。

闯不过去,张若尘依旧可称天下第一,但,只能称天下第一。正是要摘去“天下”二字,所以,他才要拼死一战,以死亡的压力,刺激自己的潜力。

血绝战神和血后目光紧锁,精神绷紧。

以神灵的心境,也做不到风轻云淡。

张若尘嘴里发出长啸声,背部飞出密密麻麻的紫电藤蔓,将身体包裹。藤蔓中,魔音的身影若隐若现,赤、黑、白三柄战剑结成一座剑阵,迎向商子烆打出的大道天荒印。

“轰隆!”

魔音的修为,不可谓不强,结出的剑阵更是高明至极。

但,只支撑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被大道天荒印击溃,所有藤蔓尽数崩断。三柄本属于三位天使皇的战剑,向后飞了出去,其中一柄从魔音腰间飞过,差一点伤到她自己。

面对商子烆这至强的一击,谁敢硬碰?

别说是魔音的修为,就算殷元辰和缺,也要暂避锋芒。

“主人,借我日晷。”

魔音右臂伸出,整只手臂化为数十道雷电,卷起日晷,向大道天荒印轰击而去。密密麻麻的时间印记光点,随日晷一起飞出。

婪婴的灭世阿修罗,一剑将张若尘鲜血淋漓的身体,斩断成两截,有大量杀戮之气,侵入进张若尘体内,摧毁他的生机。

当然,婪婴也付出代价,被一道时间长河幻影击中,瞬间丢失千年寿元。

他身体变得虚弱,急速向后飞退。

在退的时候,也不忘释放出天剑魂,驾驭六剑,封死张若尘的六大方位,不给他脱身逃走的机会。

魔音和日晷,从天空坠落下来,她满身血雾。

魔音付出了极大代价,终是破去大道天荒印,却也失去战力。

张若尘距离两个元会数,已只差百道圣道规则。

更近了!

但,圣道规则陷入停滞,没有继续增长。

上空,响起殷元辰的冷声:“一个元会数,天地尚能容许。两个元会数,天地是容不下的,你没必要继续冲击了,我来送你上路。”

“铮!”

巫神剑变得千丈长,如剑形山峰,直刺下去,爆发出霸道绝伦的力量波动。

张若尘的两截身体重新凝聚,来不及炼化侵入体内的杀戮之气,双手一合,施展禁术,燃烧寿元,身上的力量波动节节攀升。

藏山魔镜变得湖泊那么巨大,被张若尘一掌按出,与巫神剑的剑尖碰撞。

“轰隆!”

空间出现破碎的迹象。

此刻的张若尘,战力更胜先前,挡住了巫神剑。

但,他的对手,不止殷元辰。

站在鬼云中的鸢,双臂展开,身前圣道规则凝聚出成上千根骨矛,将张若尘的防御打破,骨矛一根又一根击在他身上。

每一根落下,张若尘嘴里都要吐出一口鲜血。

但,令人吃惊的是,元会级代表人物打出的攻击,居然没能刺穿张若尘的肉身。

骨矛击穿皮肤和血肉,也被骨头挡住。

毫无疑问,在燃烧寿元的情况下,张若尘的肉身防御,变得更加变态,可以站在那里硬扛鸢的攻击。

“可恶!不启用至尊圣器,还杀不了他了?”

鸢缠在手臂上的一串铃铛飞了出去,环绕身体飞行,每飞行一圈,十二枚铃铛就会变大一倍,上面的至尊铭纹越来越明亮。

铃铛发出的声音,对天庭和地狱所有修士的圣魂,都造成影响。

“噬魂铃!”般若向她看了一眼。

“轰!”

殷元辰飞落到巫神剑的剑柄上,释放出通天道域,将天地圣气源源不断引来,从双脚,传向剑体,压得藏山魔镜和张若尘直向海面飞去。

“你的圣道规则已经停止增长,就算你燃烧尽所有寿元,也不可能对抗天地的压制。”殷元辰为了杀燃烧寿元的张若尘,也施展出禁术,割破手腕,以自己的圣血催动巫神剑。

“叮叮当当!”

十二枚噬魂铃,都变得铜钟大小,连成一串,向张若尘飞去。

铃铛,越来越近。

听在张若尘耳中,声音震天动地,撼魂惊魄。

张若尘咬紧牙齿,一边对抗噬魂铃声音的影响,一边以强大的意志,沟通气海中的七柄魄剑。

眼看十二枚噬魂铃就要撞击在张若尘身上,忽的,一道窈窕修长的美丽身影,出现到张若尘的身前,凝成般若的面容和身姿。

“嘭!”

