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一十一章 夺取奥义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老尸鬼的尸身,如星空中的人形天体,狰狞吓人,气势强横,头顶是无边无际的灰色死亡之气海洋。

这片星域中的神灵,皆感觉到心中压抑,难以喘息。

……

黎元天神一边踩着神灵步,向后飞退,拉开数十万里距离。一边释放神气,操控规则神纹,凝聚神通,打向老尸鬼,欲要营救胥燎。

并非他和胥燎的关系达到了生死不弃的地步,而是因为,这里乃地狱界宇宙的繁华腹地。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无论遇到多大的危险,无论遭遇多强的敌人,他都不会陨落。既然没有陨落的危险,为何不出手营救,让胥燎欠他一个人情?

对张若尘而言,这是一场生死之战。

对他们而言,这只是一场游戏,哪怕输了,也会有无量境强者出手营救。

张若尘若是输了,只能是死。

除非天姥再次出世,但这个可能性太低。

就是这么不公平!

谁叫张若尘闯到地狱界来了呢?

若是他们闯到地狱界边缘地带,游戏规则自然也会不同。就像之前玩输了的火泽神君、玄奇老祖,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主场不同,规则也就不同。

芊芊神师如少女般清纯,脸白如瓷,始终没有表情,精神力如亿万道光线外放出去,在虚空凝聚出一座宏伟大阵。

大阵落到老尸鬼擒抓胥燎的那只手的小臂上,阻止它将胥燎吞噬。

星空中,弥漫灰色死亡之气,充满腐蚀性。

黎元天神打出的“骨神尊天术”,还没有落到老尸鬼身上,就在灰色死亡之气中暗淡下去。

芊芊神师凝聚出来的神阵,只是持续了五个呼吸的时间,便崩溃成一道道阵法铭纹,化为光团炸开。

看到这一幕的神灵,皆头皮发麻。

这具被封印在火焰光柱上的神尸,曾在星桓天出现,也是由张若尘操控。他们有的亲眼见到过,有的听说过,知晓它的凶威。

当时,神尸并未露出全貌,很大部分埋在地底。

正是如此,地狱界绝大多数神灵才以为,这具神尸无法离开星桓天。很有可能是九天炼制的护界战尊,为守护星桓天而生。

星桓天一战,张若尘精神力才七十四阶,虽能控制老尸鬼,却十分勉强,精神力迅速就被抽干,只出手了几下而已。

可以说,那一战,天庭和地狱的神灵,并未见识到老尸鬼真正的战力。

对它的了解,少之又少。

直到此刻,地狱界诸神才惊恐发现,以黎元天神和芊芊神师的手段,竟难以伤到神尸分毫。

“这年轻人,原来是有备而来,难怪底气如此之足。”一位在这片星域闭关修炼的古神,被惊醒,出现到众神之间。

他已闭关万年,根本不知道张若尘是谁,也不知道如今天地间的局势变化。

“有古神分析过,觉得这具神尸,很有可能是星桓天尊的三弟子雨魂,一个时代的诸天级存在。”

“张若尘使用的应该不是炼尸秘法吧?本神能感受到,神尸体内拥有强大的怨气,甚至有一股仿佛能吞噬星空的意识。”

“是一具尸族神灵?”

……

遥远的星空中,诸神都在议论。

显然,老尸鬼是一具神尸,还是一位尸神,意义天差地别。

若老尸鬼真是一位尸神,整个尸神殿怕都要惊动,会将诸天级的人物引出来。

一位苍老的太白境大神赶到,出现在一颗小行星上,看着被老尸鬼捏在手中的胥燎,皱眉道:“张若尘若真的敢杀胥燎,绝非聪明之举,说明他的确是一个莽夫罢了!”

是啊,这一战必有许多大人物在窥望。

张若尘射杀鬼族中位神,神王神尊没有露面,乃是因为他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还很弱。有鬼主坐镇在此,根本不需要神王神尊出手。

但,真有太虚境大神出现生死危机,神王神尊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这里可是地狱界!

“哗!”

眼看胥燎就要被老尸鬼吞入腹中,星域中,响起混沉的铃声。似从宇宙深处传来,又像近在耳畔。

一只白色铃铛,从鬼主神殿中升起。

铃铛的四面,刻有四幅各不相同的鬼脸。每一幅都大有来历,代表地煞鬼城自古以来的一位强者。

铃铛中,涌出鬼火,烧得空间扭曲。

铃铛响动,声音就像可以传遍整个地狱界,很多遥远星域都能听见。浩荡绝伦的神器威能,让在场每一位神灵都内心慌乱,眼前出现幻象,意志受到影响。

“是神器地煞铃,地煞古城的镇城祖器。”黎元天神声音干涸,但却充满喜意。

他没想到,鬼主准备如此充分。

显然,地煞铃根本不是为张若尘准备的,而是为可能会出现的血绝战神准备。只有凭这件神器,对上血绝战神,鬼主才有取胜的把握。

地煞铃在《太白神器章》上都是赫赫有名。

在鬼主的催动下,星空中成百上千颗星辰震动不停。便是皓白星和辛甲星这样的主星,都随地煞铃逸散出来的气纹而晃荡。

地煞铃撞击出去,穿过灰色死气海洋,落在老尸鬼身上。

“轰隆!”

