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左牧圣君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奴就算再强,也没有精神力,无法感知到危险靠近。

张若尘和瑜皇,在第三号暗黑星上急速前进。

花费近半个时辰,张若尘突然停下,蹲下身,用手在地上轻轻抚摸,道:“就在附近了,地上刻满了大圣铭纹,我来将它们全部破掉。”

“且慢。”

瑜皇抓住张若尘的手腕,制止他,道:“你能追踪到那位千问境天奴,而他,却感知不到我们已经来到这里,对吧?”

张若尘的目光下垂,瞥了一眼瑜皇的细腻玉手,道:“没错。”

瑜皇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定要和他硬碰硬,不如偷袭。出其不意,一击致命。”

张若尘从她指间抽回了手,笑了笑,道:“这里,不仅仅地面有大圣铭纹,地底和天空也有,纵横交错,细密分布。除了神,别的修士,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是。”

第三号暗黑星的力量特殊,使得空间变得无比稳固,很难施展“空间挪移”和“空间虫洞镜面”。更何况,还有大圣铭纹的阻碍,施展空间力量的难度变得更大。

以张若尘的空间造诣,倒是可以一试。

但,很容易出错,稍有不慎会陷入虚无空间。

正是如此,张若尘才决定稳妥起见,直接攻杀进去。

以他和瑜皇的战力,加上两件至尊圣器,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对方是千问境大圣中的强者,就算是万死一生境的大圣想要杀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若尘从一开始,就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以他没有精神力的弱点,慢慢将他耗死。

瑜皇双手背到血袍后面,胸口浑圆的酥\/\/峰高高挺起,两片红唇上翘,扬起雪白的下巴,声音含笑道:“别忘了,这里可是有一位符道地师和一位阵法地师,区区大圣铭纹,岂能难得住她?”

张若尘斜瞥了她一眼,露出异样的神情,道:“你这个冰山女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和傲娇?”

第一次见到瑜皇的时候,她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对张若尘更是充满敌意。可是现在,曾经那位女皇在他面前,却如同变了一个人,变得没脸没皮,自吹自擂,以往的高冷一去不复返。

只能说,她对张若尘,已经彻底放下戒心和抵触。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她。

瑜皇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连忙收起笑容,冷声道:“将符道和阵法,修炼到地师之境,弹指之间就能化解大圣铭纹。你看好了!”

瑜皇将纤长的玉指,放至唇边,将其咬破。

一滴大圣之血飞出,散发出妖艳的光芒。

她手指的游龙做画,在虚空,画出一道复杂奥妙的血符。

“哗”

血符,像一张纸片,轻飘飘的,落到十多丈外的地面。顿时,交织在天地间的大圣铭纹,快速融化。

瑜皇颇为得意,向张若尘盯去,露出一道“我很厉害吧”的表情。

随即,她继续画符,在前面开路。

张若尘自知在符道和阵法上,远远及不上瑜皇,于是,点头赞美了一句:“很厉害,难怪敢自封为皇,的确是有些手段。”

“瑜皇的皇,可不是我自封的,是夏族三千四百亿不死血族赐予。”瑜皇道。

大圣铭纹覆盖两百余里的地域,在最中心的位置,耸立有一座漆黑的山岳。山体是全岩石结构,四面悬崖,如同曾遭受绝世强者的刀劈剑斩。

山岳南面的崖下,悬浮有两只铜炉,散发出一青一红的光华。

两只铜炉一模一样,皆有六足,铸炼有两耳,一只缠着青虬,一只缠着赤蛟,散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它们被称为:六司阳炉和六司阴炉。

乃是修罗族二十四神殿之一陨星神殿的两件重器,达到二元君王圣器的级别。二鼎结合,更是能够爆发出三元君王圣器级别的威力。

瑜皇破掉大圣铭纹,与张若尘一起,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六司阳炉和六司阴炉的光芒无法照耀到的边缘地带。

二人站在七星鬼莲中,可以完美隐藏身上的气息。

左牧圣君站在二鼎的下方,使用鼎中的六司阳火和六司阴火,祭炼一件又一件君王圣器。

张若尘和瑜皇没有冒然出手,在寻找最佳的时机。

瑜皇低声道:“六司阳鼎和六司阴鼎,乃是陨星神殿颜厝二圣的战器,没想到,也被左牧圣君夺走。”

