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四十一章 第三场酒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神泉,哪怕一滴都珍贵至极。

十只陶罐中的花开十二朵,不知加入了多少黑暗神泉,尽饮后,以张若尘的体魄和精神意志,竟大脑昏沉疼痛,意识变得模糊。

“痛快!”

阎无神起身大笑,还未笑完,便双腿一软,仰头倒在地上。

阎婷和闻褚立即冲上去,将他搀扶下去调息。

“没事吧?要不要先助你将黑暗神泉蕴含的黑暗力量炼化?”身旁,香气扑鼻,无月伸出玉葱纤指,将摇摇欲坠的张若尘扶住,传音询问。

“无妨!”

张若尘强行撑住,稳住体魄,冲在场诸神豪迈一笑:“诸位看到没有用,这就是自取其辱的下场,今日,阎无神一身英明毁尽。纵然他今后成为神尊,或者位列诸天,也洗刷不了今日之耻。”

“哈哈!”

诸神欢声大笑。

有人鼓噪:“今后阎无神就叫阎软脚吧!”

“跪地大神,阎软脚。”

“若尘界尊莫要笑得太早,你还有第三场酒局呢!待会自己也趴在了地上,这脸面怎么挂得住?”闻褚笑道。

张若尘立即将宫南风送的那枚清神丹服下。

许多神灵抗议。

阎皇图、罗生天直接冲过去,要阻止张若尘,但被无月以精神力场域挡了下来。

她盈盈含笑:“大家能够前来赴宴,若尘自然是心中高兴,陪你们一醉也无妨。但,若还没有走进命运神殿,他就醉了,本神与谁成婚呢?”

阎皇图和罗生天只得退下,心中怪异,有些弄不清张若尘和无月的真实关系了!

他们二人,真的是生死仇敌?

“哈哈,还没有完成婚典,无月堂主已经开始护夫了!今后,阎无神想要报仇,可是难了!”有人笑道。

“能取无月堂主为妻,当真是羡煞我等。血绝,你羡慕吗?”不死血族魔天部族大族宰,故意调侃血绝战神。

血绝战神道:“至今思温媗。”

“好你个血绝,竟还想着温媗,是不是也还想着天音?”

魔天部族大族宰嗷嚎大叫,向血绝战神扑了过去,准备大战一场,只因温媗是他的族宰夫人,同时又是与血绝战神同时代的天之骄女。

传闻,温媗年轻时,很崇拜血绝战神,曾一起历练。

人群中的天音神母,神情平静优雅,波澜不惊,但却向血绝战神看了一眼。

天罗神国的诸神一个个愤怒不已,冲向魔天部族大族宰。幸好老族长即时出面,才将他们震慑住,一个个安静下来。

另一头,张若尘和无月来到第三场酒局面前。

看到摆局的二女,张若尘本是已经缓过来的头疼,又发作了。

而且更疼。

罗乷和白卿儿站在白玉长桌的后面,如并蒂双莲,似一对仙子,都身穿白衣,一个更赛一个清丽。

一个清纯中,带有美艳和智慧。

一个冰冷中,带有骄傲和深邃。

看到这一幕,命运神殿外的诸神瞬间安静下来,脸上都带有不怀好意的笑容。

也有人羡慕,眼前这三位女子,哪一个不是人间绝色?哪一个不是当世奇女子?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

得其中一位,便可称一世之赢家。

罗乷显然有与无月争艳的想法,穿得很考究,虽是白衣,却绣银丝云纹,封青色襟边,脸上妆容精致,每一根睫毛都认真的梳理过。

她率先,道:“尘哥和无月仙子大婚,可谓地狱界的第一喜事,本公主和卿儿姐姐冒昧摆了这一局,二位不会生气吧?”

张若尘尚未开口,无月已先一步款款走出,秀目含笑,道:“乷乷公主说笑了,姐姐怎会生气?高兴还来不及,毕竟,今后大家将是一家人!不过,若尘已经连喝两场,怕是无法应对这第三场,一家人就不要内斗了吧?徒让他们看笑话。”

白卿儿道:“其实我们主要是想请无月仙子喝一杯!不斗酒,只一杯。”

白玉长桌上,放有三只小巧精致的青铜高脚杯,里面各有一杯酒。

“不会这么和谐吧?”阎皇图很失望,低声自语一句。

没有让他失望,白卿儿道:“久闻无月仙子精神力强大,是有机会踏入天圆无缺之境的存在,更是幻道、符道、丹道的三道神师。这三杯酒,一杯是幻术凝成,一杯是符法凝成,只有一杯是真正的酒。”

罗乷道:“若是仙子选对了,只要将酒饮下,我和卿儿姐姐立即放行。”

“如此简单?看来这酒很不一般。”无月道。

罗乷眯着眼睛,笑道:“放心,毒不死人,至少不可能毒得死仙子。”

无月道:“若是选错了呢?岂不是今天的婚典,都得取消?”

