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二十四章 无月送鼎至神山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黑暗神殿悬浮在一处永世黑暗的宇宙秘境中,没有任何光亮,对于绝大多数神殿修士而言,眼睛早已不重要,修炼的是精神力、圣魂,以此去感知世界。

他们的世界,不需要光亮。

他们喜欢黑暗,就像植物喜欢阳光,鸟儿喜欢天空,鱼……喜欢水。

离开了黑暗,他们反而不适应。

无边神尊坐在宏伟的神座上,心中蕴着一股极致的愤怒。那股情绪形成的力量,让亿万里广阔的宇宙秘境沸腾起来,电光闪烁,雷鸣不止。

在秘境中修炼的黑暗神殿修士,无不惊恐,纷纷跪伏到地上,向神殿的方向叩拜。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命运神殿这一手玩得真的是好啊,好得很。”无边神尊的声音,嘶哑而饥饿,像是要吞噬一界生灵,才能平息心中之怒。

在冰王星,的确是凤天出面,才化解了他和冰皇的殊死一战。

否则,冰皇若是在这个时间段出世,黑暗神殿无疑是雪上加霜。若是冰皇回到不死神殿,夺了殿主之位,那么对黑暗神殿,对主战派系,就更是一块坚硬的绊脚石。

所以对凤天,无边神尊是心存感激的。

可是怎么都没想到,他刚回到黑暗神殿,命运神殿就这么狠狠的捅了黑暗神殿一刀。

好狠的一刀,直接让黑暗神殿的所有计划全部落空,之前的投入和损失,尽付东流。

无月站在神殿的西北侧,那里生长有一株金枝玉叶的神树,站在树下,身姿窈窕动人,若隐若现,轻声道:“这只能说明,命运神殿内部割裂得厉害,三司十二神宫的主人各怀心思。凤彩翼虽然有荡平天庭之志,但修为终究是敌不过虚风尽,还做不到言出法随。可惜啊,可惜!”

黑暗中,一道金石般铿锵的声音响起,不知是谁人在说话:“从开战以来,虚风尽这老怪物,便是常年不见踪影。天下修士都以为,他沉迷于修炼,不理世事,却没想到沉寂十万年,终究还是出来兴风作浪了!”

“虚风尽就这么强吗?他的大劫宫才几个人?”一道阴沉的声音,从东北方位响起,隐隐间可见一团骨火在闪烁。

一位书生打扮的男子,在神殿中点亮一盏灯,手拿一本书读了起来,道:“别人十万年前,精神力就达到了九十阶。只凭精神力,就能纵横天地。至于武道修为,更是深不可测,据说修成了剑二十三,剑成之时,整个无归森林都剑声如潮,就是那一天酆都大帝离开了酆都鬼城,去了宇宙边荒。命运神殿的神灵都说,酆都大帝在避剑二十三的锋芒。”

随着灯亮,神殿中的八道身影,相继显现出来。

“无稽之谈,剑二十三若真能击败酆都大帝,虚风尽早就去挑战了!”一只六耳石猿发出铿锵的声音,如金石碰撞。

无月道:“无论怎么说,虚风尽都是命运神殿的第一强者,是整个宇宙中,为数不多的几个能够让师尊都要慎重对待的人物。宇鼎就交给他吧!”

神殿中的一位位绝世人物,纷纷动容,向她望去。

六耳石猿沉哼一声:“我们已经遗失黑暗神剑,岂能再失宇鼎?先不提宇鼎本身的价值,只是他虚风尽一句话,我们便乖乖拱手将宇鼎献上去,这算什么?天下修士如何看我们黑暗神殿?”

无边神尊眼神沉凝,道:“无月,宇鼎虽是你夺取到的,但它现在属于黑暗神殿。若我们三日之内,不将宇鼎送去命运神殿,他虚风尽还真能打上黑暗神殿?”

无月道:“他一定会打上黑暗神殿!因为,这是他当着诸神的面,亲口说出的话。”

“他敢!来了黑暗神殿,就算他是天,又能如何?”骨火中,响起阴冷的声音。

无月道:“他自然不会单独前来!你们都说了,他大劫宫就没有几个人,根本不惧怕报复,而我们黑暗神殿在外的神灵可是不少,到时候被他擒拿了十个八个,当面威胁,我们丢的脸,只会更大。虚风尽可不是什么看重声名的人,什么事他做不出来?”

那书生道:“修为强,又没什么牵挂的人,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对付虚风尽,比对付星天崖那位,何止难十倍?”

