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 震动生死界星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没有了黑暗阵图的封锁,无疆和般若身上爆出来的神威,迅速传出去,蔓延千万里。生死界星上的神灵,纷纷生出感应。

三十万里外。

一座形似伏牛的神山中,一位鬼族神灵,从地底古棺中走出,凝望七冤古城的方向,疑惑道:“什么情况,命运神殿的神女,怎么与黑暗神殿的无疆斗法了起来,还战得这么激烈?”

百万里外,有一座破烂的殿宇,里面枯枝败叶,烂石杂草。

殿宇荒废已久,里面有着一尊被蛛网裹缠的石像。

盘坐那里不知多少万年的石像,忽然双目睁开,眼中神光万丈,自言自语的道:“原来是两个小辈在战斗,没有意思。”

石像闭上双目,殿宇又变得破烂平凡。

生死界星,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独立于十族之外。

正是如此,整颗星球上,隐居有不少神灵。他们或是沉睡于地底,或是坐镇在神殿,或是享乐在市井。

被惊动的神灵不少,可是,只有极少数向七冤圣城赶去。

……

无疆眼神狞然,知道今日想要杀张若尘,已是不可能的事。

他想立即将消息传出去,从而毁掉般若。

可是他想到,般若是命运神女,又有怒天神尊这个靠山,就算消息传出去,别的势力也不敢动她,只有命运神殿可以处置她。

命运神殿一旦擒拿了般若,必然会将张若尘也揪出来。

一旦张若尘被抓去了命运神殿,身上的奥义和至尊圣器,自然会被命运神殿夺走,哪里还有他无疆的份?

单单只是百分之一的本源奥义,便是让大神都会心动,会不择手段夺取。

没了张若尘这个“软柿子”,无疆还能去哪里夺取这么多奥义?

“般若神女,我们的仇,今日算是结下了,冥殿绝不会善罢甘休!”

无疆与般若对碰一击之后,身形急速向三途河的深处飞去。

“哪里走,本皇来镇压你。”

小黑驾驭三垣二十八星宿大阵,从天而降。一道道阵法铭纹,从三件至尊圣器和二十八件君王圣器中飞出,封锁无疆退走的空间。

三件至尊圣器之一的泰坦鬼斧,足有山丘那么巨大,劈斩下去。

无疆打出已经残破的黑暗阵图,化为一座黑暗金属世界,与泰坦鬼斧碰撞在一起,挡住了神阵的攻伐。

般若岂会放无疆离开?

做为神女,她掌握有万分之三十的命运奥义。

此刻,般若以命运奥义,引来天地间数之不尽的命运规则,全部都注入手中法杖。

并不是说,神灵掌握了万分之三十的命运奥义,就能立即拥有调动天地间万分之三十命运规则的能力。

奥义的运用,需要参悟理解,需要强大的神魂支撑,需要技巧。

正是如此,以姑射静元会级代表人物的资质,成神后,到现在,都还无法运用奥义的力量。

以无疆的绝代英姿,也认为自己就算夺得了百分之一的本源奥义,亦要花费数百年时间参悟,才能运用几分。

般若才成神不久,神魂不够强大,对命运奥义的运用,还达不到百分之一。换言之,她连百万分之三十的命运规则,都还调动不了!

可是,就这不足百分之一的奥义运用,却给无疆造成巨大压力。

“才成神数年而已,她居然已经可以运用奥义的力量,必然是因为真我之门。”

无疆虽掌握有奥义,可是却还无法运用奥义,因此,顾不得收回黑暗阵图,踏水而行,急速远遁。

般若将法杖举过头顶。

顿时命运神山的虚影,在天空显现出来,高大巍峨到了极点。

“哗!”

法杖挥了下去,命运神山随之压下。

无疆咬紧牙齿,眉心黑色电纹中,飞出一道蕴含强大黑暗力量的毁灭光柱,击在命运神山的虚影上。

但,无法阻挡。

命运神山虚影落在无疆身上,压穿冥界之国,将他打得沉入三途河。

三途河广阔的河面,深深的沉了下去,大量河水和白骨死尸飞向宇宙虚空。神力波动,直是传到万里之外。

离得最近的七冤圣城,护城大阵都差点被摧毁。

“轰隆!”

泰坦鬼斧劈开黑暗阵图,一分为二。

小黑眼疾手快,连忙将两块残图收取,塞进衣袖。

这可是阵法神师炼制的宝物,虽然只是残次品,对阵法师而言,依旧如同圣经神书,可以研究出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七冤圣城的上空,散发出一道又一道神威。

诸神降临,个个神躯高大,脚踩光云,使得圣城中的修士,全部都跪伏了下去,颤抖不安。

张若尘站在岸边,本是想要拦截无疆传出的神念,却发现无疆似乎没有要将消息传出去的意思,心中不禁思量了起来。

姑射欢欢抬头看了上空诸神一眼,眯眼笑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与无疆斗法了起来?”

