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 圣军锁星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师兄的事,就是我血屠的事。”

立即,血屠话锋又是一转,道:“但弃天的事,我是真帮不上忙。他是被师尊囚禁,谁敢插手此事,都会死得很难看。”

“不是这件事。”张若尘道。

血屠心中一松,挺直腰杆,道:“既然不是这件事,别说一件,十件百件也是在所不辞。”

随即,张若尘将收取十界的事,讲了出来。

“这个……师兄,天庭各界在古文明派系的星空已经囤积大军,地狱界的修士也都源源不断赶去修罗星柱界,大战随时可能爆发。”

“不是师弟我推辞,实在是以我的身份,必须得代表死亡神宫坐镇修罗星柱界,脱不开身。”血屠面露难色,如此说道。

张若尘道:“天庭和地狱拿出来的十界,有一大半,都位于古文明派系不远的星空,两件事不冲突。”

继而,又道:“齐麟子、霍曦、青寻云都已经答应,调遣血皇神魔营助我。”

“做为亲师弟,你却推三阻四。”

“这样岂不是,我给了你面子,你不给我面子?”

血屠脸色更为难,道:“既然有血皇神魔营出面,收服十界,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啊!谁敢挡我们不死血族的最强俗世军队?”

张若尘轻叹一声:“你仔细想想。”

“难道是青鹿神殿、地煞鬼城、死神殿?他们总不会为了十界,与血皇神魔营死磕吧?”血屠道。

“你再仔细想想。”

血屠沉思许久,摇了摇头,道:“师兄,还是你提点我两句吧!”

张若尘道:“收取十界,一定会有修士阻扰。”

“这是必然!”血屠点头。

张若尘低声传音:“依我看,婪婴、南圣、鸢都有可能会出手。血皇神魔营虽然强大,但是,齐麟子他们却未必敢得罪这几人。论胆量,论魄力,他们差你太远。”

血屠没想到张若尘对他的评价,竟如此之高,顿时,冷眼不屑的瞥了瞥齐麟子等人,意气风发的道:“区区婪婴和鸢算什么?南圣号称天南生死墟的传人,其实只是七大人的弟子而已,比我还矮一辈呢!天下修士皆惧天南生死墟,但,却不包括我血屠。”

张若尘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夺取一件至尊圣器?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血屠精神头顿时一振。

“单打独斗,你肯定不惧婪婴。但是,要镇压他,却难如登天吧?可是,有血皇神魔营相助,区区一个婪婴,岂能逃得掉?”

张若尘随即又加了一句:“婪婴可是说过,阿修罗剑不止是至尊圣器那么简单。”

血屠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双眼灼热,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激动的道:“师兄,你不会是想利用我夺取阿修罗剑吧?”

张若尘讥诮的道:“五彩功德神碑,我都没有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一柄阿修罗剑?阿修罗剑若是一柄完整的神器,我或许还会感兴趣。”

“可惜,它不是。”

“说不一定,你血屠有大气运,将来可以把它重新孕育成神器。”

血屠笑道:“八字还没一撇呢,谁知道能不能镇压婪婴,将它炼化?此事,我得好好谋划,最好先隐藏血皇神魔营的力量,示敌以弱,将他们引出来,再来一招瓮中捉鳖。”

“而且,最好还得给婪婴,罗织一个刺杀的名头。如此一来,就算我炼化了他,夺取了阿修罗剑,青鹿神王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什么苦都说不出来。”

“阿修罗剑归我!鸢,若是师兄有兴趣,擒住了她,便送给师兄你。”

“南圣倒是有些麻烦,希望他别来招惹我,否则,我血屠定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张若尘道:“此事就这么说定了?”

“就这么说定了!”

“但是,你要坐镇修罗星柱界!”

“大战哪有那么容易全面爆发,地狱界强者如云,不缺我一个。”

张若尘道:“其实,夺取十界,只是次要的事。还有一件事,得让你知道。”

“师兄,但讲无妨。”血屠道。

张若尘长叹一声,犹豫了起来。

看到他这副样子,血屠心中一慌,总觉得上了贼船。

张若尘道:“你也知道,我刚突破到无上境,肯定是要花费不少时间闭关修炼,否则也不会将收取十界这桩美事,交给你去做。但,有一件事,却成了我的心病。”

“我愿做师兄的心药。”血屠知道逃不掉。

既然如此,不如主动一些。

张若尘道:“这实在是太好了!此事,我只讲给你一人听。其实,我和天初文明的天女洛姬,有一段情。”

“天下修士皆知,你们关系亲密。”血屠道。

张若尘又道:“但是,他们却不知,洛姬早已是我的女人,关系岂是亲密二字可以形容?”

