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九章 瑜皇归来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魔音察觉到张若尘的虚弱,暗暗传音:“主人,我去会一会他,你寻找机会先走。”

魔音现在的实力,不弱于洫和嫣红大圣之辈,足以与千问境中期大圣交手。但,左牧圣君不是一般的千问境中期,魔音若是不执掌至尊圣器,对上他,必败无疑。

“要走,当然是一起走。不过,走之前,还得做一件事。”

张若尘紧咬舌尖,让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些,双手十指抱成一个球形。一粒粒时间印记光点,在双手之间凝聚出来。

其中一粒,为“绝对自我时间印记”。

“还有战斗之力?”

站在紫色陨星上的左牧圣君,脸上浮现出诧异的神色,随即,轻笑一声,激发出空间之力,从原地消失。

“哗”

下一瞬,紫色陨星出现到张若尘和魔音的头顶上方。

紫色陨星猛然下沉,携带盖压天地的威势,撞击向下方的二人。

陨星的本体尚未落下,逸散出来的罡风煞气,已将张若尘和魔音笼罩。每一缕气流,都有斩破大圣不朽圣躯的可怕力量。

“难怪火魅阴姬只是被紫色陨星撞击了两次,就被打得失去意识,这位千问境天奴的攻击力,比我想象中更强。”

“而且,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撞击,这一击,蕴含有空间力量。一击落下,四面八方的空间,都在向内挤压,使得被攻击的修士逃无可逃。”

张若尘的脑海中,闪过这道念头,目光向魔音盯去。

魔音轻轻点头,一双雪白的玉手抬起,十指中,涌出密密麻麻的紫色藤蔓。

藤蔓上,流动着电芒和净灭神火,化为一片丛林一般的电火海洋。

“轰隆隆。”

上千根紫色藤蔓,与紫色陨星对碰在一起,顷刻间,就有一百多根藤蔓断碎,飞向星空中各处。

不过,藤蔓蕴含的柔劲,也将紫色陨星蕴含的刚猛霸道的冲击力,迅速化解。

左牧圣君的嘴里,发出一道轻咦声,哪里料到,区区一株食圣花,居然能够抵挡住他的攻击?

下方的张若尘,双手向上托起,将一粒粒时间印记光点打了出去。

精神力被封印的左牧圣君,不知道张若尘打出的时间印记是什么样的攻击力量,不敢触碰,立即驾驭紫色陨星,向上方飞去。

看到那一粒绝对自我时间印记,落在紫色陨星上,张若尘嘴角浮现出一道笑意,声音颇为虚弱的道:“走吧,下次再来收拾他。”

有绝对自我时间印记,无论左牧圣君逃到何处,张若尘都能感应到他的位置。

“主人,将紫金葫芦借给我,我能与他一战。”魔音道。

张若尘的脸色更加苍白,身上的气息,迅速变得虚弱,颇为艰难的说道:“就算能与他一战,你也杀不了他,战下去,没有意义。”

魔音见张若尘的情况很不妙,于是,不再恋战,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释放出空间规则,施展出空间大挪移。

做为张若尘的寄生植物,魔音当然也修炼了空间之道。

紫色陨星向上飞了一千多里,才停下来。

站在紫色陨星上的左牧圣君,极目远眺,发现魔音和张若尘经过数次空间大挪移,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没有精神力,根本探查不到魔音和张若尘是从哪一个方向逃走,更不可能找到他们的位置。

大圣级别的战斗,没有精神力,就像变成了瞎子一般。

“可惜了,若是能够夺取到张若尘手中的至尊圣器,在这狩天战场上,我也就不再惧怕任何修士。”左牧圣君颇为懊恼的叹息一声。

对于天奴而言,唯一的活命方式,便是,至少杀死一位参战的地狱界修士。

这是命运神殿的承诺!

而左牧圣君的目的,乃是在功德战场上,至少杀死五十位地狱界大圣,要狠狠的羞辱诸神,更想试探命运神殿的底线,看看他们会不会亲手撕毁自己做出的承诺。

夺取一件至尊圣器,是他疯狂计划最重要的一环。

张若尘背上的十只金翼,收回体内,身上的伤口多达数十道,其中有三道,穿透了胸腔和背部,五脏六腑几乎尽数破碎。

体内,更是有鬼气、修罗战气、诅咒之力、黑暗之力,各种不同的力量在乱串,破坏不朽圣躯的生机。

每与一位修士交手,对方的力量,就会通过伤口,入侵进身体。

若不是伤势恶化得太严重,凭张若尘的意志力,肯定会继续战下去。

魔音盯着他胸口的伤势,只感觉触目惊心。

张若尘的肉身,就像是破碎的陶瓷,手指轻轻一碰,就会化为一块块碎片。

“主人,我们现在回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修养?”魔音问道。

张若尘没有答她,问道:“你能布置空间传送阵吗?”

