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七章 局势突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阎无神额头上的奇异印记,散发出极暗光华,使得这片天地间的佛气和规则,源源不断,向他汇聚过去。

与此同时,他体内近四十亿道圣道规则,尽数涌出,构建出一座具象化的地狱世界。

阴风猎猎,万鬼嚎哭。

地狱中,有血日悬空,有千万墓碑,有神棺沉浮,有白骨行军

当初,在洛水,张若尘和阎无神第一次交锋之时,被逼得祭出日晷,才化解这强绝的一击。

如今阎无神的修为,胜过当时不知多少倍,再次衍化出“阎罗地狱”。地狱世界形成,对张若尘都造成一定程度的压迫。

“他居然已经修炼出四十亿道圣道规则,比我还多四亿道。”张若尘心中,略微有些诧异,不知道阎无神的机缘到底是什么,怎么让他发生了这么大的提升。

“区区一座阎罗地狱,镇压不了我。”

前方,缺长啸一声。

影丹剑如同白虹贯日一般,飞向上空,与地狱世界对冲在一起。

一剑,分身成八剑,再分六十四剑,衍化五百一十二剑

最后,万剑齐飞。

“如果我在全盛状态,只需一剑,就能破掉他的阎罗地狱。”

缺调动所有力量,才以万剑,将阎罗地狱撕裂开,化为一缕缕阴森森的鬼雾。同时,他口吐鲜血,遭受体内各种力量的反噬。

“噗嗤。”

张若尘打出的空间之剑,三十六柄剑合而为一,撞击在缺的胸口。

缺的双手,捏成剑指,操控万剑挡在胸前,密密麻麻的剑光,犹如波光粼粼的水面,与空间之剑发出激烈的对碰。

“嘭嘭。”

万剑破碎。

空间之剑以摧枯拉朽的威势,击穿缺的胸膛,从他的背部飞了出去。

剑身上,携带的冲击力,将缺的身体,向后带飞出去,撞击在一座金色的山体上,在崖壁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凹坑。

没给他喘息的时间,张若尘腾飞到金色山体的上空,左脚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神威,重重的踩压下去。

金色大山,高达三千多米,地质结构紧密,比黄金铸炼的山体还要稳固。

“轰隆。”

山体被焱神腿,踩得向下沉陷,大量泥土和岩石融化。

片刻后,金色大山消失不见,下方只剩一片神焰火域和一个金色的熔岩湖泊。

张若尘背上十翼展开,控制身体平衡,精神力紧紧锁定缺的气息波动,暗暗调动圣气,注入紫金葫芦,催动至尊铭纹。

阎无神赶到附近,眼神凛然,被张若尘的焱神腿爆发出来的威力,震慑了一瞬。

他眉心位置的诡异印记,再次闪烁极暗光华,不知是想再次催动阎罗地狱,还是想要唤出奈何桥。

张若尘的余光,向阎无神盯了一眼,心中暗生警惕。

“哗啦!”

缺化为一道黑色光束,冲破金色熔岩,飞到半空。

他身上的伤势,变得更加严重,浑身皮肤,被神焰烧得焦黑。哪里还有百枷境大圆满榜第一人的英姿,已经不成人形,身上的伤口不断涌血。

缺的双眼,投向张若尘,右手一挥。

“张若尘,帝品圣意丹给你。”

一团璀璨明亮的光华,以极快的速度,飞至张若尘的身前。

张若尘担心有诈,使用空间真域蕴含的空间力量,化解那团光雾的冲击力,使得它缓缓的停在了身前。

仔细一看,光雾中,果然是帝品圣意丹。

虽然心情无比激动,可是,张若尘却没有丧失理智,很快明白过来。

这是一招缓兵之计,也是一招祸水东引。

缺很清楚,帝品圣意丹现在就是烫手的山芋,是他被围攻的最根本原因。

即便他此刻将帝品圣意丹服下,最终的结果,恐怕也是被阎罗族擒住,扔进丹炉里面,重新炼成丹药。

本来藏身到阎罗族的本族星,是绝妙无比的策略。

可惜,张若尘和阎无神的修为,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成为他今天落败的两个最大变数。