血屠彻底明白了,但,这一次,心中是真的为难,道:“这件事,师弟是真的帮不了!天庭和地狱之战,天初文明必然首当其冲,毁界灭族,只是时间的问题。别说我血屠,便是神尊出面,都阻止不了这一切。”

“我并非是要你阻止这一切,只是将这件事告诉你,让你知道。”张若尘道。

血屠细细参悟张若尘话中的意思,道:“明白了!这次我真的明白了!师兄的意思是,万一天初天女在战场上,遭遇了死局,我得故意放她离开?”

“或者,若是她被地狱界的大军擒住,我得帮忙营救,把她送到师兄你这里来?”

“又或者,师兄是想我出面,招揽整个天初文明……不,不,若能招揽,师兄你都已经招揽,又怎能轮到我。”

张若尘道:“你能做的,恐怕也只有这些了!天初文明的事,我会亲自去解决。”

“师兄竟能解决天初文明的事?”血屠有些质疑的道。

张若尘道:“或有办法吧!天初文明的事,你多留意,若是真能帮到一二,不久之后,有一场大机缘,倒是可以带你一起去。”

“师兄,什么大机缘?”血屠兴奋而又好奇的问道。

他血屠能够超越同时代的一位位逆天英杰,拥有今时今日的修为和地位,乃是因为两次大机缘。

第一次,获得了血炎战神的战神印记。

第二次,获得了本源神殿的机缘,成为了死亡神尊的弟子。

而这两次大机缘,多多少少都与张若尘有关。

毫无疑问,张若尘就是这个时代的气运之子。

跟着他,哪怕只是喝上一口气运之汤,也能飞黄腾达。

若能抓住第三次大机缘,血屠都不敢想象,自己能够达到什么高度?

张若尘道:“提前告诉你也无妨,是阎无神,邀请我去黑暗之渊。”

血屠脸色一凝,道:“暗黑之渊很危险啊,神灵进去,都可能会陨落。”

“的确危险,所以,若不是你的修为足够强大,岂会有资格与我们同行?但你想想,以我和阎无神的修为,尚且还冒险去闯,是为了什么?”张若尘问道。

“为了什么?”

张若尘笑而不语,吊足血屠的胃口之后,才故意说了一句是是而非的话:“历史上,很多诸天级的人物,晚年都去了黑暗之渊,其中有不少葬在了里面。”

虽然张若尘什么都没有说,可是,血屠却激动得有些疯狂。

张若尘是气运之子,阎无神何尝不是?

两位身具大气运的人物,都要进入黑暗之渊,显然这一次是真有大机缘,天大的机缘。

“师兄,别说了,我现在就去收取十界。天初文明那边,你放心,在地狱界的俗世,我大屠战神皇的影响力,还是镇得住人!谁敢不给我几分面子?”

“走,跟本皇一起出发!谁敢阻拦本皇帮助师兄收取十界,本皇让他神形俱灭。”

血屠带着齐麟子等人急匆匆的离开。

半晌后,血屠又独自一人折返而回,慎重的道:“师兄,去黑暗之渊,一定要带上我。真的,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可以干。你不会故意把我支开,独自一人去吧?”

“放心,此等好事,岂能忘了你。去吧!”张若尘道。

血屠双手抱拳,再次破空腾飞而去。

夏瑜一直站在一旁,道:“我也要去黑暗之渊。”

“不行,太危险了,你不能去。”张若尘道。

夏瑜道:“为什么你可以带血屠去,却不带我?我的修为,也不弱。有大机缘,我也想拼一拼!”

“这不是大机缘……”

忽的,张若尘抬起头,向上空看去。

这颗岩石星球,本是没有大气层。

但是现在,却被厚厚的阴云覆盖,死气弥漫,天空灰蒙蒙的,蕴藏无限杀机。

一位位身穿大圣骨甲的军士,犹如天兵天将一般,从云层中显现出来,包围整颗星球,竟是超过十万之数。

是一支圣军。

夏瑜杏眸一沉,释放出血煞之气,气涌天地,道:“是镇守无定神海的黑骨圣军,来者不善。”

黑骨圣军的三大统领,从云层中走出。

气息强大,煞气滂湃。

整支圣军身上的大圣骨甲上,浮现出相同的阵法铭纹,连接在了一起,组成一座锁星大阵。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