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对话玉灵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对于风族,张若尘没有想过要利用他们,从始至终都只是为了自保。

待他们,可以说没有任何功利之心。

纵然此前遭到风云霸的追杀,张若尘也没想过要报复在风族别的修士身上,反而,是真的拼尽全力在护着他们。

但凡张若尘是一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之人,在风兮和风悬遭遇危险的时候,就算不落井下石,也完全可以不管不顾。

远离旭风神舰,确定以默先生的精神力也探查不到之后,张若尘这才摘下“青萍子”的面孔,又将血屠单独放出来。

“多谢师兄救命之恩。”

血屠笑嘻嘻的行礼,见张若尘的神情严肃,连忙收起笑容,问道:“现在到底是什么局势?被关在神狱中的时候,听说外面爆发了神战,打得相当激烈。这旭风神舰,乃是风族一位天级强者铸炼出来,舰上更有风云霸坐镇……”

“这些事,你且不要管。”张若尘道。

先前血屠被收进了一件空间秘宝,藏在张若尘的玄胎中,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被张若尘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血屠越发不敢笑了,魁梧的身形是越站越直,谨慎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是青萍子的秘密,你告诉了哪些人?”张若尘平静问道。

在天初文明大世界,张若尘化身青萍子的时候,与血屠有过交集。

张若尘越是平静,血屠越慌,道:“没有啊,谁也没有说。”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张若尘道。

张若尘此刻的神情,血屠是从未见过,别说笑容,连呼吸都屏住,道:“师兄,血屠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吗?此事一旦泄露出去,无疑是置师兄于死地。对了,我只和冥王说过,你去了天初文明大世界,但也没有说你化身为了青萍子。”

张若尘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道:“你可知为了救你,我付出了多大代价?冒了多大风险?”

“明白!血屠又不是缺心眼,在荒古废城中师兄为血屠渡劫护道的时候,便知师兄是真心相待。纵然以前有一些不愉快的地方,却都是血屠的错。在昆仑界,的确是做了一些事……,今后必然偿还。骗走无间炼狱塔,被师兄碎骨抽血,却也是自作自受。后来,经历了那么多的患难,这样培养起来的情义,亲兄弟都比不过。”血屠道。

张若尘背负双手,望向无尽黑暗,道:“此事,你会禀告你师尊吗?”

“什么事……好吧,好吧,肯定不会泄露半个字。”血屠知道含混不过去,连忙改口。

张若尘道:“如果她主动问你呢?”

血屠眼神变得沉重,再三思考,以无可奈何的眼神道:“不敢期满师兄,如果师尊那边真的问起,师兄觉得,血屠瞒得过她的那双能够看透世间一切的神目?”

“你能这么说,今日可活。”

张若尘脚踩神灵步,向黑暗虚空中的某一方位而去。

血屠长长松了一口气,浑身恢复知觉,知道自己以诚心回答,才获得了张若尘的信任。

但凡刚才有一句欺骗的假话,此刻怕是已经魂飞魄散。

他不怪张若尘。

毕竟如果他站在张若尘的位置,根本不会如此仁慈,更不会给对方说话的机会,会直接灭口。

张若尘是真的将他当成了师弟,才会如此宽容。

血屠立即追上去,心情不再像先前那么紧张,笑道:“师兄的背后站着天姥,又有星桓天那位天圆无缺的精神力巨头撑腰,就算武道修为暴露出去,谁又敢动你?”

“管好你的嘴巴。”张若尘道。

见张若尘停下,血屠也停了下来。

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血屠轻咦一声:“有些古怪,此处布置有隐匿阵法。好高明的阵法铭纹,若不是来到了近处,神念都探查不到。”

“哧哧!”

隐匿阵法打开一角,如同是黑暗中的无形纱帘拉开。

只见,一辆白羽孔雀圣车,停在阵法中心,散发出柔和的白色光华。

玉灵神以人类模样站在虚空,穿一身三彩百鳞神衣,虽说是一位古神,可是脸上没有任何岁月痕迹,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模样,身材极为出众,胸前丰盈,国色仙资,肌肤赛雪,高贵之气胜过那些圣女、公主何止千倍。

以她太虚境的修为,加上常年居于高位,养成了一股冷艳神圣之气。

但,看她那眉目之间的灵韵,可以想象年轻时,必然是一个灵动活跃的夜叉族小妖女。

在玉灵神身旁,还有另一道高大的身影,盯着一颗狼头,双腿间垂着尾巴,气势浑厚得惊人。

正是狼祖之子,阿木尔,修为不弱玉灵神。

张若尘上前,抱拳道:“狼叔,玉灵神。”

