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八十章 一击斩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龏殇抬起手掌,打算将炼神花当成神药,直接吞服。

“嘭!”

地面炸开,一道剑芒直冲而起,拖出“一”字光痕,击向龏殇眉心。

龏殇不惊反喜,属于三煞帝君半颗头颅的眼睛中,涌出一道三色光束,与持着沉渊古剑的张若尘撞击在一起。

“剑出!”

六柄神剑先一步斩了出去,拖出一道道剑光,斩在龏殇那只抓着炼神花的手腕上。

“嘭!”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张若尘被三色光束打穿所有防御手段,身上血光爆射,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如炮弹般飞出去,狠狠撞击在地上。

黑暗物质大地碎裂了一大片。

但,六柄神剑也斩断龏殇的手腕。

龏殇暴怒,正要夺回断手。

施展出无时空身法的张若尘,又出现到他面前,撑起神王符,挡住他眼瞳中飞出的三色光束。

“张若尘,你想找死,本座便成全你。”

随着龏殇的吼声响起,一座冥界之城,在黑暗中不断凝聚出来,城墙比山岭更高耸,死气弥漫,黑暗规则交织。

冥界之城轰然落下,将张若尘连同他撑起的神王符,一起镇压到地底。

“嘭!”

张若尘一手持沉渊古剑,一手持逆神碑,击穿冥界之城,破空飞了出去。

一剑斩出,沉渊古剑的剑体,变得万丈长。

与此同时,六柄神剑齐齐斩出,杀气冲天,有万剑齐出之势。

但,龏殇身上显化冥神之祖虚影,挡住所有斩来的剑。随后,一拳打出,重重击在张若尘身上。

张若尘欲以逆神碑反击。

刚刚砸出逆神碑,与龏殇的拳头对撞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力量,便是将他震飞出去。

肉身被震得破破烂烂,体内流出黑色神血。

他此刻体内尸气很重,在尸毒的腐蚀下,神血变成了黑色。

龏殇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又看向张若尘身旁的逆神碑,闪过一道诧异之色,正要收取逆神碑查看,耳中响起凤彩翼冰冷的声音:“龏殇,三煞帝君,死亡降临了!”

龏殇惊骇莫名,立即转身,体内一件件至尊圣器飞出去。

身后,一只凤凰羽翼斩了下来,将所有至尊圣器全部焚炼得熔化,变成赤红液滴。

所有的防御全部没用,冥神之祖爆开,冥界之城湮灭。

“噗嗤!”

龏殇的神躯和神海,从眉心被斩开,一分为二。

就连神源都是如此,直接炸开。

神躯断口处,发出烧红铁块一般的赤色,将血肉、骨头不断融化,最后化为一堆灰烬。

灰烬中,三煞帝君的半颗头颅,挡住了凤凰神焰,没有融化,但亦被重创,变得血肉模糊,嘴里发出哀求声:“死亡神尊,大家都是地狱界神灵,也都出生尸族,先前的所作所为,完全是龏殇……啊……”

木灵希冷漠无比,一脚踩下去,脚下燃烧起凤凰神焰,将三煞帝君的半颗头颅焚炼得发出“哧哧”声音。

精神和神魂彻底被炼化后,她才抬起脚来。

地上,只剩半张脸形的骨骼。

木灵希走到张若尘面前,伸出一只纤细的手,背后的一对凤凰羽翼显得格外绚烂美丽,将黑暗都驱散了一般。

张若尘身上尸毒很重,没有去触碰她的手,自己爬了起来,问道:“你修为怎么恢复了?”

木灵希收回手,道:“本天的修为一直都在,只是这具肉身无法承受那么强的力量,无法使用而已。如同用纸包住火,一旦火焰燃烧起来,纸也就没了,火焰也没了!那么再强的火焰,也只能变成冷火,才能孕育在纸中。”

“可是你刚才……”张若尘道。

木灵希道:“是你的一品神道,将太多你的混沌二气,注入了这具肉身。本天才能临时释放出一些凤凰神焰而已,与本天真正的力量相比,还差得远呢!”