到了此时此刻,帝品圣意丹必然是保不住,只能将它送出去。

这个人,只能是张若尘。

因为,张若尘就算得到帝品圣意丹,也绝对不会立即炼化,而是会将它保存起来,冲击单一一道的三品圣意。

“暂时放在你那里,等我伤势痊愈,必定亲手取回。”缺的心中,如此想到。

张若尘当然知道,一旦自己接住帝品圣意丹,必定会被多方围攻,落得与缺先前一样的下场。可是,他依旧义无反顾的伸手,将帝品圣意丹收走。

“我现在要走的这条圣道之路太艰难,不能没有帝品圣意丹。”

张若尘拿到帝品圣意丹,想也没有想,爆发出最快速度,向这座世界的出口处冲去。

前方。

空气中,逸散出一粒粒光点。

那些光点,呈九彩色,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

九彩漩涡中,飞出一柄血红色的剑,拖出一道数十米长的尾巴,撞向张若尘的心口。

“阿修罗剑!”

张若尘的双瞳,深深一缩,心中既有意外,也有震动。

谁在催动阿修罗剑?

是剑灵,还是婪婴?

别说张若尘,即便是阎无神和缺,也都惊诧无比。

阿修罗剑爆发出来的速度和力量,强横至极,并且,对时机的把握十分精准,先前隐藏得也毫无破绽。

一剑攻出,蕴含玄奥的剑意,直冲向张若尘防御最薄弱的点。

只是剑灵,怎么可能做得到?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任何手段都已经来不及使用,可是,张若尘却一连施展出三招,用以化解死亡危机。

第一招,以空间真域的力量,瞬间施展出空间冻结。

第二招,身体快速缩小。

第三招,背上的十翼弯曲,将身体包裹进去,化为一个弹珠大小的金色圆球。

以金翼的强度,加上始祖血纹的力量,在面对难以招架的突发危机之时,这一招屡试不爽。

“嘭!”

阿修罗剑犹如破开纸层一般,击穿冻结的空间,剑尖击中金色圆球,精准得令人咋舌。

金色圆球上,血纹密布,化为一缕金光倒飞出去。

金色圆球撞击在地面,激起一层厚厚的尘土。

尘土中,张若尘的身形,重新显现出来,背上的十只金翼全部都被击穿,流淌出金色的血液。背部也出现了一个血孔,有杀戮之气,侵入他的身体。

一边调动净灭神火炼化杀戮之气,一边释放出精神力,警惕缺、阎无神、阿修罗剑。

张若尘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有些明白缺先前的处境,被一群强到变态的天才围攻,的确是有巨大的压力。

更关键的是,这群变态的天才,还怎么打都不死。

就像婪婴,遭受必死的攻击,似乎依旧活了下来。

一缕缕九光十八色的光雾,从阿修罗剑中冲出,凝聚成婪婴的身形。

婪婴赤着双足,站在剑体上,道:“别用这么奇异的眼神看着我,想要杀我,你们尚且还不够资格。”

“你是吞噬了剑灵,与阿修罗剑,、人剑合一了?”阎无神若有所思,如此笑道。

婪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根本不懂阿修罗剑有多么伟大,只不过,它被重铸之后,一直无法诞生出剑灵,所以才停留在至尊圣器的级别,没能更进一步。”

“我登上阿修罗山,成为了它的剑灵,所以才能将它带走。”

“将来,我和它,都将踏上神灵之巅和神器之巅。”

“缺,你想孕育一件神器,我又何尝不想孕育出一件神器?”

婪婴不是人类,也不是任何生灵或者死灵,而是古战场上的杀戮之气,孕育出来的杀戮之灵。

正是如此,他可以成为阿修罗剑的剑灵。

杀戮之气和剑灵,可以同时存在。

缺眼神中带有一丝不屑,眼角向上,道:“我们不一样,我的未来,有无限可能。而你的未来,必定受阿修罗剑的束缚。当你决定执掌阿修罗剑,成为它剑灵的时候,所谓的宇宙神胎,就已经死了!”

