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我俗世神话张若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张若尘在木灵希的陪同下,游历罗祖云山界的各处名胜古迹。

那些有神灵居住的神山、魔窟,是必然要去。

不仅要去,而且还很高调。

若是没办法高调,张若尘会主动惹事。

比如:

抓住某座神山的修士,便是逼问对方,知不知道他是谁。若是对方回答不知道,必定是一顿爆打。

一边打,还一边喊:“连我俗世神话张若尘都不知道,找死!”

又或者:

强闯某座魔窟,魔窟弟子奋起反抗,反被张若尘打翻一片。

一边打,还一边喊:“连我俗世神话张若尘的路都敢拦,找死!”

每每如此,事情都会闹大,甚至惊动出神灵。

我辈魔道修士,岂惧一战?

一个外来者,竟然敢到罗祖云山界逞威。

纵然你张若尘真的俗世无敌,当世神话,又岂能吓住整个罗祖云山界的修士?有胆魄,有傲骨的魔修,自然是多不胜数。

于是,姑射静便成为了救火队队长,不断赶去各大神山和魔窟,劝开争斗的双方。或者,从神灵的手中,将张若尘救回。

一旦从神灵手中脱困,张若尘必放狠话,道:“我乃俗世神话张若尘,十界之战横扫天下。地姥视我为罗祖云山界的贵客,欲要将天阁目都嫁给我,你们居然敢对我出手。死定了!待我成神之日,你们死定了!”

姑射静站在一旁,无法否认张若尘的话,但,却很是看不惯他这副嘴脸,心中气怒至极。

罗祖云山界的诸神,只以为姑射静是默认了这一切,心中对张若尘倒是重视起来。特别是一些伪神,甚至摆下魔道大宴,主动化解与张若尘的矛盾,声称是不打不相识。

甚至有伪神,欲要与张若尘结拜。

此般闹剧持续着,张若尘每次都闹得很大。

渐渐的,整个罗祖云山界的修士,都知道界中来了一位狠角色,自称俗世神话,是地姥看中的人物,是天阁目未来的夫君。

总之,就是一个狂上天、目中无人、自以为是,让人恨得牙痒,却又不敢与他为敌的主。

既然打不过,又得罪不起,自然只能避着走。

就连神灵,去云琉神殿确认之后,都主动封山闭窟。

姑射静站在姑射云琉的面前,满脸怨气和怒意,道:“母神,你去求一求老祖宗吧,我绝不嫁张若尘。此人,不过只是赢下了十界之战,便是骄傲自满到极点,如此心性,就算圣境打下的基础再高,也不可能修炼到神尊层次。”

姑射云琉很平和,道:“已经问过了!张若尘并没有答应联姻。”

“这……这怎么可能?”姑射静道。

姑射云琉道:“你被他戏耍了!而且,他还利用了你。”

“他之所以,到处惹事,表现出一副无法无天、目中无人的做派,就是想要惹得罗祖云山界的修士和诸神反感,让他们去请愿,从而逼老祖宗主动取消这门婚事。”

“可恶!”

姑射静知晓真相后,心中又气又怒。

想她一贯自诩聪慧绝顶,未将天下雄杰放在眼里,却没想到,在罗祖云山界,在她的地盘上,居然被张若尘当成棋子一般使用,当成傻瓜一般戏弄。

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祖宗是否会取消指婚?”姑射静克制怒火,如此问道。

姑射云琉道:“老祖宗何等存在,说过的话,不可能更改。张若尘这点小把戏,在她老人家看来,太嫩了!”

“静儿,其实……”

听到“其实”两个字,姑射静已能猜到她接下来的话,终是冷静道:“母神不必多言,既然是老祖宗的意思,若是到时候张若尘真的选择了我做为联姻的对象,那么,我就算再不情愿,也会答应下来。”

姑射云琉点了点头,道:“这样挺好,别把感情看得太真,更不要陷入进去,修炼才是最重要的事。”

“我要冲击神境。”姑射静道。

姑射云琉并不意外她的这个决定,毕竟,千年前,她就应该冲击神境。

只不过,当时得到了《天魔贪狼图》,凭借此图,她终于修为更上一层楼,积累也更深。

“你的心绪,能够快速平静下来,说明内心已经足够强大。这样吧,再过十天,便是三年一次的月圆夜,整个罗祖云山界的魔气会达到最浓郁的地步。我和老祖宗,陪你一起去地渊深海,凭借地渊深海的魔祖遗秘,你渡神劫成功的机会,必然大增。”

姑射静的待遇,自然不是血命狱可以相比。

她是元会级代表人物,未来的潜力巨大,代表罗祖云山界的希望。

血命狱,本来成神的概率就极低,最大的价值,应该是在俗世称雄。冲击神境,只是在争那一两成的希望。

姑射静渡神劫,是整个罗祖云山界都要调动起来,寻觅最好的丹药和神材辅助。即便是地姥,都肯定要陪同。

一旦破入神境,她便是神境中的强者,可以与血后、冥王、封尘剑神他们平起平坐的存在。

姑射云琉却不知,姑射静心中想的,却是,一旦达到神境,一定要狠狠的收拾张若尘一顿。这才是,她想近期破境的原因!