空间大面积崩塌,外围区域裂痕无数。

老尸鬼连同飞在它掌心下方的血彩神蜈舰,坠入进虚无世界。

鬼主一击得手,占据上风,立即驾驭神殿飞入虚无世界,扬声道:“这神尸,是由张若尘的精神力操控。莫要攻击它,攻击张若尘的精神力和神魂。”

鬼主何等身份?

连镇城祖器都动用,若不拿下张若尘,必将颜面尽失,再难在地狱界抬起头来。

黎元天神和芊芊神师心领神会,始终与老尸鬼保持数十万里距离,一个显化出神魂,一个释放出精神力。

这个距离对太虚境大神而言,无算遥远,数步就能跨越。

但却是一个进可攻、退可走的安全距离。

张若尘如撒豆成兵一般,将失落者乐园的五尊神灵唤出来,让他们辅助般若操控神舰,辅助小黑支撑阴阳十八局。

修辰之前就请战了,但被张若尘拒绝。

修辰的修为虽强,而且手段也很高明,肯定可以带着张若尘脱身而去。

但是,如此一来,岂不是人人都能推测出它已是日晷的器灵?

虽然在黑暗大三角星域张若尘和修辰有过合作,肯定会有神灵往日晷上猜测。可是,他们更愿意相信,张若尘和修辰的合作,是形势所迫,报团取暖。

更愿意相信,以修辰的骄傲,就算是死,也不会做器灵。

“唰!”

安排妥当血彩神蜈舰上的事宜后,张若尘跨越空间,落到老尸鬼肩头,看了一眼被老尸鬼捏在手中的胥燎。

胥燎的尸身已经快被捏成肉酱,碧绿尸血不断洒落。

老尸鬼一直没能将胥燎吞入嘴里,既有黎元天神、芊芊神师、鬼主袭击的原因,也有张若尘的压制。

胥燎若是出现生死危机,尸神殿的无量境强者,就算忌惮天姥,也必然会出手。

张若尘始终在告诉自己,不要忘了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战斗和杀神,只是要挣脱围杀,赶去命运神域。

恋战而忘了目的,是很危险的。

鬼主不愧是能够与血绝战神一较高下的存在,地煞铃一出,空间脆弱如纸,规则不复存在。幸好挨这一击的是老尸鬼,换做别的太虚境大神,怕是肉身都被碾碎成了血泥。

“血屠,可想要火道奥义?”

未等血屠回应,张若尘体内精神力大爆发,操控老尸鬼,捏碎胥燎的尸身,化为一团血雨神雾,洒落向血彩神蜈舰。

“火道奥义!”

坐在舰上的血屠大喜,瞬间生龙活虎,腾飞起来,冲入进血雨神雾中,将体内的火道规则神纹尽数释放出去,掠夺奥义。

果然是富贵险中求。

赌对了,与师兄混,危险是危险了一些,可是总能有大机缘。

这样的大机缘,往往一生难求。

胥燎主修火道,又是太虚大神,掌握的火道奥义得有多少?

“火道奥义,本皇也要。”

小黑体内血液沸腾,双眼灼热。

他也主修火道,对火道奥义垂涎若渴,于是控制阴阳十八局,以阵法的力量与血屠争夺奥义。

捏碎胥燎后,老尸鬼腾出手来,直向鬼主扑杀过去。

地煞铃哪像是一个铃铛,足有行星大小,旋转间,形成直径十万里的神力环,呈紫红色,像是一团星云。

神力环覆盖的范围,与老尸鬼身周的死亡雾气一样广阔。

老尸鬼打出的力量,与地煞铃对碰,就像两片星云在撞击。

这完全不像是无量境之下的交锋!

在这种级别的交锋中,黎元天神发动的神魂攻击,芊芊神师施展的精神力手段,还没有落到张若尘身上,就被冲散。

他们被逼得退到更远的地方。

血雨神雾穿过血彩神蜈舰后,胥燎以强大的精神意志,重新凝聚出身体,但,虚弱至极。

被夺的,不止火道奥义,还有死亡之道奥义和腐世天道奥义。

是被张若尘剥离。

胥燎完全无法理解,张若尘主修的不是死亡之道和腐世天道,是怎么将这两种奥义强行夺走的?

数十万年积累的奥义尽失,胥燎几欲抓狂,吼声连连。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