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九十五章 大冥山来客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传闻中,不动明王大尊的坐骑,乃是一只金猊神兽。其有遨游寰宇之能,扑食神龙之力,仰天一啸,声震十方星域。

强大如不动明王大尊都已经寂灭,一只神兽,又岂能活到现在这个时代?

但,天尊墓下方,竟就有这么一头金光灿灿的庞然大物趴伏在那里,形态如狮,似在酣睡,肉身百万年不腐。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没有生命波动,已逝去多年。”

来到金猊下方,张若尘的身体如尘埃之于金山,在它脖子上,发现挂着一颗镂空的金球。

金球内部,封有一枚山岳大小的紫色宝石,晶莹通透,散发幽沉光华。

“是钝空石!没想到,竟然还有别的钝空石存在于世间。”

池瑶露出慎重的神色,拉着张若尘一起向后退。

传说中,钝空石所在的地方,空间重力极其可怕,能够在一瞬间,将一颗直径数百万里的恒星,挤压成一张纸的厚度。

空间重力可以达到生灵能够生存状态的十亿倍以上。

金猊脖子上那枚钝空石,显然被祭炼过,刻画了铭纹,化为了器,又被镂空金球封印,所以力量才没有外散出来。

张若尘当然知晓钝空石的大名,更知昆仑界十大神器之一的道魂台,据说就是钝空石炼制而成。

蓦地,张若尘心生感应,扭头向墓林中望去,眼神疑惑。

层层叠叠的坟墓山丘中,其中一座顶部逸散出浓密鬼气,结成黑色鬼云。

鬼云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向天尊墓飞来。

“嗷!”

葬金白虎显现出来,眉心“葬”字印记闪烁,向鬼云咆哮。

它道:“张若尘,你家先祖诈尸了?”

张若尘和池瑶的瞳中,浮现出真理光华,看见阴气鬼云中,站着一尊身穿铠甲的英伟男子,披散长发,身上神威慑人,带有古朴气息。

他皮肤上流动的神纹,非同小可,不是大神可以拥有,彰显生前拥有无量境的恐怖修为。

池瑶黛眉轻轻一蹙,道:“不可能啊,张家祖地有九彩神光笼罩,有大尊的祖威镇压,如神圣仙乡一般,怎么可能出现尸变这样的事?”

“既然不是尸变,也就必然是人为。”

张若尘看出了一些端倪,眼中浮现寒光,太极阴阳图显现出来,向飞来的鬼云迎去。

还真是不知死活,连张家祖地都敢擅闯。

突然,站在最外围的一尊四千多丈高的独眼石人,手持一柄开山斧,竟是活了过来。

开山斧的石皮裂开,脱落到地上,爆发出刺目的青光。

独眼石人的手臂、关节、颈椎,皆是发出“咔咔”的摩擦声,挥出青铜开山斧,直向飞来的鬼云劈斩过去。

鬼云的英伟男子,脸上浮现出黑色诡纹,发出一声长啸,一拳打出。

拳头上,涌出一圈圈光波,有撼天动地之威,释放一缕缕无量境神灵才有的神力。

当然神力很微弱,远远无法与活着的神王神尊相提并论。

“嘭!”

青铜开山斧和拳印碰撞在一起,形成强大的能量波,将九彩神光清空一大片。

“轰隆隆!”

……

看着远处激战在一起的石人和阴尸,葬金白虎头皮发麻,瞪大眼睛的看着张若尘,道:“你们张家的墓地中,随随便便就冒出两尊如此可怕的凶骇存在,底蕴何等深厚,绝不弱于当今宇宙的九大家族。你做为张家少主,甚至称得上当世家主,怎么混得那么惨?”

张若尘送了它一个白眼,先不说石人和阴尸苏醒到底是怎么回事,单是这祖地深处,以他以前的修为,就根本进不来。

劫尊者那老货倒是能够随意进出,但显然无法调动十二石人。

十二石人是守墓者,不是攻伐者。

“咔咔!”

第二尊石人动了,手中石柱的石皮裂开,化为一根山峰粗细的青铜柱。

青铜柱劈出,击碎鬼云,落在阴尸身上。

阴尸体内,发出一道沉闷声,大量鬼气从尸体背部逸散出来,凝聚成一颗骷髅头。

英伟男子的尸体,从半空坠落下来,变得一动不动,只有神光依旧在体内闪烁。

张若尘和池瑶对视一眼,皆看见对方眼睛的惊异之色。

因为,骷髅头散发出来鬼气,与地狱界鬼族的鬼气完全不同,反而与黑暗之渊中的鬼类诡兽的气息极像。

鬼类诡兽怎么会逃出黑暗之渊,来到了昆仑界?还闯入进了张家祖地?