姑射静在月圆之夜破境的消息,很快传遍云琉神殿。

张若尘听闻消息后,主动找上姑射静。

“这不是俗世神话若尘大圣,从来只有修士去拜见你,今天怎么主动来见我?我区区一个天阁目,哪里承受得起。”姑射静道。

话语中满是刺。

但,她没有将恨意和怒火表现出来。

现在不是张若尘的对手,就算再怒,一旦出手,也是自取其辱。

不如等到踏入神境,连本带利一起讨回。

张若尘肃然问道:“破境,非同小可,生死只在一念间。你有多大把握?”

姑射静自然不相信张若尘是真的关心她破境,冷声道:“不劳俗世神话关心,我在《神储卷》上,位列甲等。”

“同样达到甲等的星落,不就死在了神劫中?”

姑射静觉得张若尘是在诅咒她,正要动怒。

却听,张若尘又道:“我曾答应过你,要借《天魔石刻》给你观悟。若是,对你渡神劫有用,你要不试试?”

姑射静怔住,怎么都没想到,张若尘此来竟是因为这件事。

如此想来,刚才竟是误会了他。

他会这么好心?

实在是张若尘最近一段时间太嚣张,完全一副不可一世的狂徒模样,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突然一下变得正常,还学会关心她,她心中自然是会生疑。

姑射静道:“距离月圆夜时间不多了,就算观悟几天,估计也没什么用处。”

“没关系,我可以开启日晷,助你一臂之力。”张若尘道。

姑射静一双眼眸,细细凝看张若尘,确定眼前这人不假,才是缓缓点头,道:“多谢!”

“谢什么谢?只是借你观阅而已,又不是送你,能悟到多少,还得看你的悟性。”张若尘笑道。

不知为何,只是这么一件小事,却让姑射静对张若尘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以前,她只记得张若尘可恶的地方。

比如利用她,对付白卿儿。

又比如,在本源神殿中扇了她一巴掌。即便扇她的,不是真正的张若尘,但她却本能的将这一切,都算到张若尘头上。

当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是讨厌的。

可是,就在刚才,她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了一些别样的画面。有张若尘闯入她的气海,以自身魂力,助她疗伤的画面。

有张若尘凭借冥王的一道剑气,对抗巫马九行的英姿。

就连当初,他们在命运神域神女楼,湖畔夜下密会的记忆,都变得和以前不同。

“走啊?还在思考什么?”走到远处的张若尘,回头喊了一声。

姑射静清空脑海中那些可恶的思绪,暗哼一声,跟了上去。

无论如何,踏入神境的第一件事,必定是要收拾张若尘。可不能因为他现在的讨好,而乱了方寸。

张若尘将姑射静带进七星帝宫,才将一块块《天魔石刻》取出,开启了日晷。

七星帝宫的阵法和神纹,都已激活。

即便是神灵,也只有强行攻破阵法和神纹,才能探查到里面发生的事。

其中一座宫殿中,张若尘对木灵希道:“姑射静踏入神境之后,必然会对我出手。”

“为什么?神境不能插手俗世。”木灵希颇为不解。

毕竟,她没有看出,张若尘和姑射静有什么深仇大恨。

而且张若尘明知姑射静破境后,要出手对付他,怎么还会主动借出《天魔石刻》给她参悟?

张若尘笑道:“神灵不能插手俗世,那是指别家的神灵。现在,整个罗祖云山界都知道,我要娶姑射静为妻。姑射静对我出手,只要不杀了我,不废我修为,便是我外公在此,也插手不进去。”

“至于为什么,倒是不好跟你解释。总之,月圆夜的第二天,你必须跟我一起离开罗祖云山界。”

其实,张若尘前几天之所以那么做,根本不是姑射云琉猜测的那样。

而是因为,他知晓,以他现在的修为,无论怎么隐藏,行踪很难瞒过神灵。想要在月圆夜,赶去见蚩刑天,怕是走在半路上,就会被不知道他身份的神灵击毙。

潜行如此危险,必然不妥。

但是,大摇大摆的去见蚩刑天,更不妥。

现在好了,罗祖云山界的神灵,都知道他张若尘是谁,更知道他张若尘是地姥的客人,是天阁目的未婚夫。

如此一来,张若尘月圆夜出行,神灵就算探查到他,都只会以为他又要去别处挑事。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