“一共十六件。”张若尘道。

瑜皇知道张若尘指的是什么,左牧圣君夺取到的君王圣器,一共有十六件。也就是说,左牧圣君杀死的大圣,已经有十六位。

忽的,张若尘的眼睛一缩,盯向悬崖底部的黑暗区域,道:“原来是十七件。”

那片黑暗区域中,一根黑色蜈蚣一般的锁链,将十七道身影捆住。黑色蜈蚣锁链的尖刺,插入岩石和他们的身体,使得他们浑身无法动弹。

没有死,都还活着。

瑜皇也发现了,惊诧的道:“陨星神殿的领队,方默峰。颜厝二圣,颜含雨,墨厝。另外十四位,都是鬼族大圣。”

张若尘道:“左牧圣君倒是懂得趁火打劫,鬼族的顶尖强者,自爆的自爆,重伤的重伤,反倒被他捡了便宜。”

在鬼族本族星,张若尘实际上,只是夺取了洫的七星鬼莲和翼鬼皇的鬼头鞭。

两件战兵而已。

左牧圣君倒好,独揽十七件君王圣器。

“左牧圣君和陨星神殿的仇恨,很深啊,完全就是在针对他们。”张若尘道。

瑜皇道:“据说,命运神殿能够抓住左牧圣君,陨星神殿出了很大的力。如今,领队和颜厝二圣被擒拿,陨星神殿丢失的,不只是颜面,还有未来千年在修罗族的位置。”

抓而不杀,主要还是因为,左牧圣君暂时还不敢杀。

因为,天奴一旦杀死了地狱界的大圣,就会被万界神眼追踪,将他的位置,发送到每一位地狱界大圣的菱形镜片上。

所以,就算要杀这些俘虏,左牧圣君也肯定会等到狩天大宴将要结束的时候。

瑜皇正准备动手,却被张若尘拍住肩膀,道:“千问境大圣的反应速度奇快无比,想要偷袭他,得等待更好的机会。”

这时,左牧圣君发出冷笑讥讽的声音:“你们鬼族的大圣,也太穷了吧,参加狩天大宴,使用的居然绝大多数都是二元君王圣器。还比不上我三个师弟师妹的战兵,真让人失望。”

被封住修为的鬼族大圣,一个个都垂着头,一言不发。

没办法,都已经落得如今这个田地,口舌之争,没有意义。

现在,只能寄希望,百枷境排名前列的顶尖强者,赶至此处,击杀左牧圣君,他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不过,有机会杀死左牧圣君的地狱界大圣,不超过五个,希望渺茫。

左牧圣君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在暗黑星上,即便想要离开狩天战场,万界神眼也没有送你们离开?”

顿了顿,他又自己说道:“那是因为,暗黑星是命运神殿安排给天奴的星球,在这里,一切都是天奴说了算。”

“狩天之战的意义,在于磨砺你们,劣者淘汰,优者生存。”

“你们都是劣者,所以,全部都得死。哈哈!”

被蜈蚣形态锁链,钉在崖壁上的墨厝,咬紧牙齿,道:“如果你杀的地狱界大圣太多,你以为,命运神殿真的会放过你?”

墨厝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即便浑身是伤,可是,依旧可以看出,容貌俊秀,气质出众,是一个绝世美男子。

他是继左牧圣君之后,陨星神殿最杰出的天骄。

左牧圣君走了过去,近距离的盯着墨厝,笑道:“你以为自己的性命,在命运神殿和诸神的眼中有多重要?不,你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命运神殿和诸神的眼中,顶多只有陨星神殿那个老家伙,会稍微看重你一些。”

“你”

墨厝怒视左牧圣君,狠狠的瞪着他。

左牧圣君提着一柄刚刚祭炼完的两尺长短剑,放到墨厝的脸颊上,道:“别看狩天之战,集结了地狱界最近千年以来的所有天之骄子,可是,诸神真正在关注的,只有那么几个,或者十几个。你,绝不是其中之一。”

“左牧师兄,当年本来就是你的错,你不能一错再错。”一个轻柔的女子声音,响起。

开口的,是有陨星神殿第一美女之称的颜含雨。

此女,肤若凝脂,唇红齿白,即便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素衣,也都给人一种无比惊艳之感,特别是她楚楚动人的气质,犹如一个多愁善感的柔弱女子。

若是只看外貌,谁能想到她竟是一位跨入大圣境界的强者?

