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四十三章 再战海尚幽若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谁都知晓星空战场,必然发生了惊天变故,星空防线虽破,但地狱界何尝没有付出惨烈代价?

老族长神气凝重,迫不及待想要赶过去,催促道:“赶紧祭祀天地,进行婚典仪式。”

那座辽阔的大世界,在诸位神将的推动下,已飘浮到祭台上方。

祭台上,站有一位位命运神殿的精神力神灵,个个身穿黑袍,手持法杖。

“今日可谓双喜临门,等到祭祀结束,整个命运神域都将沐浴在福光吉霞之中。”

殿中众神,兴奋无比,个个眺望天穹。

“且慢!”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众神的目光,尽皆向张若尘望去。

张若尘向前走去,来到福禄神尊正下方。

无月盯着张若尘的背影,能感受到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决心,实在难以理解,他为什么一定要坚持所谓的心中底线?

张若尘目光沉定,躬身一拜,道:“凤天身受重伤,虚天生死不知,皆下落不明,今天绝非什么喜事。若是我们还在命运神山大肆祭祀,祈求福光吉霞,天下人该如何看?”

“若非这场婚典,乃是虚天前辈赐下,乃是福禄神尊主婚,若尘甚至觉得,婚典都该取消。”

在场不少神灵都知道张若尘的心性,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因为自己的一场婚典,活祭一界的生灵。但,皆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抗争,倒也是挑不出毛病。

血绝战神脸上露出笑意,看向老族长,暗暗传音道:“老家伙,你输了!记得加神石。”

活祭一界的事,血绝战神自然是知道的,也知道张若尘肯定会反对。但这是命运神殿的意志,是地狱界的意识形态,血绝战神无法对抗。

老族长眼神异样,深深的盯着张若尘,传音道:“此子倒是大气运,真是天都在帮他。老夫倒是好奇,若是没有发生此事,他会如何应对?”

血绝战神大概能猜到张若尘会怎么做,道:“大概会祭祀自己吧!”

老族长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世间会有这样的人?

但想到当年的须弥圣僧,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理解。

福禄神尊高居上方,道:“若尘所言有理,一切从简吧!但,既然是在命运神殿举办婚典,祭祀绝不能少,便祭祀一亿生灵,已告天地。”

“神尊!”

张若尘再次一拜,道:“若尘有一半人类血脉,人类大婚忌杀生,还请神尊成全!若是可以,若尘愿意以自身血气,灌注祭台,祭祀天地,以求心安。”

福禄神尊笑道:“若尘既然有这话,这一亿生灵,自然将人类排除在外。”

“谁说人类大婚忌杀生了?”

黄跋扈道:“本神可是在人类世界待过,人类帝皇的婚典,也是要祭祀的,杀猪宰羊也都不少。”

封尘剑神笑道:“跋扈大神你就不懂了,若尘界尊这是要借此表达对无月堂主的爱意,还有什么比在大婚之日祭祀自己,更能体现感情的真挚?人类中,有歃血为盟的说法,夫妻之盟,乃终身之盟。”

“原来如此。”黄跋扈恍然大悟。

封尘剑神这般说,自然是在为张若尘解围,“歃血”也不是他所说的那个意思。懂的人自然懂,不会去揭破。

能留在命运神殿参加婚典的神灵,本就不会在此事上针对张若尘。

无月优雅淡然,道:“若尘,神尊都答应不以人类为祭,这是莫大的恩典,还不快感谢?”

“多谢神尊成全。”

张若尘没想到能这般轻松过关,看来外公应该是和福禄神尊议过此事。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星空战场上的变故。

若无这场变故,张若尘是真的准备,祭祀自己一半的血气。若是不够,便是祭祀所有血气又如何?

既不损害命运神殿的威严,也能表现自己的决心。

这并不是无月所说的妇人之仁!

什么是妇人之仁?

在狩天战场上,那些囚徒本就必死无疑,双方也是你死我活的对立关系。那时张若尘修为低微,在地狱界,没任何根基,自己都未站稳脚跟。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若尘若是妄想饶过他们,或者是救他们。这才是妇人之仁!

但今日,一界的生灵,就因为他张若尘大婚,便要全部被祭祀掉。可以说,这一界的生灵,都是因他而死,他岂能心安理得?

