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 七成无量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雄关星,云海辽阔,神霞万丈。

一艘艘足有数百里长的船舰,穿过云海,络绎不绝从地狱界将曾经百族王城星域的生灵,运送到这颗星球上。

凡是能够在战争中存活下来,沦为俘虏的生灵,要么拥有一定的修为力量,要么拥有特殊的奴役价值。

别的生灵,大多都已化为血食、魂食、阴兵……

这是宇宙中弱肉强食的残酷现实!

迫于形势,地狱界各大势力此前答应了张若尘提出的条件,但没有立即退军。只是明面上行动了起来,暗中却在谋划,等待反击的时机。

在无定神海分开后,朱雀火舞来到雄关星。

她刚刚下达酆都鬼城从百族王城星域退军的命令,地狱界各方神灵,便纷纷登门拜访。

“火舞大人在天堂界大显神威,算是报了轩辕涟闯酆都鬼城之仇,我等都已听说,特地前来恭贺。”死族太虚大神空蚕,显化出神光身躯。

“哗!”

骨族太虚大神伏川赶到,道:“张若尘如今修为大成,不知火舞大人是如何从他手中脱身?”

“不妥!不妥!火舞大人万万不可退军。酆都鬼城若是退军,我们便群龙无首了!”艳阳天主如一团恒星般明亮的火光,悬浮在虚空。

“哗!”

……

神光接连不断,赶来的神灵越来越多。

有的劝朱雀火舞不可退军,有的向她询问张若尘的下落,有的则是阿谀奉承,吹嘘她在天堂界的所作所为。

朱雀火舞明白他们的意图,平静应对,道:“诸位不是已经答应了张若尘的条件,怎么现在又不想退军了?”

艳阳天主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我们答应下来,只是权宜之计。如今,星空防线和地狱界都已稳定下来,我们十一族完全可以腾出手,狠狠的教训张若尘,彻底将百族王城和星桓天拿下。”

空蚕语气沉冷,道:“张若尘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了,仅仅只是赔偿的神石,便多达一亿二千万枚。地狱界若是答应下来,今后还要什么脸去征战天庭?”

“星桓天和百族王城,不过是靠有限的几个大神强者在支撑而已。我们已经准备了万全之策,足以镇杀他们全部。”伏川道。

“星桓天的张若尘,乃是他人变化而成。真正的张若尘,早已离开,由此可见星桓天底蕴不足,只能靠虚张声势。”

“如今战机已到,正是我们地狱界反击之时。报黑海界之仇,雪大心猿祖界之耻!”

……

各大势力的神灵,皆战意高昂,杀气腾腾。

显然这些时日,他们是憋了一口恶气,感到耻辱。

朱雀火舞道:“好,你们要战,便继续战。但酆都鬼城乃本神说了算,今日便会退军。”

朱雀火舞是地狱界一等一的强者,酆都鬼城更是天尊所在的神城,他们若是退军,必定影响地狱界大军的士气。

在场诸神岂会轻易放她离开?

“酆都鬼城真的是你说了算吗?”一道浩荡而悠扬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朱雀火舞抬头看去,只见,一座高达数十万米的黑色神殿,悬浮一团漩涡气云中。神殿周围电闪雷鸣,有空间裂痕时隐时现。

半尊一袭紫袍,站在神殿外,英姿卓绝,道:“你要退军,问过魂七了吗?”

朱雀火舞心中暗惊,坐镇星空防线的半尊,居然真身来了百族王城星域。

莫非地狱界真的不死心,要全力攻打百族王城和星桓天?

朱雀火舞道:“百族王城的事,本神还做得了主,不劳你原如海费心。”

去过离恨天后,朱雀火舞对冲击无量境有十足信心,对所谓的“半尊”完全无感,因此,可以直呼其名讳。

“轰隆隆。”

大地猛烈震动。

一只骨蛇游动过来,长着九颗白骨头颅,死亡之气滂湃,所过之处皆化为腐地。

伏川和骨族神灵,齐齐向九首骨蛇行礼。

九颗骨首提扬起来,道:“朱雀火舞,你是不是与张若尘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朱雀火舞从未见过九首骨蛇,也从未听说过骨族有这么一位强者。但它修为极高,达到了心停,无形中释放出的神威让朱雀火舞忌惮。

是一个不在《大神论》上的绝顶强者。

朱雀火舞唤出诸神枪,道:“你是谁,竟敢质疑本神?”

