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九十四章 我外公也是这个意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白皇后走出之时,天下神女楼最深处的星桓天尊殿遗址中,涌出一根通天光柱,冲破黑暗,照亮数百万里的地域。

城中,密密麻麻的阵法铭纹浮现出来,汇成古阵。

是星桓天尊当年留下的阵法,以神女十二坊之能,只能引动地底神脉,开启其中一角。

但,已经足够。

白皇后浑身神光如雨,仙容灵秀,笑道:“大族宰里面请!”

谁都能看出,白皇后开启天尊古阵,是为了震慑血绝战神,以免他在第一神女城中大开杀戒,给神女十二坊惹来灭顶之灾。

同时,她又不想触怒血绝战神,所以才放低姿态,主动出来迎接。

刚柔并济。

既不会让人觉得神女十二坊软弱可欺,又不至于得罪血绝战神。

天庭诸神这才神情舒缓下来,暗道,白皇后终究还是不敢得罪天庭,必会制衡血绝战神。血绝战神就算再强,终究不是神尊,天尊古阵开启,也就意味着神女十二坊有拼死一战的决心。

商弘迈步走出,出现到白皇后身侧,恭恭敬敬向荒天一拜,道:“大族宰可否明示,彩衣神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中?”

在场所有神灵,暗暗佩服商弘的胆量。

张若尘见荒天没有开口,似不屑回答商弘的问题,于是,道:“这么说,天孙是知晓彩衣神早就潜入星桓天,欲要伏杀地狱界诸神?”

商弘脸色一沉。

地狱界神灵轰然色变,这才知晓,原来雨虹山脉的神战,真的与彩衣神有关。

“原来是天庭破坏规矩在先,早就派遣大神来到星桓天。”

“幸好大族宰来了,击杀了彩衣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大神来到星桓天,神女十二坊不可能一点都不知情,白皇后必须给我们鬼族一个交代。”小鬼天童冷声道。

天堂界派系的一位上位神道:“一派胡言,彩衣神就算来到星桓天,也必然不会坏神女十二坊的规矩,更不会伏击地狱界神灵。”

张若尘道:“那么,彩衣神偷偷潜入星桓天,是为了什么?天孙,可否给我们地狱界一个解释?”

“听他解释干什么?战!”

“没错!今日一定要战个天翻地覆,血洗星桓天。天庭太阴险了,神女十二坊怕是早就倒向天庭,欲要借玲珑大会,让地狱界诸神陨落,损失惨重。”

“大族宰带领我们打穿第一神女城,灭神女十二坊,斩尽天庭诸神。”

……

超出张若尘预料,地狱界诸神个个都是暴脾气,杀气甚重,战意冲天。

鬼气、死亡邪气、修罗煞气、血气……,一片片神气蔓延出去。地狱界诸神的神境世界,在神气中展开,数十件至尊圣器升空而起。

天庭的神灵,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也是升起数十件至尊圣器,个个身上神光像烈日一般明亮。

神战一触即发。

天尊古阵的确很强,但能够启动的,只有一角而已。想要镇压血绝战神,第一神女城都肯定要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上百位神灵一起开战,天尊古阵根本压不住,第一神女城和整个星桓天怕是都会被打得毁灭。

城中的圣境修士全部都被吓得慑慑发抖,趴伏在地,无法站起身。

未名山庄。

渔谣走入一座宛院,道:“师尊,你若不出手,今日星桓天必是大劫。”

酒鬼站在圣湖之畔,抓起一把神蒲子,洒入湖中,喂湖中的两只大白鹅。他道:“打不起来的。”

“血绝战神做事不可揣度,没有章法,万一出手了呢?”渔谣道。

酒鬼拌了拌嘴,道:“你竟看不出他是谁?好歹你的精神力,还在他之上,达到了八十一阶。做你的师尊,老夫觉得甚是丢脸。”

一般来说,精神力达到八十阶,对应的就是太虚境大神。

当然,神灵的战力,受奥义、战兵、神通、底蕴……各方面因素影响上下波动巨大,没有绝对的对应,只能做大致的判断。

听到这话,渔谣瞬间明悟,再次向血绝战神望去,眼神发生微妙变化。

……

眼前的局势,脱离控制。

即便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白皇后,眼中亦是浮现出一道忧色。

神女十二坊的几位坊主,更是心神大乱,欲要立即冲入天尊古阵,控制阵法,应对中古以来规模最庞大的诸神大战。

对星桓天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大危机,稍有不慎,将会灭界。

一道宛若天籁的清美声音,从天下神女楼中传出:“诸位还请收起战兵,暂止干戈。神女十二坊的确是不知晓彩衣神来到了星桓天,就像不知道大族宰是何时驾临一样。”

“哗!”