左牧圣君的目光,向她移去,落到她那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上,道:“你说我错,你又何尝不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天初文明出了你这个叛徒,你可曾想过回头?”

颜含雨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不过,当她的目光,落到墨厝的身上,眼神立即又恢复了坚定。

七星鬼莲中。

张若尘问道:“颜含雨是天初文明的大圣?”

之所以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张若尘在颜含雨的身上,看到了一丝洛姬的影子。

“她在天初文明的身份可不一般,乃是,天主的直系后人,母亲更是一位半神。”瑜皇道。

张若尘道:“既然身份如此高贵,为何会背叛天初文明,变成了修罗族的一员?”

“具体是怎么回事,没有人知晓。不过,天初文明和修罗星柱界相隔得很近,两者常年交战,颜含雨和墨厝说不一定是从仇人,演变成了恋人。比如,你和潋曦仙子。又比如,你和罗乷公主。还比如你和本皇,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嘛!”瑜皇道。

“别比如了,机会要来了!”

张若尘的双眼一缩,眼神犹如鹰隼一般。

“刺啦。”

左牧圣君一把抓在颜含雨的胸口,将她身上的白色素衣尽数扯了下来,显露出一具完美无瑕的娇躯。

他的眼神含笑,一寸一寸贪婪的打量,道:“可惜了,如果万界神眼能够将这里的画面映照下来,传遍地狱界,陨星神殿的那个老家伙,应该会被气死吧?”

颜含雨的毕竟是大圣,心境要比寻常女子坚毅得多,遭受突袭,只是贝齿紧咬,轻轻颤抖,没有表现得太过不济。

可是,墨厝却心在滴血,嘶声大吼:“左牧,有本事冲我来,欺辱一个女子,你妄为大圣。”

陨星神殿的领队方默峰,道:“你如此羞辱陨星神殿,就算活着离开狩天战场,师尊也必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你逃得掉吗?”

“为什么逃不掉?大不了,我提着你们的头颅,去投靠天初文明。老家伙难道还能闯入天初文明杀我?”

左牧圣君狂笑一声,随即狠狠一把抓住颜含雨的后颈,将她的娇躯微微提起来了几分,雪白如玉的脸,几乎就要贴到他的嘴边,道:“墨厝师弟,当初你帮助命运神殿,追杀师兄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这一天?做为一个修罗,不努力修炼杀道,却对一个女子动情,你这一生注定碌碌无为。”

“轰隆。”

墨厝嘴里发出长啸,体内爆发出一道道血芒,竟是在燃烧圣血,想要挣破体内的封印。

蜈蚣形态的铁链,被震得“叮叮”的响动。

蜈蚣足刺缓缓的从他的体内移出,眼看就要脱困,左牧圣君的两瞳中,射出两道光柱,击在墨厝的胸口。

“噗嗤。”

墨厝的身体,被打得凹陷下去,飞散出大量血雾。

“墨厝师弟,师兄今天给你上一课,弱者,只能任人宰割,承受无可奈何的痛苦。”

左牧圣君的目光,盯向颜含雨,正想当着墨厝的面将她凌\/\/辱,以此发泄心中的怨气和无边的恨意。

蓦地,左牧圣君感受到了危险,抬头一看。

一片蕴含神力的火云从天而降,顷刻间,已到他的头顶。

“焱神腿。”

张若尘站在火云上方,犹如一尊盖世邪神,左脚神力涌动,密密麻麻的神纹交织在一起,璀璨夺目的火焰光华,将暗黑星都短暂照亮。

“轰隆。”

左牧圣君的半个身体都被踩入地底,即便双臂挡住了张若尘的左腿,可是,嘴里却还是吐出一口紫色的鲜血,浑身被镇压得无法动弹。

“大坤屯指。”

瑜皇步若惊鸿,化为一道闪电残影,冲至左牧圣君的身后,一指点了出去。

这一指,正中脑颅。

“啪啪。”

左牧圣君的头骨,以瑜皇的指尖为中心,出现一道道碎痕,向内塌陷。

大圣骨再硬,承受如此尖锐的重击,也得裂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