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三章 神女堕胎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闻褚是黑暗之渊阎氏,最近千年来,唯一渡过神劫的修士。

成神后,他恢复到中年面貌,显得年轻了不少,走在七冤圣城的街道上,手中一支烟杆,从不离手。

阎婷是阎无神的堂妹,修为达到半神巅峰层次,是黑暗之渊阎氏神境下仅次于阎无神的强者。

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身穿青色鸾羽衣,外面罩着枣红色连帽。

因为常年修炼黑暗之道,阎婷身上寒气极盛。街道上的修士,虽然看她身材凹凸美妙,却没有一个有胆靠近过去掀开她的连帽,目睹她真容。

闻褚和阎婷来到生死界星,是为暗中接应张若尘。

忽的,闻褚停下脚步,一双沧桑深邃的眼睛,看向街道旁边的一株千丈高圣树。

圣树,像苍松。

树干最粗的地方,直径得有一千多米。

圣树被掏空,里面建起了一座酒阁,一层一层向上,是七冤圣城中的一处名胜,名叫“一树云烟酒居”,可以轻松容纳数万修士。

阎婷道:“叔公为何突然停下来了?”

“进去看看。”

闻褚抽了一口烟,迈步走进去。

顿时,妖魔鬼怪的笑声,丝竹管弦的曲声,谈天说地之声,嬉笑怒骂的声音……,纷至而来,里面热闹至极。

闻褚的目光,向坐在主位的血屠看了一眼,便是领着阎婷,来到一处角落的位置。

阎婷认出血屠,道:“那不是……”

闻褚对她点了点头,传音道:“如今生死界星局势波云诡谲,这一树云烟酒局中,便是有着不少修为强劲之辈。或有神灵隐藏其中,我们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阎婷的目光投落在血屠身上,对这个俗世一等一的人物,颇有兴趣。

当然,对有俗世神话之称的张若尘,她更是好奇至极。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能够一剑击败三位元会级天才?

在她心中,堂兄阎无神已经是神话。

血屠既要造谣,又要传播消息,实在是头疼。

但,他血屠何等智慧?

于是决定,光明正大传播消息,并且借此营造出造谣与他无关的不在场证明。

他凭借死亡神尊弟子的身份,轻轻松松邀请了生死界星的四位神子,三位神女,还有五位身份超然的无上境大圣,聚在一树云烟酒居。

十多位修士,对血屠一阵吹捧,又是敬酒,又是恭维。

没过多久,血屠已是酒劲上头。

紫菱神女是御神之女,谈不上貌美,只能算中上之资,眼中露出一道笑意,心中暗道:“就算你血屠修为强绝,喝了三魂酿,依旧得醉倒。”

趁血屠还没有醉,紫菱神女连忙问道:“血屠神子乃是俗世神话张若尘的师弟,关系亲密,可知晓张若尘和般若神女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般若神女会为了他,不惜与冥殿为敌?”

“对啊,血屠神子快给我们讲讲。”

“张若尘乃是俗世神话,般若神女已是真神,岂能妄议?这等犯禁的事,血屠千万不要讲。”有无上境大圣故意如此说道。

紫菱神女道:“血屠神子距离成神只有一步之差,岂会惧怕这些?”

血屠故意装出已经醉了的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案上,瞪目道:“有什么不敢讲?告诉你们也无妨,但是,你们千万别传出去。”

“神子快讲,本圣已经释放出道域,保证无人可以听到你的话。”一位无上境大圣道。

阎婷嘴角微翘,露出不屑的神色。

一位无上境大圣的道域而已,她自有秘术,可以穿透进去,悄悄探听。

血屠双手按在桌上,压低腰身,道:“其实我师兄与般若神女早就已经私定终身,甚至……”

“甚至什么?”紫菱神女问道。

血屠道:“甚至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嘿嘿!”

围在桌案四周的神子、神女、无上境大圣,一个个面面相觑,显然是被惊得不轻。

紫菱神女心中大喜,得此消息,无疑是大功一件。

她看向血屠的眼神,不禁多了几分鄙夷。

所谓的元会级代表人物,也不过如此,只是几杯三魂酿,便是让他暴露了张若尘和般若的巨大秘密。

血屠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有了几分醉意,继续添油加醋道:“你们没有想到我师兄这么厉害吧?所谓的冷若冰霜的神女,在他面前,简直温柔得犹如小乳羊一般。”

“就算她破境成为了真神,见到我师兄,都要主动投怀送抱,自称若若。”

“千年前,般若神女和阎无神的订婚当天,为何我师兄要和阎无神生死决战?皆是因为,般若神女已经有孕在身,师兄被逼无奈,只能出此下策。”

“什么?千年前,般若神女竟是怀了张若尘的孩子?”有神女,如此惊呼一声。

血屠露出不悦之色,道:“这有什么?阎罗族的明珠阎折仙才和我师兄待多久,不一样大了肚子?”

