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四章 收徒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剑南界,是被冥王带出黑暗大三角星域,如今安置在黄泉星河中,一处距离血天部族不远的宇宙空间。

整座世界,远离恒星。

虽然依旧和以前一样,黑暗、阴冷,靠植物发光照亮世界。

但,头顶却繁星无数,不再像以前那么空洞。

张若尘站在一座数百丈高的巨石下方,石如山岳,长满草木,苍劲而又雄壮。

草木散发着莹莹光华。

巨石上,印刻有“剑南”二字。

张若尘手中握着一枚三寸长的剑形界令,这是当初在狩天战场上,上一任剑南界界尊赠送给他,代表一界之尊的身份。

而剑祖,称它为“剑印”。

执掌剑印者,为剑界守护者。

张若尘正是根据对剑印的感应,在剑南界中,找到了这块巨石。

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至于本源神殿所在的那片海域,张若尘去探查过,已被搬运一空,连石头都没留下一块。

魔音身穿五彩色的鳞片长裙,站在张若尘身后,风姿绰约,有颠倒众生的魅惑气质,柔声道:“一座断了传承的贫瘠大世界而已,今后只会越来越衰败,根本没有探查的价值,主人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剑南界所在的星空位置,只有一条宇宙脉络流淌而过,只能维持大世界的生机不灭,根本不可能孕育出圣脉、灵脉,今后自然是只会越来越贫瘠。

这座世界中,修士的修为会越来越低,甚至最后连修士都会消失,彻底变成一座凡人世界。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剑界昔日何等繁盛,必然留下了许多神遗古迹。纵然,神遗古迹皆被岁月磨灭,但是血脉传承却无法磨灭殆尽,可谓人杰地灵。只要将剑南界迁移到宇宙脉络汇集的空间位置,世界就能复苏,就能诞生出源源不断的天才。”

“只有人才汇集,未来才能足够繁盛。”

其实,张若尘此来剑南界,是为寻找剑神殿。

剑界毕竟是以“剑”命名,而不是叫本源大世界。

由此可以推断,本源神殿只是剑界昔日的其中一座神殿。

拥有本源神殿的剑界,可是,本源之道居然还没有剑道繁盛,足以说明,当年剑界的剑道发展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恐怕天地间的剑道奥义,十之八九都汇聚在剑界。

张若尘虽然收走了蕴含剑道奥义的剑山,但是,剑山中的剑道奥义显然并不是很多,因为剑山中的剑道规则密度,尚且还比不上真理神殿中的真理规则密度。

这说不过去!

“昔日的剑界,必然建有剑神殿,只不过剑神殿不在剑南。”张若尘做出这样的推断。

此外,剑祖八绝中的“剑源”,也是张若尘欲要寻找的东西。

“走,跟我去剑南界的人族城池中看看。”

张若尘和魔音,离开了此处。

不久后,他们二人走进一座古韵悠悠的城池,此城得有上万年的历史,人口繁多,是方圆数万里的第一大城池。

剑南界是位于血绝家族所在的星空领地。

正是如此,千年来,是由血绝家族的修士管理剑南界。

可是,在不死血族的眼中,剑南界的人类,与牲口没有区别,就是一只只血食。因此尽管冥王有令,不得将剑南界的人类当成血食食用。

可是,让狼看守一群羊,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吃?

冥王的神谕,管得住一人、十人,却管不住千千万万的人心。

正是如此,张若尘走进城中,入眼看到的便是一队不死血族军士,驱赶一支上千人的人类,向一座府邸中行去。

那些人类,年龄都已经颇为老迈,最年轻的看上去都有五十多岁。

他们衣衫褴褛,手上绷着绳索。

“啪!”

鞭子声响起。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叟,被一位骑着蛮兽的不死血族军士一鞭子,打得皮开血溅,倒在了地上。

“你们这么磨磨蹭蹭,是在浪费本座时间。走!给我走快一些,否则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那位不死血族军士身下的蛮兽,从老叟身上踩过,干瘦的身体瞬间压扁,爆出大量血液。他深深一吸,所有血气,尽入他的鼻孔。

张若尘进入城中的时候,惨剧已经发生。

围观的人类很多,却无一人敢上前。

“爷爷!”

只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从人群中冲出,跪倒在那片残碎、干瘪的血肉旁边,双眼中泪水直流,双手颤抖着想要去抓捧,但却不知手该捧向哪里。

“爷爷!”

“爷爷!”

……

少年身穿布衣,赤着双足,头发蓬乱,嘴角不停抽动。

忽的,他大吼一声,咬紧牙齿,从地上站了起来,向那只蹄上还沾有爷爷血液的蛮兽和那位不死血族军士冲了过去。

眼中尽是仇恨、怒火、绝然。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少年嘴里如此反复不停的怒吼,双眼中,充满血丝。

坐在蛮兽背上的那位不死血族军士,后头看向那个少年,露出一道残忍嗜血的笑容,手中的鞭子,挥了出去,卷向少年的脖颈。

那些围观的人类,发出惊呼声,以为少年就要死在这一鞭子之下。

“嘭!”

