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七十一章 观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唰!”

一道光束从天而降,穿破昆仑界的护界大阵,降落到九黎神殿废墟所在的那片沙漠。

两个道士显现出来,一老一少。

那个年轻的道士,俊逸非凡,气质卓伟,身上有一股儒雅风气,道:“好强大的残留气息。”

沙漠上,黑色魔雾飘浮,但近不了两位道士的身。

老道鹤发童颜,手持拂尘,有仙风道骨的韵势,道:“走吧!”

“师尊,不进去探查吗?”年轻道士不解道。

“没有必要了!”

话音未落,神光闪烁,如乘风而去,白须老道与年轻道士已是跨越时空界限,来到中域的中央皇城外。

大雪下了三天,城外白茫茫一片。

城池高大,墙体若山岭。

两个青衣道士的出现,显得格外醒目。

年轻道士惊叹道:“护城神阵是太上亲手布置,如今完全开启,可谓固若金汤。”

“这样的一座阵法,还远远谈不上固若金汤!当年昆仑界的护界大阵,由不动明王大尊遗留,又有儒道三祖、四祖,须弥圣僧、殒神岛主、十劫问天君……等等十个元会的强者,一代又一代人的加持和强化,那才是真正的固若金汤。但,还不是被打得千疮百孔,最后圣僧散去一身神力,才修复世界孔洞。”白须老道唏嘘的道。

年轻道士笑道:“师尊当知弟子所说的固若金汤,是针对这个特殊的时期。”

发现了他们的气息,池瑶与葬金白虎降临到城外,躬身行礼:“拜见观主!没想到,观主竟没有前往北泽长城。”

“北泽长城虽爆发了大危机,但,宇宙中的禁忌和未知凶险,又岂止那一处?天庭总是需要有人守望的。”

白须老道又道:“天尊离开时,已经交代,他和酆都大帝达成协议,天庭和地狱暂时休战,无量北征期间,守望者不得插手纷争。”

“不知观主来昆仑界所为何事?”池瑶问道。

白须老道道:“你应该感知到了蛮荒秘境中的那股强大气息吧?那股气息,属于地狱界二十诸天之一的凤天。你可知,她去了何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看书还可领现金!

池瑶心中波澜起伏,道:“凤天怎会在昆仑界?”

站在一旁的年轻道士,正是五行观的镇元,他道:“凤天消失在昆仑界附近的消息,乃是太上在离去前,传讯给家师,让家师帮忙照看昆仑界。”

池瑶猜到此事多半与张若尘和木灵希有关,但,离去之时张若尘分明说过,不要告诉任何人,显然此事非同寻常。

池瑶道:“晚辈倒是的确听到了凤鸣声,但,赶去蛮荒秘境后,只是看见惊天异象,倒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白须老道道:“你不要害怕,也不要被她威胁,她伤得极重,修为大损,有老道在,定能护住昆仑界的生灵。”

“晚辈句句属实,不敢欺瞒,也没有被威胁。”池瑶道。

白须老道笑了笑,道:“如此说来,倒是老道多虑了!也对,以凤天的修为,要从你面前消失不见,再轻松不过。老道打算在昆仑界各大秘地寻找一二,你不介意吧?”

池瑶很恭敬,道:“凤天若藏匿在昆仑界,必将是大灾祸。观主肯出手相助,池瑶与昆仑界各族只会感激不尽,怎会介意?观主,需要协助吗?”

“不用了,对付凤天,是守望者的事。你身上自有你自己要承受的责任,无量之下的事,老道可不会管的!”

白须老道和镇元,向雪中行去。

“莫要让世人知晓守望者的存在!守望者,守只是其一,还有望的责任。”

青衣模糊,二道消失在纷飞的雪花中。

镇元问道:“师尊认为,池瑶大神说的都是实话?”

“无所谓了,她只是一个太乙大神,面对凤彩翼那样的存在,面对欲要保护的昆仑界众生,根本没有选择权。何必去难为她?走走看,昆仑界能避开为师推算的地方,也就那么几处。”

镇元道:“万一凤天的修为已经恢复,以她的手段,只要刻意隐藏起来,便是藏在人海之中,也很难将她找出来吧?”

