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七十九章 商弘陨落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修辰难掩心中激动情绪,探查四方,道:“好诡异的地方,时间和空间的规则被彻底打乱,神灵闯入进去,都可能迷失在方寸之间。剑界就藏在这片奇异的黑暗区域中?”

兰武藤摇头,道:“本神不知道什么剑界,每次也只是来到这里的外围区域,将一枚剑符捏碎,就有修为强大的神秘人出来相见。但,也只能听到那神秘人的声音,看不见他身影。”

说完,兰武藤取出剑符,将其捏碎。

“大神请耐心等待,那神秘人还得等三天,才会出来。”兰武藤道。

“这么久?”

“本神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这里的时空太复杂,进出太难。”

张若尘向身后望去,一路上,总感觉有目光在盯着自己,但使用真理之心感应,使用无极神道的手段探查,却一无所获。

无量境之下,张若尘自认为无人可以避开他的这两招手段。

总不可能有无量境的神灵跟在身后吧?

若真是如此,即便死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也只能认了!

“他不会发现我们了吧?”

商弘看了看悬浮在头顶的青色神符,绝不相信区区一个张若尘,能够识破一位天的隐符。

名剑神一边疗伤,一边含笑的看着修辰和兰武藤,道:“此处,必与剑界有关。这一次的收获,前所未有之大。”

商弘道:“剑神所指的,怕不只是剑界那么简单吧?谁能想到,昔日威名赫赫的修辰天神,居然甘心屈服与一个张若尘,做了日晷的器灵?”

名剑神笑道:“我早有此猜测!须知,当年修辰天神的本体时间神玉,就是被日晷吸收了去。张若尘和他背后的那些人,想要修复日晷,只能镇压修辰天神的这道神魂做器灵。”

“诸神大陆一战后,修辰天神已是穷途末路,渡元会劫难无望,只有成为日晷的器灵,才是唯一的生路。可悲啊,可叹,昔日与凤天、擎天平起平坐的人物,落得如此下场。”

商弘想到了什么,眉宇间浮现出一抹隐忧,道:“张若尘应该是凭借青萍剑,才联系上那位诸神大陆上的土著神灵,找到此处。”

“也就是说,当年昆仑界三清,的确是在剑界找到了破无量境的机缘。”

“上清回昆仑界,被昆仑界的绝世大能所斩。玉清和上清却一直没有现身,会不会在剑界中?若是如此……”

名剑神冷笑一声:“破无量境,哪有那么容易?以五清宗之资,尚且修炼了五个元会,才功成。如今天庭二十诸天之一的佛主大梵天,更是修行了六个元会,差一点寿元枯竭,才得以踏入无量。”

“剑道要入无量更是难如登天!昔日上清达到了无量境,也只是一则传说,我更相信这则传说是假的。因为,昆仑界当时那几位绝世通天级的人物,怎么可能斩本界的无量?完全是无稽之谈。”

“三清,我见过,水平是有的。但,以我现在的修为,即便太清和玉清一起出手,也只能沦为我的剑下亡魂。”

做为无量境之下的天下第一剑,做为剑道主神,名剑神自然是有无与伦比的自信。

天下间,除了有数的那几人,谁能挡他手中的名君剑?

商弘道:“若是玉清和太清现身,张若尘岂不就有脱身逃走的机会?况且,日晷若是真的已经彻底恢复,价值之大,不会弱于剑界。”

名剑神向商弘盯去,笑道:“是啊,张若尘已经没有价值了,是时候送他上路。但,修辰有了日晷做神躯,不容小觑,得精心布置一番,不能让他们逃走了!”

……

张若尘虽感知到无形中的一股危机渐近,却并不知来自何方,只以为是对暗夜界门的恐惧,与玉清和太清态度的不确定性。

传说中,三清的关系亲如兄弟。

上清陨落,太清和玉清岂能不恨昆仑界?

且碧落子为何杀死上清,至今仍是未知。

张若尘相继唤出六柄神剑、剑祖剑魄、剑印,以真理之心感应,但,一无所获。

就在他取出青萍剑,再次去感应之时,天地间,突然传出一道道刺耳的剑鸣声。声音如能穿透神躯,直刺神魂。

张若尘脸色巨变,立即将修复了的阴阳十八局展开,抵挡剑声冲击。

“是名剑神!”

修辰眼中露出惊怒之色。

阵法外,黑暗的虚空中,降落下密密麻麻的剑雨,充斥六面四方。

数之不尽的剑道规则,将阴阳十八局包裹。

剑气纵行,照亮黑暗。

名剑神穿一身白衣明袍,头戴羽冠,似偏偏美公子,如玉谪仙人,从剑道规则中走出,笑道:“修辰,看来本座在诸神大陆给你留下的记忆很深刻嘛!考虑一下,携带日晷,归顺本座。何必委屈自己,依附于一个小儿?”