“没有布置过,不过,应该问题不大。”魔音道。

张若尘道:“在附近,找一颗隐蔽的星球,先布置一座空间传送阵。”

鬼族本族星和不死血族本族星,相隔极其遥远的距离,超过一亿里,即便是大圣的速度,飞行十天,也未必能够到达。

只有使用空间传送阵才能跨越。

两个时辰后,魔音和张若尘,来到一颗直径达到五千里的红褐色星球。这颗星球,没有大气层,悬浮在一片广阔的黑色星雾内部。

这里的星雾,乃是由各种剧毒气体汇聚而成,圣王境之下的修士,不敢靠近。

来到星球上,张若尘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没有发现地狱界修士和天奴的气息,道:“就这里了!”

“嘭!”

魔音将昏迷不醒的大森罗皇丢在地上,在星球的南极,使用从张若尘那里得来的圣玉和神石碎粒,布置空间传送阵。

张若尘则是盘膝坐在一条岩浆河流之畔,调动净灭神火,炼化体内各种混乱的力量。

若是不将洫、夜常在、雀飞他们的力量炼化,张若尘身上的伤势只会不断加重,永远都不可能痊愈。

没过多久,魔音将空间传送阵布置完成,见张若尘还在炼化,没有打扰他,而是将大森罗皇的冰木神弓取了出来。

她炼化冰木神弓的器灵,准备今后自己使用。

一件三元君王圣器,价值近千枚神石,若是运用得好,每一箭都能射杀一尊大圣,称得上是大杀器。

除了弓,另有六支箭。

每一支箭,都是君王圣器的级别,材质和形态各有不同。

其中有一支,呈半透明的状态,像是结晶体。当魔音将圣气注入进去,箭就消失不见,变得无影无形,不散发出一丝波动。

这是一支“魂箭”,由魂晶铸炼而成,专门用来射杀修士的圣魂。对只有魂体的鬼族,杀伤力最强。

若是配合大森罗皇修炼的暗箭术,威力会更加可怕,可以跨境界杀敌。

魔音将冰木神弓和六支箭炼化之后,手指按到大森罗皇的头顶,一根根细如针尖的触须探出,刺入进头皮,进入他的脑海。

“啊”

本是昏迷状态的大森罗皇,忽的,浑身抽搐,手脚乱舞,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魔音在搜魂,夺取大森罗皇的记忆,寻找箭道的修炼功法。

半晌后,一根根触须,从大森罗皇头颅内退了出来,消失不见。

魔音那张雪白如玉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笑意。

“咦!”

察觉到有一道强大的圣气波动,从星球上空的星雾中传来,魔音脸色一寒,将一根神木箭搭在冰木神弓上,将其拉开。

“哗”

在一团血煞之气云团的包裹下,一位身姿倩绝的美女,冲破星雾,显露出身形。

她背生十只银翼,身材高挑,长发宛若水瀑,肌肤如羊脂玉晶,腰间挂着一支碧血玉箫,直向南极飞来。

魔音将她认出,正是血天部族的瑜皇。

“别过来。”

魔音手中的神木箭,直指瑜皇,一道道冰寒的气劲,从箭头上散发而出,将南极的岩浆冻结成了冰河。

瑜皇落到一座赤红色的山岳顶部,看到盘坐在地的张若尘,微微皱起两条柳叶一般的黛眉,道:“你什么意思?”

魔音红唇微微一抿,笑道:“主人正在疗伤,任何人不得靠近。”

“我也不行?”

瑜皇有些气恼,凤眸中涌出血芒。

“当然。”

在地狱界,张若尘不信任任何人,魔音当然也是如此。

更何况,瑜皇本来就有很多可疑的地方,更加不能让她在这个时候,近距离接触张若尘。

比如:

在升神宴上,争夺血天部族领队的时候,瑜皇对张若尘可是充满了杀意。

此次一起来的鬼族本族星,瑜皇本是答应了张若尘,要破掉鬼族本族星的阵法。可是,在关键时刻,她却失踪不见。

战斗结束,张若尘身受重伤,她却又找来了这里。

也太巧合了吧?

