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绯玛王出世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张若尘面露冷峭之色,道:“本座本没有必要给你解释许多,但你好歹曾经是修罗族的巨擘,居然不知青萍剑是我师尊祭炼出来之物?孤陋寡闻!”

修辰天神面露沉思,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轻轻点头:“你这么一说,本神倒是记起来了,虚风尽那老混蛋当年的确是经常往昆仑界跑,修剑道都修魔怔了!无月可以交给你,但本神炼制的时间神液,你必须得留下,还有那位夜叉族的族长。”

张若尘与它对视,道:“你要得太多了!”

修辰天神道:“你应该知道,本神是要炼制神源。若是炼不出神源,连元会劫难都渡不过,还惧什么生死?这是本神的底线!论时间造诣,你远不如本神,你要不要试试,在这十步之距,你有没有机会劈出手中之剑?”

强大的神威,自修辰天神身上爆发出来。

只论威势,远胜太虚境大神。

“大家都是地狱界的神灵,真要闹到分生死的地步?你不会觉得,本座是怕你吧?我这一剑若是斩出,你必死无疑。”张若尘道。

修辰天神道:“是你欺人太甚,本神已是一退再退,退无可退。”

地底世界中的两股神威冲击在一起,力量混乱,气氛肃杀,那位妖族上位神和雨师根本不敢开口说话,完全屏住呼吸。

经过星天崖崖主的提点,张若尘深知没有谁比修辰更适合做日晷的器灵。

首先,它本就失去了神躯和神源,是魂体。

其次,十万年前那一战,它的本体时间神玉,是被日晷击碎,就连神玉精华都被日晷吸收了去。换言之,修辰可以与日晷十分契合。

第三,最为重要,修辰曾经的修为境界足够高,不会拖日晷后腿,反而可以让日晷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张若尘目前十分迫切完全修复日晷,让它可以支撑多位大神修炼,甚至是无量境的神灵修炼。

只有这样,才能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一批可以影响宇宙格局的强者,也能收服更多的强者于挥下。

否则,就凭修辰对孔乐造成的伤害,张若尘这一剑早就劈了下去。

至于修辰想要用时间之道,抢在张若尘劈出这一剑之前,夺走青萍剑,完全就是痴心妄想。因为,日晷可以克制它的时间之道。

本是很紧张的气氛,但修辰天神却觉得虚风尽那位弟子看它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古怪,心中不禁十分恼火,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尊,就有什么样的弟子。

“算了,还是从长计议,修辰应该短时间内炼不出神源。而且,它炼制神源的时候,或许才是对付它的更好时机。”

就在张若尘打算与修辰妥协交易之时,忽然,身周空间猛烈一震,五脏六腑都像是要被震碎了一般,身体飞出去,撞击在石壁上。

被收在衣袖中的宇鼎飞出来,在地底世界的中心旋转。

“噗!”

“噗!”

雨师和那位妖族上位神,皆被那股空间冲击力量震得口吐鲜血,神躯出现裂痕,像是要爆开一般。

地底世界的神纹和阵法被冲毁无数,大量碎石从上方坠落。

修辰天神先也是十分紧张,以为张若尘又施展了什么底牌手段,不过,当它的目光落在宇鼎上后,瞬间一双凤眸中涌出欣喜若狂的神色,惊呼:“九鼎!”

“轰隆!”

宇鼎的鼎口,一道血红色光柱冲天而起。

九十九道封印形同虚设,全部破碎。

那道蕴含无穷魔威的光柱,冲破地面,击穿永恒神殿,飞至离地数千米高的半空,定住身形,是一具粉红色的骷髅,身上流动着密密麻麻的血纹。

她长发赤红,如火焰一般,随后,深吸一口气。

天地灵气、天地圣气、天地神气化为千万条溪流,向她汇聚过去,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

霎时间,整个诸神大陆的天空,都变成粉红色。

宇鼎飞出地底,向能量漩涡而去。

“留下九鼎!”

修辰天神体内强大的神力爆发,打出一条神链,缠在宇鼎上,身体向上方飞去。

张若尘此刻也顾不得其它,立即追出地面。

抬头看去,修辰天神与那尊乱古魔神已是斗起来,时间之海和魔气海洋激烈冲撞,瞬间将百万里的疆域毁灭成了赤土。

张若尘立即撑起阴遁九阵和阳遁九阵,却还是被余波掀飞千里,心中郁闷:“该死,这尊魔神怎么突然一下变得这么强大,完全不输太虚境大神。而且……她在源源不断吸收诸神大陆上的能量,越来越强了!”

