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八章 三生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座长达八十丈的演武场中。

“轰!”

“轰隆!”

……

十位圣王境界的古文明派系囚徒,各自施展不同的圣术,围攻浑身是伤的叶落尘。

只要能够杀死此子,他们就能获得自由。

演武场中,刻满大圣铭纹,他们打出的圣术,劈出的剑气,无法波及到场地外。

叶落尘长发半白,披散在脸颊两侧,胸口血肉模糊,背上被雷电击中焦黑一片,紧咬牙齿,拔剑而起,顿时,体内涌出滚滚魔气劲浪。

龙吟声响起。

随着剑舞,魔气和剑气化为一条黑色长龙,冲向十位杀气腾腾的圣王。

“啊……”

一连三道惨叫声响起。

顷刻间,三位圣王境强者肉身分裂,化为血肉残骨,抛洒一地。

另外七位圣王,亦是被冲击得向后抛飞。

叶落尘长啸一声,双目赤红,身形化为一道流光闪电,一连挥出七剑,变换七次身形,将七位古文明派系的圣王,全部都斩断成两截。

挥出这七剑后,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单膝跪到地上,大口喘息。

嘴里,流淌鲜血。

“啪!啪!啪……”

张若尘拍着双手,走入进演武场,道:“不错。”

跟在张若尘身后的齐生,走了上去,将一枚疗伤丹药,给叶落尘服下。又将手掌,按到叶落尘头顶,掌心涌出浑厚的圣气,打入他的体内。

叶落尘盘膝坐下,眉心的剑形神武印记浮现出来,源源不断吸收圣气。

这,已经是三年后!

三年来,叶落尘在日晷下,修炼了大概有六百年。别的时间,则是在不断的战斗和厮杀。

早已不是曾经少年的模样,反而因为经常被逼到生死绝境,不得不燃烧寿元,如今,头发半白,面容虽然依旧年轻,却颇显沧桑。

他修炼的功法,乃是《天魔石刻》。

主修的是剑道。

张若尘一共掌握有七块《天魔石刻》,天魔升龙图、天魔镇狱图、天魔阴阳图、天魔虎啸图……,除此之外,还有已经归还血神教的四幅石刻的拓印图。

叶落尘的天资,远超张若尘的预估,可以同时修炼十一幅《天魔石刻》。

他只有一魂一魄,看似天残地缺,可是,修炼之路却没有残缺,反而比别的任何修士都更加专注。

伤势稳定下来后,叶落尘站起身来,眼神决然坚毅,道:“师尊,我还能再战。”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你的寿元,已经不多。若是百年内,无法突破到大圣境,你就会死。所以,当前对你而言,最重要的是提升修为。”

叶落尘想要十年时间,修炼到千问境。

就算有日晷的辅助,都难如登天。

张若尘使用的方法,乃是“极限修炼法”。

这是一种,理论上可行的方法。

以日晷辅助他修炼,以战斗和杀戮逼迫他成长,以即将枯竭的寿元给他生死压力,从而,在三年的时间内,修炼到了圣王境界。

张若尘道:“你现在的修炼速度已经缓了下来,不能再在日晷下闭关修炼。必须走出去,去战场上磨砺,入世修行。”

“天庭和地狱的战场,远比这座演武场要残酷,考验的,将不止是你的战法。”

“记住,在战场上,不,在任何地方,任何修士的面前,都不能暴露你是我的弟子这个秘密,否则,你会死得更快。”

“齐生,给他弄一个新的名字,新的身份,送去战场。”

……

叶落尘临走时,张若尘终究还是于心不忍,取出一件两千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铠甲给他。凭借此甲,在关键时刻,至少能够保住性命。

“希望你能活着回来。”张若尘道。

叶落尘双手捧在铠甲,单膝跪地,道:“绝不让师尊失望。”

齐生看着叶落尘离开的方向,感叹道:“此子若是不死,将来必定又是一个威震天庭地狱的盖代人物。”

“他的路,比所有人都更加艰难。”张若尘道。

齐生笑道:“幸好他遇到了大圣你,才有施展才华,登上宇宙争斗大舞台的机会。”

