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五章 诸神汇聚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池畔,张若尘手中的神使法杖,突然绽放清冷的神光,随即,月神绝美的身影,凭空出现。

“拜见月神。”

张若尘躬身行了一礼。

发现虚无空间中的异状,他正想禀告月神,没想到,月神却是先一步降下神之投影。

月神将目光投向正在修复的空间孔洞,即便这只是一具没有半点神力存在的投影,洞察能力,仍旧远非张若尘可比。

“隐藏在昆仑界附近虚无空间内的神灵,不止一位,气息都很强。好大的阵仗,又想让十万年前的那一幕重演吗?”月神轻语道。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禁一动,实际情况,显然比他想象的更加严峻。

目光一转,月神扫视血流成河的天池绿洲,道:“这是怎么回事?”

“天堂界派系大举攻入紫微宫,图谋蟠桃树,也想趁机杀我。”张若尘道。

月神盯向张若尘,道:“可是,他们的损失,似乎更大。你杀了多少天堂界派系的修士?”

“至少有几百,个个都是顶尖的圣王境强者。可惜,让米迦勒和殷元辰逃脱,他们破开了虚无空间,有神灵出手,救走了他们。”张若尘眼中闪过遗憾之色。

在所有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中,他最想斩的,便是米迦勒大天使王和殷元辰,他们俩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杀他们,难消心头之恨。

月神能够猜到,攻入紫微宫的修士,必然都是天堂界派系的精锐,大多数应该都能成大圣,甚至,有可能诞生出神。

损失如此惨重,天堂界派系恐怕会肉痛不已。

月神道:“出手的是天堂界的玄一真神,殷氏一族老祖宗,你能在他手中逃过一劫,算是运气。”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记住了“玄一真神”的名字。

仔细想来,十万年前,天堂界算计昆仑界,很有可能,也与玄一真神有关。取十劫问天君的女儿,是否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月神将目光投向圣坛,看到诸多散圣,道:“碧落子所开创的‘碧落之道’,断绝十万年,如今竟然重现于世,昆仑界又重新具备散圣修炼的环境了吗?”

月神曾在昆仑界中传道,对于昆仑界诸神,颇为熟悉,自然也包括那极为特别的碧落子。

她更知道,修炼“碧落之道”,需要具备一些特殊条件,故而,中古以后,昆仑界中,散圣已经不可见,甚至无人知晓散圣的存在。

随即,月神又看向张若尘,道:“那座虚无混沌桥,所连接的两个空间坐标,分别位于皇城外和皇城内,应该是地狱界传送大军之用。”

“昆仑界内的事,本座无法插手,只能由你去解决。至于,域外的神灵,则无需你操心。”

留下这句话,月神的身影消散而开。

张若尘眼神微凝,暗道,“虚无混沌桥在皇城内的空间坐标,应该与蟠桃树有关。”

如他最开始所料那般,地狱界果然已经插手进来,蟠桃树所在之地,情况必然比紫微宫这边更加糟糕。

“蟠桃树所在的空间,极为特殊,唯有通过青虹阁的空间传送阵,才能抵达,地狱界大军,应该已经赶去青虹阁,必须要阻止他们。“九天玄女急切的声音,在张若尘身后响起。

张若尘对青虹阁并不陌生,多年前,圣书才女曾约他在那里聚过一次,那里乃是一座藏书阁,收藏有无数的典籍。

“立即去青虹阁。”张若尘道。

九天玄女直视张若尘,道:“我随你一起去。”

“父亲,我也要去,我也要为昆仑界而战。”池孔乐走上前,目光坚毅。

“我等也想一同前往,即便战死,也绝无怨言,请东域王成全。”

朝廷修士,纷纷开口,态度都很坚决。

此战关乎昆仑界的命运,若不能守护蟠桃树,他们活着,也没有多大意义。

看到众人那决然的眼神,张若尘知道,即便他阻止也没用。

燕离人卓然站在圣坛之巅,朗声道:“护龙阁听凭太子殿下吩咐。”

护龙阁成员异口同声的喊出:“听凭太子殿下吩咐。”

阿乐也已经归位,占据圣坛上一个重要的位置。

“小师弟,大师兄与你并肩作战。”

