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一十九章 替死鬼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张若尘眼神猛变,实在是没有想到虚天会赐婚他和无月。

这一招,等于是完全将自己撇开。

可是对张若尘而言,却是一个大坑。先不提无月和酆都大帝可能存在的关系,便是无月本身就绝非省油的灯。

如此危险的女子,张若尘避之不及,岂敢娶在身边?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在无月面前,简直就如孩童一般,根本没有反击之力。更别说隐藏秘密了!

张若尘倒也能够理解虚天为何会这么做,其一,肯定是有惩罚无月的意思。其二,何尝不是在为将来挑战酆都大帝的天尊之位做准备?

如今张若尘等于是成为虚天和酆都大帝博弈的棋子,稍有不慎,便是灰飞烟灭。

张若尘就算万般不愿,但敢说一个“不”字吗?

罗乷也没想到,局势会有这般峰回路转的变化。有虚天这话,那么将来无论是酆都大帝,还是九死异天皇动怒,以他们的身份,也只会找上虚天,而不会迁怒张若尘。

等于是虚天为张若尘抗下了一切。

而张若尘需要做的,仅仅只是迎娶无月,虽然这是一个很难做的决定,但却一本万利。

见张若尘久久不言,罗乷担忧了起来,生怕他较真,而违逆虚天的意志。

张若尘上前一步,道:“祖师赐婚,若尘感激不尽,怎会不愿?其实造谣之人,早就已经找到。”

“哦!是谁?”虚天眼神沉冷。

这眼神,既是因为心中之怒,也是在震慑张若尘。

他可是担心,张若尘冒出一句,是无月造的谣。

这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他没有杀了张若尘,还为张若尘承担了所有风险,帮张若尘化解了血天部族、百族王城、星桓天的危机,宇鼎虽然珍贵,但还没兑现呢,怎么偿还得了?

虚天最讲究的,就是规矩。

欠下的,就得还。

娶无月,就是在偿还。

张若尘道:“乃不死神殿的精神力神灵,莫泊沙。祖师在黑暗大三角星域赐婚后,冥王舅舅便是与不死血族的神灵商议过此事,没想到莫泊沙竟是青天部族大族宰青云阙一系的神灵。为了对付我外公,才用了这招毒计。”

莫泊沙的确是支持青云阙的神灵。

张若尘在来命运神山之前,已是与血绝战神商议过此事。因为,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位替死鬼。

血绝战神要清理不死血族内部的不确定因素,也需要一个理由。

当然最开始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有赐婚这件事,原本以为,虚天只是会否认封了无月为天姬。到时候,只需要将所有责任推到莫泊沙和青云阙身上,顺便将黑暗神殿都洗清了!

毕竟血绝战神很清楚,不可能有人动得了黑暗神殿。

动黑暗神殿,就是在动地狱界的根基。

只有将黑暗神殿摘出去后,这场风波才能过去。

当虚天都做出了决定,与张若尘站到一起,黑暗神殿自知大势已去,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吞。

“听到了吗?”

虚天怒斥穆托战神,道:“蠢货,你们黑暗神殿全部都是蠢货,亏他无边还是黑暗神殿的殿主,却被一个不死血族神灵耍得团团转,被利用了都不自知。”

穆托战神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这个时候,就算无月站出来说一句“你虚天就是封了我为天姬”,也没有人会信。

因为你无月已经失忆了!

你无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虚天、缺、冥王、张若尘才是知情者,替死鬼莫泊沙多半已经落入血绝战神的手中,只能命运神山这边有了消息,就会被杀死灭口。

“高明啊,好厉害的血绝。这一招既是解决了危机,又拉拢了虚天,还能趁此机会重创登上族长之位的最后阻碍。”穆托战神根本不相信这是张若尘能想得出来的策略,因为张若尘根本不可能放过打击黑暗神殿的机会。

只有血绝战神这样的人物,才知道动不得黑暗神殿。

当前这样的局势,别说是他,就算是黑暗神殿殿主无边神尊在此,也只能捏鼻子认了!

谁能想到百无禁忌的虚天,居然会饶过一个动了自己女人的小辈?

“去,赶紧去不死血族,将莫泊沙给本天抓来命运神山。要活的!”虚天道。

听云笙带着数位命运神殿的神灵,立即飞出神殿。

“云笙大神!”

阴阳神师的精神力分身,在星空中显现出来,拦住听云笙等人的去路。

听云笙好奇,道:“神师这是什么意思?”

阴阳神师笑道:“就想提醒大神一句,此行得慎重。”

“一个莫泊沙而已,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不死神殿还敢阻拦不成?又不是擒拿青云阙?”听云笙充满不屑。

阴阳神师道:“一个莫泊沙,的确算不得什么!但一定要记住虚天最后那三个字,要活的。”

说完,阴阳神师微微含笑,分身消散。

听云笙脸色一变。

如果虚天真的要活的,阴阳神师何必前来提醒这一句?

