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四十九章十六量使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眩??族长眼中忧色甚浓,道:“黑暗神殿、死族、鬼族神灵最多,别的想要分夺利益的势力也有数十个,如青鹿神殿、长生殿、藏尽骨海,命运神殿也在其中。”

“总之大批神灵聚集,圣境军队众多,不断掠夺星域中本属于我们百族的生命星球和矿石星球,奴役百族的族人,肆意抢夺修炼资源。”

百族的祖界,虽然迁入繁星囚笼阵内,保住了根基。但这片星域中,还有无法数清的生命星球和矿石星球,却无法一一迁移过来。

“报!”

一尊神将,快步来到殿中,禀告道:“地狱界大军退走了!”

眩??族长露出喜色,起身,问道:“怎会如此,他们为什么会撤退?”

“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地狱界大军虽然在撤退,却没有离开这片星域,而是退到了烽须祖界、大心猿祖界、寒石祖界。”那神将道。

这三界,是昔日百族王城中三个小族的祖界。

不过,这三族的神灵,因为之前投靠了黑暗神殿等势力,已是被夜叉族、魔狼族、火鬼族联手击杀,城中势力,亦被连根拔起。

张若尘道:“看来,地狱界大军中精明之人不少,知晓我来了,他们的大军将形同虚设。若不收缩军队,一旦我出手,他们的圣境军士将死伤惨重,神灵将一一被我刺杀。”

“他们中,必有十分了解你实力的人。”白卿儿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

论战力,即便在百族王城中,张若尘也远远称不上无敌,离莫神师、玉灵神、阿木尔都在他之上。

但,真要单枪匹马去和地狱界大军较量,张若尘有绝对把握,给予对方以重创后,又脱身离开。

可是离莫神师、玉灵神、阿木尔他们前去,多半是有去无回。

这便是张若尘的威慑力!

改变了神境格局。

“他们既然选择退守,百族王城暂时就不会有什么危险。那些生命星球和矿石星球,你们可以去夺,尽量减少损失。”张若尘道。

眩??族长道:“界尊要离开?”

“我得去一趟星空战场!但,这是机密,绝对不能让地狱界的神灵知晓我已经离开百族王城,要时刻震慑他们。”张若尘道。

众神商议结束后,玉灵神单独找上张若尘,身上香风扑鼻,有少女般的灵动气质,暗示道:“界尊,算一算时间,奴家的元会劫难就要到了!”

张若尘知她所指,道:“星桓天的确是有神药,是星桓天尊当年留下。但有天尊留下的手段封禁,若是九天前辈在,还可以请他老人家出手取药。现在嘛,老实说,我没有十足把握把神药取出。”

玉灵神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露出忧色。

元会劫,没有任何神灵不惧。

张若尘道:“这并非是推诿之言,你若不信,可以与我一同前往星桓天,合我们二人之力,或许可以一试。你若渡过元会劫难,必能借天地之力,踏入太虚境巅峰,对我而言也是有好处的。”

玉灵神红唇微翘,雨过天晴般的笑道:“当然选择相信你哩!”

……

三途河就像是天地间的一张网,连接宇宙中的每一个空间,大界也好,秘境也罢,甚至是各个星球,都有三途河的支流。

但三途河却又充满未知,危险重重,不仅空间错乱,一些区域时间也变化莫测。那些星球上的支流,十分脆弱,圣者进入都会空间崩塌。

在一切关键的空间入口,甚至有神灵布置的杀阵和陷阱。

正是这些原因,地狱界才没有选择大规模从三途河的支流,攻打天庭诸界。

河道宽阔,河水浑浊。

水面飘满浮尸,散发恶臭。

“哗!”

