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九章 四大元会级天才的交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嗷!”

一道青色神龙虚影,眉心悬浮“卍”字印记,从阎无神掌心飞出,与噬魂蛊虫凝成的黑云,撞击在一起。

卍字印记散发出来的佛光,噬魂蛊虫一旦沾上,便是燃烧起来,化为一个个火球,坠落下去。

下一刻,青色神龙虚影撞击在海域世界中,气势雄浑,将整个世界穿透和撕裂。

“竟然如此之强。”

殷元辰夷然无畏,双手结十字佛印,张嘴吸纳天地之力,吞入胸腹,浑身佛光万丈,头顶千里金云,施展出神魔狮子吼。

狮吼声,惊天动地。

这是佛祖之音,是不可抵挡的至强神通!

“六字大明咒!”

“唵!嘛!呢!叭!咪!吽!”

诡异的事发生,阎无神释放出三十万亿道圣道规则,头顶亦是出现千里金云。

金色巨狮的虚影,包裹他的身体,嘴里一连念出六个佛音。

六音合一,如同天狮长啸。

阎无神修为达到现在的高度,自然是将六字大明咒修炼到更高层次,而非昔日的千问级高阶圣术。

“轰隆!”

两道吼声形成的音波,撞击在一起。

空间震荡,海水蒸发。

一道道强横的力量气劲,直向远处涌动而去,不知震碎多少大圣的耳膜。

等到力量劲气平息,阎无神才发现,殷元辰已施展出隐匿手段,身形消失不见。他调动本源规则,汇聚于双瞳,施展出本源神目,顿时,看出一些细微痕迹。

“好高明的匿藏手段,难怪能刺杀伪神。”

阎无神向张若尘和缺交手的那片虚无空间飞去,身上的本源光华越发明亮,如同星耀。

……

缺营造出来的虚无空间中,二人已是对碰数十剑。

缺无法攻破张若尘的防御,而张若尘却也难以在虚无中伤到他。

时间剑法也好,时空剑法也罢,终究难破虚无。

张若尘很清楚,要击败缺,最佳的时机,乃是使用空间和时间的力量,抢在缺施展出虚无力量之前的刹那。

错过那一刹那,再要击败缺,只能僵持,看谁先沉不住气露出破绽。

“可惜,绝对虚时间领域的时间静止,还无法做到随心所欲。而且,持续的时间太短,瞬间就会被缺的虚无力量蚕食。否则的话……”

张若尘的心念刚想到此处,忽的,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浑身汗毛直立。

“这个熟悉的感觉……是殷元辰!”

张若尘身上释放出宇宙无边的真理界形,一颗颗雏形星辰,化为万千光团,将虚无空间转化为半虚半实的状态。

顿时,殷元辰和缺的气息位置,皆被张若尘感应到。

张若尘反手一剑,向身后刺去。

体内的剑道规则,与真理界形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剑芒大涨。

“唰!”

剑光照耀之处,虚无化为真实。

一切隐匿,无所遁形。

沉渊古剑和从身后刺来的巫神剑,对碰在一起。

缺只感觉,张若尘这一剑爆发出来的力量,犹如排山倒海一般,身体不受控制,向后方倒飞而去。

他眼中露出惊诧之色,忍不住问出一句:“这是什么剑法?”

“真理剑法!”

张若尘身体如流光飞舞,一剑刺出。

一朵时空花朵,在虚无中绽放,将虚无中的缺,逼了出来。

这一招,却又是时空之剑!

“你们不如一起出手吧,正好磨砺我的剑道。”

不管缺和殷元辰同不同意,张若尘已是在演练剑法,一条又一条时间长河飞出,向两人同时席卷过去,拉扯进时间剑法的战圈。

“既然你想找死,成全你便是。”

殷元辰体内四十万亿道圣道规则涌出,凝成一株通天神树,身体与神树合二为一,树枝似手臂,巫神剑藏于万千叶片之中。

“唰唰!”

满天飞叶,与真理界形中的星辰碰撞,使得界形不断坍塌。

张若尘调动来五行规则,与剑道规则和剑道圣意相融,顿时,衍化出一种全新的剑道。

五行剑法!

