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五十章 谋劝荒天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量孤道:“杀轩辕涟,我觉得不可为。”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量机问道。

量孤道:“杀天尊之子,等于是向天庭宣战,这没有什么错。错的事,当今天下,怕是没有人杀得了轩辕涟。轻语声编撰了最新一刊《大神论》,轩辕涟综合实力,排在第四。这样的强者,无量不出,谁杀得了他?”

《大神论》一共有二十五个榜单,其中综合实力榜影响力最大,一共有三十个名字,代表无量境之下最强大修士的排名。

以当今的宇宙局势,在综合实力榜上排名第四,也就意味着是天下第四的强者。

加上他天尊之子的身份,身上底牌手段必定不少,说不定,还有变数。

以名剑神之强,在剑道榜上排名第一,但在综合实力榜上,仅列第十七而已。风云霸在剑道榜上排名第二,综合实力榜则是居于末尾。

因为黑暗大三角星域之行,失去了神器名君剑,和剑道奥义,在最新一刊的《大神论》上,名剑神的名字已是从综合实力榜上消失。

量孤道:“可以选择天尊之女,轩辕青。最好用侮辱的方式,杀死她。”

在场的量使,皆露出心领神会之色。

要激发天庭的复仇情绪,手段自然要足够极端。

量孤道:“至于池瑶,要杀她,千万别低估了葬金白虎的实力,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只是杀人,应该不够吧?”

最后一句,是问量机。

“若能破天庭的第二道星空防线,才是真正的一锤定音,根本不需要挑动地狱界的情绪,地狱界大军自然会攻伐过去。”量机道。

量孤道:“第二道星空防线有诸天的布置,以我们大神层次的修为,几乎不可能毁掉。但,还是可以试一试,毕竟再强大的防线,也是由人在镇守。只要是人,就一定有破绽。”

……

来到星桓天,张若尘率先拜访荒天。

荒天站在白皇后坟前,卓然如山,眼神伤感。

雨辰神庙中的木槿花,似永不凋零,始终那么鲜艳。

荒天收起伤感情绪,瞥了张若尘一眼,道:“娶无月为妻,将你是此生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

“我但凡有别的选择,何须这般做?”张若尘苦笑。

荒天道:“若没有别的事,你就走吧!”

“我来星桓天,其中最重要的事,就是拜见前辈。是外公,想要邀请前辈去一趟血天部族,进日晷一起修炼。”张若尘道。

其实,血绝的原话是:“告诉荒天,他若不来,必会被老子远远甩在后面,到时候,打爆他的狗头。就这么原话给他说!”

荒天眼中浮现出一道冷峭之色,道:“无量北征,正是本座去天堂界,与玄一决一死战之时,哪会像他一样,躲起来闭关?时间,从来不是修为迅速提升的唯一捷径。告诉他,就算他闭关十万年,我也不会被他甩开。”

张若尘看出荒天来到白皇后坟前,多半是最后的祭拜,已抱着必死之心,要前往天堂界,向玄一复仇。

这是何等大魄力?

这是何等大感情?

谁说石族无情?

张若尘与玄一交过手,深知他的可怕,以荒天现在的修为前去,最多只能拼个同归于尽。何必要如此?

但,“不知他人心中痛,莫劝他人要理智”的道理,张若尘还是懂。

张若尘长长一叹:“其实,外公是有事相求。”

“血绝会求本座?张若尘,你阻止不了我去天堂界!我若一去不回,替我好好照顾卿儿。”荒天那双坚毅的眼睛中,露出一道苦楚之色。

张若尘道:“外公这一次是真的没有办法,只能求助于你。因为,他觉得这世上,你是为数不多他能绝对信任的人。”

“当今天下,谁还奈何得了他血绝?”荒天好奇道。

张若尘道:“外公的确是准备开启日晷闭关修炼,但,在此之前,必须要先将身边的不确定因素,全部清除。所以,准备以日晷为诱饵,将他们全部引出来。”

“外公认为,无量北征后,量组织必定不会放过这个兴风作浪的机会。而量组织的首要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他。”

“外公能够绝对信任的人不多,有实力助他的人更少。前辈,求你去帮一帮他吧,若尘求你了!”