般若挥出命运决杖,劈在噬魂铃上,将其打得倒转而回。

般若的出手,出乎所有修士的预料。

站在上空鬼云中的鸢,更是满脸惊异,难以置信。

“命运之杖,决天之木。时空之变,明暗两分。”

般若手中的命运决杖,有无数命运规则流动,化为一株明暗两分的参天神木,撑住了藏山魔镜,也撑住镇压藏山魔君的巫神剑和殷元辰。

“张若尘,本神女来助你破境,跟我走。”

般若抓住张若尘的大手,飞离命运决杖和藏山魔镜,脚下踩着一条弯曲的冥河,踏着浪花,直向高空腾飞而去。

阴云满天,鬼纹密布,却难挡冥河。

张若尘的双目紧紧盯着般若那轮廓分明,又美得令人窒息的侧脸,心中有太多震撼。这种震撼,并非多么宏大,多么壮观,而是源自细微,源自内心情感的深处。

当着天庭和地狱无数修士的面,无数双眼睛看着,般若主动拉着他的手,飞在阴风猎猎的云空,此情此景,如同梦幻,太不真实。

顷刻间,他们已是飞到数万丈高空。

“找死。”

短暂的诧异之后,殷元辰收回巫神剑,随后,剑诀一捏,向天空的冥河指去。

“唰!”

巫神剑重新变得山岳那么巨大,锁定般若和张若尘气息,飞刺而去。

般若回头一看,停了下来,一掌打出。

真我之门,璀璨夺目到了极点,在她掌心前面显现出来,宛若一面盾牌,与巫神剑重重撞击在一起。

“轰隆!”

在下方观战者的眼中,天空的光门和巨剑碰撞,爆发出来比先前明亮十倍的光华。大量光波蔓延出去,照耀数十万里海域。

般若嘴里发出一道闷声,回头看向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抹柔色,一掌拍了过去。

张若尘本能的抬起手,与她手掌碰撞在一起。

两人这一掌,都没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两掌合一之时,真我之门却是光芒大盛,将巫神剑震飞回海面。

“真我在我,真我为我。”

般若念出这一句,真我之门从她右手掌心,穿过她的曼妙娇躯,飞向左手掌心,悬浮在她和张若尘手掌之间的位置。

二人身体,围绕真我之门急速旋转起来。

“不好,神女在利用真我之门,助张若尘破境。”鸢惊呼一声。

“神女又如何?谁挡我杀张若尘,就得死。”

婪婴眼神坚定而杀气凛冽,修为状态已是恢复过来,驾驭六剑,破空飞向真我之门。

无论是天庭,还是地狱,两方修士都响起惊天动地的喧哗声。

命运神女的出手,令各方修士都为之惊诧。

“张若尘的圣道规则又开始增长了!真我之门的力量竟如此神奇?”罗生天惊声道。

罗乷的一双黛眉轻轻一蹙,看出了一些只有女人才懂的微妙东西,道:“真我之门,本就玄妙绝伦,代表命运,代表天地的一角,有它的力量加持,足以让天地对张若尘的压制变弱一些。皇兄,借你双眼一用。”

“什么意思……”

罗乷已是一掌,击在罗生天背心。

她长发飞扬而起,神晶皇冠坠落在地,体内浩荡旁边的邪刹之气,如同神河一般涌入罗生天的体内,冲向他的双目。

须知,罗生天的两颗眼睛中,炼化了两颗活跃的神座星球。

此刻他的两颗眼球燃烧起来,爆发出与恒星一样灼热的光华,眼眶如同化为两座蕴含大量神气的湖泊。

“到底……干什么……啊……”

罗生天难以承受这股力量,脸部血肉燃烧,只感觉头颅似要炸开。

罗乷的目光,盯向远处海面上的通天浮屠。

“哗!”

“哗!”

……

罗生天的眼眶中,飞出两道粗壮的火焰神柱,穿过万里海域,击在通天浮屠之上。

如天钟被敲响,通天浮屠被打得倒了下去。

本是欲要飞向天空,去斩般若和张若尘的殷元辰,回头看去,正好看到通天浮屠倒下,坠向海底。

通天浮屠一倒,对张若尘万古归一道域的压制,瞬间消失。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