一剑刺出!

金、木、水、火、土五种力量,与剑气合一,使得满天飞叶燃烧,又将巫神剑冻结在了冰山之中。

张若尘完全沉浸在剑道的奇异变化中。

也不知是不是突破到无上境的原因,张若尘对剑道的理解,对剑道奥义和剑道圣意的运用,达到更高层次。

任何一种道,与剑道规则相融,便是一种全新的剑法,可以展现出不同的玄妙。

时间剑法、五行剑法、真理剑法、时空剑法、阴阳太极剑法……种种剑法,信手拈来。

使用五行剑法,击退殷元辰后,张若尘又以真理剑法,与缺攻出的虚无剑法,对拆了一招。那样子,仿佛是一人应对他们两人的攻击,都游刃有余。

“他,更强了!剑法可谓千变万化,即便虚无剑法都难对他造成大的威胁。”

缺心中的猜测,已是肯定了七八分,若非修炼出了三品剑道圣意,张若尘在没有剑道入神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将剑法施展得如此出神入化?

缺心念一动,天地间的剑道规则,尽数向他头顶上方汇聚而去,凝聚出天剑魂。

“千转一剑虚!”

另一头,殷元辰亦是凝出天剑魂,数以亿记的剑道规则神纹,如同江河,围绕通天神树飞行,汇聚向巫神剑。

“巫神通天剑!”

张若尘、缺、殷元辰,出剑速度如电似光,剑气纵横,规则碰撞,既是撕裂了虚无空间,又打碎宇宙无边的真理界形。

殷元辰凝聚出的通天神树,更是被虚无和空间的力量,搅成碎片。

远远望去,那片广阔的海域,完全被剑意覆盖。

空气中,有剑气四溢。

海中,每一滴水,都化为剑形,拥有强劲的穿透力。

“这三人交手形成的剑道领域,足以让伪神都胆颤心惊吧?”

“神境之下,任何修士敢闯入进他们的百里内,都是必死无疑。哪怕是镇元和命运神女这样的元会级代表人物,也不会例外。”真理神殿的第一高手尧广,催动真理之眼观战,如此说道。

海面上,响起一道长笑声。

“有意思,如此有意思的战斗,岂能少了我?”

阎无神激发出九丈六金身,化为一尊佛光巨人,挥手劈出一道空间裂缝开路,强行闯入进剑气密布的战场。

霎时间,当世的四位元会级天才,混战在了一起。

“本源道塔!”

阎无神在剑道战场中,使用本源的力量,凝聚出一尊万丈光塔。

但,一瞬间,塔身就爆开,被三股剑气击碎。

“万劫虚空斩!”

缺的身体消失,天空出现一道数百里长的黑色裂缝,向下方坠落,要将所有人都吞入裂缝。

但,裂缝尚未落下,就被张若尘和阎无神打出的空间力量合上,将万劫虚空斩,化解于无形。

四位元会级天才的交锋,打得海域翻转,昼夜颠倒。

是真正的海域翻转,出现到了天空,因为空间被张若尘倒了过来。

也是真正的昼夜颠倒,阎无神身上散发出来的本源光华就是白昼,殷元辰身上的冥古绝灭死力是黑夜,两种力量反复变换,如同日夜交替。

打着打着,他们不再只限于剑道。

殷元辰祭出了通天浮屠,阎无神打出《死亡天书》,张若尘脚踩日晷。

唯有缺依旧只持着影丹剑,但是,也施展出了压箱底的手段,左手掌心浮现出一个古老的神文。

凭借这个神文的力量,每一掌拍出,方圆数百丈的一切都会消失,化为虚无。

没有任何修士,敢沾他的掌力。

“是虚无奥义凝聚出来的神文。”有神灵,惊呼一声。

没办法保持镇定,九大恒古之道的奥义,本就珍奇无比,几乎都掌握在宇宙主宰级别的人物手中。

唯一的例外,乃是真理奥义。

真理奥义会出现到圣境修士的身上,乃是真理殿主做出的决定,欲要以这种方式,寻找出最适合修炼真理之道的修士。

也的确很有效果,十多万年间,造就了十四位真理使者。

这十四人,每一个都有巨大的潜力,踏入神境后,都凝聚出了宇宙无边的真理界形。

但,对于那些没能成为真理使者的修士而言,真理奥义仅仅只是能够帮助他们修炼真理之道而已,踏入大圣境后,特别是凝聚出圣意之后,修士将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主修之道上,挣枷锁,修圣意,凝道域,补心境,冲神境。

如此一来,真理奥义对他们的作用,也就下降。

往往他们背后主宰级别的神灵,就会将他们身上的真理奥义“借”走,用于参悟。比如,商祖若是想“借”商子烆身上的真理奥义参悟,商子烆岂能不“借”?