“本座是从罗伊骨海的深处走出,专为解决百族王城的事而出世。骨族不可能向星桓天赔偿,更不可能退军。”九颗白骨蛇头同时吐出人言。

半尊站在神殿外,高高在上,如俯视苍生的尊主,道:“火舞助张若尘在天堂界大开杀戒,又毫发无伤的脱身,回来后,直接让酆都鬼城撤军。这些事都太反常,也就别怪大家质疑!”

朱雀火舞早就料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道:“那你们觉得本神与张若尘做了什么交易?酆都鬼城撤军,就可以不用赔偿?张若尘还会释放酆都鬼城座下的全部人质?甚至,本神还能从星桓天拿到好处?”

“实话告诉你们,本神退军,完全是迫于无奈。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若不退军,酆都鬼城必然损失惨重。”

“更何况,星桓天可不只是只有一个张若尘。”

“听本神一句劝告,哪怕不愿赔偿,不想赎回人质,也赶紧先退军。等无量归来,再攻打这片星域也不迟。话尽于此,诸位愿听不愿。”

朱雀火舞化为一道火光,破空而去。

玉蟒君背负双手,沉哼一声:“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女子终究是难成大事。张若尘便是有三头六臂,又打得赢几个?”

艳阳天主道:“本神曾与张若尘交过手,对他的实力略有了解。雄关星的诸神中,至少有三位可以胜他!他若现身,根本不用神王战阵,半尊、九首大人、玉蟒君你们三位联手,必可取他性命。”

半尊悠然道:“朱雀火舞看不清局势啊!之前,地狱界之所以妥协,而且处处受制,完全是各方面因素叠加的原因。其中本座最大的担忧,就是星桓天和天庭联手。”

“张若尘在天堂界大开杀戒,已葬送双方联手的可能性。甚至,天庭都可能向星桓天宣战!”

“如此大好时机,地狱界怎能退军?本尊再去劝一劝她。”

天空的神殿隐去。

九首骨蛇以传音的方式,告诉了几位主战派:“其实本座有一策,不仅可以有充足的理由向百族王城和星桓天宣战,还能让酆都鬼城成为主力。”

艳阳天主问道:“什么妙策?”

“杀朱雀火舞,嫁祸星桓天。”

见众神齐齐色变,九首骨蛇不缓不急的道:“本神得到消息,离恨天发生了巨变,无论是守望者,还是一些没有去往北泽长城的无量老怪,全部都已经赶去。所以,此计可行,完全可以做到无声无息。”

……

功法对一个修士最大的影响在成神前,成神后,更多的需要修士去自悟。

张若尘现在走的路,与古往今来别的修士都不一样,只能从天地中去感悟。倒是与道家圣贤的一些想法很接近,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通天录》的确是经天纬地的奇功宝典,但张若尘只是观悟了三天,便还给神妭公主。

这种功法,必须从凡人阶段修炼,才能达到功法记载中匪夷所思的地步。与张若尘现在的路,不太一样。

《通天录》更像是修自身,去不断开发肉身的宝藏。

张若尘将通天神丹的丹方抄录了一份,看了看丹方上的各种稀世材料,心中逐渐有了如何收集的想法。

材料的确很稀缺,每一种都很难获得。

换做别的大神,哪怕是一些神王神尊,也未必能收集齐全。

但他却有不小的把握。

不得不说,神妭公主真的很容易被骗,对信任的人,她是毫无保留的信任,连《通天录》和通天神丹丹方都可借阅。

张若尘设身处地的思考,觉得自己未必能有如此大度。

时间流逝。

转眼间,日晷覆盖的区域,过去了十二年。

十二年时间,这里的血雾和神力被神妭公主、张若尘、玉灵神、小黑全部吸收。

小黑的修为,一举达到上位神大圆满,距离大神层次只差临门一脚,堪比别的神灵数万年苦修。

他跪伏在地,向石桌叩拜,声泪俱下,道:“师尊,弟子愧对你的期望。若是给弟子千百年时间,独自一人将这里的机缘全部吸收,弟子怕是能直接达至无量之下的巅峰。惭愧啊!弟子尽力了!”

张若尘很想一脚将他踢开,只是得到神妭公主照顾,获得了一丝机缘而已,还真把自己当成问天君的弟子?

“张若尘,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皇做什么?这些年,若不是你吸收得太快,本皇说不定已经破境大神。这是师尊留给本皇的机缘啊!”

小黑对自己很有信心,觉得自己真的拥有赤子真诚之心,是问天君在等的人。

张若尘收获很大,体内神气品质增强了一大截,已经堪比身停境界的大神。

肉身强度也有显著提升,达到七成无量。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