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四十一章 张若尘玩砸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张若尘的一番话,差点将阎折仙气得原地自爆,一番好心,竟是喂了猪狗。

但,阎折仙与千年前相比,阅历增加了不少。

因此,很快意识到不对劲。

她眯着双眸,疑惑的道:“不对!任何修士,遇到现在的困境,都必然绝望和无助。你张若尘为何还有心情密会红颜知己?而且,你似乎是故意,想要甩掉本神。”

“你肯定隐藏了什么秘密?”

张若尘倒是没有想到,阎折仙现在变得如此难缠。

见张若尘没有辩解,阎折仙露出喜色,得意的笑道:“你果然有问题,招了吧,到底隐藏了什么事?放心,本神只是单纯的好奇,不会泄露出去。”

“招?为什么向你招?”

“我们什么关系?你不过只是我女儿的母亲而已。”

张若尘不再多言,迈出神灵步,空间脉络呈现出来,顷刻间,身至十二万九千六百里外。

第二步。

第三步。

第四步……

他横渡星空,身形时隐时现,世界空间仿佛在他脚下折叠。

张若尘越是隐瞒,阎折仙兴趣越浓。

“好你个张若尘,居然不领本姑娘的情,那么,必然是有比破境成神更重要的事要做。有什么事,可以重要到如此程度?”

阎折仙也不知是不是好奇心在作祟,再次追向张若尘,心中暗道,“你张若尘既然不想我跟着,那么我偏要跟上去,看你能奈我何?”

符道天师的手段繁多,且奇妙。

精神力神灵,可以一念通达千万里。

这一路,张若尘使用了各种方法,却没能甩掉阎折仙。

昔日那个可以轻松收拾的阎大小姐,如今,手段高明无比,不容小觑。

神灵!

但凡沾上“神”字边,对于圣境修士而言,都是通天彻地。

每次阎折仙识破张若尘的手段,将他找出来,都会笑得花枝招,如同战斗胜利的母鸡一般,得意无比。

与天斗,其乐无穷。

与地斗,其乐无穷。

与张若尘斗……斗赢了,其乐无穷。

张若尘曾让她去星空战场寻找影儿,可是,阎折仙却道:“影儿从小在阎罗族诸神的呵护下长大,需要去战场上磨炼。有池孔乐带着她,本神很放心。”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这是一个母亲说的话吗?

没能甩掉阎折仙,张若尘自然不会去黑暗之渊,于是,先去了罗祖云山界。

横渡星空,穿越空间虫洞……

花费大量时间,终于,张若尘再次来到罗祖云山界的界外虚空。

他没有直接去闯,毕竟,这里是罗刹族的第一禁地,有蚩刑天这位护界魔将守护。蚩刑天只有极少时间是清醒状态,万一被他一斧劈死,岂不是死得太冤?

张若尘送上拜贴,交给一位巡逻的罗祖云山界修士,随之,静静等待。

……

距离张若尘,大概万里之外。

池瑶穿一身宽大的儒袍,腰挂碧青神玉,头上秀发以方巾束之,容颜柔美仙丽,气质却很冷酷。她站在一角阵纹中,阵纹围绕她流动,凝化成九品莲花的形态。

这是神阵的一角,是殒神岛主交给她。

凭借这一角阵纹,她在地狱界,足以掩人耳目,甚至可以躲避命运神殿的推算。当然,不能去闯命运神山,否则便是找死。

看见张若尘的身影,池瑶那双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眸中,露出意外的神色。

“他怎么来了?”她很疑惑。

池瑶旁边,站有一位戴着黑色斗篷的玄袍男子,气势冷酷,身上涌动滂湃的神力。

玄袍男子以霸气十足的姿态站立虚空,冷哼一声:“张若尘来罗祖云山界,必然与女人有关。”

“应该不至于!张若尘来罗祖云山界,估计目的与我们一样。”

在池瑶的心中,张若尘始终是那个英姿勃发,专注修武,深明大义,偏偏俊美,温润如玉的少年,寄托了她的所有美好回忆。

虽然,在本源神殿中,见到了一些不愉快的画面。

但她相信,一定是那两个女妖精,故意引诱张若尘。

或者,张若尘是有身不由己的原因。

就在这时,池瑶的视野中,一道流光划破黑暗,由远而近,到达张若尘的身旁。

光芒散开。

一位婀娜典雅的女子,显现出来。

玄袍男子嘴角一翘,冷哼道:“这个女子,就是阎罗族的大小姐,阎折仙。张若尘十步之内,必有芳草。”

池瑶怎么可能没有听过阎折仙的名字?

