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 危机重重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铜庙中,龙众的神像,耸立在中心的神台上。

神像胸口处的古镜中,出现一道细微的空间波动。

“哗”

一粒光点,从镜面上飞出。

光点落地,化为张若尘的身影。

身体刚刚显化出来,四面八方的符纹就被激活,在庙中这片狭小的空间中,形成一片花海。

花海五颜六色,美不胜收。

地面上,姹紫嫣红。空气中,一片片花瓣,如雨般飘飞。

“唰!”

一片花瓣,从张若尘的脸颊处飞过。

花瓣比刀刃更锋利,破开了他的护体圣气,也破开半神之体的皮肤防御,在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一滴大圣之血,从伤口处流出。

“好厉害的符纹,一片花瓣而已,比一些大圣全力劈出的一剑,都要强大。”

张若尘立即撑起空间真域,将真域的大小,控制在直径一丈,形成最强的防御力量。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血煞之气,疯狂的从毛孔中涌出。

直径一丈的空间真域,被血光照亮,宛如化为一颗巨大的血色胎卵,光芒进而从铜庙中,传到了庙外。

睡佛山岳下,一片黑暗的地域。

不死血族的五大高手,全部都感受到,山顶传来的强劲圣道波动,心知必定有大事发生,神经紧绷了起来。

忽的,本是散发金光的铜庙中,绽放出夺目的血芒。

大森罗皇露出欣喜的神色,道:“是若尘大人的信号,赶紧,一起出手,里应外合,破阎罗族的布局。”

看到庙中传出的血光,刀狱皇和风后的脸上,都露出一道诧异而又惊喜的神色,心中对张若尘的评价,又上升一个台阶。

与缺、婪婴、阎皇图这种级别的强者相争,竟然还能脱身,是不是说明,张若尘已经具有与他们分庭抗礼的战力?

越听海脸色变了又变,心中很不是滋味。

顿时,他明白过来,自己的心智的确差了很多,不如刀狱皇的老练深沉,也不如风后那般滴水不漏,做事和说话,还是太冲动。

“出手,攻击铜庙。”

在越听海喊出这一句的时候,大森罗皇已经将冰木神弓拉开,一箭射了出去。

“噗嗤。”

神木箭,拖出一百多米长的光尾,击中铜庙外,一位不朽境大圣,将其身体穿透,留下一个盆口大小的血窟窿。

瞬间重创,失去战力。

魔音的身法快如鬼魅,登上睡佛山岳,来到三百八十四阶青铜阶梯的下方,一双雪白的玉手,向地面一按。

“唰唰。”

十指化为十根雷电紫藤,沿着阶梯向上冲去,缠绕住十位阎罗族大圣。

一连串惨叫声后,十位阎罗族大圣,全部被雷电劈成焦炭。

十根雷电藤蔓冲天而起,将他们扔飞出去,坠落都山下。

“敌袭!”

“有强敌从山下攻来。”

青铜阶梯的上方,一片混乱。

阎罗族的一众大圣,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庙中,哪里料到,竟然有敌人从后方发动袭击?

随着风后、刀狱皇、越听海加入进战斗,阎罗族一百九十八位大圣,组成的合击大阵,很快就被打得七零八落,只能艰难的防守抵挡。

阎罗族的大圣,全部都郁闷到极点。

如果没有遭到突袭,而是正面对抗,就算风后、刀狱皇、食圣花再强大,面对他们的合击阵法,也肯定讨不了好,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被轻松攻破。

命运神殿中,诸神都在关注龙众铜庙。

可惜,他们无法窥探字青龙开辟出来的那座金色世界,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只能做各种推测和衍算。

张若尘率先回到铜庙,超出绝大多数神灵的预判。

“这个小辈的修为,又有不小的提升,难道阎罗族本族星的机缘,他也能分一杯羹?”

“你们感应到没有,张若尘的身上,有帝品圣意丹的气息。”

即便诸神的心境高深,见识广博,此刻也都诧异连连,感觉到百思不得其解。

完全想不通,张若尘是如何从缺的手中,将帝品圣意丹夺走?