天心难测,这水也太深了!

殿中。

虚天收起镇压在穆托战神身上的神威,身心疲惫似的,挥袖道:“算了,念你也是被人算计,本天有大胸怀,不与你计较。滚回去告诉无边,愚蠢的事莫要连续做两件,贪婪得有一个度,三日之内若不将宇鼎还回来,本天只能邀请怒天神尊和福禄神尊亲自登门索要。”

“可怜般若这么好的天资,竟被你们黑暗神殿重伤成这个样子。可怜狼祖跟随了怒天神尊十万年,甘为坐骑,魔狼族却被你们黑暗神殿欺凌成那个样子。可怜福禄,好歹是一位神尊,却连一个后生晚辈都庇护不了,丢尽颜面。”

虚天感慨万千,却每一句话都充满威胁的意味,最后,道:“至于张若尘和无月的婚事,天运司你们算一个吉日,尽快办了!就在命运神殿办,本天亲自主婚。”

“是!”阴阳神师躬身应下。

虚天目望四方,道:“还有没有别的事,没有就散了吧!”

鬼主立即站了出来,道:“禀告虚天,地煞鬼城的镇城祖器,如今尚在张若尘手中。”

“这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你拿出来在这里说?东西被抢了,自己去抢回来!今后你老婆丢了,要不要本天帮你找啊?”虚天冷道。

本是准备站出去索要神源的雪木殿主和??皇立即收住了脚步。

鬼主倒也丝毫都不生气,至少虚天这是在告诉他,可以对张若尘动手。就怕虚天真的将张若尘当成了子侄,不许任何人动他。

金珏天神再三犹豫,最终没有开口。

目前摆明了张若尘和虚天有着共同的利益,就算火泽神君是命运神殿的大神,死在了张若尘手中,虚天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重处张若尘。

只能等凶骇神尊回来,让神尊处置这件事。

杀了命运神殿的大神,必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

鬼主、黎元天神、胥燎、??皇、雪木神殿飞出命运神域,进入无归森林的星空中。

胥燎愤恨不甘,道:“张若尘如今得虚天庇护,又是天姥神使,从今往后,地狱界谁还敢与他为敌?”

“此事很是诡异啊……”黎元天神道。

鬼主向黎元天神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将神境世界释放出来。

众神进入鬼主的神境世界之后,鬼主才道:“莫泊沙只是一个替死鬼而已,虚天的真正目的,乃是得到宇鼎。张若尘目前而言,对虚天还有价值,所以不能动他。等虚天得到宇鼎,尘埃落定,到时候我们怎么对付他,虚天也不会出面帮他的。”

“哏哏!你们不会以为,虚天真的没有想过要杀张若尘?自己封的天姬,被一个小辈喝了头汤,岂会不恨?”

“若是如此的话,凶骇神宫那边,必定会率先发难。”胥燎狞然一笑。

一道传讯光符,从星空中飞来,落入鬼主手中。

看完光符上的内容,鬼主先是一惊,继而露出一抹笑意来,道:“这下完全说得通了!本座就说,以虚天的格局,怎会仅仅只是因为一只宇鼎,就与黑暗神殿彻底交恶。”

“发生了什么事?”黎元天神问道。

鬼主道:“星海垂钓者和神古巢的主人去了星空战场,入了天庭的星空防线,拜访昊天。”

听到这则消息,在场诸神无不惊骇。

须知,天庭和地狱封二十诸天的时候,都将星海垂钓者列入其中,这是唯一有如此待遇的一位。

由此可见,这是一位天庭和地狱都想争取的关键人物。

那个时候,九天精神力达到天圆无缺的消息,尚且还无人知晓。如今九天和星海垂钓者是一辆战车上的二人,份量自然更重。

星海垂钓者去拜访昊天,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足以惊动整个地狱界。

在星空战场如此关键的时刻,哪怕是为了稳住星海垂钓者和九天,虚天也绝不能动张若尘。更何况,神古巢的主人还出世了,变数再增。

鬼主笑道:“你们不必如此惊慌,星海垂钓者不可能投入天庭,他这般做,不过是做做姿态,策应张若尘。同时,也是在告诉地狱界的主战派,若是逼急了,他们也只能加入天庭。”

“虚天将张若尘留在命运神山,让他和无月在命运神山完婚,何尝不是变相的软禁?同时,也是在分化星桓天和天庭,阻止他们走到一起。”

“如今看来,擎天真是英明至极,张若尘这小子果然非同一般,在各大势力的博弈中,逐渐开始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