混混蒙蒙的河面上,出现一道神力波动。

随即,隐匿阵法消散,一艘不知什么材质的黑色船舰,不知从何处行驶而来,停靠到三途河畔的腐土大地上。

一眼望去,大地苍芒,随处可见半掩半露的白骨,与飘在空气中的亡魂。

是真正的死灵之地。

一位黑袍修士,从船舰上走下,将船舰收进衣袖,进入腐土大地,黑暗中,无数骷髅鬼鸦被惊动,远飞入黑暗中。

不知走了多远,黑袍修士来到一座巍峨的岩石大山下,山体陡峭,是一处万鬼巢。

进入山中,沿一条通道,直向地底。

不多时,来到一座地底神殿的殿门前,殿门上方,有一个古老的“量”字。

似要验明身份一般,黑袍修士体内飞出一个“量”字,随后,神殿大门打开,走入进去。

大殿中心位置,摆放有一张比磨盘还巨大十倍的青铜圆桌,圆桌四周的青铜座椅上,已是坐着十五道身影。

他们个个身穿黑袍,脸上戴青铜面具。

面具,呈文字的形态。

最后到的这第十六位量使,脸上的青铜面具,是一个“孤”字。

“量孤,又是你最后一个到,看来你离此处很远,应该是从离三途河最远的天庭东方宇宙赶来的吧?”一个脸上戴着“空”字面具的黑袍人,声音嘶哑的道。

量孤道:“莫要试探我的身份!没用的,大家为了掩盖真实身份,什么招数用不出来?你怎知,我不是故意来迟的?”

在场十六位黑袍人,虽属于同一个组织,但都不知道其他人的身份。

即便聚到一起,也都以脸上面具的文字相称。

这是最大程度防止有内鬼潜入,将组织一网打尽。

“魁量皇离开时交代,无量北征,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没有了诸天的压制,下面的大神没有几个震慑得住人心,一旦乱起来,就是真正的你死我活,全面战争说不定都能展开。”

说话的,乃是量机。

她是四大量王之一“魁量皇”的量使,体态纤柔,声音悦耳,是个女子。

但,没有人可以肯定,她就一定是一个女子,完全可能是故意变化成女态,混淆视听。

大殿的南边,四张山体般巨大的桌椅,悬浮在一片阴云上方。

那是四大量皇的位置。

量孤道:“量机,你一贯足智多谋,你觉得该怎么做,才能挑起天庭和地狱之间的仇恨情绪,让局势失去控制,爆发全面战争?”

“其实,随着星空防线被攻破,天庭的仇恨情绪,已是被挑了起来。只是他们的理智依旧占据着上方,还需要点几把火!”量机道。

量孤道:“如何不留痕迹的点这几把火,让火不至于烧到我们的身上?”

“对啊,可不能留了痕迹。”一位量使道。

量机道:“不想留痕迹,便借刀杀人。”

“你说杀人?”

量机道:“杀人,是挑起火焰最简单的方法。”

“杀谁?”量孤道。

量空道:“张若尘如何?此子先后击败胥燎和海尚幽若,已经拥有太虚境的实力,这才多少年?况且,他被擎天废掉修为后,修炼之法很是诡异,似乎更胜不动明王大尊的《三十三重天》,绝对是个祸害。”

量机断然否决,道:“不行,现在还不是动张若尘的时候。”

量空笑道:“听闻张若尘对女人很有一套,量机使者莫非乃是他众多女人之中的一位?可别因私废公啊!”

在场十数位量使,都向量机望去,眼神审视,也有猜测和思考的意味。

“对啊,本座与张若尘还真是关系不浅,你猜得出来吗?”

量机的声音,突然转寒,一拍青铜桌案,冷声道:“愚蠢的东西,你以为本使者会那么容易,在你面前露出痕迹?杀张若尘,你是为了张若尘身上的那些宝物吧?因小失大,愚不可及。”

量空连忙告罪,毕竟对方是魁量皇的量使,背景太大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四大量皇的身份,但,却能大概猜到他们的修为,必然是宇宙级的霸主人物。

量孤声音沉稳,道:“量机是对的,目前不能动张若尘。他对我们的价值,还远远没有体现出来。”

“有没有可能,将张若尘拉入进量组织?”一位量使道。

量孤道:“断无这种可能性,你最好绝了这个念头。量机,你认为,该杀哪些人?”

“要挑起天庭的仇恨,得杀轩辕涟。要挑起地狱界的仇恨,得杀血绝。我提议,再加一个池瑶,此女得了张若尘的传功,《三十三重天》已修炼到第十二重天宇,据说,近日已破入大神层次,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量机继续道:“不杀张若尘,也得先剪去他周围的羽翼,不能将来让他坐大了,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量孤道:“杀血绝,我没有意见。他是下三族培养出来的未来话语人,而下三族因为绝大多数都是生灵,在进攻天庭的战争中,总是有许多自己的想法,是时候激起下三族的杀戮之气了!”

量空冷笑:“要杀血绝,必要屠尽血绝家族,斩冥王,诛血后。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利用一把张若尘的仇恨。”

量机道:“若是要利用张若尘,擒拿血后,比杀血后更有效。”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