修辰瞳中满是怒火,道:“在本神眼中,你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儿。”

名剑神皱眉,道:“你怎如此不识时务?虚天一剑,尚且杀不了本座。天姥神力也奈何不了本座,反倒让本座变得更加强大。归顺与我,你是弃暗投明,是在投靠未来诸天。”

若要归顺,修辰宁愿归顺无月,也不会归顺羞辱过它的名剑神。

但它为何没有归顺?

只因无月和名剑神都太强大,归顺他们,就真的只能一生为奴。

但,跟着张若尘,一个元会后,却有恢复自由身的希望。而且,张若尘的修为远不如它,必定有很多地方需要依仗它,这样它的地位也就相对高一些。

修辰瞪了张若尘一眼,道:“你在干什么?怎会被人跟踪却不知晓?”

张若尘眉头深拧,盯着名剑神,道:“就凭你,也能挡住虚天一剑?是刀尊赐了你一刀,你才保住性命的吧?所以,你身上应该有刀尊的一道隐符?”

“哈哈!”

商弘大笑,从隐符中走出,已经碎纹密布的符箓落入手中,道:“张若尘,这一次你猜错了,不是刀尊的隐符,是商族之祖。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

“修辰,走!”张若尘果断的道。

张若尘、修辰天神、兰武藤同时飞入日晷内部,随后,大量时间印记光点在日晷周围浮现出来,飞向黑暗虚空。

“轰隆!”

没飞多远,日晷被密密麻麻的剑气挡住,震飞回去。

商弘声音中充满嘲笑的意味,道:“这座剑道神域,乃是名剑神以剑道奥义凝聚出来,无量境之下,能破此神域逃走的人物屈指可数。你们今日,想往哪里逃?”

张若尘的声音,从日晷中传出:“商弘,如今剑界就要出世,日晷就在眼前,你就不怕被名剑神灭口吗?”

商弘眼神猛然一凝。

“别被那小子离间,你曾救过本座性命,本座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名剑神道。

张若尘道:“你若相信他,就未免太天真。剑界的位置,让你知晓,到时候最大的好处必会被商天夺去。日晷乃是时间至宝,也必会被商天收走。名剑神志向高远,欲证诸天,岂会放弃剑界和日晷这两大好处?”

商弘自然了解名剑神,如今在黑暗大三角星域,又有这么大的利益在眼前,他岂会没有独吞的想法?

向名剑神看了一眼,见他眼神锋锐,杀机毕露。

“哗!”

商弘立即远退。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名剑神以手臂为剑,挥斩出去。

“噗嗤!”

剑化弧光,如斩开一座世界一般,劈穿神境世界,将商弘的神躯拦腰斩断成两截。

这一剑,蕴含名剑神强大的剑道意志,更有大量剑道规则涌出。正是如此,商弘的两截神躯分开后,立即化为血水。

血水又化为血雾,所有生命精气尽被磨灭。

仅此一剑,斩了一尊大神。

但,名剑神脸上毫无喜意,反而露出浓烈的担忧之色。

因为商弘并非泛泛之辈,在一剑临体之前,便三尸分离。名剑神只斩了他一尸而已,另外两尸分两个方向,浑身血气燃烧,急速远逃。

“名剑神你好大的胆子,竟真敢杀我。就算你今日得到了日晷和剑界,也将承受商天之怒。”

名剑神瞥了一眼,困在剑道神域中的日晷,唤出名君剑,激发出神器威能,隔空一剑斩出。

商弘的其中一尸,已经逃到十数万里之外,依旧被一剑劈中,神躯爆碎,神灵物质被神器磨灭殆尽。

张若尘岂会坐以待毙,在名剑神前去击杀商弘最后一尸之时,与修辰联手催动六柄神剑,结成“六合一剑惊神阵”,破开了剑道神域,立即远遁逃走。

“哪里走?”

名君剑从天而降,直刺下来,击飞六柄神剑,与日晷碰撞在一起,时间的力量无法挡。

“轰隆!”

日晷被轰飞出去。

日晷的内空间,除了张若尘和修辰之外,另外五神尽皆惨叫,被穿透进来的剑道冲击力量震伤。

“名剑神在太真境,已达巅绝层次,亿里之内皆是他的战圈。他真身前去击杀商弘,但却可以隔空操控名君剑对付我们。”修辰道。

张若尘深知名剑神的强大,战力在太虚境初期的血绝和荒天之上,斩寻常太虚境大神如探囊取物。

失去了虚天一剑,这种人物,绝不可力战。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还不施展你的逃生秘法?”张若尘道。

“逃不掉了!”

名剑神提着商弘的头颅,踏着一条蜿蜒的剑河,顷刻间跨越百万里,降临到日晷上方,身上神威压得空间凝固。

他身周环绕有三颗小太阳,每一颗,都是一枚神源。

商弘这样的大神,在他面前,连自爆神源的机会都没有。

“嘭!”

在商弘的咒骂声中,头颅被名剑神捏碎成了血雾。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