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一章 都不是简单的女儿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哗啦!”

一道暗红色的电光,扭缠成刀形,悬浮到张若尘头顶,挥斩了下去。

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头顶空间扭曲。

斩下来的刀,从他身侧滑落下去,将下方的山岭劈开,形成悬崖峭壁。

阎影儿的身形随之显现出来,两根纤长的手指之间,捏着一张符箓,隔空向张若尘按了过去。

“嘭!”

符箓爆开,密密麻麻锋锐的劲气,犹如万千刀剑飞出。

“符道天师炼制的万剑斩云符。”

血泣脸色一变,脚踩圣术步法,急速后退。

但,依旧被一道气劲斩中,右臂飞了出去,大圣血液洒了一地。

可谓是无妄之灾,血泣心中后悔,早知道就不该与张若尘离得太近。

张若尘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出手,眼神迷离,打量着阎影儿,心中暗道:“像!真像啊!孽缘,真的是孽缘!”

那些刀剑气劲,在张若尘三丈开外,便是自动散去。

破不了他的防御。

“好一个负心薄情的巨奸,修为竟然厉害到了如此地步,难怪二舅姥爷会对他推崇备至。”阎影儿心中如此想着,已是再次取出一张符箓。

血泣看见她手中符箓上浮现出来的高深符纹之后,脸色再变,已是苍白如纸,心中暗骂,怎么又是天师符箓?

逃!

他向更远处逃去!

太憋屈了,堂堂万死一生境巅峰的大圣,血绝家族家主未来的继承者,竟到了望符而逃的地步。

“你的对手是我,就凭你的修为,尚且还没资格,与我父亲交手。”

池孔乐破空而来,挥剑横斩出去,杀气凛冽。

使用的剑,乃是至尊圣器“杀生剑”。

此剑,曾是婪婴的战兵,被张若尘送给了池孔乐。

阎影儿一边急速后退,一边娇哼一声:“我先前都是让你的,张若尘虽然薄情寡义,可是,你这个姐姐,我还是要认。但是,你别太过分了哦!我很厉害的。”

蓦地,阎影儿双脚落地。

轰的一声,她体内涌出浑厚的血红色神气,直径数百里的大地上,出现一片强劲的神气海洋。

她摇曳着两条辫子,右手抬起来,向池孔乐一指。

“哗!”

神气凝聚成一条长达数十里的血龙,爆发出神威,伴随一道震耳欲聋的啸声,探爪向池孔乐撕裂了过去。

“轰隆隆!”

这片地域,包括千里外的天麟古城,上空皆是乌云密布。

随着神龙凝聚出来,乌云中,电闪雷鸣,降下血红色的雨。

天麟古城的修士,和镇守血绝家族的护卫,皆是心惊胆颤,以为是神灵在发动毁灭性的攻击。

阎影儿乃是血影神母转世,是天生神胎,体内蕴含有极其强大的神力。就算她一出生,就是神灵,张若尘都不会意外。

不过,她显然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也不知神力是被封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另一头,池孔乐却也是不甘示弱,身后一尊万丈高的神魂虚影显现出来,亦是神威浩荡,引动天地之力,向她汇聚过去。

她炼化了修辰天神的一道神魂。

论神魂,她比当初的审判神使都要强大,只不过,没有星魂神座的神力调动,战力自然是比不上伪神。

“什么情况啊?怎么感觉是两尊神灵在斗法?”

“现在的年轻修士,是越来越妖孽了。”

……

观战的修士,被二女爆发出来的气息惊吓,纷纷向远处退去。

“幸好把若尘大圣请了出来,否则以她们这样的战力,就算家主出面,估计都压不住。”血泣已是退到千里之外,将断掉的手臂,续接回去,心情苦涩而复杂。

想当年,他也是敢和张若尘争一争的大圣英杰,如今修炼千年,修为大增,却连张若尘的女儿都打不过。

而且是一个都打不过。

张若尘知晓池孔乐的状态颇为极端,受修辰天神神魂的影响很大,浑身充满杀戮之气,因此,自然不会看着她们继续斗下去。

毕竟,张若尘还是有把阎影儿当成自己的女儿,不想看到她们任何一个受伤。

血红色的神龙,向池孔乐飞去之时,池孔乐手中的杀生剑亦是斩出。

但,忽然之间,她们所在的空间冻结。

所有力量,停止不动。

血红色神龙的龙爪,停在池孔乐的头顶上方,被张若尘一指击碎,化为血气神雾。池孔乐劈出的剑气,则是被张若尘一袖打得偏移出去。

“方圆数百里的空间,都被冻结,犹如被凝固在寒冰里面,完全无法动弹。”

阎影儿看着张若尘一步步走近,心中震惊无以复加,绝不相信他还只是一个大圣。他掌握的力量,只有神灵才能达到。

张若尘来到她的面前,冻结的空间散开了一些。

“你娘还好吗?”张若尘问道。

阎影儿扬起下巴,移开双目,不看他。

发现自己可以动弹后,她立即想要逃走,却发现双腿像是不属于自己一般,定死在空间中。双臂,亦是如此。

“我娘现在可是符道天师,很快就会精神力成神,你最好立即放了我,否则,你会有大麻烦。”阎影儿红唇翘起,以威胁的语气说道。

张若尘道:“我会放了你,但是,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是有一些误会,必须先把误会解开。”

“没有误会!”