罗衍的眉头一皱,眼中露出思索的神情,道:“真是不可思议,血绝家的这个小子,的确很有意思。明明不可能的事,在他身上,竟然变成了可能。”

天音的气质温婉动人,优雅的道:“张若尘若能保住帝品圣意丹,杀出重围,接下来定有更大的脱变。到时候,狩天战场上的格局,必会改变。”

“能不能杀出重围,逃出阎罗族,的确是一个更大的考验。”罗衍点了点头。

前有天罗地网,后有强敌追击。

在罗衍看来,就算再给张若尘一倍的战力,他想要破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关键还是要看,不死血族的另外几位大圣,能不能发挥出超常的力量。

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诸神,尽皆聚集到了一起,密切关注阎罗族本族星。

他们很清楚,不死血族能不能在狩天战场上,力压阎罗族,夺取十族第一,这一战,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如果是本神年轻时候,此刻,必定已经施展出禁术,燃烧血液,以最强大的力量,先将阎罗族一百九十八位大圣组成的第一层力量打得瘫痪。”

“然后,杀上青铜阶梯,从外面破掉阵法和符纹。杀一群阵法师和符师,就像切瓜砍菜一样,别提多轻松。”

“你们看,那几个小辈,明明一个个实力都远胜阎罗族的大圣,却打得软绵绵的,一点气势都没有。如果本神在他们这个年纪,早已用阎罗族大圣的鲜血洗地。”

黄天部族的一位神灵,看得很着急,捂头捶胸,简直恨不得自己亲自杀上战场。

这关键一战,对不死血族太重要。

“庙中,有阎罗族上百位大圣符师和阵法师,布置的种种手段,张若尘坚持不了多久的。如果风后和刀狱皇,无法及时从外围,对阎罗族的符师和阵法师造成威胁,今天,不死血族说不定会一败涂地,全军覆没。”一位大族宰级别的老者,如此说道。

黄天部族那位神灵,又开始大吼:“快燃烧圣血,快施展禁术,快啊,战,战个天翻地覆,什么狗屁至高一族,将他们狠狠踩在脚下。”

不死血族别的神灵,一个个都在翻白眼。

不到生死关头,谁会燃烧圣血战斗?

不是谁都像你这么疯狂,像你这样的疯子,能够活着修炼到神境,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刀狱皇和风后的天赋的确还不错,可惜,不懂得抓住时机,就算不燃烧圣血,也该将底牌手段用出来吧?这个时候了,还藏着掖着干什么?”黄天部族那位神灵,捂着胸口,一副肝疼的样子。

其实,刀狱皇、风后、魔音,包括越听海,都已经全力以赴,向上方攻杀。

但是阎罗族的大圣实在太多,虽然被他们一波袭击,打废掉了数十位,可是,依旧还有一百多位大圣,在觋和十多位百枷境强者的带领下,快速稳住了阵势。

觋身穿宽大的玄袍,手持乌木杖,面容清秀,居高临下的道:“刀狱皇,敢闯阎罗族本族星,你是来送死吗?”

刀狱皇一刀将四位阎罗族大圣劈飞出去,又向上攀登数阶,大笑道:“区区一个排在第十三位的弱者,也敢说本皇是来送死?”

觋的脸色不变,声音更冷:“好!就让我来看看,你的刀,是不是有你嘴那么硬。”

他将乌木杖举过头顶,嘴里念出一连串古老的咒语。

乌木杖散发出来的黑芒,犹如一根根细线,延伸到了无尽幽远的地方

“呱呱!”