那位不死血族军士从蛮兽背上飞了下来,重重坠落在地面,摔得七荤八素,体内骨头都断了数根。

所有人愕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就连那个少年都被惊得定在原地,目光看向前方,迎面走来的张若尘。随后,他又鼓足勇气,冲向那个坠落在地上的不死血族军士。

但,被张若尘一把抓住。

“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放开我……”

少年张嘴,咬张若尘的手腕。

可是,却如同咬在了铁块上面,嘴巴痛得发麻,再也吼不出来一句。

“你去杀他,与找死有什么区别?”张若尘道。

张若尘很清楚,眼前这样的事,每时刻每刻都在剑南界发生,而且每座城池的情况,估计都差不多。

管是管不过来的。

但,既然发生在了眼前,怎么可能不管呢?

更何况,张若尘对眼前这个少年,产生了一些兴趣。

首先此子才十四、五岁而已,居然敢冲向不死血族的军士,这份勇气,实在是难能可贵。至少,在场别的人类不具备。

第二,正常人类都是三魂七魄,可是他却只有一魂一魄。

只有一魂一魄的人类,张若尘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位坠落在地上的不死血族军士,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抽出战刀,欲要劈向张若尘。可是,看到张若尘拿出的血绝家族令牌,便是咚的一声,跪了下去。

“拜见大人,不知大人如何称呼?”那位不死血族军士颤声问道。

“张若尘!”

听到这个名字,那位不死血族军士脸色苍白如死,整个人都趴到了地上,浑身骨头都被吓没了一般。

别的那些骑在蛮兽背上的不死血族,早就已经跳了下去,跪得整整齐齐。

那些围观的人类,也跟着跪在了地上。

张若尘没有问他们为何押解这些人类进入府邸,因为已经使用精神力探查过,府中,正在修建血池。

府邸的主人,是一位半圣,匆忙走了出来,惊骇万分的跪到张若尘面前:“拜见若尘大圣。”

张若尘道:“若我没有记错,冥王可是颁布了神谕,不可将剑南界的人类当做血食,更不可修建血池。”

那位半圣颤抖着,道:“大圣有所不知,各大城池都有修建血池。我也只是想要修建一座小型的血池,用于最基础的修炼,而且使用的都是年龄老迈的人类的血液。他们除了一身血液,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张若尘深深皱眉,几欲想要一掌拍死他,可是却忍了下来。

半晌后,张若尘带着那个少年,离开了这座城池。

那个少年忽的停下脚步,双目冷然,质问张若尘,道:“你那么强大,为什么不杀了他?他们用成千上万的人类建造血池,今后,必然还会如此。”

魔音站在一旁,含笑不语。

魔音能够勾动大圣心神的媚惑之气,却无法动摇那个少年的心。

他吼声道:“不许笑!”

张若尘神情淡然,道:“他是血绝家族的修士,我也是。我和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

少年怔住,忍不住后退数步,拉开和张若尘的距离。

“这样的事,管不过来的!杀了他,不久之后,前来坐镇这座城池的不死血族修士,依旧会做相同的事。除非我一直待在这座城中,但,那样的话,我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了!”张若尘道。

少年看出张若尘与别的不死血族不一样,恳求道:“你的修为强大,他们那么怕你,不如你下令,让所有不死血族都离开剑南界?”

“哪有那么简单?”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你恐怕不知道,现在整个剑南界,都是受这些不死血族的庇护,才能得以保全。否则,早就已经界毁人亡。不是化为一界恶鬼,便是一界死尸。”

“界毁人亡就界毁人亡,总比沦为牲畜和食物强些。”少年沉声道。

“无知!”

张若尘道:“你的想法,代表不了所有剑南界生灵的想法。他们想要活着,哪怕像牲畜一般的活着。”

“况且,界毁人亡之后,就什么都没了!”

“现在这么活着,至少还有希望。”

“你要知道,这个残酷的世界,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万一你们剑南界出了一位绝代奇才,成为经天纬地的人物,展现出自己拥有的价值,就能与血绝家族谈判,获得自己掌握大世界的权利,将所有不死血族修士都赶出剑南界,并且带领剑南界走向强盛。”

“至于报仇,更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少年极其聪慧,听出张若尘是在暗示,跪在了地上,道:“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求师尊教我,我什么苦都愿意吃。”

张若尘欣然一笑。

继承了剑祖的剑魄,承受了恩惠,怎能不为剑界做些什么?

先收一弟子试试看,看他是否有重振剑界的资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