乱古魔神吸收的,不仅仅只是灵气、圣气、神气,还有诸神大陆上那些因神战而大片大片死亡了的生灵的血气。

她骨质的身体上,长出血肉和肌肤,身体如水晶一般,散发出明亮的玉色神光,耳朵尖如精灵,眼睛明若宝石。

身上魔威,又增加一大截,彻底盖过修辰。

此刻,诸神大陆上的千万里之地都化为焦土,死去的生灵,何止万亿。

所有血气,尽入乱古魔神体内。

“受众生血气,助本王重回无量境,阻我者死。”

乱古魔神一掌按住,浩荡魔气,凝化成一只长达三千里的血色手印,击穿时间之海,落在修辰天神身上。

修辰天神倒飞出去,撞碎数十座山脉,艳美的脸上,露出惊异不定的神色,道:“这是绯玛王的吞魔大手印!她难道……难道是七十二柱魔神上的绯玛王?这怎么可能,乱古都过去多少万年了,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修辰天神的目光,锁定在宇鼎上,眼神灼热,向张若尘传音:“你想失去宇鼎吗?用虚风尽的那一剑斩她。”

张若尘不为之所动。

开玩笑,这一剑是他的立身之本。就算真的一剑斩了乱古魔神,宇鼎也不可能回到他手中,必会被修辰夺去。

修辰要夺的,还有他的命。

张若尘心中有万千不甘,却还是转身急速远遁,打算逃出诸神大陆,等修辰和乱古魔神分出胜负,再夺回宇鼎。

就是这时,天空变成金色,一辆黄金战车冲破满天魔气,在半空与张若尘错身而过,直向乱古魔神汹涌而去。

张若尘正暗暗吃惊之时,耳畔响起风岩的传音:“大哥,快来旭风神舰!”

张若尘抬头看去,只见,云层外,一艘庞然大物悬浮在那里,投出半个天空的阴影。

犹豫了一下,张若尘收起青萍剑,飞向旭风神舰。

刚刚登上神舰,风悬便是迎面而来,与他重重搂抱在一起,欣喜的笑道:“千幸,万幸,可算是再次见到道友你,若是道友遭遇了不测,陨落在黑暗神殿大神的手中,我风悬必将一生都活在愧疚中。”

“哪里的话,贫道有那么容易陨落?黑暗神殿那群鼠辈,根本不敢与贫道为敌。”

张若尘忍不住,目光向风兮看去。

只因,他此刻的面容乃是书千痴,是因为手持青萍剑,才暴露了身份,让风悬以为他是青萍子。

但书千痴这个身份的底细,风悬可能不知道,但风兮肯定知道。

果然张若尘目光看过去之后,风兮故意没有看他,假装在观望诸神大陆上的神战,但脸色十分难看,娇躯甚至在轻轻颤抖。

轩辕青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站在轩辕青身旁的潋曦,则是妙目含情,同时,也有几分似笑非笑的样子。

风悬道:“当年道友你离开旭风神舰之后,商弘也被驱逐而去,道友无需再有芥蒂,安心待在神舰上,不要再离开了,如今的黑暗大三角星域相当危险。百族王城、修罗族、不死血族都有大批高手前来,就连血绝战神……”

“七叔,青萍子道友是不会惧怕血绝战神的。”

风兮终于没有继续装下去,走了过来,一张俏脸有些发白,紧紧盯着张若尘,三分羞怒,三分怨恨,却还有四分复杂难明的情绪,又道:“既然来了旭风神舰,道友没必要继续戴着这副面孔了吧?还不摘掉,露出你的真面目?”

张若尘看着风兮那双幽怨的眼睛,简直比失去宇鼎还要头疼。

风悬见风兮的眼中,仿佛都有落泪,连忙感叹一声:“道友或许不知,你离开后,最伤心的就是兮儿。她一直都是清淡的性格,少有修士能够入她的眼,这几年,整个人都变得忧郁。甚至她还多次去黑暗中寻你……”

风悬想继续说下去,却被风岩打断。

风岩当然知道风悬此刻说得越多,风兮肯定越是难受,道:“七叔,这些话你还是别说了!”

“也是,我说不合适。”

风悬哈哈一笑,很自觉的退开,顺带将风岩也拉走。

张若尘避开风兮的目光,向船舰边缘走去,道:“青道友,我们去助涟公子一臂之力吧,那乱古魔神的修为一直在增长,说不得要恢复到无量境的层次。”

轩辕青哪里不知道张若尘是想借此逃避风兮,道:“太虚境层次的交锋,我们还是别去掺和了!我相信以兄长的修为,肯定可以应对。兮姑娘让你摘掉这副面孔呢,你这人也真不要脸,一大把年纪了,还故意装成这么年轻的样子,是想骗哪家的女子?”

神舰上,响起一片笑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