“二师兄与你并肩作战。”

“六师兄与你并肩作战。”

三道身影从圣坛之上掠下,出现到张若尘的身边。

张若尘的目光,紧紧注视着三人,显得诧异,随后露出激动而热切之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已经死去的三人,竟然还有机会重逢。

那三人,正是明帝的大弟子红崖、二弟子陈道谷和六弟子鲁元植,都是早已死去之人,如今却又重现世间。

当然,张若尘看得出来,红崖、陈道谷和鲁元植都已经不再是血肉生命。

按照月神所说,他们应该是修炼了传奇人物碧落子所开创的“碧落之道”,只是他暂时还无法理解。

“愿随太子殿下征战。”

又有数百道身影,从圣坛上掠下,对张若尘单膝下跪。

“刘阁老,袁阁老,血衣天王,”看到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即便张若尘的心境,再怎么平稳,也不禁泛起了剧烈的波澜。

跪在他身前的这些人,全都是昔日圣明中央帝国的臣子,他们几乎都在与池青中央帝国的对抗中,战死沙场。

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昔日繁荣昌盛的圣明。

无论因何原因,只要他们能活下来,无疑都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那不是五百年前,黑市赫赫有名的七杀剑圣吗?传闻,他被东域圣院一位院主所杀,怎会出现于此?”

“黑风圣者不是在百年前,就已经寿元枯竭而亡吗?”

“那是万佛道的枯心大师,圆寂六百年,天下皆知,怎么会”

看着圣坛上的一道道身影,朝廷修士无法再保持平静。

在昆仑界未曾复苏之前,修炼条件极差,修炼到圣境的难度,可说是极大。

也因此,每一位圣者,几乎都拥有着极大名声,一旦陨落,足以震动整个昆仑界。

可现在,一位位早已死去的圣者、圣王,现在却都重新出现,犹如做梦一般,着实让人无法理解。

九天玄女的那双美眸中,也露出异色,但,随即又露出恍然之色,显然是知晓一些事情,相通了其中的关键。

张若尘有太多的话,想与红崖、陈道谷等人说,可眼下,明显不是时候,青虹阁那边情况危急,容不得片刻耽搁。

“大师兄,二师兄,六师兄,我们先去与地狱界的修士杀一场,灭了他们的念头,希望我们旗开得胜,庆功之时,再好好的喝个痛快。”张若尘道。

一头血发的红崖,大笑道:“好,沉寂多年,今天便大战一场,我的刀还锋利着呢。”

事不宜迟,张若尘挥手将散落在紫微宫中的最为珍贵的宝物收起,随即,登临到圣坛之上。

紧随其后,朝廷修士,也都纷纷跟了上来。

得到生命之泉的滋养,朝廷修士的伤势,都快速好转,重新拥有了战力。

登上圣坛,他们立刻取出疗伤圣丹服下,抓紧时间疗伤。

“破开紫微宫的封禁。”

张若尘下令。

当即,护龙阁成员出手,将圣气源源不断注入圣坛。

圣坛震动,鲜血纹络快速流淌起来,发出江河奔涌一般的巨大声音,轰鸣不绝,振聋发聩。

天地间的圣气,剧烈涌动,尽皆向着圣坛汇聚而来。

“轰。”

狂暴至极的圣力,从圣坛中释放出。

顿时,天堂界派系所设下的封禁,以摧枯拉朽之势被摧毁。

紫微宫真实的景象,完全呈现出来,一片破败,很多殿宇,都早已化作废墟。

“哗”

浓烈的杀气冲天而起,使得天地变色。

整个紫微宫所在的区域,已经彻底化作了血色,宛如地狱。

“发生了什么事?”