“说他没有牵挂,偏偏又是命运神殿的第一人。说他会在乎命运神殿座下修士的生死,可是他真的在乎吗?若要评一个天下最难对付的人,必定是他了!”一道叹息声响起。

“虚风尽连天尊的面子都不给,更何况是他人?除非世间诞生始祖级的存在,不然,大家还是断了与他为敌的想法。”

无月又道:“当然我之所以建议,将宇鼎给他,并非完全是因为忌惮。毕竟,就算我们不给宇鼎,虚风尽还真能将黑暗神殿的神灵都杀了?根本不需要闹到那一步,他虚风尽就会成为地狱界的共敌。”

“那你这么做是为何?”骨火中的声音响起。

无月道:“将计就计,示敌以弱。”

“如今天下修士都知道黑暗神殿损失惨重,不仅大神接连惨死,就连神尊都陨落了一位。若在加上这一次,我们主动交出宇鼎,外人只会觉得黑暗神殿是真的元气大伤了!天庭必会轻视我们,甚至是觉得黑暗神殿和命运神殿矛盾加剧。”

骨火中的阴沉笑声响起:“天庭那些潜伏者,必会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正好趁此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都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无足轻重。”无月眼神冰冷,道:“真正的谋划,在星空战场那边,一旦动手,你们都要赶过去的。一只无法使用的宇鼎,又怎么比得上那边的事重要?黑暗神殿陨落一位神尊,天庭必须拿整个星空防线来赔。”

那书生道:“我赞同无月的做法!宇鼎在黑暗神殿,只会让黑暗神殿成为众矢之的。若它有用,倒也罢了!既然无法使用,何不交给虚风尽,将他推到风头浪尖?”

“星空防线那边,的确是重中之重。宇鼎可以交给虚风尽,但他的赐婚,却绝不可答应。”无边神尊道。

无月道:“不,我要答应。”

“你觉得,这依旧是示敌以弱?他这完全是在羞辱你,羞辱黑暗神殿。你答应,师尊都绝不会答应。”无边神尊道。

“不是示敌以弱,也不是屈服与虚风尽,而是我觉得有必要将张若尘掌握在手中。此子,今非昔比,再不提前做准备,必成大患。”

无月又道:“况且,你们不好奇他有没有找到剑界?不好奇他背后到底有哪些人的影子?这一次,黑暗神殿为何吃了这么大的亏?为何噬地和人皮灯笼惨死,我们却不知道是谁杀的?”

“皆因为,黑暗神殿没有精神力天圆无缺的强者。没有这样的强者,在与有这样的强者的势力的争斗中,我们就没有眼睛,没有耳朵,只能吃亏。”

“破了星空防线,下一步必是取百族王城、星桓天、星天崖,这个切入点,就是张若尘。”

“这一次,我不仅要嫁给张若尘,更要以界尊夫人的身份,带着灵神堂的神灵,前往星桓天。到时候,我要将张若尘座下的所有势力,都掌握到灵神堂的手中,以做耳目。就看张若尘背后的那些大人物,会不会杀我了?”

无月断定,只要能够把握好那些人的底线,自己就绝不会有危险。

……

无月带着宇鼎,登上命运神山,拜见虚天的消息,迅速传遍地狱界,又飘过无定神海和星空防线,传遍天庭。

“无月不仅将宇鼎献给了虚天,更是对虚天的赐婚感激不已。虚天高兴不已,当即笑骂,若是若尘界尊敢对她不好,必要狠狠收拾他一顿。”

一位从命运神域赶回来的神灵,在百族王城众神面前讲完后,笑道:“你们说,若尘界尊气运怎么如此浓厚?即得天姥赏识,封为神使,又被虚天视为子侄,赐下一段如此羡煞天下修士的姻缘。便是天尊之子也比不了吧?”

这位神灵,自然是听不出虚天的话中之话。

虚天显然是在告诉无月,你如此识时务,本天必定护你周全。说是在警告张若尘,实际上是在警告张若尘背后的那些顶尖强者。

这场婚姻,代表的是虚天的脸面。

说到底,虚天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更是让自己的威望在极短的时间内,攀至地狱界的巅峰,将黑暗神殿都压了下去,达到仅次于酆都大帝的地步。

这个时候自然是要收一收,将自己的位置收回到地狱界的利益上,摆明自己是无月的靠山,不是星桓天张若尘的靠山。

若是给命运神殿和地狱界的修士,传递了错误信号,觉得他虚风尽与星桓天站到了一起,是要坏大事的。

“无月居然答应了赐婚,难道她真的失忆了?”

玉灵神感到难以置信。

那可是无月,何等骄傲不可一世的女子,天姬都不愿做,却愿意嫁给张若尘?

眩??族长笑道:“虚天出面,黑暗神殿算是彻底屈服了!终究是尘埃落定,危机过去。大婚之日,我们百族王城的各族,都得准备一份厚礼送去命运神山才好。”

……

求月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