张若尘躬身,深深一拜。

血绝的确与张若尘商讨过此事,但从未没有说过要求荒天相助的话。

张若尘之所以表现得这么卑微,去请求,一是真的担心血绝战神那边出意外,二是想要阻止荒天去天堂界。

血绝战神何等狂傲,如今居然有求于他,荒天虽然心存怀疑,但,绝不认为张若尘会算计他。

“血绝居然也有今天?”荒天冷笑。

张若尘故意道:“外公以前之所以那么傲,那么目空一切,主要是因为背后的靠山众多。但现在,这些靠山都离开了,自然是底气不足。”

这一点,荒天深以为然,点了点头,哼声道:“北泽长城距离遥远,诸天无量应该短时间内回不来。也罢,本座便去血天部族走一遭,再去天堂界。”

荒天离开后,渔谣神师走了出来,道:“若尘,谢谢了!”

张若尘拂了拂手,笑道:“当今天下,能够影响荒天大神意志的人,也就只有那么几个。其实让卿儿出面,比我抬出外公更有效。”

渔谣神师道:“卿儿是有主见的人,但也太有主见,一旦恨一个人,就很难改变。爱一个人,也是如此。或许只有你,才能化解他们父女之间的矛盾。”

“玄一、易天君、商天、石祖这些人未死之前,她心结怎么打得开?”继而,张若尘又道:“一切留给时间吧,时间会淡忘一切,也会抚平人心中的伤痕。”

告别了渔谣,张若尘带着玉灵神来到弥山天尊湖。

这里曾是星桓天尊的药园,遍地圣药,每一株都价值非凡。也有摩崖石刻、古碑经文,皆是古之大人物留下,无一不是传世篇章,对大神修炼有极大价值。

玉灵神何曾见过这样的宝藏之地,一路前行,美目涟涟,若是能够采集这里的圣药为食,参悟天尊和古之强者留下的经文,何愁不能踏入无量境?

但,不是张若尘绝对的心腹,哪有资格随时进入这里?

“这里可真是天尊福地,若尘的机缘,让奴家好生羡慕。”玉灵神俏脸洋溢笑容,百媚丛生,含情带怨的向张若尘盯去。

“别勾引我,我最近体内阳气很重,未必承受得住你太虚境中期的媚惑。”张若尘虽这般说,但眼神很清澈,根本不看她。

玉灵神自然知晓,若是因为弥山天尊湖的修炼资源,而故意去诱惑张若尘,只会被这小男人看轻了!

“哪有媚惑你,明明是你自己心里就有邪念。”玉灵神道。

张若尘纵身一跃,冲入湖中。

玉灵神紧跟上去。

下潜万丈,湖底远比湖面广阔,像是一片七彩色的氤氲海底世界。连水底的泥,都是紫色,散发霞光。

一株缠绕在水底石柱上的藤蔓,映入玉灵神眼帘。

藤蔓的叶片有数十米长,像一片片青云,无数羽毛形态的神纹在上面流动。藤蔓本身则像是白龙的身躯,粗壮无比,长满鳞片。

“传说中的凤首龙形抚芳藤!”

玉灵神激动而兴奋,身上每一寸雪白肌肤似乎都在颤动。

“别高兴得太早,天尊的力量,守护着这里呢!”

张若尘伸出一根手指,隔空点出去。

“轰隆!”

一块块鳞片形状的盾牌,在水中显现出来,将凤首龙形抚芳藤完全包裹。

鳞片上,逸散出来的天尊神力余波,直接将玉灵神和张若尘震飞出去。

在十数里外,玉灵神定住身形,脸上的笑容消失,道:“天尊神力如此之强,以我们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取到神药。”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强!”

张若尘这话倒也不是骗她,毕竟上一次来的时候他的修为远不及现在,对天尊的封禁神力手段了解有限。

毕竟两三百万年过去了……

本以为,以他现在突飞猛进的修为,是可以一试。

一试之后,才发现依旧不行。

张若尘道:“也不算白来,至少让你知晓,我没有骗你。”

玉灵神苦笑,自然不会怨张若尘不守承诺。

张若尘道:“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所以,你不必如此失望,还有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你还能变出一株神药来不成?”玉灵神道。

张若尘道:“我当然变不出来!但我相信,星空战场上一定有。”

玉灵神心中微微一动,眼眸亮了起来。

星空防线被攻破,那么昔日构建成防线的几座古文明,必然暴露在了战场上。其中,巨灵文明和藏墟文明更是排名前十的古文明,以他们的底蕴,拥有一两株神药,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与其便宜了地狱界,不如我们取之。走吧,不能再耽搁了,我必须尽快赶去星空战场。”张若尘与血绝战神分析过量组织可能会做的事,因此,心中颇为忧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