跟在张若尘身后的血屠,看不清玉灵神和阿木尔的容貌,只能看见两团耀眼的神光。神光中散发出来的气息,宛若两座远古神山压在他心头。

不用猜,必是两位大神。

再听张若尘喊出“玉灵神”的名讳,血屠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自己见到的是什么级别的存在,连忙行礼。

他师尊虽是死亡神尊凤天,但他却从未见过其真身。

在补天境神灵面前,他还能装一装,端天之弟子的身份。但在玉灵神这种层次的大神面前,还是要低头。

玉灵神那双充满灵韵的眼眸,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晶莹香艳的脸上满是寒霜,道:“这一次,夜叉族被你害惨了!”

张若尘道:“无月、噬地、人皮灯笼这些强者的出现,本就在意料之外。谁都没有想到,黑暗神殿对剑界的重视,达到了如此地步。”

玉灵神瞥了血屠一眼,秀目如刀。

血屠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神力压到身上,连忙道:“你们谈,知道你们要谈大事,本皇不敢听。少知道一些,活得才长久。”

张若尘道:“无妨,让他听,反正他也猜得到。”

“猜不到,本皇什么都猜不到。”血屠连忙道。

张若尘不理他,道:“风云霸为了救晴空剑王,与无月做了交易,现在那两位知情的黑暗神殿真神,肯定已经禀告给了她。现在,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必须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将所有知情者,全部灭杀。”

玉灵神早就料到这个结果,道:“杀无月?杀噬地?杀人皮灯笼?杀霜城魔,你疯了吗?你以为,自己是神王?便是神王亲至,也未必做得到。”

血屠就知道会听到了不得的东西,喉结上下滚动。

玉灵神说出的这几个名字,每一个都威震地狱界数十万年,即便是在大神中,都是强者。自己已经能够参与进这种级别的交锋了吗?

“师兄,我还是去那边吧!”

血屠不敢继续听下去。

阿木尔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露出凝重之色,道:“此事万万不可为,就算我们成功,你知道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怕是会将黑暗神殿的殿主都惊到黑暗大三角星域。”

张若尘道:“那么夜叉族便等着被黑暗神殿灭族吧!到时候,便是百族王城,恐怕也要支离破碎。”

“无知!夜叉族若是没有自保之力,怎么可能存世到现在?”

玉灵神又道:“夜叉族虽然设计了黑暗神殿,但没有大神陨落,损失并不算太大,还不至于发展到灭族的地步。灭夜叉族,你以为黑暗神殿不付出惨痛代价?”

张若尘摇头一笑:“这么说,堂堂玉灵神是要去黑暗神殿赔礼道歉,化解这段恩怨?这得赔付多少神石?区区神石,怕还满足不了他们。”

玉灵神自然知道,一旦自己选择了妥协,必然会被黑暗神殿狠狠的咬一口,甚至很有可能还会借此机会,逼夜叉族归顺。

但有什么办法?

本就是她决策失误。

自己犯的错,就得尽一切力量去化解。

玉灵神说是不怕灭族之祸,实际上,心中并没有那么乐观。毕竟,黑暗神殿觊觎百族王城久矣,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可以绕过命运神殿的机会发难,岂会放过?

更何况,还是天庭地狱战争爆发这么敏感的时期,地狱界本就不希望百族王城这个变数存在。

黑暗神殿动手,命运神殿这次很有可能会袖手旁观。

“事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一步走错,便是万劫不复。”玉灵山那双明亮的神目,略带几分黯然。

若是没有无月,或许她还会狠下心,与黑暗神殿死斗一场。

无月……

无量境之下,敢与无月为敌的,还真没几人。

张若尘很清楚自己青萍子的身份,未必能够瞒过无月那样的精神力强者,必须将夜叉族拉到同一战线。

张若尘锐气十足,有些强势的道:“我现在明白,你修炼了这么多年,为何还是太虚境。都说做事要刚柔并济,进退有度,不可盲目的拼死,也不可一味的软弱。”

“如果无月、噬地、人皮灯笼、霜城魔真的是全盛状态,别说是你,便是我也会慌不择路的遁逃。”

“但,风云霸临死之前,施展了纯阳焚身术,无月就算没死,怕也已经是极度虚弱的状态。”

“噬地遭到轩辕涟的追杀,即便活下来,又还能剩几成战力?”

“人皮灯笼已被纯阳神剑斩得废掉,根本都不需要你们出手,我张若尘虽刚刚迈入大神层次,也敢去斩他。”

“至于霜城魔的处境,怕是比人皮灯笼还要惨一些。”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