皇城内,诸多圣境修士,立刻生出感应,不由纷纷将目光,投向紫微宫。

圣坛悬浮在半空中,释放出浩瀚如渊的圣威,风驰电掣的向青虹阁飞去。

一座奢华圣府内,宙宇的目光,锁定在圣府之上,眼神顿时为之一凝。

“张张若尘,他还活着,难道说”

宙宇的心中,生出极其可怕的猜测。

他很清楚,紫微宫中发生了什么事。

如今张若尘从紫微宫杀出,天堂界派系却无一人现身,结果已经再清楚不过。

“怎么可能?那般多领袖人物一同出手,甚至还有落境者,怎会失败?”宙宇心神颤动,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他作为天堂界明面上的领袖,此次没有参与行动,是为了麻痹各方,避免有人生疑。

从始至终,他都没想过会失败,故而,连庆功宴都早已摆好。

另一座圣府内,天宫执法队统领金鸿,伫立在一座百丈高的楼阁之上,远远眺望飞驰的圣坛。

“好强的杀气,紫微宫变成这般模样,看来有大事发生,又是天堂界派系在搅动风雨吗?”金鸿微微皱起眉头。

身为天宫执法队统领,在他进入昆仑界后,却接连有内斗发生,着实让他脸上无光。

可是,主宰世界引发的内斗,他一个执法队统领,真的敢去管吗?

一个主宰世界,要让他悄声无息的消失,实在太容易。

“唰。”

一道道身影,从皇城各处掠出,靠近圣坛。

来的人,均是熟悉面孔,慕容叶枫、豹烈、风岩、项楚南、镇元、慈航仙子、洛虚、白黎公主等等。

还有一众苏醒者,不仅包括阴阳海的千绝刀王、赤金王等人,还包括姜云冲、噬灵王和洪玄机。

苏醒者自然是张若尘提前召集而来,以备不时之需。

如今,无疑正是他们发挥作用的时候。

“张师弟发生了何事?“镇元问道。

张若尘道:“地狱界很可能有大批强者,进入了皇城,图谋昆仑界的世界灵根。“

“竟有这种事,待我叫上陆师兄,随你一同前去。“镇元眼神一凝。

项楚南道:“大哥,我陪你去杀光地狱界的强者。”

情况紧急,张若尘来不及与众人细说,当即将众人接引到圣坛上,继而以最快速度赶往青虹阁。

“如此着急,张若尘这是要去何处?”

“连镇元、慈航仙子都加入进去,他们二人可是代表五行观和西天佛界的意志,恐怕是真有大事发生。”

“敖虚空和聂湘子也赶了过去,他们到底要做什么?紫微宫又是什么情况?”

各界修士均是感到疑惑,尽皆将注意力,放在圣坛之上,关注张若尘的去向,暂时没人轻举妄动。

也有修士,进入到破败的紫微宫中探查。

当看到天池绿洲遍地尸骨,血流成河,尤其是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时,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出大事了!”

这般多天堂界派系的顶尖强者陨落,难以想象,会引发多大的波澜,只怕天宫都会因此震动。

事实上,此时,天宫已经震动。

究其原因,是月神向天宫传递了地狱界诸神,隐藏在昆仑界附近虚无空间的消息。

几乎同一时间,天堂界的玄一真神,亦是向天宫传递了相同消息。

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撇清关系。

毕竟,如果不这样做,说不得就会被扣上与地狱界勾结的罪名。

此乃大忌讳,谁也承担不起。

短时间内,天宫遣出多尊神灵,由卞庄战神亲自率领。

当然,这是卞庄战神主动要求,按他的说法,月神的事,就是他的事。由别的神灵带队,他不放心。

与此同时,真理神殿亦是有神灵出动,且是以真理殿主为首。

因为,月神在昆仑界附近的虚无空间,察觉到了石族荒天的气息。荒天,乃是真理神殿的耻辱,必须要将他斩杀,夺回真理奥义。

另一边,西天佛界、五行观等势力,也有神灵现身。

昆仑界所在的那片星空,很快便是神威浩荡,星辰颤动,一道道神光,映照天地。

当天庭诸神赶到昆仑界外时,池瑶女皇已是先一步抵达。

紫微宫发生那么大的变故,她又岂会感知不到?

“本座已经很久没有杀过地狱界的神,也该让天蓬钟,再沾染一些神血。“卞庄战神站在一颗星辰之巅,看向远处的昆仑界。

“嗡!”

天蓬钟从卞庄战神的手中飞出,进入漆黑的宇宙,將一片广阔的空间打得穿透。

顿时,天庭诸神齐动,一同进入到虚无空间之中。

中古之后,天庭和地狱很少爆发大规模的神战,可是今日,诸神汇聚,一场神战,已是在所难免。

求推荐票,求月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