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不死令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血绝战神道:“生命神尊陨落后,凤天将生命神尊留下来的生命奥义和一些遗存的传承力量,打入了她的体内。但,凤天毕竟不修生命之道,没能精准控制那些力量,所以导致海尚幽若身体逆生长。等她彻底掌控生命奥义和生命神尊的传承力量,应该就能完全恢复。”

没有去向故友告别,张若尘和血绝战神径直下了命运神山。

无月早已等在命运之门下方,此外,雨师和十一位灵神皆在。

无月身上依旧穿着凤冠霞帔,美艳动人到极点,身上灵雾缭绕,如云中之月,雾中之花,充满若隐若现的朦脓美感。

“去吧,她现在毕竟是你的妻子,无论她做出任何选择,告别的话,总是要说一声。我在血彩神蜈舰上等你!”

血绝战神说完这话,向前行去,消失在空间中。

张若尘整理思绪,走向无月。

“若尘,我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东西!你说得对,人得有一条底线,不能因为危险、困难就瞻前顾后,放弃掉这条底线。你和我不一样,你有更大的格局。我可以没有这条底线,但,你得有!”无月声音温柔,简直就像是妻子在向夫君认错一般。

张若尘越来越看不透无月,她太精明了,精明到,明明知道她的本来面目,明明知道她目的不纯,在伪装,心中的意志却越来越薄弱,逐渐开始想要相信她。

她太懂人性了!

她仿佛是能变化成你需要她变化成的样子!

张若尘道:“你等在这里,就是为了给我讲这个?”

无月轻轻摇头,道:“我是你的妻子,自然是要与你共同面对接下来的困难。岂会只能同享福,却不能共患难?我要与你回星桓天!”

她这般作态,张若尘都不知道如何拒绝她了!

但,还是拒绝了!

“不行!”

张若尘破空而去,消失在命运神山下。

将无月带去星桓天,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她就算再厉害,还能在九天前辈的眼皮子底下耍出什么花招?

但,酆都大帝的态度,至今不明。

将无月带去星桓天,可能是种祸之举。

命运神山的山腰处,听云笙望着下方,道:“放张若尘离开,就是放虎归山,为何拦着我?”

金珏天神道:“你以为,本座不想留下张若尘?”

“你是忌惮福禄神尊?”听云笙道。

金珏天神摇了摇头,道:“福禄神尊的确和血绝有师徒之情,但他更是命运神殿的神尊,是地狱界的巨头。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绝不可能帮助张若尘逃走。”

听云笙露出一道鄙夷之色,道:“莫非在命运神山,在自己的地盘上,你还忌惮血绝?”

“血绝就算再强,也只是太虚初期的境界。”

金珏天神目光盯着站在命运之门下方的无月,眼神越来越沉凝,道:“是她!我们若是动手,第一个收拾我们的,可能就是她了!”

“无月这贱人也不知怎么就突然转性了,一个劲的往张若尘身上贴,她这数十万年积攒的威名,算是全部都毁在这小辈身上了。”听云笙眼中满是嫉妒。

整个地狱界的神灵,谁不想拥有无月这样的绝世奇女子?

连虚天都想。

“哗!”

一道神威,在神山中爆发出来。

天空出现五彩色的祥瑞霞光,白色神云散发明亮光辉,天外星辰一颗颗闪烁,在以奇妙规律移动。

命运神山,乃至于命运神域的地面上,植物都快速生长,如同活了过来。

青草抽叶,花朵绽放,果实渐赤。

浑厚的生命之气,将整座神山笼罩。

“她终于走出五界天了!”

金珏天神和听云笙皆露出惊色,望向生命神宫的方向,随即,赶了过去。

虽十万年过去,但昔日生命神尊的影响力,并未完全磨灭。命运神殿中,受过生命神尊救命之恩的古神,不在少数。

……

血绝战神、血后、血耀神君、冥王、小黑、白卿儿、渔谣神师、夏瑜……皆在神舰上,站在舰首。

看见张若尘独自一人登上血彩神蜈舰,血绝战神道:“终究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了?”

张若尘摇头,道:“她演得很好,是我做了一回无情客!走吧,无需为一场戏而烦忧。”

在张若尘看来,这本就是一场戏。

上到虚天,下到那些前来赴宴的圣境修士,所有人都在演,只是目的各不相同,各有各的利益。

星空防线被攻破,也就提前曲终人散。

血彩神蜈舰腾飞起来,飞出命运神域,向血天部族翼世界而去。有血绝战神亲自护送,一路上,自然是无人敢拦。

换一位神灵,哪怕修为更在血绝战神之上,也没有这样的威慑力。

宽阔的船舱,灯烛明亮。

张若尘、夏瑜、血绝战神三道身影,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修长,暗影时时跳动,彰显出船舱中气氛的紧张。

张若尘看着血绝战神递过来的三张神王符和三张神尊符,能感知到它们沉甸甸的价值,其中有两张甚至是攻击类的符箓。

这意味着,张若尘不仅多了四条性命,甚至还有一位神王和一位神尊的全力一击。

就算是无量境神灵亲自出手,想要杀他,都将不是易事。

张若尘将六张神符重叠在一起,重新放回血绝战神手中,道:“外公,我想用这六张符箓,换一样东西。”

血绝战神道:“血绝家族可没有什么东西,比这六张符箓更珍贵了!你要知道,就算是你外公,想要得到这其中一张,也得欠下天下的人情才行。”

“我想换命运!”张若尘道。

血绝战神眼睛微微缩,看了夏瑜一眼,道:“你指的是她?”