又比如,血绝战神想不想参悟真理奥义?

肯定是想的。

但,血绝战神太过傲气,且知道张若尘对血绝家族,还没有绝对的归属感,所以才没开口。若是换做掌握真理奥义的是血青盛,血绝战神怕是早就已经将真理奥义,借去参悟。

血青盛如果足够聪明,甚至会主动将真理奥义献给血绝战神。

所以并不是神灵太过霸道,而是,这就是宇宙间的法则。

恒古之道的奥义,就该掌握在最强大的神灵手中,否则,将会给自己招惹来杀身之祸。张若尘若非是有血绝战神、龙主、殒神岛主这些神境巨头的庇护,且天机被掩盖,怕是早就已经被神灵杀死,夺走了奥义。

虚无奥义极其罕见,出现在缺的身上,自然是让神灵都有些失态。

“轰!”

“轰!”

……

四位元会级天才的交锋,可谓精彩绝伦,各种妙法神通层出不穷,顶尖圣意和道域激烈对碰,天地间的种种力量纵横交错。

他们相互对抗,相互制衡。

能够看清交手画面的修士,无不手舞足蹈,如同自己也置身于其中,体内血液翻腾。

“这一战,必然成为传说,会被后世修士歌颂。”

“一个时代,出现四位元会级天才,可谓绝无仅有。只恨我不是其中之一!”

……

在众人感慨激动之时,战场中的局势,逐渐发生变化。

四人本是混战一团,相互皆敌,可是此刻隐隐变成缺、殷元辰、阎无神联手攻击张若尘。

并不是他们三人有意为之,而是因为张若尘越战越强,逼得他们不得不联手。

张若尘施展出来的剑法,变得越来越不纯粹,融入的圣道规则越来越多,演变成时空真理剑法、阴阳五行剑法,时空本源剑法。

除此之外,还有雷电之道、流光之道、风道、命运之道……等等各种造诣不是很高的圣道,也与剑法相融。

剑法的变化,开始脱离张若尘的控制,将天地规则都拉扯过来。

源源不断的天地之力,向张若尘汇聚。

张若尘想停都停不下来,因为一旦收剑,必会死在阎无神、缺、殷元辰的手中。他倒也并不惊慌,因为现在剑法的演变,与他最开始构思的“万道剑法”不谋而合。

海纳百川,包罗万象。

融万道于一剑,破世间万法。

那些天庭和地狱的圣境修士,全部都目瞪口呆,只看见阎无神、缺、殷元辰三人联手,都只能与张若尘战成平手,心中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但,神灵却能看出其中的端倪。

“没错了!张若尘凝聚出来的剑道圣意,达到了三品,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怪胎。”怒天神尊的大弟子,如此感叹一声。

学之古神道:“凭借三品的剑道圣意,张若尘已经初步领悟到剑道奥义的运用方法,悟性真是可怕。就算是真神,也需要花费多年时间,才能明白奥义的真谛。”

学之古神只夸赞张若尘,却没有夸赞缺。

乃是因为,缺之所以能够爆发出虚无奥义的部分力量,乃是凭借掌心的那个神文才做到。

奥义,绝不是像圣意一样,只能用来增强圣术的威力那么简单。

见诸神对张若尘评价如此之高,血后露出会心一笑。

忽然,青鹿神王道:“张若尘若是踏入神境,怕是会改变神境的格局。”

这话,让诸神为之侧目,纷纷好奇的向他望去。

神境的格局,岂是一个新神可以改变?

就算是罗衍大帝和裁决尊者的修为,都不敢说这话。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