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七章 结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命运的轨迹?”

罗衍的双目神光内敛,变得深沉。

做为曾经命运神殿的神女,天音对命运之道的理解,天地间,没有多少人可以比拟。

血绝战神推算不到张若尘的未来,可是,天音却能看到张若尘和罗的一丝命运轨迹,这是非常了不得的手段和能力,无愧神后之尊。

命运,不是某一位神,也不是任何生灵,而是冥冥之中的道,代表的是宇宙中的天意和因果。

命,是定数。

运,是变数。

命和运的结合,决定了世间的一切。

修为越强大的修士,对命运了解得越深,越是会感到敬畏。

不知者,反而无畏。

天音在神境世界中,优雅的漫步,神裙飘飘,端庄秀丽,有神乐和仙曲的声音伴行。她来到罗衍的身旁,道:“此事,就由儿自己决定吧。福兮,祸兮,本就是命运之中最大的变数之二,谁又说得准呢?”

血绝战神长笑一声,爽朗的道:“还是天音更懂事理,不愧是昔日的神女。当年,我们二人,一起在福禄神尊座下修炼,但凡我有一丝心动的念头,罗衍哪有娶到你的机会?”

又道:“罗衍,你将女儿,嫁给我外孙,也算是还了我人情。”

什么叫还人情?

说得好像是血绝战神故意将天音让给他的一般。

罗衍刚刚平复下去的情绪,瞬间又被激了起来,怒道:“若不是因为你和天音有同门这一层关系,本君早就将你轰出神境世界。张若尘想要娶儿,至少得活着走出狩天战场才行。可是,本君看他,未必有这个机会。”

罗衍的目光,投向福禄神尊神像的命运之门,看到了第三号暗黑星上的战斗景象,张若尘和无疆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张若尘才挣断十四道枷锁,就能与百枷境大圆满的无疆打成如此局面,几乎是分庭抗礼,罗衍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吃惊。

毕竟,那是无疆,黑暗神殿最古老的神灵,培养出来的这一代领军人物。

当然,无疆的修为毕竟是高出张若尘太多,二人的战斗,前者一直占据上风,进退从容,种种圣术纷纷施展出来,与冥界之国结合为一体,源源不断攻出,压制得张若尘始终无法施展出真理之道的十倍攻击力。

另一头,瑜皇和魔音,没能完全镇压住左牧圣君。反而,左牧圣君有挣脱空间禁锢,逃遁而出的迹象。

战斗局面,对张若尘和血天部族相当不利。

若是胜负的天平再继续倾斜,张若尘未必有活着离开第三号暗黑星的机会,血天部族也将满盘皆输。

血绝战神的神情,略微有些凝重,道:“现阶段,无疆的确是张若尘的一大劲敌,若是能够渡过这一关,张若尘必将发生全新的脱变。”

血绝战神说的是“渡过这一关”,而不是“战胜无疆”,由此可见,即便是他,对张若尘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

不是因为张若尘不够强,而是无疆太强大。

罗衍道:“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

“赌什么?”血绝战神道。

罗衍道:“赌一件至尊圣器。”

罗衍很清楚,自己和血绝战神不可能真的爆发神战,因为影响太大。可是,血绝战神今天将他气得不轻,不让其出一出血,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

“怎么赌?”血绝战神问道。

罗衍道:“我们赌张若尘和无疆这一战,能够打到什么程度?若是能够打到七分以上,算我输。”

神对一场战斗,有自己的评估。

比如:

张若尘和无疆分庭抗礼,打得不相上下,便是十分级的战斗。

无疆以摧枯拉朽之势,就能击败张若尘,这场战斗,便是零分级的战斗。

罗衍的意思,就是用无疆做为一道考题,用来考张若尘,看张若尘能够达到什么水平。

血绝战神沉思了片刻,道:“好啊,我与你赌。你若是输了,我也不要你的至尊圣器,只要你能答应联姻就行。”