本源神光从楼中涌出,如一道白色水瀑。

下一瞬,戴着面纱的白卿儿,从白色神光瀑布中飞跃下来,落到天庭和地狱诸神之间的位置。

她虽身姿娇柔,但目无惧色,睥睨四方。

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姿。

因白卿儿的出现,天庭和地狱诸神剑拔弩张的气氛,立即缓和了许多。

张若尘当然知晓见好就收,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白卿儿走过去,道:“今日,我与外公前来第一神女城,并不是来兴师问罪,也不想置神女十二坊于死地。卿儿姑娘乃星海垂钓者的弟子,你的面子,我们地狱界是要给的。”

听到“星海垂钓者”之名,地狱界诸神的杀气,更加收敛了一些。

张若尘的目光,扫视天庭诸神,道:“今后星空战场上,有的是交手机会。”

捧哏朔千海,问道:“那么若尘天使和大族宰来第一神女城,是为何事?”

张若尘已是走到白卿儿面前,向她那双清澈如水的杏眸看了一眼,一把抓住她柔软的玉手,扬声道:“只为告诉大家,明天的玲珑大会不用举办了,白卿儿将是我张若尘的妻子。与我争,你们没那个实力。”

张若尘突如其来的这一手,超出白卿儿的预料,因此被他抓了个结结实实,没能避开。

但,不得不说,此刻的张若尘的确是强势得爆棚,魅力十足。

白卿儿心湖泛起涟漪,有暖流在体内荡漾而开,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不是因为张若尘元会级天才的天资,不是因为张若尘天姥神使的身份,而是因为张若尘能够为了她,在诸神面前,说出这番毫不讲理的话。

毕竟白卿儿知晓张若尘的性格谦和,能让他像此刻这般张扬,这般强势霸道,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她。

“轰!”

天庭和地狱的神灵直接炸开,热血直冲头颅。

若不是血绝战神在一旁坐镇,他们敢冲上去,剁下张若尘那只握着白卿儿的手,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太狂了!

完全不讲道理啊!

不是说好玲珑大会上公平竞争?不是说好需要天尊宝纱才行?

有没有先来后到?

拿出天尊宝纱,再这么狂行不行?

请来血绝战神,就敢公然抢人?

站在一旁的“血绝战神”也很懵逼,没想到这个孽障来这一手,借他的力量,要强娶他的女儿。

张若尘指向“血绝战神”,道:“我外公也是这个意思,可有谁不服?出来一战便是。”

一战?

与谁一战,与血绝战神吗?

虽然无数神灵不满,可是却没有一个敢跳出来,没看见血绝战神眼睛都红了,充满无穷杀气。

张若尘道:“若是诸位没那个胆量,请现在就离开星桓天,玲珑大会已经结束。成婚之日,可来血绝家族喝一杯喜酒,我张若尘必定欢迎之至。”

“那一天,应该不会太久。”忽的,白卿儿说出这么一句。

张若尘微微诧异,看向她。却见白卿儿仰着雪白脖颈,眼神认真,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噗!”

有神灵,吐出神血。

看见白卿儿与张若尘并肩而立,郎才女貌,夫唱妇随,不知多少身份尊贵修为强大的神灵,心中恨嫉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很显然,白卿儿和张若尘早有旧情。

这玲珑大会还有什么意思?

瞬间就有大批神灵呜呼哀叹,破空而去,不想再待在第一神女城。

绝大部分都是天庭的神灵。

他们之所以选择此刻离开,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谁知道血绝战神会不会大开杀戒?

趁此机会离开,最好不过。

朔千海哈哈大笑一声:“若尘天使风流依旧,再填一位夫人,可喜可贺。”

“为什么要说再呢?”一位不死血族的神灵道。

朔千海道:“毕竟,若尘天使与罗乷公主有婚约在先。但罗乷公主天资却差了卿儿姑娘一筹,未来谁是大夫人,还不好说呢!”

朔千海忽然感觉到有寒气扑面,发现天罗神国的神皇子几次欲要冲上前,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拖了回去,心中不禁感到奇怪,难道这位神皇子喜欢这种前前后后在地上摩擦的运动?

“两位都是元会级天才,可谓强强联合,恭喜大族宰。”

“大族宰这婚事到底多久办?一定要请本神。”

……

地狱界诸神,都去向荒天道贺。

木已成舟,就连白卿儿自己都表态,荒天哪里还能阻止。

但岂能这样白吃亏?

荒天道:“婚事无须各位操心,本座自有安排。玲珑大会上的损失,第一神女城炼制神城所缺的材料,一律由我血绝家族承担,就当是聘礼了!”

听到这话,神女十二坊的诸位坊主,顿时松了一口气。

血绝战神最看重脸面,当着天下神灵的面,说出这番话,必然也就不会食言。就算玲珑大会取消,神女十二坊似乎也没有什么损失。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