阎影儿一双圆溜溜的杏眸,瞪向张若尘,道:“我娘说,怀上我的时候,你就想杀了我。幸好她以命相逼,才保住了我的性命。”

张若尘皱眉道:“你娘怎么可以跟你讲这些东西?”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阎影儿气鼓鼓的道。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实际上,是你娘想要杀你,是我用了一些手段,才保住了你的性命。”

“切!我才不信你的话,五舅姥爷可是说了,你张巨奸薄情寡义,对我娘始乱终弃,害的我娘孤苦千年,受尽世人的冷眼和嘲讽,实不是男人矣。”

阎影儿口齿伶俐,骂得酣畅淋漓。

最后那句,则是模仿了阎皇图的语气。

“五舅姥爷……你说的是阎皇图?”张若尘道。

“哼!”阎影儿道。

张若尘不禁捏紧了拳头,脑海中,尽是阎皇图的身影。

过分,实在是过分。

阎折仙或许这一千年,真的是受了委屈,又或许是架不住阎影儿的询问,向阎影儿怨言了几句。可是,关你阎皇图什么事?

你阎皇图又不是不知道真相,怎么能乱教小孩子?

莫非是在报当年的仇?

张若尘的确是不在乎,外人如何评价他,元会巨奸也好,风流剑神也罢,做到问心不愧便是。但是,自己的女儿,如此看他,他的心情还是颇为苦涩。

很想现在就去阎罗族,将阎皇图和阎折仙都拖出来,当面对质,把话说清楚。

他张若尘可以背锅,做阎影儿的父亲。

但,绝不想背上薄情寡义、始乱终弃的污名。

张若尘正想继续解释的时候。

“哧哧!”

阎影儿身上的紫色神衣,浮现出一道道雷电一般的符纹。

嘭的一声,震碎冻结的空间。

她的身体,化为一道闪电,破空而去,速度快到极点。张若尘在不施展神灵步的情况下,都没有这样的速度。

有此神衣,天下还真没有她去不得的地方。

“我去追她。”

池孔乐眼神冷然,如同两柄利剑。

张若尘忽的心生一策,唤了一声:“孔乐!”

“嗯?”

池孔乐停了下来。

张若尘道:“她是你的妹妹。”

池孔乐那双冷锐的眼睛中,闪过一道茫然之色。

张若尘长叹一声:“我和她的母亲,的确有一段缘分。若不是陷在须弥庙一千年,很有可能,我们已经成亲。”

“当年?”池孔乐道。

张若尘道:“当年是她母亲,不想嫁给我。”

“既然如此,此事便怪不得父亲。”池孔乐冷声道。

张若尘道:“无论怎么说,上一代的事,不应该将下一代牵扯进去。很多真相,影儿根本不知道,我也很难解释清楚。你是姐姐,应该要包容她。”

听到“姐姐”两个字,池孔乐那双蕴有无穷杀意的眼睛中,浮现出一抹柔和。

看到这一幕,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我将当年的真相告诉你,你去跟她谈。你们是姐妹,你的话,她应该可以听进去一些。切记,不要动手。”

“好!”

池孔乐收起杀生剑。

张若尘将当年在狩天战场上发生的事,告诉了池孔乐。

当然,阎折仙是如何怀上阎影儿这件事,张若尘自然是没有细讲。总不可能告诉池孔乐,阎折仙是吸了他的血液,于是,怀上了阎影儿。

如此荒诞的事,一旦讲出来,反而没有人信。

“她是不知道真相,才会错怪父亲,我去与她解释。”

或许是看出张若尘的心情不好受,池孔乐如此说出了一句,才追往阎影儿离开的方向。

张若尘之所以让池孔乐去和阎影儿接触,是想利用姐妹之情,化解她的凶戾之气。同时,如果池孔乐真能把这件事解释清楚,张若尘会少很多麻烦。

可谓一箭双雕。

“阎折仙!阎皇图!”

张若尘念出了这两个名字,心中开始思考,如何报复回来。

被自己的女儿打上门和辱骂,还闹得这么大,相信很快就会传遍地狱界,这可不只是丢了脸面,心中还很是郁闷。

“既然你们让我背锅,我怎么能一点补偿都没有?看来阎罗族是必须要去一趟才行。阎折仙,无论你嫁不嫁,我还非娶不可了,否则太吃亏了啊!”张若尘暗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