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五十八章 合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道剑光几乎不可查,且若有若无,介于虚实之间。

面对这威名传遍天庭地狱的恐怖杀手,张若尘浑身汗毛炸立,精神注意力瞬间攀至巅峰,在阴遁九阵中疾退,不断变换方位。

诡异的是,千横一竖明明直来直往的一剑,居然如影随形,始终锁定着张若尘。

空间神阵竟无法挡!

“阳遁九阵!”

逼不得已,张若尘再次激发出九座空间神阵。

阴遁九阵和阳遁九阵,合称“阴阳十八局”。

传说,十八座空间神阵合二为一,阴阳互补,掌握在阵法神师的手中,可以与封王称尊的强者硬撼一场。

当然,张若尘这千年,虽然重新祭炼了阴遁九阵,使其威力大增,又炼制出阳遁九阵,勉强组成阴阳十八局。

但,先不说他的精神力与神师相比还差得很远,便是炼制出来的十八座神阵也只是初具形态,无法与传说中的“阴阳十八局”相提并论。

“轰!”

满天阵法铭纹与空间星门、空间神塔、空间殿宇……尽数飞出,终是化解千横一竖这恐怖绝伦的一剑。

可是,凭借阴遁九阵和阳遁九阵,竟没能困住他。

退至阵外的千横一竖发出一声轻“咦”,显然对张若尘的阵法造诣感到极其意外。

千横一竖不动还好,张若尘难以锁定他的位置。

他出剑之后,彻底暴露在张若尘的感知之中。

“怒剑!”

张若尘一直在积蓄怒气,眼神赤红,爆喝一声。

“唰——”

怒剑从头顶冲天而起,形成一道绚烂夺目的光束,直向黑暗中劈斩而去。

修为越高,张若尘对剑祖七柄魄剑的运用,越是彻底。

体内的怒气,虽远远没有达到巅峰,可是这一剑斩出的威力,却也是达到非同小可的地步,将空间不断撕开,蔓延到千里之外。

在千里处,怒剑与疾退的千横一竖对碰在一起。

千横一竖的真身,首次显现在张若尘眼前。他身形高大,一身黑色铁甲,外罩一件暗红色的银边披风,手持一柄六尺长的利剑。

剑体细长,挥剑间,一道似蟒似龙的神兽在剑身上流动。

他脸上戴着半张黑色面具,一双果敢坚毅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嘴唇如刀锋般冷峻,充满一股神秘而又阳刚的男性魅力。

“轰隆!”

神剑魂在他身上爆发出来,与手中六尺利剑结合在一起,与怒剑对碰。

披风飞扬,千横一竖退出去三百余里,但浑身没有任何伤势,气势惊人,如笔挺的一座神山立在虚空。

就在张若尘打算引动出第二柄魄剑之时。

千横一竖却主动收剑,道:“不错,就凭阴阳十八局和剑祖魄剑,便不枉我来找你一场,可谋大事。”

怒剑回到体内。

张若尘脚踩阴遁九阵,头顶阳遁九阵,没有放松警惕,道:“与一个杀手,可没有什么好谋的。”

千横一竖似乎丝毫都不惧张若尘的十八座空间神阵和剑祖魄剑,一步步走过去,道:“杀黑暗神殿的大神,你难道都没有兴趣?”

“霜城魔都被纯阳神剑废掉了,你居然还没有杀死他?”张若尘道。

千横一竖道:“霜城魔何等人物,太白巅峰的修为,一旦破境太虚,必入黑暗神殿战神堂。虽比不上血绝战神和荒天那么惊艳,但也有封王称尊的潜力。你是多瞧不起他,才觉得可以轻易杀死他?”

继而,他又道:“刚才那一剑,纯粹是为了试探你的实力。否则,就算你有阴阳十八局,怕也要成为我的剑下亡魂。”

“你觉得,我连你一剑都挡不住?”张若尘道。

千横一竖道:“至少以你目前展现出来的手段,能挡住我全力一剑刺杀的概率,不超过两成。”

“霜城魔的修为,远在你之上吧?我只有两成不到的机会,挡住你的剑。岂不是面对他的黑暗神剑,将是必死无疑?”张若尘道。

千横一竖道:“正如你所说,霜城魔已被纯阳神剑废掉,又被我追杀了数年之久,如今怕是连巅峰时期的三成力量都没有。若不是他有黑暗神剑,我早斩了他。”