那颗骷髅头,被两尊石人打得四处逃窜,向张若尘和池瑶冲来。

葬金白虎和池瑶瞬间融合在一起,拔出滴血剑,挥剑横斩出去,形成一道血红色的光瀑。

与此同时,张若尘施展一字剑道,竖直劈下。

一横一竖的两剑,形成一个十字印,强强叠加,威力倍增。

骷髅头的修为高得吓人,远超寻常太虚巅峰大神,嘴里吐出黑色光束,与十字剑印对冲在一起。

“嘭!”

十字剑印爆开,化为成千上万道散乱的剑气。

骷髅头化为人形,落到地上,单膝跪下,道:“少君,快快阻止那两尊守墓石人,老仆是从大冥山前来,奉主人之命,寻找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

“苍芒?不对,你不是苍茫。”张若尘道。

化为人形的鬼类诡兽,与张若尘在黑暗之渊遇到的苍芒长得极像,但,气息上,却有微弱的区别。

手持青铜开山斧的石人,一斧劈了下来。

斧锋上,流动数之不清的光痕。

张若尘心中有太多困惑,不想这尊鬼类诡兽就这般被劈杀,但,不知道该如何阻止石人,只能冒险一试。

身形一动,张若尘出现到青铜开山斧下方。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和生命力,自认为,就算被一斧劈成两半,也不会死。

青铜开山斧在距离张若尘只剩三尺的位置停住,斧锋逸散出来的光芒,斩落下一缕缕发丝。

两尊石人都停住了,如重新石化,失去力量波动。

张若尘长长松了一口气,这一次赌得还是冒失了一些。但,他实在太好奇大冥山的秘密,为何两尊修为强绝的鬼类诡兽,都称他为少君?

两尊鬼类诡兽的主人,到底是谁?

老者形态的鬼类诡兽,道:“多谢少君出手相救!少君可是见过老仆的兄长苍芒?”

“苍芒是你兄长?”张若尘道。

老者道:“老仆苍绝。”

“起来说话。”张若尘道。

在黑暗深渊,便是苍芒将摩尼珠从大冥山带出,交给了张若尘,并将张若尘送出黑暗之渊。

苍绝小心翼翼站起身,看了一眼依旧悬在上方的青铜开山斧,不敢走出张若尘的太极阴阳图。

张若尘来到那尊英伟的无量死尸身旁,感知到它体内的血液,属于张家先祖,眼神逐渐变得冰冷,道:“说吧,你是如何闯入张家祖地?为何潜入进来,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苍绝再次单膝跪地,将一个卷轴取出,道:“少君看完这个就明白了!”

池瑶觉得此事反常,这苍绝显然是悄悄潜入张家祖地,甚至还藏入进了一位张家先祖的尸身中,所作所为绝不像是来找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

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何其之多,不说中央皇城中的池昆仑他们,便是明宗内的张家子弟就有不少。

若要找的是张家的强者,当今天下,谁不知道张若尘是不动明王大尊最杰出的后人?为何偏偏来祖地寻找?

池瑶眉心“葬”字光印闪烁,手持滴血剑,始终提防着苍绝。

张若尘当然知晓此事不对劲,但,有十二石人在,就算苍绝的修为再高,想来也不敢轻举妄动。

从苍芒手中接过卷轴,缓缓展开。

画卷上,画的是一位绝美女子,身穿鹅黄的宫装,秀丽出尘,身姿纤纤如弦月。

画功极其了得,栩栩如生,仿佛她能从画中走出来一般。

在画卷的左下侧,有一个“张”字落款。

这个“张”字的字迹和韵势,与《燕子双飞图》上的落款一模一样,显然两幅画出自同一人之手。

不动明王大尊!

“画中之人是谁?”张若尘道。

苍绝道:“正是我家主人!”

“灵燕子?”张若尘道。

苍绝点了点头。

张若尘根本不信,眼神转冷,道:“这不可能!灵燕子是和大尊同时代的人物,怎么可能还活在世间?说吧,你潜入张家祖地,到底是什么目的?若不说实话,我只需收起太极阴阳图,守墓石人就能斩你。”

苍绝直接双腿跪了下去,头磕地上,道:“老仆真的是奉主人之名,前来接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去大冥山。”

“能进入张家祖地,是因为携带了大尊亲手给主人画的肖像图。进入祖地,是奉了主人之命,一定要前来祭拜大尊。”

“之所以藏入墓中,进入张家先祖的神尸体内。其一是因为,先前来了一位修为恐怖的老道,迫不得已只能先藏起来。”

“其二是想借此手段,瞒过十二守墓石人,到达大尊墓前。扰了张家先祖的清净,毁了他的墓,老仆心中十分自责和愧疚。回到大冥山,必会被主人责罚。”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