三年来,发生了很多事。

齐生在日晷下,修炼千年,修为已是达到万死一生境巅峰。

有张若尘给他的王品圣意丹和照神莲辅助,加上他自己非凡的资质,和千年逆境的磨砺,齐生融合出了三品圣意,甚至在血绝战神的面前都露过脸,正式进入血绝家族核心圈层。

如今,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血绝家族。

而是三生界。

三生界在三年前,便是迁移到了天初文明曾经所在的宇宙秘境中,这里宇宙脉络汇聚,使得原本贫瘠的三生界,变得生机勃勃,灵气充沛。

每一年,灵气浓度都有巨大变化。

天初文明则是与张若尘猜测的一样,后撤到了巨灵、艳阳、藏墟这条防线。

如今,三生界已然成为修罗星柱界后方的一座战争基地,各族的修士,欲要前往战场,大多都要先到三生界中转。

欲要离开战场,返回黄泉星河,也需要通过三生界。

这对三生界而言,是巨大的机会,可以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一座强界。

对张若尘,对血绝家族的能力,却是巨大的考验和挑战。

正是如此,张若尘和血绝战神同时坐镇三生界,一个主管俗世,一个威慑诸神。

张若尘抬头看向天外,眼神迷离,道:“我很快将要离开三生界一段时间,接下来,三生界俗世的一切事宜,得交给你和荧惑来主理。”

“这……”齐生道。

张若尘道:“怎么?没有信心?”

“不,齐生一定全力以赴,绝不辜负大圣交予的重任。”齐生道。

张若尘道:“我离开三生界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修士。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我在闭关修炼。”

“明白!”齐生道。

如今,张若尘体内的圣道规则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圣道规则的提升变得非常缓慢,随时可以引来神劫。但他却在压制境界,不敢轻易渡劫。

宫南风曾传旭给他,十界之战后,他在《神储卷》上的排名,曾达到甲等。可是不久之后,张若尘的名字,却从《神储卷》上诡异的消失。

他提醒张若尘,千万不要渡神劫。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此诡异的事,很快传遍天庭和地狱,闹得沸沸扬扬,谣言四起。

“张若尘遭天诛,此生无缘神境。”

“所谓万古第一天才,反而却是万古第一废材,不入神境,纵然俗世无敌,又能狂得了多少年?”

……

“据说,罗乷公主欲要悔婚,每日都以泪洗面,苦求罗衍大帝和天音神母,想要退了这门婚事。纵然神尊赐婚又如何,罗衍大帝不可能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那是自然,罗乷公主可谓罗刹族第一美人,如今又突破到了神境,岂会愿意嫁给一个注定无法成神的修士?”

“张若尘和罗乷公主,千年前就已经订婚,如今却迟迟不完婚。此事,恐怕是真的,不是谣言。”

……

“大家都知,般若神女与张若尘交情极深,十界之战时,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一身修为,也要助张若尘破境。可是最近几年,般若神女和张若尘却没有任何往来,仿佛完全断绝了关系。”

“人情冷暖啊,就连神女殿下都如此现实。”

……

“据说,阎罗族本是非常积极,欲要和血绝家族联姻,现在也冷淡了下来。”

……

谣言很多,皆对张若尘不利。

传播谣言者,似是想告诉天下修士,张若尘已经被各大势力舍弃。

毕竟,若是失去罗衍大帝、福禄神尊、阎罗族这些巨头的支持,那么原本不敢对张若尘下手的势力,都会跃跃欲试。

这是想要置张若尘于死地!

虽然罗乷曾派人抓捕了一批散播谣言的修士,当场格杀,但是,只要她没有和张若尘完婚,便堵不住悠悠之口。

天下修士都觉得,她只是做做样子。

张若尘已经有些相信地姥的话,很有可能,真的是冥殿重启了诅咒,才会出现,他的名字消失在《神储卷》上的诡异之事。

看来,必须再去一趟罗祖云山界。

地姥肯定知晓,化解诅咒的方法。

但,张若尘也知道,想要获得化解诅咒的方法,必须要向地姥妥协,选择与罗祖云山界联姻。正是如此,张若尘才迟迟没有前去。

有些时候,张若尘甚至想强行破境,不信命运,不理会什么《神储卷》,却被血绝战神训斥了一顿。

血绝战神告诉他,“就凭你现在的修为,还没有资格不信命运。酆都大帝可以,但你还远远不行。”

“轰!”

张若尘在三生界的府邸上空,响起一道爆鸣。

防御阵法遭受攻击,显现出来,化为倒扣的碗形。是一道水桶粗细的电光,击在阵法上,冲击得阵法猛烈抖动,向内凹陷。

齐生冷喝一声:“好大的胆子,居然连若尘大圣的府邸都敢攻击。”

张若尘拦住了他,笑道:“来者,实力非同小可,你还不是她的对手。”

片刻后,电光消失。

阎折仙的冰冷声音,从府邸外传来:“张若尘,我给你十个数的时间,若不放了影儿,我便灭了你的三生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