如今他是大神,是天姥神使,背后有星桓天和星天崖的支持,不再是昔日的圣境小辈,明明有属于自己的话语权,明明可以抗争,若是因为畏惧什么都不做。

那么只能是两种结果,第一种,心境出现破绽,此生都无法达至至高之境。

第二种,他已经变了,不再有初心,变得懦弱,变得完全冷漠。

九天为何支持他,为何让他做星桓天之主?

不是因为他的天赋。

他的天赋,只是让九天感兴趣而已。

真正让九天重视他,毫无保留的支持他,是因为星桓天那一战。是因为,他在张若尘身上看到了情和义,还有仁。为了这些,张若尘能够牺牲自己的性命。

别的神灵身上,包括在白卿儿身上,都没有这样的特质。

有九天的支持,才有了星海垂钓者的支持。

龙主支持张若尘,何尝不是相同的原因?

在真正至强之人的眼中,你天赋再高又如何?他们自己谁不是绝顶天才,谁没有一颗追求天下无敌的心?

能让他们看得上眼的,往往就是绝大多数神灵都觉得没有的东西。

这样的品质,才最难能可贵。

张若尘没有这样的品质,不可能得到那些大人物的支持,也不可能有那些机遇,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

也不知世间有没有大仁大义之人,但,大仁大义绝不是那些常将仁义提在嘴边的人,也绝不是行迂腐仁义之事的人。而是真正热爱生命,能够在保全自己的同时,坚守心中底线,在底线被触碰之时,哪怕为此付出再大的代价,粉身碎骨,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若是人人都想着天下无敌之后,再去坚守本心,再去做想做的事。那么,坚守的真的还是本心吗?想做的事真的还是最初想做的事吗?

祭祀结束后,匆匆举行婚典仪式。

流程走过之后,老族长、地姥、魔天部族大族宰等等一众神灵,立即离开命运神山,有的返回各族,有的赶赴星空战场。

接下来,天庭地狱必将气氛紧张,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星空战场上的利益固然重要,但,也要防止愤怒的天庭神灵,潜伏到地狱界大肆杀戮。

“什么?蒲传奇自爆神源了?什么时候的事?”张若尘得知这一消息,很是吃惊。

宫南风神色凝重,道:“就是你们去黑暗神殿接亲的时候!幸好他是在狱中自爆,那里布置了大量神纹和阵法,否则怒天神宫必定损失惨重。”

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若是如此,谁都无法将麻烦找到他和血绝战神的身上。

张若尘虽猜到,此事多半与血绝战神有关,但还是问道:“怎么回事,蒲传奇为何要自爆神源?”

“据说是因为,接连受挫,又在狱中被放血羞辱,不堪忍受,所以自爆了神源。”宫南风道。

张若尘感叹一声:“先被夺了神器,又被斩掉头颅,更被关进狱中,抽魂抽血,也是悲惨。如今也好,至少留下了一个刚烈之名。”

南宫风盯着张若尘,关切的道:“别说他了,尘,以你现在的修为,有没有把握击败海尚幽若?”

“怎么了?”张若尘道。

宫南风急道:“怎么了?你难道不知晓天庭的星空防线一旦被攻破,接下来会是什么局势?凶骇神尊一旦回来,你还走得掉吗?你得立即离开命运神山了!你若没有把握,我可以去求她,让她故意败给你。”

张若尘心中生出一股暖流,故意洒脱一笑:“放心吧,要击败那丫头,已不是难事。对了,风,多谢了!”

不用宫南风提醒,张若尘也有紧迫之心,向五界天赶去。

“海尚幽若,张若尘又来了!”

刚刚踏足五界天,张若尘便扬声大喝。

未来神殿的殿门,打开。

海尚幽若身姿娇小柔弱,缓步走出,虽看起来年幼,却十分沉稳。只见,混沌迷雾中,张若尘一手持剑,一手提着一只酒鼎,大步而来。

“张若尘,今天可是你大婚之日,你居然丢下无月,来了我这里。你不会是被无月扫地出门,没有地方可去吧?”海尚幽若声音稚嫩,清脆悦耳。

张若尘道:“知道你无法离开五界天,所以,特意给你带来喜酒。”

“哦!”

海尚幽若露出诧异之色,倒是没有想到张若尘如此重视她这个朋友,心中生出一丝触动。

“但,得看你有没有本事喝!”

张若尘身周出现时间印记光点,随即速度大增,出现到海尚幽若身前,挥剑直劈下去。

“嘭!”

海尚幽若的绝对自我虚时间领域,被轻松劈开,惊得她秀目一睁,立即施展出身法,急速后退,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一剑。

即便如此,依旧有一缕发丝被斩落。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