“你的武道修为虽然废了,可是就凭刚才剑祖魄剑爆发出来的威力,丝毫不弱于太白境大神的一剑。阴阳十八局也是非同小可,即便是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破之。”

“凭此两点,你便有与我合作的资格。况且……你也不需要出手。”

“不出手,你找我合作什么?”张若尘笑容玩味。

千横一竖眼神沉凝,已走到十八座空间神阵的边缘,与张若尘对视,道:“帮我找到他!我知道,你渡过了第十层真理之海,得到了一件比真理奥义还要珍贵的真理至宝。所以,我的万化无踪,才瞒不过你的感知。你要找到霜城魔,理应不是难事。”

张若尘欲要窥视千横一竖的内心,但此人双眼光芒如炽,将他的感知力量尽数冲垮。

千横一竖道:“你不必怀疑我的居心,虽说你身上有许多宝物,如神剑、日晷、逆神碑,我的确都想得之。但,太上在世,我就算得了去,也不敢用,反而是给自己埋下了生死隐祸。除了太上,星桓天的那位,我又何尝不惧?”

张若尘忽的问道:“你的背后,是哪一位天?”

千横一竖那双冷酷的眼睛中,浮现出一道异样之色,显然是意外张若尘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千横一竖背叛了天杀组织,不仅没有死,还组建了地杀组织,短短数万年时间,便是达到与天杀组织分庭抗礼的地步。

以玄一的行事作风,千横一竖的背后没有大人物撑腰,早就死了,哪里还能做大?

寻常的无量境神灵,根本不可能将玄一压到如此地步。

千横一竖背后的人物,就算不是一位天,也肯定是接近诸天的存在。

千横一竖道:“张若尘你害怕被我暗杀,我做为一个杀手,一直独来独往,其实更怕在关键时刻被你暗算。既然如此,我便将话说开了!”

“之所以找你结盟,最大的原因,乃是因为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大敌。在这个大敌死之前,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做敌人。”

“你就那么惧怕玄一?”张若尘道。

千横一竖道:“玄一一旦突破到无量境,我背后那人,便再也压不住他。那时,他第一个杀的人,必然是我。”

张若尘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我知道了,你背后的人是天宫第二战神,是赵公明。”

天庭那边,能够教出千横一竖这种剑道大神的人物本就不多。

风族和光明神殿都不可能,最后,只能是赵公明。

玄一破境到无量,肯定还远远不是赵公明的对手,但却也不用再顾忌什么。

千横一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道:“玄一要杀的第二个人,第三个人,一定是你和池瑶。”

“我武道修为都废了,他杀我干什么?”张若尘道。

千横一竖道:“你精神力增长得这么快,难道就不是威胁?你身上的逆神碑、神剑、日晷,难道他不想得到?别的修士不敢做的事,达到无量境的玄一,绝对敢做。那时的他,将一飞冲天,再也不需要隐忍和克制,必要杀红一片天。相信我,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千横一竖给出的这个理由,才让张若尘略微信服了一些。

张若尘道:“玄一如今已是无量境之下第一人,我们就算联手,在他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千横一竖道:“再说直白一点吧!我想借日晷修炼,争取比他先破境到无量。有人告诉我,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一条活路!”

张若尘凝看了他许久,道:“所以说,你根本不是来与我合作,而是来求我?”

此话一出,千横一竖眼神寒芒毕露,但很快又叹息一声:“真不能将你当成一个小辈看待。”

“你若不甘心,可以现在杀我,夺取日晷。”张若尘道。

千横一竖冷声,道:“夺取了日晷又如何,永远躲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修炼?在黑暗大三角星域,是达不到无量境的。况且,你张若尘身上,会没有自保的底牌?”

“有没有底牌,我不会告诉你。但我可以告诉你,你若再敢对我出剑,就是你的死期。”张若尘道。

千横一竖当然相信张若尘身上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否则他怎么敢去招惹修辰天神?

千横一竖道:“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答应与我合作了?”

“既然你求上门来,我恰好也需要一个帮手,便先合作试试。你有把握,从修辰的手中逃掉吗?”张若尘道。

千横一竖眉头略微一紧,道:“看来你还是打算去闯永恒神殿。你难道不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理?”

“你难道不知道,我不仅和玄一有仇,与修辰的仇也不小?它若真炼出一枚神源,对我的威胁,不会比玄一小多少。”张若尘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