“她的修为若是恢复,气息又怎么会突然消失?显然是在躲避为师。”白须老道笑了笑,已是来到剑冢。

万里山河,在他脚下如同近在咫尺。

……

无尽深渊的第二梯度,有许多禁忌之地,有神血染红的土地,有神战后形成的空间破碎带,有神境血凰的尸骸趴在山峦……

无一不在显示,这里曾爆发恐怖神战。

当然对大圣而言的禁忌之地,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皆可闯入,无惧其中危险。

第二梯度最为可怕之地,乃是被称为“血域”的地方。以血后神境的修为,都不敢闯入。

欲要前往第三梯度,必要进入血域。

血域中山峦层叠,山峰雄伟,所有树木、花草、泥土,皆散发血腥味。空气中,血雾弥漫,蕴含诡异力量,连神灵的修为都被严重压制。

无尽深渊的天地规则,本就与昆仑界完全不一样。

而血域中的天地规则,变得更加极端。

张若尘驾着一辆圣车,用三只个头最大的噬神虫拉车,行驶进了血域。圣车周围,奔跑着密密麻麻的噬神虫,甲壳呈红色,所过之处,吞噬一切。

直径数十米粗的血树,长着人类头发的藤蔓,血液凝成的湖泊……

这些东西,全部成了它们的食物,简直是想将整个血域都吃掉。

木灵希白衣出尘,坐在圣车中,受了创伤的肉身已经恢复过来,肌肤雪白如脂。突然,她身上逸散出焚天神焰,将圣车瞬间烧得气化。

张若尘心中一惊,立即结出太极阴阳图,挡住涌来的神焰。

神焰不算强大,至少是远远无法与凤天的凤凰神火相比,被太极阴阳图挡住,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

木灵希的血肉皮肤完全被烧伤,变得皱皱巴巴,面容扭曲,半晌后,才恢复过来。

张若尘很是担忧,道:“凤天前辈若控制不住体内的力量,还请莫要冒然尝试。灵希的肉身,经不起你老人家的折腾。”

木灵希身姿玲珑,双眸凝看四方,淡淡问道:“深入血域多远了?”

“大概有二千三百里。”张若尘道。

“怎么慢?”

张若尘道:“此地诡异,空间混乱,危险无数。在前面探路的噬神虫,已经死了上百只。凤天应该知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你的精神力,已经达到八十阶,看不出来吗?”木灵希道。

张若尘道:“像是某位大人物的神境世界。”

“碧落子当年也算是昆仑界的一代传奇,肉身陨落后,创出碧落之道,再次踏入无量境,如同活出了第二世一般。”木灵希道。

张若尘动容,道:“这里是碧落子前辈陨落后,留下的神境世界?”

“整个无尽深渊的第二梯度都是。”

木灵希迈步向前走出,飘然灵动,黑发如瀑,在血雾中穿行。

张若尘快步追上,问道:“当年无尽深渊,是地狱界和昆仑界的一处战场?”

木灵希没有答他,自顾前行。

太冷漠了!

仿佛张若尘只是一只蝼蚁,直接无视。

大概深入了五千里,突然,噬神虫的虫群集体停下,眼中露出恐惧之色,缓缓后退。

木灵希察觉到不同寻常的危险气息,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若尘很不喜欢这样被人当成奴仆一般使唤,完全就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但,木灵希的性命现在掌握在对方手中。

张若尘以精神力与噬神虫的意识沟通,道:“五百里外,出现一具石雕,已经吞食数百只噬神虫。”

“石雕?”

木灵希眼中露出一道不屑之色,道:“你去解决了它,速战速决。”

为了安全起见,一直都是由噬神虫探路,他们跟在五百里之外的后方。

如今噬神虫已是进化到了第五代。

虫群都解决不了的麻烦,必然是大神层次的凶物。

张若尘身如玄光,在血雾中,跨越五百里,来到丛林深处。周围到处都是战斗痕迹,血木横倒,地面有一道道利器劈出的沟壑。

“嗷!”

一声长啸传来。

浓密的黑暗规则,从地底涌出。

啸声令神魂震荡。

一只簸箕大小的石手,持一柄雷电战锤,从黑暗规则中挥出,直向张若尘劈来。

张若尘手捏剑诀,沉渊古剑飞出,划出一道明亮的剑芒,将整只石臂斩下。与此同时,他嘴里念出一个字:“定!”

如巨浪一般翻滚的黑暗规则突然平息,所有黑暗力量被压制。

一具断臂石雕,在黑暗中显现出来,嘴里大吼,奋力挣扎。但,身躯被精神力锁链镇压,如同被困在笼中的囚兽。

木灵希踩着落叶,缓步走来,道:“龏玄藏的一具雕像,十万年间,居然成长到了大神层次。哦,原来是沾染了他了的神血,倒算得上是他的一具分身了!”

张若尘仔细观察,发现石雕的胸口位置,的确是有一片血迹。

以血迹为中心,出现人体血脉一般的纹路,遍布全身。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