阿修罗剑上,杀戮之光涌动不休,显示婪婴此刻的心绪波动是何等激烈。

就在婪婴想要催动阿修罗剑,攻向缺的时候,金色世界出口的方向,传来一道响亮的笑声:“你们的这场大战,怎么还没有结束?看来我是来早了!”

阎皇图背负双手,大步向前踏行,身上穿梭着一条条龙影。

生死八子,紧跟在阎皇图的身后,一字排开。八人身上的阎罗气,相互缠绕,相辅相成,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比阎皇图还要强大许多。

张若尘的脸色不变,目光却向金色世界的出口望去,眼中闪烁着深沉的光芒。

阎皇图从缺、婪婴、张若尘身上一一扫视而过,脸上露出笑意,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三位似乎都受了不轻的伤势,帝品圣意丹在谁的手中,立即交出来吧!”阎皇图语气强势,眼神凌厉。

不待另外三人开口,张若尘指向阎无神,道:“帝品圣意丹已被阎无神夺走。”

“没错,是我亲手交给他。”缺道。

站在阿修罗剑上的婪婴,显然也看得清局势,颇为冷然的道:“阎无神修炼速度太快了,连本座都低估了他,没想到,他成了最后的赢家。依我看,阎皇图,你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他才是阎罗族的第一强者。”

三人都很清楚,要破阎罗族一家独大的局势,只能分化离间他们。

都是绝顶天才,他们不信,阎皇图就一点也不嫉妒阎无神的天资?一点也不在乎被阎无神超越?

就算他不嫉妒,他不在乎,阎罗族的修士怕是也有诸多议论。

再说,阎皇图就真的不想要帝品圣意丹?

吞服了帝品圣意丹,说不一定,能够超越阎无神,坐稳阎罗族这个时代第一人的位置。这样的诱惑,不是任何人都经受得住。

阎皇图的目光,在四人身上一一盯过,至少,在张若尘、缺、婪婴的身上,看不出任何破绽。最后,目光落到阎无神的身上。

阎无神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道:“用一颗帝品圣意丹,考验阎罗族修士的意志,你恐怕是打错了主意。”

“无神兄,这话是什么意思?”张若尘好奇的道。

阎无神胸口深深的起伏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料到张若尘无耻起来,竟然可以做得这么绝,手段又阴又狠。

他盯向阎皇图和生死八子,道:“帝品圣意丹在张若尘身上,算了,无论在不在他身上,我们也必须将他们三人全部击杀。他们都受了极重的伤势,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

生死八子之中的其中一位,长得像是一个文士,以疑惑的语气,道:“为什么要将他们全部杀死?”

“对啊!杀了他们,万一找不到帝品圣意丹呢?”生死八子之中的另一位,道。

阎无神的眼睑收缩,道:“你们什么意思,真怀疑帝品圣意丹在我身上?就算帝品圣意丹真的在我身上又如何,你们有资格吞服吗?”

阎皇图的目光转冷,瞪向刚才开口的二人,道:“帝品圣意丹本就应该交给无神吞服,如果真在他身上,他怎么可能撒谎?你们二人休要胡说八道,让外人看了笑话。”

阎皇图的这话,看似是在训斥两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可是,阎无神却听出另一层意思,心微微的一沉。

或许阎皇图以前并不在乎阎罗族第一高手的称谓,可是,被人叫多了,也就在乎了。

或许阎皇图以前并不嫉妒阎无神的天赋,可是,时常被人拿来做对比,总会出现心理变化。

“我取走本族星的机缘,会不会,已经引起他的不满?”

阎无神心中这道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大笑一声:“还是堂兄懂我,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将他们三人留下。张若尘交给我,另外两个你们分。”

话音刚落,阎无神便是双手合十,身上散发出极明和极暗两种光芒,浩荡的混元地狱阎罗气从足底涌出,化为一片明暗相间的气海。

“奈何桥上莫奈何,彼岸花开开彼岸。”

“轰隆隆。”

空气翻滚,空间震荡,整个世界剧烈颤动。

一座古老的石桥,从阎无神的眉心冲出。

石桥,只是显化出数百丈长的一段,便是将方圆千里的空间镇压住。桥上,一道道秘纹复苏,形成一根根类似道锁的链条,尽数落到张若尘的身上。

今天,活动最后一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