“昆仑界的池瑶女皇,与我师兄仇深似海,还不是乖乖为我师兄生了一儿一女?”

“你们怎么这么大惊小怪?”

“风流剑神岂是浪得虚名?我师兄何等英姿,何等修为,何等魅力。”

紫菱神女眉头,质疑道:“不对啊!如果般若神女千年前,便是怀上了张若尘的孩子。孩子去哪里了呢?”

“孩子……”

血屠愣了一瞬,随即长叹一声:“谁能想到,谁能想到,本该成为神女的风后,突然被刺身亡?般若神女为了接替神女之位,只得堕胎。”

众人倒吸凉气。

血屠道:“当然,主要还是因为我师兄和罗乷公主订婚,般若神女受了太大的刺激,心灰意冷之下,才做出了这个极端的决定。哎!可怜我那没有出生的师侄,早夭于腹中。”

“因为这件事,我师兄和般若神女可是闹了不少别扭。但,两人终究是感情极深,曾患难与共,千年后再相逢,顿时旧情复燃。千年干柴,与千年烈火相遇,简直不能与你们继续讲下去。”

一位无上境大圣道:“我听说,张若尘千年后归来,第一个见的就是般若神女。当时天罗神国的神皇子前去拜会,都被拒于门外。”

“肯定会被拒于门外啊!”

“家花哪有野花香,自己的未婚妻,哪有别人的未婚妻香?哈哈!”

……

正如闻褚所说,一树云烟酒居中,聚集了不少强者,不乏有神灵。

这些强者,也是竖起耳朵聆听。

一个个都被惊住!

毕竟,张若尘和般若都是当今天下的风云人物。

此话若是从别的修士口中传出,众人别说是信,根本听都不会听。但是,从喝醉了的血屠嘴里说出,他们却是深信不疑。

血屠不久之前,才帮张若尘收取了十界。

他们何等亲密关系,何等师兄弟义气。

血屠但凡是清醒一些,也不可能将如此对张若尘不利的隐秘讲出来。

阎婷身上寒气爆发,气得颤抖,道:“真没想到,般若神女居然是这么一个轻贱的女子,张若尘更是禽兽不如,亏堂兄还视他为知己好友。可怜堂兄,怕是还被蒙在鼓里。”

闻褚以神灵手段,将阎婷裹挟在气场之中,道:“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张若尘和般若是先就在了一起。只能说,福禄神尊一番好意,却是错点了鸳鸯谱。”

“无论怎么说,此事若是宣扬了出去,堂兄岂不是要被天下修士嘲笑?”阎婷对张若尘和般若的好感,已是荡然无存。

她又道:“这个血屠,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此影响巨大的话,怎能随意说出口?”

另一张桌子旁边,坐有两位修士。

正是命运神殿天运司的宫南风和许如来。

宫南风是天枢针的器灵,号称知尽世间一切,一位无上境大圣的道域,自然挡不住他的感知。

“太不可思议了,太匪夷所思,尘怎么会如此厉害,连般若神女这样的千年冰山,都被他征服。”宫南风震惊至极。

千年前,他自然是没有去感知,般若神女有没有怀孕的事。

这是对神女的不尊重!

许如来却叹道:“麻烦了!如果般若神女和张若尘旧情复燃,有她挡在中间,我该怎么办?”

宫南风道:“你就是太固执了,就算尘的名字,出现在《逆神卷》上又如何?酆都大帝的名字,还在《逆神卷》榜首呢!”

许如来道:“但凡出现在《逆神卷》上的修士,就必须得死。天运司杀不了酆都大帝,自然只能妥协。可是,我有杀死张若尘的实力,却装着什么都没看见,还有什么资格做天运司的神灵?”

许如来数百年前,就已破境。

宫南风道:“可是他的名字,也同样出现在了《天道卷》上。这又怎么说?我觉得,你就是闲得没事干。”

许如来眼中,露出一道迷茫之色。

进《逆神卷》者,意味逆天而行,逆天道,逆命运,对命运有一股强烈的敌意,是命运神殿必须要除掉的修士。

进《天道卷》者,意味着顺应天道和命运,是亲近命运和守护命运的修士,需要重点培养。

即入《逆神卷》,又入《天道卷》,自古以来,仅张若尘一人。

正是怀着强大的好奇心和无边疑惑,许如来来到了生死界星。

他至今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杀张若尘。

宫南风低声道:“你看,般若神女和尘都好上了,尘肯定是亲近命运的。再说,他都被《神储卷》除名,没有了任何威胁,你要不放他一马?”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