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八十五章 对决彩衣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炎炎烈日,直是将赤黄色戈壁晒得滚烫,地面稀薄的水分被蒸了起来,冒出一缕缕白烟。

冥花坊主走在前方,黑纱长裙在风中飘扬,腰肢纤细,胸臀挺翘,身上一缕缕阴冥神气逸散出来,化为一条神河,流淌在前方,探查空间陷阱和神纹。

彩衣神跟在她后方,丝毫都不惧怕此处的危险,一双狭长的眼睛,始终定格在冥花坊主身上,眼神极具侵犯性。

他道:“坊主修行多少年了?”

冥花坊主知晓彩衣神修为强大,不敢怠慢,连忙道:“六万年。”

“可惜啊,可惜。六万年修行,修为还停留在中位神中期,坊主怕是无法达到上位神境界了!”彩衣神道。

被说中心事,冥花坊主眼神一暗,心情变得沉郁。

彩衣神继续道:“就算修炼到上位神境界,也未必能渡过元会劫难。只有上位神中期,才有一些机会成功。只能活一个元会的真神,与伪神有什么区别?”

冥花坊主神情定格了瞬间,略显苦涩,却装出无所谓的样子,道:“生命都有长短,生死自有定数。既然我的资质上限就是中位神,那么,这就是我的定数。”

虽然冥花坊主打算以音律悟道,破境至上位神,但是,这条路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实际上,她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错,大错特错!如此想法,不过是自欺欺人。修行者当拼尽一切去争,只要是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大,哪怕再小的机会,都不能放过。哪怕牺牲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都得迎难而上,把握机会。”彩衣神道。

冥花坊主动容,连忙停步问道:“前辈所说的机会是什么?”

彩衣神露出“就知道你会上钩”的笑容,背负双手,那并不算多么高大俊伟的身躯,却散发出邪异凌然的慑人气势,道:“你可知本座是谁?”

字字如雷鸣,震得冥花坊主耳膜嗡嗡直响,神魂似要离体飞出。

对面那男子,似蕴含踏碎星河一般的能量,目光如炬,明明长相丑陋,却能凭借妖异的眼神,让人觉得他魅力无双,盖世绝伦。

仅仅只是一道分身,就有如此威势。

不用猜也知道,他必然有天大的来历,绝不是什么太上护法,而是天庭或者地狱的某位霸主。

彩衣神见成功震慑住冥花坊主,满意的点头,道:“本座乃是阴阳界之主。”

“彩衣神!”

冥花坊主脱口而出,艳美的脸上,写满震惊。

还真是一位霸主,这可是屹立在宇宙最顶尖的存在。

阴阳界,是天庭一等一的强界,有多座大世界依附。“彩衣神”三个字,在神灵中,绝对是如雷贯耳,冥花坊主会因此而失态,也就不足为奇。

“彩衣神?”

彩衣神摇了摇头,道:“知晓本座真名的,的确是少之又少。无知之辈,见本座常穿七色彩衣出行,也就如此称呼了!”

“星桓天已是是非之地,必会毁灭在这场战争中。坊主姿容绝色,修为不俗,若是肯做本座的姬妾,本座可带你去往阴阳界避祸。”

“这对你而言,是一场天大的机缘!坊主应该知晓,与本座阴阳双//修可以得到巨大好处,要修炼到上位神境界,绝不是难事。”

彩衣神的眼神神光灼灼,具有强大的引诱性。

冥花坊主是在神女十二坊成神,对这种诱惑性的力量,具有一定的抵抗力,很快就清醒过来。她知晓,与彩衣神双修,的确可以得到一些好处。

但,她更知晓,这种好处只是短暂的,彩衣神只是将她当成采补的阴药。

所谓的姬妾,根本就不存在。

一旦与彩衣神双修,就是主奴的关系,最终,意识都会逐渐退化,变成每天都活在欲//望中的奴隶。

可是,彩衣神是一方霸主,修为盖绝,在这雨虹山脉中,冥花坊主敢拒绝他吗?

别说是在雨虹山脉,就是在天下神女楼,冥花坊主怕是也不敢拒绝。因为她知道,白皇后也救不了她。

否则彩衣神怎么会成为神女十二坊的太上护法?

怕是白皇后,都在他的面前妥协了!

就在冥花坊主犹豫不决之时,彩衣神却也是等不及了,眼神一沉,双手捏爪,向她擒拿过去,冷笑一声:“本座并不是在给你选择,是命令。你根本不够资格做选择!”

冥花坊主早有戒备,在彩衣神出手的瞬间,身形迷幻,出现数十道残影飞掠出去。

“刺啦!”