“好,就这样决定。”

罗衍心中暗笑,我答应了又如何,若是儿不同意,所谓的联姻,自然也就不作数。

天音盯着二人,轻轻摇了摇头。

无疆凝聚出来的冥神之祖,有着一个传说。

据说,无比古老的过去,第一位由鬼族转化为冥族的至强,乃是所有冥族的始祖。冥神之祖,指的就是他。

当然,冥神之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知多少万年,即便是神灵,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第一个转化成冥族的修士。

唯一能够证明冥神之祖的确存在的证据,乃是《冥书》八卷。有说是,冥神之祖晚年写下,乃是一身修为的总结。

也有说,《冥书》八卷乃是数千万年前,由冥族的一位古贤整理而出,乃是冥族集大成的修炼卷籍。

当然,各种传说中,《冥书》八卷都绕不开冥神之祖,必定与他有很大的联系。

《冥书》八卷任何一卷,单独拿出来,都能堪比《太乙神功榜》上的功法。

冥族曾有一道自古预言,若是有人能够将《冥书》八卷合而为一,修至巅峰,有机会找到永生之秘。

永生,是最能打动诸神之心的一道念头。

为了追寻永生之秘,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可惜,自古以来,无一人成功。

如今,地狱界仅有《冥书》六卷,黑暗神殿独占四卷。另外两卷,则是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遗失。

《冥书》八卷,再也没有合而为一的机会。

无疆以一人之力,同时修炼两卷《冥书》“冥国卷”和“冥祖卷”,相当于修炼了《太乙神功榜》上的两种功法。

此刻,他施展出来的冥界之国和冥神之祖,就是这两卷功法,最具象化的表现。

“轰隆隆。”

张若尘撑起真理界形、空间领域、虚时间领域,以三大恒古之道,对抗冥界之国。不动明王圣相则是与冥神之祖的虚影,战斗不休,一道道神力翻涌滔天。

境界上的巨大差距,暴露出张若尘的劣势。

这场战斗,张若尘始终无法占据上风。

当然,一直维持现在的状态,张若尘有自信,绝不会落败。可是,现状的状态,太消耗圣气,持续战下去,对他会相当不利。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否则,我必败无疑。”

张若尘的脑海中,刚刚闪过这道念头,忽的,全身各处,都传来一股刺痛,就像每一寸血肉,都在被针扎。

体内的大圣之血,快速流失。

“不好,是噬血咒!”

无疆精神力六十六阶的优势,也展现出来,在保持巅峰战力的情况下,还能施展出咒法。这是现阶段,张若尘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事。

顷刻间,张若尘体内的大圣血液,流失了十分之一。

“真理之道,十倍攻击力。”

张若尘的真理界形闪耀发光,一颗颗星辰光影,释放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可是,真理的力量,还没有加持到他的身上,就被冥神之国衍化出来的黑暗力量吞噬,消弭于无形。

张若尘身上的力量,迅速低迷了下去,体内的大圣血液,流失十分之二。

“无疆何等精明,既然释放出冥界之国,也就肯定不会给我调动真理规则,爆发十倍攻击力的机会。既然如此,只能拼死一战。”

张若尘很清楚,若是大圣血液流失得太过严重,身体会迅速变得虚弱,今日,怕是连活着离开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此刻他可以选择逃走,凭借时间和空间的造诣,无疆绝对留不住他。

可是一旦逃走,便是等于将受了重伤的左牧圣君,拱手让给无疆,让无疆白白捡去数百万积分。

张若尘想要带领血天部族和不死血族夺取第一的机会,将会变得无比渺茫。

其次,他能逃走,瑜皇和魔音呢?