瑜皇气得牙痒,区区一株食圣花,张若尘养的一只宠物而已,居然敢用箭指着她,真是岂有此理。

“你能拦得住本皇?”

瑜皇衣袂飘飘,御风而行,直接便是飞了过去。

“嘣!”

魔音松手,神木箭离弓飞出,拖出数十米长的光痕。

最开始,瑜皇根本没有将魔音放在心上,可是,就在神木箭飞出的那一刻,有席卷天地的寒气,从冰木神弓上爆发出来。

“哧哧。”

这颗星球的南极,顷刻间,化为一座冰川大陆。

神木箭更是锐利得惊人,逼得瑜皇取出摄魂萧,与其对碰了一击,身形被撞击得倒飞回去,颇为狼狈的落到百里外的冰川大地上,又爆退了十多里,才稳住脚步。

她持萧的右手,被震得又痛又麻。

“怎么会这么强?就算冰木神弓掌握在大森罗皇的手中,也不可能发挥出这么可怕的威力。”

瑜皇心中惊诧无比。

要知道,她修炼出了三品圣意,在百枷境大圆满榜上排名第十一。假以时日,若是能够修炼出一种千问境圣术,加上她的阵法和符道造诣,排名恐怕能够超过粉红骷髅和洫,列到第七,甚至第六。

虽然刚才是因为轻敌,有些措手不及,可是,被魔音一箭弄得如此狼狈,还是让她颇受打击。

张若尘的一只宠物,都有百枷境大圆满榜前十的实力?

“再来。”

瑜皇性格强势,而且执拗,被魔音刺激出了浓烈战意,准备认真起来,与她好好的斗一斗。

魔音挺起饱满的胸//脯,摆起架势,笑道:“呵呵,怕你?”

“你们别斗了,省些力气,后面还有硬仗要打。”

张若尘的声音,浩荡无边,传遍南极冰川大陆。

二女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张若尘已经站起身来,将体内各种入侵的力量炼化,外伤痊愈,袒//露着上半身,显现出一条条轮廓分明的肌肉,充满了吸引女性生灵的阳刚魅力。

瑜皇何等傲娇和自负,可是此刻都被吸引住,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让瑜皇过来,她可以信任。”张若尘道。

“是,主人。”

魔音笑嘻嘻的飞到张若尘身旁,取出一件血红色长袍,给他披在了身上,道:“像主人这样天下无双的奇男子,让魔音也心动不已,只想永远与主人在一起,一分一秒也不分开。”

“一株寄生植物而已,如果是本皇,早就将你炼化,岂能容你拥有自己的意识?”

瑜皇飞了过来,飘落到地面,将张若尘上下打量了一番,道:“你怎么这么虚弱,伤得很重?”

外伤虽然消失,可是,内在的伤势,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痊愈。

“无妨,已经将侵入体内的各种力量炼化,我有神木之心,给我一天的时间,就能痊愈。”张若尘淡淡的道。

瑜皇问道:“鬼族本族星是被你灭掉的?”

“你回去看过了?”张若尘道。

瑜皇点了点头,道:“我那边出了一点意外,遇到了一个大麻烦,等我将那个大麻烦甩掉赶回去的时候,发现鬼族本族星变成了一颗金色星球,被黄金气雾包裹,任何修士都无法闯入进去。”

“本来,我以为你已经死在了那里,可是却在返回不死血族本族星的路上,发现了你留下的标记,才追踪到了这里。”

张若尘的目光沉凝,道:“那些标记,我是故意留给你的。对了,你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瑜皇冷哼了一声,道:“尸族第一强者,紫尸。这个家伙,就埋伏在鬼族本族星附近,我正准备破阵的时候,他突然跳出来攻击我,幸好我的精神力强大,才躲过一劫。”

“他在百枷境大圆满榜上排名第十,我排在第十一,本来我是不用惧他的。可是,他却执掌着尸族的至尊圣器,如此一来,我哪里是对手,只能且战且逃。若是我有一件至尊圣器,岂会惧他?”

说到此处,瑜皇一口雪白的贝齿,咬得紧紧的,明亮的眼眸中流露出浓烈的杀意。

被追杀了三天三夜,瑜皇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发作不出来。

张若尘背负双手,道:“我这里倒是多出一件至尊圣器,暂时可以交给你执掌。当然,我有条件,你得跟我一起去打几场硬仗,若是运气不好,可能会死。若是运气好,活了下来,那件至尊圣器送你。如何抉择,你考虑清楚。”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