罗乷道:“不至于如此,仙子只需将身上这件衣裳,还给卿儿姐姐就行。我们依旧会放行!”

周围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果真是一场好戏。

他们以为罗乷指的衣裳,是无月身上的凤冠霞帔,以为二女是来抢婚。但张若尘却明白,罗乷指的是天尊宝纱,心中不禁生出忧色。

“此情此景岂能无诗?诸位退那么远干什么,一首诗而已。”黄跋扈急道。

越是如此,在场诸神越是与他拉开距离,一副“我们不认识你”的样子。

黄跋扈只感觉曲高而和寡,独自吟道:“今时今日今良辰,我为若尘赋新诗。”

“一个女子有夫君,两个女子分夫君。”

“三个女子没夫君,夫君夫君该若何?”

听完这诗,在场诸神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轰然大笑。

还真是有几分应景!

“夫君就该修天尊,天下无敌遍地春。”黄跋扈苦思半晌,吟出最后一句,大笑道:“这样才完整嘛,气势一下子就提升上来了!”

没有人敢说话了,自觉的与黄跋扈拉开更远的距离。

无月平静自若,不受影响,看着对面的二女,轻轻摇头,道:“这个游戏不公平,岂不是横竖都是我吃亏?”

“仙子觉得该如何?”罗乷问道。

无月道:“若是我选错了,酒我喝,衣裳也给。但我若选对了,酒,你们喝!”

张若尘知晓罗乷和白卿儿都是绝顶聪明,但,无月何尝弱于她们?

况且,无月无论是阅历,还是精神力,都高出她们太多。

她们怎么可能斗得过?

张若尘走上前去,道:“大喜的日子,何必闹得这么不开心?这三杯,不管是幻术、符法,还是真正的酒,都由我一人来喝!”

无月轻轻柔柔的按住张若尘探向桌面的手,唇红齿白,嫣然笑道:“若尘这么担心干什么?你不会以为,乷乷公主和卿儿准备的酒,真的是毒酒?大家只是图个高兴而已,一个小小的游戏。”

“尘哥,这是我们之间的小游戏,你参与进来,多无趣啊。”罗乷道。

白卿儿道:“我并非是在意那件衣裳,只是想看看无月仙子的精神力造诣到底有多高?”

白卿儿暗示得很明显了,张若尘没办法继续制止。因为继续制止,就等于是在制止她夺回天尊宝纱。

张若尘目光向桌上的三杯酒看去,露出一道诧异之色,随后,又使用真理之心感知,竟依旧无法辨别真假。

怎么可能?

难道是九天前辈的手笔?

应该是了!

若没有绝对把握,以罗乷和白卿儿的心智,怎么可能当着众神的面摆下这一局?

论精神力,张若尘与无月的确差距巨大。

但论感知力,张若尘有自信,绝不弱于无月。若是连他都感知不出任何异样,无月想要找到那壶真正的酒,怕也不是容易的事。

在场诸神,包括血绝战神、学之古神、魔天部族大族宰这样的强者,纷纷释放出精神力和神念去感知和探查,但,结果却和张若尘一样。

“好厉害的幻术,没有任何破绽。”

“符道手法也很精深,根本找不到符纹痕迹。”

“你们当然不行,但无月堂主却不定。她可是幻道神师和符道神师,世间或许有幻术可以影响到她,但绝不可能辨别不出幻术是否存在。符法,亦是如此。”

“这可不一定哦!你们别忘了,星桓天可是有精神力天圆无缺的强者,什么是天圆无缺?就是精神力存在,但是却已经没有了痕迹,与天地共存。施展出来的幻术,甚至可以直接变成真实,可以一念创造世界。”

……

老族长和地姥这样的无量境强者,也都生出好奇心,暗暗窥望过去。

但,以他们的修为,竟都察觉不出端倪来。

“这一关,无月不好过啊!但,就算随机挑选,也有三分之一的机会。”学之古神道。

无月看了看桌上的三只青铜酒杯,探手向最左边的那一只拿去,目光看着罗乷和白卿儿的神情,见她们眼中没有丝毫情绪变化。

收手,又向最右边的酒杯拿去。

二女脸上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以罗乷和白卿儿的心智,怎么可能让她以这种方式试探出来?

无月再次收手,沉默了许久。

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无月这一次是真的被难住了!

但,就是这时,无月非常果断的,将最左边那只青铜酒杯端起,递给罗乷。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