就在这时,张若尘在暗黑星上,感知到了般若的气息,心中既有疑惑,同时又变得更加坚定。

也不知是什么心理在作祟,一想到,将要在般若的面前,败给无疆,张若尘便是难受得要命。

“战!无论如何,绝不能败。只要能够将阴阳五行圣意与不动明王圣相融合,通过神魔镇狱,将力量完全爆发出来,绝对可以打破冥界之国。”

张若尘体内的大圣血液,流失了十分之三,身体已经生出虚弱感。

不过,虚弱感被他强大的战意驱逐,张若尘就像没事人一般,激发出阴阳五行圣意,强行与不动明王圣相和神魔镇狱结合。

失败!

失败!

一连催动十次,都结合失败。

张若尘虽然修炼出了圣意,也修炼出千问级高阶圣术,可是,对这两者却缺少时间打磨和细悟,想要将两者结合,自然是难如登天。

无疆感受到张若尘身上,强大圣意的波动。

那股圣意波动,远远强于他修炼出来的圣意。

“难道般若猜测的,都是真的,张若尘修炼出了二品圣意?这这怎么可能”

无疆深知圣意的可怕,若是张若尘真的修炼出了二品圣意,将会对他造成极大的威胁。于是,他催动更加强大的力量,攻击向张若尘。

张若尘体内的大圣血液,流失十分之四,圣意催动了二十七次,依旧以失败告终。

此刻,就是在生死边缘,激发自身的潜力。

神境世界中,罗衍道:“无论是人类,还是不死血族,血气都非常重要。大圣血液若是流失一半,就算张若尘的意志再强大,也不可能继续支撑下去。哎!”

罗衍倒也没有幸灾乐祸,反而发出一声叹息。

反对张若尘和罗的婚事是一回事,可是,罗衍其实是非常期望看到地狱界的生灵之中,能够诞生一位张若尘这样的标杆人物,为地狱界所有生灵树立一杆旗帜,同时也能压一压死灵各族。

若是张若尘死在狩天战场,对所有地狱界生灵,都不是一件好事。

生灵和死灵之争,下三族、中三族、上三族、至高一族的尊位之别,即便是神灵也很在乎。

张若尘若是崛起,对地狱界所有生灵,都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血绝战神的一双神目,紧紧盯着福禄神尊身后的命运之门,情不自禁的,双手涌出一丝丝神力。

罗衍略微侧目,心中惊异,血绝难道还打算杀入狩天战场,去保张若尘性命?

狩天之战的规矩,谁都不能破坏。

正是这个原因,即便是鬼主,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洫死在眼前。

血绝战神就算真有杀入狩天战场的心,鬼主等人,又岂能让他如愿?

“张若尘,一切都该结束了,让我来送你最后一程。你的命格和多年修炼的成就,将成为我的嫁衣,让我成为这个元会最夺目的新星。”

无疆感知到张若尘体内的大圣血液,已经流失一半,于是,操控冥神之祖的虚影,发动出最强一击。

“冥神之怒。”

冥神之祖的虚影,发出一声长啸,嘴巴越张越大,化为一个直径百里的黑洞,向不动明王圣相和张若尘飞去。

黑洞所过之处,真理界形、空间领域、虚时间领域尽数崩碎,所有力量都被吞噬进去。

在这一刻,各大神境世界中的诸神,也都没有眨动眼睛,显然是对这一战的结果,格外关注。有的神灵,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也只有张若尘和无疆这种级别的大圣,才有资格牵动诸神的心。

因为他们不仅仅拥有成神之资,若是不死,会成为神境中的强者。

“第三十九次,阴阳五行圣意,给我融合,我要打碎眼前的这一切。”

张若尘早已化为不死血族的模样,咬紧牙齿,两个尖牙显露狰狞之态,双目散发出赤红光芒,苍白如纸的脸上,浮现出一根根诡异的血纹。

巨大的黑洞,已在近前。

张若尘犹如站在黑洞边缘的一道米粒之光,忽的,本是将要破碎的不动明王圣相,再次绽放出刺目的光芒,一道由阴阳太极印记,在张若尘的身前显化出来,缓缓旋转,比黑洞更加巨大数倍。

“终于成功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