她摊开双手,手心的混沌二气逐渐消散,俏脸不禁变得凝重,不得不立即收起神威,将所有凤凰神焰内敛。

张若尘肉身强横,可以与三煞尸毒对抗,在太极阴阳图的不断转化中,尸毒一点点被磨灭。

随着尸毒被炼化,肉身的伤势开始逐渐恢复。

等到肉身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张若尘停了下来,以沉渊古剑撑起身体,长长吐出一口气,但眼中的沉郁之色极浓。

“尸毒已经完全炼化?”木灵希主动问道。

“大部分炼化,剩下的,已经不是威胁。”

张若尘伤势恢复了六七成,身上气势渐渐增强,看着地上的一粒粒黑色尘埃,再一次体会到想救而救不了的痛苦。

“龏殇死了,算是为他报了仇。这世间,生灵也还,死灵也罢,都有尘归尘、土归土的那一天,只是早晚而已。”木灵希道。

张若尘异样的看了她一眼,确认她是凤天后,心中生出更深的疑惑,但没有细想,便是展开无极神道,衍化太极阴阳图。

地面上,属于燕离人的残余神灵物质灰尘,一粒粒飞起来,在太极阴阳图中凝聚。

木灵希静静看着这一幕,自然是知道,任何一粒神灵物质尘埃中,都蕴含神灵的神魂和意识。

但,被三煞尸毒腐蚀,燕离人区区一个中位神,哪里能保存下来神魂意识?

而燕离人的神源,都被龏殇直接吸收炼化。

燕离人残存的神灵物质不多,加起来,也只有拳头大小一团。

带着这团神灵物质,张若尘走向龏殇的那只手掌。

那只手掌被斩下来后,就被六柄神剑死死镇压,断口处,一滴血液也流不出来。

张若尘问道:“燕离人的神魂,在什么地方?”

龏殇为了控制燕离人,早就收走他大半的神魂。

手掌中,响起龏殇的笑声:“就在本座的体内,但,已经被死亡神尊磨灭了!哈哈,张若尘本来你是可以救他的,谁叫死亡神尊大人如此心狠手辣呢?”

本体和神源都已经毁灭,只剩一只手掌,就算活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不如临死之前,挑拨张若尘和死亡神尊的关系,在他们心中埋下一根刺。

张若尘轻哼一声,操控太极阴阳图,将那只巨大的手掌笼罩,从手掌中,抽出龏殇残剩的一缕缕神魂。

不出张若尘所料,龏殇早已将燕离人的神魂炼化,与自己的神魂融合在了一起。包括先前杀死燕离人获得的神魂,亦被炼化。

张若尘从龏殇有限的神魂中,将属于燕离人的一道道神魂意识分离出来。

龏殇的神魂,发出难以置信的惊骇声:“张若尘,你这是什么手段,你怎么可能有如此手段?这是精神力至少也要一念定乾坤的存在,才能做到的事!”

无极神道,无所不能。

但,这何必给一个死人解释呢?

龏殇的神魂中,属于燕离人的那一部分,全部被张若尘抽离出来,在太极阴阳图中,凝聚出一道淡淡的人影。

因为这道人影神魂很薄弱,意识也很薄弱,只是冲着张若尘微微笑了笑,想要开口说话,都很困难。

张若尘将这道神魂,与燕离人残剩的神灵物质融合在一起。

紧接着,又取出一枚佛祖舍利,打了出去。

神灵物质凝聚成一个三寸高的泥人,佛祖舍利化为一粒金光,在泥人眉心闪烁。

木灵希静静看着这一幕,在张若尘身上,看到极少能在别的神灵身上看到的人情味。那可是一枚佛祖舍利,竟能这般用在一位并不算深交的神灵身上。

换做以前,她肯定无法理解这种行为,觉得张若尘愚蠢。

但,见识了张若尘一次又一次的犯蠢,加上张若尘以前犯的那些蠢,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难怪有那么多活了数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的老家伙,会看重张若尘,此子除了天下一品的神道,身上的确是有一些独特的人格魅力。

比那些随时嘴里喊着救苦救难,众生平等,而遇到危险逃得比谁都快的神灵,强太多了!

她现在依旧不认可张若尘的行为,可是,却能以平静的态度观察,并且生出一些思考。

“须弥常将仁义道德挂在嘴边,如今死后,以一舍利子救人,倒是如他的愿了!”木灵希冷峭笑道。

张若尘将泥人收进袖中,打算回昆仑界,找一户人家,让燕离人转世重修,道:“凤天前辈与圣僧,似乎不只是敌对的关系?”

木灵希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似在回忆什么,但很快冷笑起来:“可惜,他未能死在本天手中,未能亲手帮梵宁报仇。”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