“无疆想要杀我,夺取我身上的奥义和至尊圣器。”张若尘道。

姑射欢欢道:“不对吧!”

“哪里不对?”

“如果是为了夺取奥义和至尊圣器,般若神女做为冥族的一员,应该和无疆联手,将你杀死,一起瓜分才对。怎么他们两个,像是有生死大仇一般,打得天翻地覆?”

这的确很难解释!

张若尘想了想,道:“因为,她爱上了我,而且是无法自拔的那种。”

看着张若尘那严肃的神情,姑射欢欢瞪大双眸,感到无法相信。

张若尘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道:“你根本不会明白,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之后,往往就会变得执着和不顾一切。别说是奥义和至尊圣器,无法改变她的爱。就算是一件神器,在她看来,也没有我重要。”

“我明白!”姑射欢欢道。

“你明白什么?”

“我明白般若神女的确是爱上了你,要不然,在无定神海,怎么会自碎真我之门助你破境?而且,我也明白,当一个女子爱上一个男人之后,的确对奥义和至尊圣器都会失去兴趣,就像我一样。”

姑射欢欢笑靥涟涟,凝看张若尘那张轮廓分明的侧脸,简直俊美到了极点。

像她这么撩,谁扛得住啊?

张若尘扛得住。

张若尘没有心情与她谈情说爱,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三途河上和天空的诸神,忽的,长声一啸:“无疆欲要杀我,夺我身上奥义和至尊圣器,此仇不共戴天。今日,我张若尘与他不死不休,谁敢插手此事,便是整个血绝家族之敌。”

扔下这句狠话,张若尘跨越空间,冲向三途河。

姑射欢欢想要拦他,却迟了一步,不禁跺了跺脚,埋怨道:“你这个家伙,才圣境修为,怎么敢闯般若和无疆的战场?”

般若和无疆虽然是下位神,可是下位神中,却没有几个是他们的对手。

御神站在七冤圣城的城墙上,双目眯成一条缝,心中生出各种猜测。

般若和张若尘的关系,他是知道一些。可是,实在想不通,二人的关系得亲密到什么地步,才能让般若不顾一切与无疆为敌,乃至于与冥殿和黑暗神殿为敌?

他没有出手。

毕竟理亏是无疆,现在谁助无疆,都是与血绝家族为敌。

神尊之下,有几个神灵敢招惹血绝战神?

生死界星所在的那段三途河,河道宽阔,极其凶险,空间和时间在这里发生巨大变化,光明和黑暗的力量在这里交替,天地规则与地狱界的任何地方都不一样。

正是如此,神灵都无法跨越过去,所以才有了七冤渡。

七冤渡上的渡船,是由星宫和无常鬼城联合控制,只有他们才知道正确的航线路线。一旦偏离航线,三途河将不再是一条河流,而是一处凶杀险境。

真神都有陨落的可能。

此刻,三途河上,航行有一艘千丈长的鬼船。

船上挂满灯笼,被层层阴气包裹。

无疆从水中冲出,登上了这艘鬼船。

他长发披散,脸色苍白,气息虚弱了一大截,命运的力量侵入了他体内,要分解他的神源和神魂。

炫离大师从船舱中走出,心中大惊,问道:“师弟,你怎么了?”

“别问了,都是般若那个贱人……噗……”

无疆一口神血吐出,以手掌撑住船壁,眼神冷狠,道:“走,赶紧离开这里,待我伤势恢复,必要让她和张若尘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艘鬼船,是凭借御神的力量弄来。

炫离大师坐镇鬼船,就是为了接应无疆、九齿狼神将、军海神将,若是发生变故,他们随时可以脱身而去。

般若凭借命运之道,推算无疆的气息,找到了鬼船。

“你还想往哪里走?”

她挥杖,劈了下去。

命运决杖变得足有数百里长,如同擎天之柱碾压下去,神威煌煌慑人,以摧枯拉朽之势,击碎鬼船的防御阵法。

“轰隆!”

千丈长的鬼船,被她一击打得支离破碎。

无疆和炫离大师化为神影光梭,从破碎的鬼船残片中飞出,落到浑浊而恶臭的河面。

“贱人!你真想赶尽杀绝吗?小心本神让你也万劫不复。”无疆怒声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