张若尘道:“我想请外公给她一个机会,由她自己选择,未来的命运。”

夏瑜已是怔住,难以置信的看着张若尘。

血绝战神看了张若尘许久,不禁笑了起来,将六张符箓放在桌案上,声音突然变得沉重:“你要用六张无量境神灵花费大量时间凝聚出来的符箓,帮一个下位神拒婚,要违逆你外公?凭什么?你到底分不分得清孰轻孰重?”

夏瑜被血绝战神身上的神威,震慑得单膝跪到地上,正要开口,却被张若尘抢先。

张若尘道:“这并非是轻重的问题,也不是价值高低的问题。而是,这件事是因我而起,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夏瑜,是我的战友,与孔乐有千年感情,她已经是我的亲人。不希望外公强迫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我不希望她才刚成神就凋零。”

夏瑜抬头,看向张若尘,眸中已是泪如雨下。

这是张若尘第一次违逆血绝战神,是他们二人第一次争吵,一切都是因为她。

夏瑜又欲开口……

“这里没你多嘴的地方!”

血绝战神喝斥一声,虎目瞪向张若尘,道:“你想要她做你的女人?”

“不想,因为我对她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那样做只会害了她!我只想让她有一次自己选择的机会!外公,我知道让你收回说过的话很难,所以我可以不要这六张符箓,我相信凭我自己的修为,也能在这乱世活下来。”

张若尘目光与血绝战神对视,丝毫不让,意志很坚定。

气氛太沉重,让夏瑜都快窒息,恨不得自绝于此,也不希望张若尘和大族宰生出间隙,闹出无法修复的矛盾。

“哈哈!”

血绝战神忽的大笑起来,坐到椅子上。

沉默了片刻,又笑起来。

神威已是完全消失。

血绝战神道:“没想到,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快就等到了我一直期待的这一天。”

张若尘皱眉,心中担忧。

他何尝想和血绝战神冒出这样的矛盾?

外公对他的恩情和关爱,他一直铭记心中。

血绝战神看向张若尘,充满了赞许,道:“若尘,你终于长大了!外公一直期待着你勇敢的站出来,违逆我们这些老家伙做出的决定。也不对,在那些老家伙眼中,其实你外公也只是一个小家伙。”

“无所谓了!当你在命运神殿中,敢站出来,违逆我们安排的祭祀的时候,已是成功走出了第一步。”

“你要记住,你背后的那些大人物,虽然为你铺路,为你做好了决策,助你一步步前行。他们自然是对的,你根据他们的决策做事,不会有错。但是,他们真正希望看到的是,你敢站出来对他们说不的时候。”

“那个时候,你才是真正从天才蜕变成了强者,从内心上变成了强者。”

“永远听话的,只会是孩子。”

“当然,你是一个聪明至极的人,懂得什么时候该抗争,什么时候该听取建议。所以这方面,外公就不多说了!”

“夏瑜,你愿嫁给张若尘吗?本座这一次可以做主,他就算是违抗,也没用。娶一个如此貌美的妻子,还委屈他了?他若敢对你不好,我这个外公还提得动戟。”血绝战神瞪了张若尘一眼。

张若尘没有说什么,因为先前他已经将话说得很明。

夏瑜岂会不明白?

长痛不如短痛。

对神灵而言,求道才是第一位,男女之情未必有那么重。

夏瑜双手一合,向下叩拜,道:“若尘界尊对夏瑜有提携之恩,血后师尊对夏瑜有传道之恩,大族宰对夏瑜有庇护之恩。”

“夏瑜愿入不死神殿修炼,不入太真,不出神殿。若是他日若尘界尊和大族宰有用得到夏瑜的地方,便魂飞魄散,也要偿还恩情。”

“夏瑜不敢诅咒大族宰和若尘界尊,但若将来大族宰和若尘界尊发生了不忍言之事,夏瑜便是粉身碎骨,也要手刃仇敌,世世代代守护血绝家族的后人。”

“求大族宰成全!”

显然便是连夏瑜都看出,血绝战神和张若尘其实如履薄冰,处境并不是那么风光,随时可能万劫不复。

皆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更何况,现在是双木秀于林。

“莫要去了不死神殿了,冰皇出世在即,那里必定成为风暴中心。”

血绝战神将一枚令牌取出来,丢给夏瑜,道:“去白苍星,寻埋尸人,就跟随他修行吧!”

“谢大族宰!”

夏瑜接过令牌一看,上面烙印了“不死”二字。

另一面的“战”字,蕴含澎湃慑人的战意。

她可是知道,白苍星是不死血族真正意义上的始祖“隐”的诞生之地,是不死血族的无上圣地。但,传送中,白苍星早就随白苍血土被采尽,而消亡。

血绝战神知道她想问什么,道:“很多秘密,你未成神之前,是接触不到的。就算很多成神了的修士,亦接触不到。你凭这块令牌,慢慢去感应白苍星的位置吧!你是神灵了,该有如此能耐。”

……

今天接近万字更新,已经是拼命了,算是还了一章吧!月票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