彩衣神扑空,只是抓下来一件黑色蕾丝纱裙,未能将她擒住,眼神不禁一滞。

随即,他脸上浮现出残忍的笑意:“很好,好玩!既然你喜欢玩,本座陪你慢慢玩!”

冥花坊主惊魂未定,退到远处,上半身只剩抹胸,大片雪白肌肤外露,立即释放出神境世界,道:“我知不是阁下的对手,但你若继续强迫,我便只能自爆神源,与你同归于尽。”

彩衣神嗅了嗅幽香的纱裙,一边笑着,一边走过去,道:“与我同归于尽?与我的分身同归于尽吗?”

“你错了,傻丫头,以自爆神源,的确是可以威胁到比你强大的神灵,甚至是上位神初期的存在,都会知难而退。可是,在本座……哪怕是本座的分身面前,也丝毫意义都没有。”

彩衣神越来越近。

冥花坊主唤出至尊圣器万劫花柷,打了出去。

柷,既是她的乐器,也是她的战兵。

万劫花柷飞出去后,越变越大,如同一座方形殿宇,密密麻麻的至尊铭纹在神气的催动下,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威势,

“哈哈,你果然还是舍不得死,一个人若是在该死的时候,不敢死,那么下场一定比死更惨。”

彩衣神探出一只手掌,掌心神气喷薄,衍化出一只长达数百米的黑色手掌,将镇压下来的万劫花柷抓在掌心,收取了过去。

“怎么可能?”

冥花坊主不敢相信,自己以至尊圣器全力以赴爆发出来的雷霆一击,会被对方如此轻易就化解,而且连战兵都被收走。

这修为差距得多大?

根本不敢多想,冥花坊主立即燃烧体内神血,向赤黄色戈壁深处逃遁而去。

只有去往越是危险的地方,才可能博取到一线生机。

“绝不能落入他的手中。”

冥花坊主一想到可怕的后果,便是不寒而栗。

被彩衣神擒捉,不仅会变成他的奴隶,更是连精神意志都会被他剥夺。

彩衣神不紧不慢的追在后方,从地上抓起一把沙,摊开手掌,笑道:“丫头,你逃不掉的,流沙世界!”

正在遁逃的冥花坊主,脚下踩空,这才发现,赤黄色戈壁已是消失,自己坠入进流沙之中。

流沙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沉重无比,以她中位神的力量,都无法与其对抗。她知晓,这是彩衣神的规则神纹,衍化出来的世界。

被压在流沙中,冥花坊主难受至极,无法呼吸,无法运转神气,连神魂和神念都被禁锢,仿佛天和地都压在她身上。

就在她痛苦难当之时,身体坠落到地面,凝白而饱满的胸口猛烈起伏,抬头看去,发现自己瘫坐在彩衣神的面前。

彩衣神身上释放出去的神气和规则神纹,无形中,压在她身上。

“我就说了,你逃不掉的。”

彩衣神手掌一翻,掌心的沙子,扬在了她身上,落得她头发上、脸上、肩上。

冥花坊主只感觉这一刻,比死还要难受,欲要挣脱束缚起身一战,却又怎么都做不到。

彩衣神伸出手指,托起冥花坊主的下巴,仔细端详,道:“你若直接臣服,又怎么会受这些苦?现在再想自爆神源,已经没有机会了!”

“啪!”

彩衣神脸上笑容一收,一巴掌挥了过去,将冥花坊主打得趴在地上,冷道:“这是你不听话的教训,以后再敢违逆本座,只会……什么人?”

彩衣神抬起头,凝看前方,不知何时那里出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光秃秃的山丘上看着他。

太诡异了!

以彩衣神的神魂,竟然没有察觉到他是何时出现。

毫不犹豫的,彩衣神两指合并,指尖打出一道雄劲的烈焰光波。

“哗!”

光波足有碗口粗,劲气使得周围空间随之震荡,出现一圈圈涟漪。

张若尘举起满是皱纹的手,刹那间,天空骤变,烈日消失,白昼变黑夜,满天星辰在天外运转。手臂一挥,满天星辰尽数坠落下来,化为一个个巨大火球,撞击向彩衣神。

“轰隆隆!”

烈阳光波瞬间便是被一颗颗飞落下来的星球淹没。

彩衣神最开始以为,这只是对方高明的幻术,但是,当星辰砸向他时,才发现全部都是真的。每一颗星辰,都有数十里,甚至数百里长。

“这是阵法,空间神阵,升坎奇合大阵。”

彩衣神了得至极,身上的彩衣,爆发出恒星一般灼热的神光,将满天星辰尽数焚灭,化为岩浆液滴向下洒落。

但,当他低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冥花坊主已经不见,出现在了对面那个老头的怀中。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