“这位阎姑娘,倒也是倾城绝代,张若尘眼光不错。”池瑶平静的道。

……

阎折仙看着前方宏伟壮阔的血红色人形世界,道:“罗祖云山界!原来,你说的红颜知己,竟是姑射静。姑射静与罗乷公主的关系可是情同姐妹,你来密会她,本神真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我来这里,与姑射静没有任何关系,是为了别的事……”

他的声音尚未落下,罗祖云山界中,一片绯红色的神云,犹如花蕾绽放,向宇空中蔓延。

强横的神威,随之落到他身上。

姑射静站在神云顶端,长发千丈,神躯更是有数千丈高,俯看只有蝼蚁大小的张若尘,道:“大胆张若尘,你区区一个圣境修士,见到本神为何不叩拜行礼?”

张若尘早已猜到,来的肯定是她,拱手含笑道:“恭喜姑射大神破境成功,成就神境尊位。”

“大神?”

姑射静哼了一声,庞大的神躯收缩,化为正常人类大小,道:“上一次你逃得太快,没能抓住你。今日,你主动送上门来,该知道是什么下场吧?”

张若尘道:“我要见地姥。”

“地姥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先算我们之间的账。”姑射静道。

张若尘的目光,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阎折仙,道:“这笔账,怕是不好算吧?你确定,要当着折仙天师的面,算这笔账?”

姑射静露出沉思之色,随后,探出两根纤长玉指,引动一缕神气,缠绕住张若尘,将他拉扯到了远处深空。

阎折仙颇为迷茫,不解张若尘和姑射静到底是什么关系?

站在阵纹中的池瑶,同样也很茫然。

“怎么样?本皇没有说错吧?张若尘来罗祖云山界,就是为了女人!”

“风流剑神的称号,岂是浪得虚名?”

玄袍男子又道:“那位美貌不逊色阎折仙的女神灵,名叫姑射静,与张若尘关系匪浅。在冰王星,张若尘为了助她疗伤,曾将自己的魂力输送出去,本皇劝了,但,劝不住。”

池瑶自然是知道姑射静。

在本源神殿,她化身张若尘,还给过她一巴掌。

玄袍男子继续火上浇油,道:“张若尘倒是厉害,是真正有魅力,区区圣境修为,居然可以游走在数位惊才绝艳的女神灵之间。当今天下,找不出第二个了!”

池瑶闭目,念心经。

……

张若尘道:“恭喜姑射大神渡过神劫。”

“你刚才不是恭喜过了吗?”姑射静不假以辞色。

张若尘反复恭喜,当然是想提醒姑射静,她能渡过神劫,他也出了力,功劳有他的一份。

张若尘道:“我是真心羡慕!姑射大神从此之后至少可以活一个元会,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可我应该是无缘神境,最多活两三万年,便会天人五衰,道消人陨。”

“你以为,在本神这里卖可怜,本神就会放过你?”

姑射静道:“张若尘,本神知晓诅咒的事,也感谢你能借《天魔石刻》给我参悟,对我渡神劫,的确是有一些帮助。但,一码归一码,该讨的债,必须要讨回。”

“这样吧!你若能接我一掌不死,我们之间的恩怨,便一笔勾销。”

不等张若尘答应,姑射静已是结成手印。

四面八方的绯红色魔气,化为一条条烟雾溪流,汇聚向她的掌心。

这一掌,姑射静是为报复本源神殿的那一巴掌。

那一巴掌,无论是谁打的,肯定与张若尘脱不了关系。

还到张若尘身上,自然是天经地义。

姑射静是真神,而且是元会级代表人物破境。

比普通的伪神,或者是阎折仙那样的精神力神灵,不知强大多少倍。

张若尘只感觉空间收缩,天塌地陷,视野中,姑射静的手掌变得无边无际大小,并且散发出比恒星还要强烈的灼热气息。

“万古归一,宇宙无边。”

道域释放,撕开姑射静的神威压制。

张若尘体内冲出不知多少万亿道圣道规则,在身前旋转飞行,化为一个混沌漩涡,与她打来的手印碰撞在一起。

混沌漩涡可以顷刻间,搅碎直径万里的星球,但是,只支撑了一瞬间,就被掌印击碎。

张若尘如今修为已经攀至神境之下的巅峰层次,怎么会技止于此?

“剑道规则,听我号令!”

“破!”

张若尘双手向前打出,沉渊古剑悬浮在双掌前方,剑尖向前,急速旋转。

天地间,数之不尽的剑道规则,源源不断涌来,与张若尘和沉渊古剑合二为一,与神光璀璨的掌印碰撞在一起。

“轰隆!”

轰击声,化为滚滚雷鸣,传向数十万里之外。

不少罗祖云山界的生灵,都听到星空中传来的声响。

……

远处,玄袍男子惊呼一声:“糟了,张若尘玩砸了!真是活该,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带着一个,又来找另一个,怎么可能不出事?你说对吧?”

池瑶停止念经,睁开双目。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