黑暗中,刺耳的乌鸦叫声响起。

两只九命血鸦,浑身血红一片,释放出堪比千问境大圣级别的气息,同时向刀狱皇攻击了过去。

觋施展的,是巫术之中的摄魂。

以摄魂,控制万灵。

九命血鸦的战力虽然强大,可是,智慧和意志却远远比不上千问境大圣,所以觋凭借六十五阶的精神力,就能控制两只。

随着刀狱皇被两只九命血鸦牵制,铜庙外的战斗,变得更加焦灼。

阎折仙和六十一位大圣符师,镇守在铜庙唯一的出口,庙门的位置。

数十位大圣阵法师,则是盘坐在铜庙的四方,各自释放出精神力,将三座九品大阵催动到极致。其中,包括三位阵法地师。

庙中。

“花舞人间”符纹,与三座九品大阵相辅相成,压制得张若尘只能被动防守,连脚步都难以移动一步。

一片片花瓣,如雨一般,不断涌向张若尘。

三座九品大阵,其中有两座都是攻击性阵法,分别凝聚成八十一柄圣剑和一头战斗力达到千问境巅峰的阵兽。

只是抵挡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张若尘身上,已是血迹斑斑,伤口多达二十七道。

幸好避开了要害,伤口都很浅。

“阎罗族还真是下了血本,就算我、婪婴、缺没有受伤,都处于全盛状态,想要破开铜庙中的符纹和阵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张若尘看来,这里的凶险,已经可以威胁到万死一生境大圣的性命。

只能寄希望,魔音和刀狱皇他们,能够尽快从外围攻打进来。

由外而内破阵,显然要轻松得多。

当然,张若尘并不将希望完全寄托到别人身上,思维快速运转,思考破局之法。

“先退回去。”

张若尘正打算冲向龙众铜像胸口的古镜,古镜中,却先一步飞出一道身影,显化成阎无神的模样。

“这下更加麻烦了,还真是祸不单行。”

张若尘心念一转,右手五指结成掌心,一掌向阎无神攻击过去。

阎无神显然是没有料到铜庙中,竟是这样一番局势。

立即激发出九丈六金身,与张若尘对拼了一掌,强劲的力量,从二人掌心爆发出去,将大量符纹震碎。

一片片花瓣,烟消云散。

“张若尘,你已经没有退路,将帝品圣意丹给我,我给你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

与张若尘三次交锋,都没能真正分出胜负,已成阎无神心中的执念。

不破这执念,会影响阎无神的修炼心境。

张若尘没有回答他,身体如闪电一般,向右侧横移过去。

本是追击在张若尘身后的那只阵兽,顿时气势腾腾的,直面冲向阎无神。

阎无神心知又被张若尘算计,只得撑起一双金色巨臂,拍击向阵兽。

阵兽的攻击何等强横,即便以阎无神的力量,也被冲击得连连向后倒退,身体被压到铜庙的墙壁上。

趁此机会,张若尘丢出一滴暗时空物质,紧接着,身形化为一道金光,冲入进龙众铜像胸口的古镜中。

“轰隆。”

暗时空物质被引爆,强横的黑暗、时间、空间力量四散而开,充斥整个铜庙,摧毁了大量符纹和阵法铭纹。

甚至,还有很强一股力量,从庙门的位置,涌动了出去。

而此时,张若尘又回到,字青龙所在的那座金色世界。

刚刚落到地面,他便看见,浑身破破烂烂的缺,提着影丹剑,急速冲了过来。

缺的速度,快到极点,飞行轨迹像是一根黑色的线,与张若尘错身而过,冲入进水纹光幕,去了铜庙。

“不愧是百枷境大圆满榜的第一,都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势,竟然还能破开不死不灭大阵,从生死八子的手中脱困。”张若尘心中暗道。

生死八子紧追上来。

张若尘暗暗推算,暗时空物质的毁灭力量已经消磨殆尽,于是,反身重新冲入水纹光幕。

“哗!”

回到铜庙中,张若尘发现,本是狭小的庙中空间,变得漆黑一片,视觉大受影响,几乎伸手不见物五指。

是暗时空物质残留,造成的。

庙中的能量波动,极其混乱,即便是精神力也难以探查。

张若尘来不及探查阎无神有没有被暗时空物质杀死,也没有时间寻找缺藏身在何处,立即撑起空间真域、虚时间领域、真理界形,埋伏到龙众铜像的头顶上方,目光紧紧盯着铜像胸口处的古镜。

片刻后。

古镜的镜面,出现空间波动。

生死八子的其中一人,率先从里面冲出来。

张若尘刚想动手,那位生死八子之一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就被影丹剑,一剑击穿头颅,鲜血飞溅,染红铜像。

下一刻,影丹剑飞回缺的手中,斩下第二位冲出古镜的生死八子之中的另一人。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